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會員中心 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興亡的世界史 飆股女王 蝴蝶朵朵 明日之書 找人聊聊 麥克史東 三國志 這世界很煩 steam
TOP
首頁> 人文社科館>人文科普>社會史地> 金氏家族的女人:北韓王室你不知道的秘密

金氏家族的女人:北韓王室你不知道的秘密

김정일가의 여인들:평양 로열패밀리의 비하인드 스토리

出版品牌:八旗文化

作者:李永鍾 이영종(Lee Yeong-jong)

譯者:邱麟翔、張詩苡

ISBN:9789869541817

出版日期:2017-09-20

定價:NT$  320

優惠價:79NT$253

促銷優惠 |

我。們 2020女性書展│主題選書單書79折

我。們 2020女性書展│主題選書雙書73折

內容簡介 |
解密「北韓宮廷大戲」、揭破北韓權力結構!
最高領導者身後的隱秘女人首次現身,平壤王室的「後宮」真相大公開!
一本深入淺出地分析北韓權力結構的情報之書。
 
李雪主、成蕙琳、高英姬、金玉、金敬姬……
──圍繞著權力、暗殺與鬥爭的家族中,竟然也存在著真正的愛情?
 
在北韓不斷發射導彈、試爆核武,頻頻挑釁國際的最後,
究竟,金正恩會將北韓帶往怎樣的結局?
「若是想要預測金正恩政權的未來動向,
也必須一起關注平壤王室家族的女性
,除了讀她們的心,也觀察她們走的每一步路。」
──本書作者 李永鍾

 
◆金正恩的母親和金正男的母親有哪些不為人知的故事?
◆李雪主的行事作風具有甚麼樣的魅力,讓國際間都為她著迷?
◆為了成為北韓第三代領導者,金正恩與金正男之間進行過怎樣的繼承戰?
◆為何金正日將他的女人們隱身於幕後,而金正恩卻親自帶著李雪主頻頻現身?
◆金正日過世前,是如何將張成澤與金敬姬打造成金正恩的保護傘,賦予龐大的權力?
◆金氏家族打造的性特供「歡樂組」,不為人知的真實樣貌是?
 
2017年2月,現任北韓領導者金正恩同父異母的兄長金正男,過境馬來西亞前往澳門時,在機場被使用神經毒劑暗殺身亡。這並非金正恩第一次肅清異己,2012年他上台後,隔年就除掉了當時北韓實質上最有權勢的人──自己的姑丈張承澤。金正男身為金正日的長男,即便已隱居海外,卻也難逃血緣的宿命。然而事實上,金正男在此之前就已有過遭遇暗殺的經驗,他的死亡,只是兄弟之間長久以來對決的句點……
 
六十多年來,北韓的政權完全由男人們掌握,從金日成建立「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開始,經過了「三代世襲」,金氏家族的統治仍牢不可破。但是,在男人的背後,存在著許多以往不被注意到的女性,這些女性們也曾擁有過熱情如火的戀愛,甚至坐擁僅次於領導人的權力,卻多數都難逃掙扎、沒落的命運。她們的存在不只牽動著北韓最高權力者的心,也牽動著北韓的政治與權力的走向。金正男與金正恩的權力對決,即源自於兩人在血緣上因不同母親所造成的。
 
這幾位影響北韓政權的女人包括:
 
◆成蕙琳:金正男的生母,電影明星,金正日對她一見鍾情,強迫她與丈夫離婚並一起同居。可是公公金日成不認為明星身分適合第一家庭,反對兩人交往,無法成為正式夫人。一九七○年代中,金正日看上劇場演員高英姬,從此遭受冷落。晚年患上憂鬱症在莫斯科治療,形同流放與軟禁,最終在病榻上獨自一人死去。
 
◆高英姬:金正恩與金正哲的生母,出生大阪,透過僑胞遣送回到北韓,比金正日小十歲,與領導人生活二十八年從未對外露面。直到一九九○年代為止,與金正日的交往和成蕙琳一樣都只被視為花邊關係,但是她受到金日成的認可,享有王室媳婦的待遇,地位甚至相當於與金正日正式結婚的金英淑(第三位)。作為金正恩的生母,逝世後被偶像化為「平壤的母親」,陵墓也被神聖化。
 
◆金玉:陪伴金正日晚年的最後一任妻子,從一九八○年代起長期擔任他的技術書記(秘書)。二○一一年金正日訪問中、俄時一同隨行,第一次在國際面前亮相。金正日逝世時守在其身旁的女性,之後她的行動雖一度引起權力接班的風暴,但最終仍走下了歷史的舞台。
 
◆李雪主:現任北韓第一夫人。金氏家族將女性隱藏於幕後的傳統,隨著金正恩的行事作風而打破。二○一二年金正恩與曾擔任管弦樂團主唱的李雪主,一同視察北韓最新落成的「綾羅島人民遊樂園」時,兩人挽手的畫面由北韓的官方媒體公開,正式被外界確認為是「夫人李雪主同志」。從此李雪主的一舉一動,甚至穿著打扮,都受到以往平壤王氏女性所沒有過的高度關注。而李雪主自身的行為也展現出與北韓風格完全不同的坦率、自然的形象,儼然已成為代表北韓門面的女人。
 
◆金敬姬:金正日的妹妹,也是二○一三年被金正恩肅清的張成澤的夫人。金正日在逝世前曾經給予這對夫婦很大的權力,意圖使他們成為金正恩的監護人。金敬姬也一度成為可能在金正恩背後「垂簾聽政」的存在。目前雖已走下政治舞台,但關於她的消息仍是人們關注的焦點。
 
在金正恩時代,我們必須用新的角度看待北韓,面臨國際改革與開放潮流的北韓,已經走到了抉擇的交叉路口。
 
本書作者透過在南韓統一部工作期間的長期觀察,拼湊出有關金正日與繼承人金正恩身旁女人們的各種線索,並用此角度來分析北韓的權力結構。書中包含了作者取材過程中發現的有關平壤王室的許多精彩故事,譬如最高領導者們的愛情過程,以及女人的孩子們為了繼承王位而互相鬥爭。這些隱藏在平壤王室背後的故事,精彩與離奇的程度,宛如古代宮廷鬥爭的現代版。書中登場的各種角色,再再考驗著「人性」與「權力」之間能夠拉扯至何種程度。如果要瞭解北韓的未來走向與政治局勢,就必須瞭解平壤王室女人們的想法與角色。
作者簡介 |

李永鍾(이영종
韓國中央日報北韓新聞專訪記者,二十年間持續報導北韓及統一議題相關的主題,現為中央日報統一文化研究所研究員。曾赴美國伍德羅‧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做訪問研究,目前在高麗大學北韓研究所就讀博士課程,並在網路上經營「平壤特派員」部落格(http://blog.joins.com/ja0813)。另著有《繼承者金正恩》一書。

