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會員中心 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興亡的世界史 李登輝 蝴蝶朵朵 明日之書 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什麼都不教 三國志 這世界很煩 steam
TOP
首頁> 文學館>文學小說>歷史 / 武俠小說> 虎嘯龍吟:電視劇小說3

虎嘯龍吟:電視劇小說3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作者:常江

ISBN:9789863842781

出版日期:2018-04-25

定價:NT$  499

優惠價:79NT$394

促銷優惠 |

|99划算節|全館79折

內容簡介 |

 

第一部以「司馬懿」視角看三國的強檔影視!

《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系列磅礡續作!

 

亂世之中,爭的不是一時之勝敗得失。

與人交手之前,先要學的不是如何打贏,而是如何善敗。

敗而不恥,敗而不傷,才能比只想著贏的人,活得長久一些。

──司馬懿

 

▍看司馬懿如何從「善忍之軍師」,步步為營到「善政之人臣」,最終登臨絕頂,成為「善敗之王者」!▍

 

▍《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系列磅礡續作!

▍吳秀波、劉濤、李晨、于和偉、張鈞甯……等大腕演員領銜主演

▍台灣同檔陸劇收視冠軍

▍網路影視平台破四十三億點閱

▍近年最受好評的三國題材良心鉅作

 

▍朕已經二十三歲了,四個輔政大臣,不嫌有些多嗎?

 

曹丕臨終前,託司馬懿輔政託孤之職,然其子曹叡,馭臣之術不下其父,卻更加喜怒無常。輔政大臣只是他權力制衡的棋子,政由己出,大權獨攬,侍奉這樣的君主,司馬懿如刀懸頸後,如履薄冰。

 

▍孔明,孔明,你食少事煩,豈能久長乎?若沒有了你,兔死狗烹,我又能,活多久?▍

 

就在魏國朝堂明爭暗鬥之時,讓魏國將士聞名喪膽的諸葛亮也展開他人生最後一次的輝煌:六出祁山,北伐中原。

司馬懿終於和神交已久的諸葛孔明正面對決。他深知,論戰場佈陣,自己絕不可與諸葛亮相敵,因此他將目光放到彼此身後的朝堂,將算計動到諸葛亮事必躬親的作息……

千古空城計,縹緲殘棋局。五丈原星落,梁父吟絕響。諸葛亮雖勝猶敗,然精魂風骨永存;司馬懿雖敗猶勝,終於兵權在握。

 

揚湯止沸不如釜底抽薪,扭轉乾坤在此一舉!

 

曹叡壽短,繼位的幼主不能理事,大將軍曹爽野心勃勃,對待皇帝與皇太后倨傲無理,他把持朝政,架空司馬懿。司馬懿裝病蟄伏多年,終於發起「高平陵之變」誅殺異己,平定內亂,最終為司馬家奠定一統天下的基石。

作者簡介 |

常江

作家、編劇,筆名掠水驚鴻,出版作品《明宮秋詞》,短篇《琵琶行》、《香夭》。編劇作品有電視劇《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虎嘯龍吟》、《三國機密》、《九州縹緲錄》等。2017年以《大軍師司馬懿之軍師聯盟》獲金骨朵年度網絡劇最佳編劇獎。

目錄 |

第一章 重壤幽隔

第二章 江東才俊         

第三章 臥龍出師         

第四章 千古空城         

第五章 母氏聖善

第六章 壯士不還

第七章 登臨絕頂

第八章 秋風渭水         

第九章 悲吟梁父

第十章 出師未捷

第十一章 高臺淩雲

第十二章 熾手可熱

第十三章 將相和諧

第十四章 短兵相接

第十五章 一退再退

第十六章 鶺鴒之悲

第十七章 唯別而已

第十八章 塚虎一躍

第十九章 流血漂杵

終章 零落歸山丘

more
書摘 |

黃初七年春,曹丕幸許昌宮。天子車駕遙遙來到城下,先導的儀仗正要進門,忽然城門坍塌,石塊紛紛砸落,儀仗侍從一片驚呼,慘叫著逃竄。曹丕大驚,從皇輿上下來,望著遍地的狼藉,還有被砸傷的人痛苦呻吟。