譯者簡介 |

邱麟翔(女)
臺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畢業,曾為韓國延世大學及首爾市立大學交換學生,具韓語檢定六級證書。喜愛閱讀,小時候抓周抓到書,長大後也喜歡書,覺得能夠做跟書有關的工作是人生的幸福。
 
張詩苡
政治大學企管系學士,美國伊利諾大學香檳分校財經碩士。曾任職於銀行業及證券產業七年。喜歡旅遊,並且因為讀書及工作的緣故,曾在荷蘭、美國、上海及韓國等等不同的國家生活過。因為嫁到韓國而定居於首爾,喜歡接觸不同文化及不同語言。目前正在韓國延世大學國際經營學系攻讀博士學位,並同時從事韓語口譯工作。

書摘 |

前言
北韓政權裡,最高領導人的女人們絕大多數是無法在外拋頭露面的,只能被迫過著隱姓埋名的生活。二〇〇〇年六月第一次南北韓首腦會談時,南韓總統金大中與第一夫人李姬鎬女士一同赴會,但北韓國防委員長金正日卻是單獨出席。被認為是擁有正式婚姻關係的北韓第一夫人金英淑則是一次也沒有露過面,只有來自曾任職北韓高層的脫北者,或是訪問過北韓的海外人士對她的片面證詞或目擊耳聞而已。
 
金正日的第一個女人成蕙琳則是從未得到過公公金日成的認可,而僅有微薄的一點存在感。當時二十多歲還未婚的金正日強迫年紀大自己五歲的有夫之婦成蕙琳離婚後,於一九六九年左右開始與她同居。成蕙琳雖然在兩年後產下了長子金正男,金正日的愛卻還是在不到幾年的時間之內冷卻了。結果成蕙琳受盡憂鬱症和心臟病的折磨,在莫斯科寂寞地死去。
 
比金正日小十歲,曾與其一同生活二十八年的高英姬也是直至逝世前都未曾露過面。金正日曾經安排讓罹患乳腺癌的高英姬遠赴法國巴黎接受治療,而高英姬在當地病逝後,金正日還派出特別專機運送高級棺木過去,但即便如此,還是從未發過正式訃文。後來直到金正日過世之後,金正恩接掌權力的二〇一二年,才公開了高英姬生前與金正日一同訪問軍隊等地的紀錄片。
 
金日成的第二任妻子金聖愛則是擔任過朝鮮民主女性同盟委員會的會長,曾於一九七五年五月隨同金日成出訪羅馬尼亞等地。她的權勢之大,以至於受過「平壤裙威」之稱的批評。然而,進入八〇年代後,成為繼承者的金正日便稱這位繼母與其所生的子女為「旁枝」而不斷對其打壓,導致他們最後完全消失在北韓政治中心的舞臺上。
 
一九九四年六月,前美國總統卡特夫婦以特使身分訪問北韓,當時是金日成逝世的一個月前,他讓金聖愛一同參與了會面;另外,金正日也在去世前不久出訪中國、俄羅斯時,讓他的最後一任女人金玉以非正式的身分隨行。人們因此流傳著這樣的說法:兩人似乎都預知到自己即將不久於世,所以特別讓隱藏在神秘面紗後面的另一半趁最後一次機會在國際社會面前亮相。不過,卻也僅止於此,這兩位女人仍舊必須隨著掌權者的下台而接受從舞臺上永遠消失的命運。
 
然而,這長久以來的禁忌卻由北韓現任首領金正恩給打破了,他在公開場合上偕同夫人李雪主出席,還透過官方媒體向國內外明確地稱呼她為「夫人李雪主同志」。李雪主如此打破常規又不受打壓的活動不只激起國內人民的討論,更成為國外高度關注的話題。因此還曾一度有人預測道,這是否會是金正恩體制下的北韓即將走向改革開放的前奏?雖然,因為北韓後來仍舊不斷地核子試爆與試射導彈以進行挑釁和威脅,也對南韓及美國採取不間斷的強硬措施,而很快地就讓分析家們感到失望,但世人對李雪主的關注還是不曾停歇。
 
金正恩的妹妹金與正也不時會在公開場合上露面,讓人們不斷猜測她究竟擔任著什麼樣的角色。至於金正恩的姑姑金敬姬,則是以勞動黨秘書的身分不斷地進行公開露面的活動,甚至因此在穩固金正恩的權力基礎上起到了保護傘的作用。特別一提的是,她的丈夫,也就是曾經長時間掌有實權的張成澤,在二〇一三年十二月被肅清時,金正恩體系的權力架構正處於動盪之中,而金敬姬就站在那場風暴的最中央。
 
不被世人所見,只能在權力豎起的高牆後頭默然活下來的平壤王室的女人們開始有所行動了。她們曾在一顰一笑之間迷倒擁有絕對權力的掌權者,而嘗過彷彿煙火般短暫的愛情;為了讓自己的孩子站上繼承人的寶座,也曾經歷過令人快要窒息的陰謀與激烈的鬥爭。就算是這樣,在某個時刻,她們還必須面對突然被拋棄與遺忘的痛苦命運。
 
現今,在平壤,金正恩的時代已然展開,為了自己往後的安穩,必須努力拼搏出自己的地位。這些女人們會在權力核心中擔任什麼樣的角色,又會在命運之輪底下經歷多少浮沈,一切都備受人們矚目。
 

第一章 被遺棄的悲慘初戀

偷走繼承者心的有夫之婦

成蕙琳是一九六〇年代最走紅的北韓電影演員。畢業於平壤話劇電影大學的她主演過《三八線上的村莊》、《人民的教師》、《風暴年代》等電影,展開了作為一個影壇明星的華麗青春歲月。原本家鄉在南韓的成蕙琳後來隨著家人遷入了北韓,她是慶尚南道昌寧郡的富豪成有慶(一九八二年逝)與金原珠(一九九四年逝)所生的一男三女中的次女,並且在首爾長大,而前往北韓的時間點,是在韓半島從日本殖民統治中獲得解放後至韓戰爆發前的一九四八年。
 
出身於平壤話劇電影大學的成蕙琳因擁有充滿個性的美貌和演技而獲得矚目,一九六九年曾因主演電影《薄霧縈繞的新山丘》參加過金邊電影慶典,可見其名氣。而據傳為影癡的金正日在被內定為繼承者之前的二十七歲左右的年紀時,常常去藝術電影片場指導電影的製作。每當這時,他總是對成蕙琳格外地照顧。為了博取成蕙琳的歡心,他想辦法賦予她「功勳演員」的稱號,還幫助她加入勞動黨,做了各種努力。
 
金正日第一次見到成蕙琳並不是因為拍電影的關係。當時,成蕙琳已經是有夫之婦,她是從南韓遷入北韓、因小說《土地》而聞名的作家李箕永(前文化藝術總同盟中央委員長,一九八四年逝)的長媳。而身為首領兒子的金正日與李箕永的次子李鍾赫是朋友,兩人交情甚篤。就讀南山高等中學時,金正日時常騎著摩托車到李家玩,當時就對朋友李鍾赫的兄嫂成蕙琳一見鍾情。成蕙琳比金正日大五歲。成蕙琳的姐姐成蕙琅在流亡美國之後於二〇〇〇年出版的《紫藤樹屋》一書中回憶道:「也許金正日對朋友的兄嫂成蕙琳的印象引起了他對母親的思念情懷,成蕙琳對於金正日在母親早逝的環境中成長的幼年時期,以及在父親的權勢之下無法掙脫而孤獨的青春時期都給予了諒解。」事實上,成蕙琳還與金正日的生母金正淑有著頗為相似的風格與形象,就是這樣的特點撼動了最高領導人的兒子,那少年金正日的心。
 
為了占有成蕙琳,金正日與元配洪一天離婚並偷偷地與成蕙琳成家。北韓專家李起鳳曾在一九九三年出版的《金正日是何許人物》一書中記述道:「成蕙琳因著黨中央的力量與丈夫李平強制離婚後,與金正日保持同居關係,現與兩人所生的一子金正男在莫斯科生活。」
 
據說,成蕙琳的丈夫李平因為忽然間被國家絕對權力的繼承者奪走了妻子,在無法承受打擊之下跳入大同江自殺了。而兄嫂被人搶走的金正日的朋友李鍾赫,現仍是總攬北韓金剛山觀光事業等各種對南項目的朝鮮亞洲太平洋和平委員會的副委員長。兄嫂被人奪走,甚至連兄長的性命也被奪走的他深受金正日的信任,從此前途一片光明,而這一點仍然是未解之謎。
 

機密的「五號宅院」,成蕙琳的私生活

成為了金正日女人的成蕙琳,與她相關的重重疑案全部都被封為機密,因為知情而被強迫隱遁或是遭受不利的人也不在少數。某幾位脫北者曾經透露過關於成蕙琳的訊息,其中一位是舞者出身的脫北者金英順。
 
她主張道,成蕙琳是自己獨一無二的親密好友,自己曾經因為洩漏成蕙琳已變成金正日女人的消息而擔起罪名,被監禁在政治犯收容所裡長達九年。二〇一二年七月二十七日她接受JTBC的訪問時回想道:「成蕙琳很文靜,是個天生的女人,笑的時候兩頰會泛起酒窩,眼尾也透出笑意。看起來很可愛,個子又高,有著一張娃娃臉。」接著又道:「她和我同年,比金正日大六歲。」關於金正日與成蕙琳的歲數差,有人說是五歲,有人說是六歲,原因可推測是由於北韓官方一直宣稱一九四一年出生於蘇聯軍營的金正日是一九四二年在長白山上出生的。金英順還說道,她和成蕙琳上同一所十一年制的中學,自己是舞蹈學科的學生,成蕙琳則屬於話劇電影學科。
 
韓戰爆發時,許多北韓高層幹部的家屬會前往中國避難。據說當時,因為成蕙琳的母親金原珠是某報社的總編輯,所以成蕙琳也曾因此在中國短暫停留。而金英順則是占領著首爾的北韓部隊參謀長的妹妹,也包含在幹部家屬的範圍內,所以同樣到中國避難了。
 
金英順還一五一十地描述了成蕙琳變成金正日女人的來龍去脈。她說,有一天成蕙琳在拜訪住在她家隔壁的電影製片廠廠長車紀龍之後要離開時,告訴她說:「我要去五號宅院了。」金英順補充道:「五號宅院是給金日成和金正日的直系家屬住的地方。」當時她便接著問成蕙琳:「你丈夫怎麼辦?」成蕙琳卻沒有給她任何回答。她說那是她最後一次見到成蕙琳。
 
但是,當時北韓當局發現成蕙琳曾對金英順說過這樣的話之後,他們擔心金英順會將事情洩漏出去,因此將她全家都抓起來,關進專門收押政治犯的耀德收容所。一九七〇年八月一日開始,她受到國家安全保衛部長達兩個月的調查,且被迫寫下所有她與成蕙琳之間的事情。一九八九年,金英順再次被叫過去,他們警告道:「成蕙琳根本不是金正日的妻子,也沒生過兒子。如果散布任何關於成蕙琳的謠言,絕對不會放過你。」根據她的說詞,看起來北韓當局是如此敏感地在看待金正日與女人之間的問題。
 

喜歡姐弟戀的金正日

「做得很好嘛!(未婚夫)年輕的話不是更好嗎?」
 
金正日此話一出,屋裡立即笑聲一片。二〇〇一年九月,金正日巡訪平安南道新興郡中坪集體農場的六個作業班時,他踏進一位負責操作發電機的作業員金孝奉的家裡,對其家人一一仔細慰問。然而,其三女兒尚未出嫁,金正日便問她:「年紀多大啦?怎麼還不嫁出去呀?」三女兒害羞地答:「我想趁年輕時多做點工作再嫁出去。」金正日於是稱讚:「這想法很難得。」不過,他接著還是對兩夫妻說道:「但女兒到了適婚年齡不是就應該趕快嫁出去嗎?」
 
在一陣話家常後,金正日聽說同村有個小伙子雖然年紀較小,但已經跟她約定好要一起生活,馬上感到一陣高興,說:「做得很好嘛!年輕的話不是更好嗎?」還向隨行幹部指示,這家女兒出嫁時,要送一台彩色電視機讓她當作嫁妝。
 
北韓的朝鮮中央電視臺在二〇〇五年二月十三日報導了這個故事,被認為是企圖要營造一位在各方面都十分照顧人民生活的慈祥領導人的形象。但因為初戀是姐弟戀的金正日在當中說了一句「年輕的話不是更好嗎」,所以特別引人注目。
 
成蕙琳比金正日大了五歲,金正日生於一九四二年,成蕙琳則是生於一九三七年。觀察金正日如此鮮活的言談反應,我們可以看出他對於姐弟戀是抱持著相當開放的態度。
 

洪一天是否為金正日的第一個女人

有些主張反駁道,金正日的第一個女人並不是成蕙琳,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說法,是一九六六年時擔任護衛司令部(相當於南韓的總統警護室)指導人的金正日,與畢業於金日成綜合大學俄語文學系的革命烈士遺孤洪一天結婚且生有一女。洪一天也是年紀比金正日還大的女人,大了三歲。據李起鳳《金正日是何許人物》一書所說,金正日婚後並不把洪一天放在眼裡,不但發生了外遇,還時常動手打洪一天。他們後來因此離了婚,而在一九七三年金正日又與同為革命烈士遺孤的金英淑再婚,並生有一子二女。
 
然而,主張洪一天才是金正日第一個女人的說法因長時間未能得到驗證而遲遲不被接受。但進入二〇〇〇年之後,因為在我國有關當局的非公開的金正日家系圖裡,記錄了洪一天是比成蕙琳更早,且擁有第一個婚姻事實的女性,此說法才漸漸為人所公認。而由美國中央情報局等機構所建置,可提供北韓相關資料為政府所參考及運用的保密情報服務網「開放情報中心(Open Source Center)」裡的金正日家系圖中也出現了洪一天。與此相較,我國統一部所製作的《北韓主要人物情報》等資料裡卻不見洪一天的名字。
 
洪一天自從在一九七七年十二月升任為相當於我國國會議員的最高人民會議第六屆代議員,直到一九八六年十一月第八屆代議員為止總共在任了三屆;一九八〇年四月起則又同時擔任教育委員會普通教育部的副部長,進行過非常活躍的對外公開活動。另外,一九九一年九月又上任為北韓最頂尖的師範大學「金亨稷師範大學」的校長。一九九六年十月十一日,以北韓教育代表團團長的身分前往日本東京的朝鮮大學進行訪問的消息及照片,也曾被刊於在日朝鮮人總聯合會的會報《朝鮮新報》上。而被確認在二〇一二年七月離任於金亨稷師範大學之前,她還曾經出席過二〇一一年七月金日成逝世十七周年的青年學生緬懷大會。有部分人士以上述事例為由指出,主張洪一天是金正日的女人且兩人後來因為關係不好而分開的推測必須經過更多的查證,因為從北韓體制上的特點來看,一個曾經是最高領導人女人的人如此四處公開活動,還在教育界嶄露頭角並占有一席之地應該不是這麼容易的事情。
 
包含我國統一部等政府對北部門的北韓人物檔案裡記錄道,洪一天在一九三九年出生於咸鏡南道,並畢業於金日成綜合大學經濟學系。一九九三年一月,她開始擔任祖國統一泛民族聯合北韓本部的中央委員。
 

成蕙琳與高英姬一度是焦點以外的女人

有趣的是,直到一九九〇年代為止,生下金正男的成蕙琳與生下金正恩的高英姬兩人都還只是被看作是一般的花邊關係或外遇對象而已,明顯與被稱呼為正式夫人的洪一天與金英淑有所不同。這也包含我國有關當局資料裡記載著由情報集結而成,以批判金正日的淫亂女性關係為內容的具體事例,總共九個案例裡面,成蕙琳是第一個,而高英姬是第五個。有關成蕙琳的內容敘述道:「七〇年代初期,金正日負責組織領導及文化藝術項目之時,誘姦電影演員成蕙琳(當時十九歲),並生下一子。」另外也記述道,成蕙琳是金正日就讀南山高等中學時常去朋友(小說作者兼前文化藝術總同盟中央委員長李箕永的兒子)家玩而認識的朋友的兄嫂,成蕙琳因黨中央的關係與丈夫李平強制離婚;與金正日有過同居關係,並與兩人生下的一子金正男一起在莫斯科生活著。
 
而關於高英姬則簡短地記錄道:「一九九〇年誘姦北韓柔道協會首任會長高太文(遣北在日僑胞)的女兒、萬壽臺藝術團團員高靖子(又名高英姬,當時十九歲),並生下一女。」
 
該資料較為深入而詳細地介紹了成蕙琳變成金正日女人的過程,相反地,對於高英姬,卻無法再得知更多內容。其中,後來發現主張高太文為高英姬父親的說法是我國情報機關在蒐集情報時多餘的錯誤內容,實際上高英姬應該是於一九九九年去世的在日僑胞高京澤的女兒,而會發生這樣的混淆應是由於高太文與高京澤都是出身自濟州且後來被遣送回北韓的在日僑胞。
 
不過,高英姬是遣北在日僑胞的女兒,且為萬壽臺藝術團團員的內容是符合事實的情報沒錯。但在兒子金正哲、金正恩與女兒金與正這三個所生子女當中,人們只對老么金與正有過疑問,可見高英姬所生的子女們也一度是在繼位問題的焦點之外。然而,因為徹底保密有關金正日女人與其子女們一切消息的北韓體制的特性上的關係,我們無法擁有非常具體的情報也是正常的。
 

冷卻的愛……在莫斯科獨自斷魂逝去

即將登基成為最高掌權者的少年金正日對成蕙琳的愛,使得當時的平壤鬧得沸沸揚揚,據說連在核心高層之間也說起了關於金日成兒子在女人問題方面的閒話。成蕙琳的姐姐成蕙琅就是在一旁看著而最清楚這一切發展的人,在她的自傳體著作《紫藤樹屋》裡所寫道的關於一九七一年五月十日的事件,可以說正是金正日與成蕙琳的愛情故事裡最美好的時刻。
 
「我在半夢半醒間聽到奇怪的汽車喇叭聲:叭、叭───。一聲短、一聲長……。我家在四樓,我馬上爬起來靠到窗臺邊往下一看,看見黑暗中有一輛又大又黑的轎車就停在我家窗戶的正下方。(從略)是在照片上看過的金正日的秘書,『蕙琳很快就會生兒子了!』他突然這樣以非敬語對我說話,臉上還洋溢著喜悅之情。」
 
但是,因盲目的愛而如火焰一般燃起的幸福並沒有持續太久,關鍵就是成蕙琳不被公公金日成認作媳婦。就算生下了身為王的長孫的金正男,成蕙琳也無法得到祝福。據說她生產時還必須從後門出入北韓最高領導階層所專用的平壤烽火診療所,經歷了許多磨難。而金正日那像在玩火一樣的愛也並不長久,很快就因失去了溫度而冷卻下來。
 
金正日在七〇年代中期愛上了遣北在日僑胞出身的舞者高英姬,與成蕙琳則是自然地漸行漸遠。跟僅止於身為一個秘密同居女人的成蕙琳不同,高英姬受到了第一夫人的待遇。她從公公金日成那裡得到了認可,還堂堂正正地憑著一個王室媳婦的身分擁有了自己的房間,幾乎是到了要把經過正式結婚的金英淑也比下去的程度。
 
目睹著這一切發生、應排解心中失戀之痛的成蕙琳就此患上了嚴重的憂鬱症。她與姐姐成蕙琅等親信一起秘密前往歐美旅行以撫慰自己的內心,也自然而然地時常停留在莫斯科與瑞士等歐洲地區。
 
一九九六年二月,《朝鮮日報》與《月刊朝鮮》都主張成蕙琳已經流亡到第三國而掀起了一陣譁然。隨著金日成的逝世,金正日雖然獲得了權力,卻因隔年一九九五年發生的大洪水而出現了體制危機,而「成蕙琳的流亡」將可能讓金正日政權遭受關鍵性的打擊,有人甚至將其解讀為體制崩潰的前奏。成蕙琳的行蹤也因此受到了全世界的關注。
 
不過在同年的七月底,南韓與俄羅斯兩地的消息人士接連宣稱道「成蕙琳並沒有流亡的意思,且再次回到了莫斯科」而轉變了輿論的氛圍。位處克里姆林宮的消息人士表示,「成蕙琳一家前往日內瓦雖為事實,但成蕙琳本人回到了莫斯科,並在北韓控制所及的範圍內由相關人員看護著」。
 
此後,世界上對於成蕙琳行蹤的關切漸趨緩和。後來成蕙琅在著作中指出:「成功逃到歐美的人只有我和女兒李藍玉而已。」至此,關於成蕙琳流亡的風波告一段落。有關當局的高層人士則針對當時的情勢評論道:「肇因於某些言論過於草率的流亡之說等報導,成蕙琳無可奈何地必須從此身陷囹圄,被迫過著長期的隱居生活。」以流亡之說等報導為轉折點,成蕙琳開始受到北韓當局的徹底監視,自此她的去向如墮五里霧中。最後,她為了治療心臟病而長期住在莫斯科的一家醫院裡,連在一旁守護的家人都沒有,就結束了她坎坷不平的一生。二〇〇二年七月,成蕙琳享年六十五歲。
 

憂鬱症讓成蕙琳出了問題

晚年的成蕙琳是何以被病魔纏身的?我們可以從她的兒子金正男的說詞中略知一二。金正男在二〇一一年三月寄給日本新聞工作者五味洋治的電子郵件中指出:「雖然不是很清楚地記得是在幾歲的時候,但我小時候曾為了要治療母親的病而去了莫斯科。母親在某些時候會沒辦法控制住自己而讓情感爆發出來,不知道讓周圍的人感到有多為難。」他也補充道:「我在想她當時發作會不會是因為已經得了憂鬱症。」而在金正男的記憶中,成蕙琳「是個幽默感十分出眾的人」。
 
但金正男在一週後的電子郵件中改口道:「我想起母親病情嚴重時把身邊的人弄得很辛苦的樣子了。雖然憂鬱症本身就是很令人痛苦的病,但我從此得知這個病也會讓周圍的人非常痛苦。」讓人窺見成蕙琳晚年的憂鬱症病情有多麼地嚴重。
 
金正男接著又道:「母親會去莫斯科是因為當時北韓偏好共產主義祖國蘇聯的醫學及技術,多半也是因為那時北韓對歐美的先進醫學技術毫無認知。」他還強調:「那時,我偶爾也會在莫斯科停留,見過母親幾次。但一想到長時間獨自在異鄉生活然後去世的母親,我就充滿了悔恨。」
 
在成蕙琳的葬禮上,金正日什麼也沒送過去。她被葬在莫斯科西郊的特洛耶庫羅夫斯科耶墓園裡,想必,在他鄉失去母親而備顯淒涼的金正男是格外地傷痛。金正男在墓碑背面刻上了自己的名字作為墓主,傳達出自己對母親的思念與他沒能說出的愛。北韓當局現有派一名為崔俊德的人在莫斯科留守墓地,崔俊德是成蕙琳在北韓時的主治醫生,後來自願跟隨成蕙琳前往莫斯科,而成蕙琳去世後便從此留在當地。二〇〇九年八月,南韓一家日報曾刊出以下的報導:「成蕙琳之墓堆滿雜草與落葉,形同孤墓。」據說金正男一見此報後極為憤怒,暴跳如雷道「這把我說成一個連自己母親的墳墓都不能好好養護的逆子,讓我在全世界面前丟臉」,並且立刻飛到莫斯科找擔任守墓人的「崔老先生」,甚至氣憤地抓了他的衣領。
 
成蕙琳的姐姐成蕙琅在一九九六年流亡到歐洲某國之後隱姓埋名地生活著,而她的女兒李藍玉夫婦則是早在一九九二年就流亡到歐美國家了。她的兒子李韓永於一九八二年流亡到南韓,並且曾經因為在著作及訪問中公開以金正日為首的平壤王室的秘密生活而掀起話題。有關當局曾警告過他可能會因此而得罪北韓政府並招致人身危險,所以他還動過整形手術。然而,當局後來還是發布了李韓永在一九九七年二月於南韓京畿道盆唐區的自宅門前被名為「順豪特工組」的北韓間諜組織所槍殺的消息。
 

代號「白朗峰」的南韓逃亡作戰

李韓永逃往南韓的過程圍繞著諸多疑點。他身為平壤王室的一員,是否有必要採取可能刺激到北韓政府的逃亡首爾計畫?而且他曾經主張自己並不是在逃亡,這也是其中一個原因。
 
從李韓永逃亡的過程中展開的南北韓激烈外交戰的始末,在他亡命三十一年之後的二〇一三年被公開了。在政府於四月三十一日公開的外交文件裡,李韓永前往南韓的作戰被記錄為「北韓間諜金永哲逃亡事件」,而且還附上了「白朗峰」的代號名稱。
 
本名李一男的李韓永在一九八二年九月二十八日的上午九點五十分(瑞士當地時間),以假名金永哲向駐日內瓦韓國代表部尋求政治庇護,該代表部並在大約九小時後的九月二十八日下午七點(瑞士當地時間)向首爾的外務部(現外交部)發出名為「白朗峰報告」的秘密電報。電報裡報告道:「二十八日上午九點五十分從北韓傀儡間諜金永哲那裡接到申請歸順我國的電話。」電報中也指出:「金永哲為了在日內瓦大學附設語學堂內進修而在瑞士居留,是北韓黨聯絡部的無黨籍間諜,另持有名為李民永與李一男的護照。」由此可見,一開始我國未能掌握到李韓永其實是平壤王室成員的事實。
 
後來李韓永行經法國、比利時、德國、菲律賓、臺灣等五國,於十月一日抵達了首爾金浦機場。
 
在向首爾那邊報告之後,駐日內瓦韓國代表部的大使與官員等共六名人員帶著李韓永分坐兩台車,跨越了國境,首先前往距離最近的法國里昂國際機場。首爾的外務部部長曾問及「為何要向所駐國家(瑞士)以外的地方緊急護送」,駐日內瓦代表部則回覆道:「金永哲極力反對通過所駐國家回國歸順,而強烈地希望在北韓開始進行人員清點的下午一點以前從法國離境。」
 
因此外務部本部指示:「立即向第三國的我國駐外使館申請政治庇護,並考究出能合法護送金永哲回首爾的方法。」李韓永一行人在一天後的二十九日上午四點五十分(瑞士及巴黎當地時間)到達巴黎的韓國大使館,拿到用假名發出的旅行證件後,在十分鐘內就離開了,隨後在當天上午十點三十分到達比利時的韓國大使館。
 
首爾外務部雖然已準備要向比利時政府申請政治庇護,駐比利時大使卻在收到首爾的電報之前就決定要讓李韓永一行人通過菲律賓再回到首爾。因此李韓永等人從德國法蘭克福出境後,於三十日下午五點十分到達菲律賓馬尼拉,再經由臺灣轉機,最後乘大韓航空KE六一六班機在十月一日下午四點三十分到達了首爾金浦機場。
 
駐日內瓦北韓代表部內頓時人仰馬翻。十月七日北韓大使申顯林向我方說道:「請協助尋找於二十八日離家出走而失去音訊的十九歲北韓外交官之子。起初我們曾懷疑難道是南韓一方在鬧著玩的。」而當時早就抵達南韓的「金永哲」則已改名為李韓永,有關當局曾對此說明,「韓永」有著「想要永遠在韓國生活」的意義。
 

痛失兒子的成蕙琅的眼淚

看著兒子李韓永歸順南韓並遭受北韓特工襲擊而殞命,母親成蕙琅是怎麼樣的心情?在她的自傳體著作《紫藤樹屋》中,除了蘊藏對兒子的不捨之情,也對於將他帶走的南韓政府有著深深的埋怨。
 
在該書的後記裡,成蕙琅描寫了自己在一九九六年二月離開北韓逃往歐美的過程中,費盡心思要與身在首爾的兒子取得聯繫的情況。
 
「一九九六年二月十三日,首爾媒體發出的頭條新聞傳遍了全世界:『北韓首領金正日的前妻成蕙琳與其姐姐成蕙琅脫北。』我妹妹脫北的事情是誤報,但總之我脫北的事實就這樣被全世界知道了。我那時候都還沒決定好要從哪個國家偷渡入境以及在何處落腳,只是先躲著南韓當地政府,但這樣的一個標題出現讓我飽受驚嚇,既失望且憤怒。就算是用敵我之分的邏輯來看,也怎麼會有把像我這樣的處境,在某種程度上『內通(她的哥哥到莫斯科時)』的脫北者毫不留情出賣的道理?二月十三日的錯誤報導是南韓政權在北韓領導人金正日誕辰(二月十六日)前夕所展開的年度例行『反金正日活動』。我那年春夏在首爾無法向任何人聯繫,只能躲在別人家的閣樓裡度過。連接下來要在哪裡扎根都還未定,而在那樣的不安之中,我卻滿腦子只想著同樣身在首爾的兒子。我想告訴他我已經順利逃出來了,卻因為太害怕而沒能撥出電話。」
 
成蕙琅詳細地將當時的緊迫情勢記錄了下來。接著,在流亡的騷動之後,對於在整整一年之後被槍殺的兒子的死,她這樣說道:
 
「無論如何,至今我兒子的死都還欠缺解釋。隨著政權更迭、世事變換,到現在網路上都還時常會有聲音提出關於我兒子神秘死亡的內幕。隨著時間的流逝,真相會不會愈見清楚……。能夠更安心地說話的那一天到來的話,希望至少有人能憑著良心站出來……。」
 
最後,她如此結尾:
 
「我翻遍整個網路後找到我兒子的現居地址了:京畿道廣州市五浦面廣州墓園李韓永。一男啊,再等一等,等媽去找你之後給你家種滿半枝蓮,你不是喜歡小巧的東西嗎?比如說還不能站起來的小貓咪啊,像蟋蟀一樣小隻的。媽媽都知道,都記得。你離開前,用又沉又啞的嗓音在我面前坐著唱《心靈的故鄉》,『媽媽!你彈彈看這首歌。』你一邊說著,一邊牽著我的手走到鋼琴旁,在日內瓦那四樓的家。啊,我的兒子,我的國家,在多遙遠的地方……。」
 

在繼位競爭上落後的兒子金正男

成蕙琳的兒子金正男在二〇〇一年五月準備偷渡入境日本時被逮個正著,因而匯集了國際社會上所有的注意力。留學於莫斯科與日內瓦,擁有一百六十公分身高、九十公斤體重的金正男一口氣就占據了世界各大媒體的頭條,當時金正男手持假護照,偕同兩名女性與一個被猜測是兒子的四歲男孩,在入境日本之際被人發現。南韓與日本媒體報導道,傳聞是北韓唯一的民航公司高麗航空社長的女兒、金正男的妻子申正熙人正在北京,並未同行。而曾被推測是妻子的兩名同行女性據說分別是隸屬北韓外務省的日語口譯員與負責擔任保姆的親戚。
 
在全世界都集中注意金正男這號人物之時,他的阿姨成蕙琅在二〇〇一年五月接受日本時事雜誌《週刊文春》的訪問中所透露的故事也吸引了社會的目光。金正男的生母成蕙琳的姐姐成蕙琅流亡到歐美之後隱藏起身分而生活著。成蕙琅說道:「我離開北韓五年後一直沒能見到正男,雖不確定,但當時他的身材並沒有這麼胖。我跟他一起住到他六歲左右,真想不到他結婚後會生下一個這麼像他的兒子。」成蕙琅雖未見過金正男的妻子,但她指著照片裡的兩名女性中牽著小孩走路的那位說道:「我想這人是負責照顧小孩的,因為外出的時候總是有個女的緊跟在身邊幫忙。」至於戴墨鏡的女子,成蕙琅則推測「好像是金正男的老婆」。
 
成蕙琅以這名戴著墨鏡的女性為契機,進一步透露了金正男的女人觀。「正男對女人有著很了不起的審美觀。他從小就會看時尚雜誌,還會一邊對女性服裝做出批評,關於這一點我很確定。」成蕙琅如此說道。而她這樣的言論也因此更加深了全世界對於謎樣人物金正男的關注。
 
針對那時候的狀況,金正男本人則在十年後的二〇一一年七月六日與五味洋治所通的電子郵件中揭明,「我太太是當時那位牽著小孩的女性」。他還說道:「主張我太太是高麗航空社長女兒的說法不知道是從哪來的。」否定了這個傳聞。然而,有部分人士還是認為,金正男是為了隱藏妻子的身分而對偷渡入境被抓到的當下做出了錯誤的陳述。
 

失去父親的信任

有記錄顯示道,金正男一度是繼承者的第一人選。因為金正日體系的北韓很有可能會遵循由長子來繼承王位的封建國家傳統,正如同金日成早早就欽點長子金正日為繼承者一樣,各界都預測未來將會形成三代世襲。一九七四年二月,當時金日成六十二歲,金正日就在勞動黨第五屆中央委員會的第八次全體會議上被指定為接班人。
 
金正男曾經就快要觸及那王位了。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日本偷渡事件爆發的前幾年,我國高層情報人士曾指出:「金正男為了接受正式的繼承者接班訓練,已經在國家安全保衛部裡進行了九個月左右的指導工作。」北韓的國家安全保衛部──相當於南韓的國家情報院,是為了維護其國家體制而設立的負責蒐集情報及搜出異議分子的中央情報權力機關。所以基於前述透露的消息,才會有如此多的預測認為金正男是要將公安部門的經驗作為從政的第一步,並接著啟動繼承者的接班訓練。根據歐美情報機關的了解,金正男直到國家安全保衛部的工作開始之前都沒有什麼特別的職務,而時常與五名左右的美女一起旅行於歐洲等地。由於金正男被賦予國家安全保衛部職位的相關預測是第一個經過確認的與金正日繼承者有關的動向,因此而備受矚目。當時情報當局認為,金正日應是採納了核心親信們所提出的早期培養繼承者的構想。
 
一九六四年六月,金正日二十三歲,他開始擔任勞動黨組織指導部的指導人,開啟了繼承者的接班訓練,並於一九八〇年十月的第六次黨代表大會上被正式推舉為金日成的繼承者;金正日自身如此的發展軌跡,對於主張金正男是在恰當的時機走上了繼承之路的說法,無疑是更添說服力。
 
然而,金正男在受到南韓與歐美媒體關注的同時,在被日本逐回中國之後,氣氛卻有所轉變,並開始流傳著這樣的說法:金正男因為行為有辱北韓體制與平壤王室的形象,已完全失去父親金正日的信任了。因為日本警察揭發金正男偷渡入境的事件,剛好是在香港時事雜誌《廣角鏡》刊出報導「金正男在接受繼承者接班訓練當中」的十多天後就爆發了,因此有陰謀論指出,這是一直握有金正男動向的日本與歐美情報機關,為了設金正日於困境並藉此試探北韓內部動向而刻意製造出的事件。
 
金正男已經在北韓的繼位競爭裡失去了地位,但我方政府再次聚集了世人對他的注目。在偷渡入境事件爆發三年多後的二〇〇四年九月二十二日,我國國家安全會議(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簡稱NSC)副秘書長李鍾奭在會見記者群時說道:「(繼承者)不會是金正男。」並排除了這個選項。研究北韓的專家李鍾奭如此直白地開口談論繼承者的人選,已經是政府高層負責人在金正日的繼承問題上十分罕見的發言,而該發言被認為是顯示出我國政府對於北韓進行權力接班的徵兆有著相當清楚的把握,對繼承的人選也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對於南韓媒體來說,原本只能在各種未經確認的情報或傳聞的程度上引用日本等外電報導來討論北韓的繼承問題,但現在李鍾奭的發言成為了重要的依據。在這之後,金正男的淘汰便成定局。他平時浪蕩的生活已使自己多次惹上麻煩,假護照事件則是那關鍵的一擊。另有分析指出,也是因為金正男的生母成蕙琳被捲入了「流亡歐美之說」等有損金正日形象的事件,導致他成了影響北韓政權潛在的壓力因素。而實際上來說,被金正日拋棄的成蕙琳在莫斯科淒涼離世的下場,或許就是代表金正男在平壤王室集團中已經失去支持的基礎了。
 

金正男的夫人,藝人出身的名牌女

金正男稱自己是「流浪漢」及「流浪者」,道出了自己不但早就在繼位競爭上落後弟弟們,而且還無法回去平壤,只能在國外四處漂泊的身世。
 
他曾有一段時間以澳門為主要活動地點,且享受過頗為豪奢的生活。據當地僑胞們所說,從一九九〇年代開始,金正男在氹仔海邊的別墅裡住下來,偶爾也當作週末短暫休息用的別墅;後來則是換到澳門港口附近的三百三十平方公尺(一百多坪)的公寓裡和他的妻子及兒子一起住。他的妻子據說是北韓藝人出身並有著出眾外貌的名牌女,曾經遇過他妻子的人們指出,她全身上下都用Prada和Gucci等世界著名精品來打扮。
 
金正男在寄給日本記者五味洋治的電子郵件中揭露了自己的婚姻觀及女人觀。他在二〇一一年七月六日的郵件裡說道:「外傳我有兩名妻子,這件事真是好笑。雖然我不會否認我有很多女人的這個事實,但一聽到我有多名妻子的傳言我就笑了出來。我所愛的妻子就只有一個。」但過了一天,他又在郵件裡透露道:「曾經跟我短暫同居且懷了孩子或跟我交往過的女人雖然很多,但跟我結婚的妻子就只有一個。」接著又道,「我不會否認我的花邊關係,但是一再突顯我跟三名妻子一起生活的形象就是企圖要把我變成一個奇怪的人,這讓我感到相當不悅。」
 
金正男時常搬家,據了解,這是為了家人的人身安全著想。他時常和朋友們喝紅酒,通常是喝每瓶約韓幣五十至一百萬元的法國產紅酒。以前他會帶上保鑣四處活動,但自從弟弟金正恩被指定為繼承者的消息傳開之後,他獨自活動的頻率就變多了。據傳在二〇〇六年以前,他和自己的姑丈、傳聞是他的靠山的國防委員會副委員長張成澤時常一同前去澳門。
 

自由奔放的孫子金漢率

金正男的兒子金漢率並未在距離澳門最近的香港上學,而是在波士尼亞的國際學校裡就讀,這樣的背景備受人們關注。就在南韓媒體對於金漢率的就學背景感到萬分好奇時,聯合世界書院(United World College,簡稱UWC)的前香港分校校長郭林同(Stephen Codrington)在二〇一一年十一月六日的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簡稱VOA)節目訪談中表示:「雖然金漢率當初是申請這個書院的香港分校而且被錄取了,但是香港移民局並沒有發給他學生簽證。」他接著說明,「結果金漢率把他的志願區域改成歐洲,最後選擇了允許他入學的波士尼亞分校。」這個書院在全世界共有十三個校區與分校,波士尼亞分校是其中一所。郭前校長補充道,「金漢率原本也能夠去其他分校的,但最後都告吹了,後來收到他發出的電子郵件,說是因為金正日反對他就讀(其他分校)。」
 
金漢率曾與郭前校長進行過兩小時半談話的事實也被公開了。郭前校長說道:「金漢率是因為顯露出很高的資質才通過了波士尼亞國際學校的入學申請,所以並不是因為他的家族關係。」他強調,「我對他異常的資質、領袖氣質與整體能力有著很深的印象。」並且說道,「金漢率在入學申請表格裡寫明自己的祖父是金正日,以此作為家族關係中的特殊事項。」他接著說明,「(金漢率的父親)金正男決定明年離開澳門並在歐洲工作,他希望兒子在離父母近的地方上學。」
 
不只是入學相關的問題,金漢率在臉書(Facebook)上開設帳號並上傳照片的舉動也成為了話題。他在臉書上將自己命名為「Hansol Kim」,上傳的照片則一共有九張,還包含他戴著項鍊、耳環及染過頭髮的模樣。其中特別引人注目的是,他曾留過和南韓偶像團體「BIGBANG」的成員太陽相同的髮型。他也公開了自己與同齡女性兩人肩並肩站著的照片,該名女性還在照片下方留言「i love you too yeobo(老公我也愛你)」。由於南韓年輕人之間曾流行稱呼戀人為「老公、老婆」,因此有人認為,金漢率可能多少受到了韓流的影響,又或許是他的交往對象是南韓人或僑胞。
 
金漢率被推測曾經加入我國國內入口網站的韓流相關論壇,疑似是他留下的留言一度成為媒體焦點。入口網站Daum裡名為「韓流熱愛風潮」的論壇中,有一位使用ID名「kimhs616」的網民在二〇一〇年三月十日上傳了這段留言:「我去了一趟北韓,幾乎全部的人都帶著手機,國際電話則是打不通……。」這個ID與金漢率的臉書ID是一致的,而這則有關北韓手機普及率的留言下方有其他網民提問:「幾乎是全部的人嗎?」此ID則回覆道,「嗯,不是全部的人……,但我看到在街上、公車上、餐廳裡真的很多人都在使用手機。」
 
在共享影片網站Youtube上疑似由金漢率所寫的留言也被發現了。二〇〇七年十二月,一位在Youtube使用ID名「gliango」的會員所上傳的一分三十四秒的影片「Anthem North Korea(北韓國歌)」的下方也有ID名「kimhs616」所留下的十則簡短英文留言。
 
金漢率在他十三歲的二〇〇八年時所上傳的文章中說道:「我要先表明我是個住在澳門的北韓人。還有在北韓是有網路的。」這是他針對某網民抨擊北韓是個封閉國家,且將金正日比喻為「豬」的文章而提出的反駁。他寫道:「我很直接地告訴你,我實際上跟普通人吃的沒有兩樣。因為我對我的人民感到很抱歉,所以我沒辦法吃那些非常昂貴的食物。」他透露,「我知道我們人民長期都處在飢餓當中,為了幫助他們,我想做些什麼。」
 
金漢率也表現出他想要告訴外界關於北韓內部情況的樣子。他說:「在北韓,日本產品一個也沒有。」特別的是,二〇〇八年夏天關於金正日健康狀況出現問題的說法,他認為:「He is still alive.(他還活著)」、「I believe he fainted.(我相信他應該是暈倒了)」。而金漢率在引起媒體的留意之後馬上就把自己所有的留言及帳號都刪除了。
 
金漢率在入學之後沒有傳出任何動靜,因此出現了說他失蹤的報導。然而,二〇一三年五月的畢業典禮上出現了他的身影,於是他再次獲得人們的注意。塞爾維亞的新聞媒體《晚報》(Vecernje Novosti)在五月二十九日報導:「金漢率與其他七十一名的畢業生一起在就讀的波士尼亞國際學校二十八日的活動中露面。」並且附上了照片。
 
據法國當地媒體報導,金漢率後來錄取了巴黎政治學院(Sciences Po)並從二〇一三年秋季學期開始在勒阿弗爾(Le Havre)校區修習為期三年的歐亞關係課程。
 

金正男流亡至南韓的可能性

韓美情報機關所關心的平壤王室相關重大問題當中,金正男流亡至南韓的可能性為其中之一,因為身為金正日家族中的長孫而一度成為繼任候選人的金正男不但正在與權力漸行漸遠,還受到了同父異母的弟弟金正恩的生命威脅。此外,他的舅舅(成蕙琳的哥哥)成日基在首爾生活著,也被認為是提高此可能性的因素之一。
 
在即將迎來金正日逝世一周年的二〇一二年十一月三十一日,首爾外交官提出了金正男已向南韓政府申請政治庇護的說法。部分北韓消息人士則開始流傳道,「據了解,金正男最近在第三國透過我們的情報管道申請政治庇護了」、「聽說有關當局已經確保他的人身安全了」、「北韓的重量級人物要越過來了,很快就會成為大新聞」等等。
 
接著,各家媒體開始向青瓦台、統一部、國家情報院及軍事情報機關等單位要求確認此一事實。國家情報院的相關人士對此則回覆道:「三十一日,日本某社群網站上出現了一篇關於金正男流亡之說的文章,但這似乎是誤傳。」而青瓦台的高層負責人也說:「(金正男流亡之說)不是事實。」
 
金正恩在二〇一〇年九月的北韓勞動黨第三次黨代表會議上被推舉為繼承者後,金正男曾在外國記者的面前批評北韓的三代世襲,公然表達了自己的不滿。後來當金正恩在金正日逝世後掌權的二〇一二年初,金正男就在澳門銷聲匿跡了,此時便開始有人推測他是受到北韓對他發出的人身威脅。據了解,一位偽裝成脫北者而潛入南韓的北韓國家安全保衛部間諜金某(五十歲)在二〇一二年九月被逮捕時,曾在公安當局的調查中陳述:「我從二〇一〇年七月開始就收到國家安全保衛部發出『找到金正男並暗殺他』的指令。」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0UEC0014

商品條碼EAN:9789869541817

ISBN:9789869541817

印刷:

頁數:256

裝訂:平裝

| 同類型書籍 |
最後的皇族: 滿洲統治者視角下的清宮廷
歐洲醫療五百年(全三卷)
航向台灣:海洋台灣舟船志(精裝典藏版)
昭和天皇與戰爭世紀
重返天安門:在失憶的人民共和國,追尋六四的歷史真相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