施淳驚慌,「這、這一定是此處城門年久失修,陛下從東門入吧……」曹丕有強烈的不祥預感,蹙眉:「不進去了!回洛陽!」

春山疊翠,春水如銀,粼粼閃光。聖駕緩緩而行。曹丕坐在車上,神情鬱鬱不樂,偶爾咳嗽兩聲。郭照坐在他身邊,寬慰他:「一座城門而已,也不必耿耿於懷,陛下先回洛陽也好,養好了身子,待避過暑熱,妾再陪陛下來許昌如何?」曹丕咳嗽著輕輕搖頭,「我想今日那座城門,要應驗到朕身上了吧……」郭照流淚:「不、不會的!」

曹丕望著窗外,田野間一個老農在耕地,背影十分像司馬懿。曹丕一陣激動:「停車!停車!」護衛不明所以停下車駕,郭照問道:「陛下,怎麼了?」曹丕激動地下車,踉蹌向田野中走了幾步,駭得護衛宦官們紛紛追上去。那老農回過身來,卻不是司馬懿,老農驚駭地向一身華服的天子跪下,曹丕黯然神傷。一陣猛烈的咳嗽,他捂住嘴,再拿開時,手上殷然有血跡。

黃初七年夏五月,曹丕的病勢日漸沉重,這位史上最有文采的皇帝,此時也不過三十九歲。曹丕虛弱躺在床上,郭照握著他的手,淚流滿面。宮外傳來女巫含糊不清的歌唱禱祝聲。曹丕微微睜開眼睛:「哭什麼?」郭照驚喜地擦去眼淚:「陛下醒了就好了,太醫,太醫!陛下醒了,快拿藥來!」十幾個太醫一擁而入,診脈的診脈,喂藥的喂藥。曹丕喝了一口藥,厭惡地轉過臉去:「讓他們都下去,沒得煩人。」郭照柔聲哄勸:「陛下喝了藥養養就好了,您是聖明之君,怎麼也學蔡桓公諱疾忌醫起來了?」

曹丕微笑,「朕的病,朕自己明白,今日死不了,趁著朕還清醒,妳有什麼心願,快對朕說。」郭照流淚:「陛下,能在你身邊,妾很幸福,妾是皇后啊,天下還能有哪個女人,比我更幸福呢?」

曹丕笑道:「原來二十多年了……朕初見妳,是去參加月旦評的路上,妳的手帕真香啊……朕初見司馬懿也是那一天,還有楊修,那麼年輕,意氣風發,現在,只有妳還在朕身邊了……備車,朕要遊後園。」郭照不解:「陛下,等您好些了再去吧?」曹丕搖頭:「妳不是想,能和朕,夜遊後園嗎?備車,備車……!」

敞篷的馬車緩緩駛進後園,夏夜朗月清風,靜謐宜人。曹丕身子虛弱,郭照小心翼翼為他裹著一件披風。曹丕淡笑,「朕是怎麼寫的來著?自日既匿,繼以朗月,同乘並載,以遊後園。輿輪徐動,賓從無聲,清風夜起……後邊是什麼,朕記不清了……」

郭照流淚背誦:「……悲笳微吟,樂往哀來,淒然傷懷!余顧而言,茲樂難常,足下之徒,成以為然。今果分別,各在一方……」郭照背誦的時候,曹丕眼前一花,似乎看見年輕的司馬懿坐在角落裡,便和昔日在馬廄一樣,穿著粗布衣裳,含笑望著他。

曹丕笑道:「想不到,有一日,朕連自己的文章都記不得了。這是給吳質的信吧?……朕這些朋友,唯獨沒有給司馬懿寫過信,朕想給他寫封信,免得後世的人,都不知道了……」郭照吩咐:「筆墨伺候!」宦官忙捧上紙筆,曹丕緩緩伸手提筆,但他的手顫抖不止,墨蹟在紙上暈開一大團。曹丕懊惱地用力一劃,筆落在曹丕身上。

郭照忙換過一張紙,拿起筆,「陛下要寫什麼,妾代陛下寫。」曹丕搖頭,「不寫了……朕的心智已衰,寫不出那樣的文章了……寫了,貽笑後人……文治武功,我到底還是輸了爹爹一籌。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我登基七年,就寫不出詩了……我少年時的願望,也只是隨父親平定天下。即位後才知道,皇宮比戰場,更加消磨人的心力。可惜朕的一生文武抱負,卻困在了帝王家。」

郭照哭著道:「不,不!陛下平定內亂,富國強兵,這些都是先帝想做而做不到的事啊!」曹丕一笑,「妳說的對,有大魏國在,這就是我和司馬懿的見證啊,還寫什麼信……」郭照懇求:「陛下,讓司馬懿回來吧!」曹丕搖頭:「這個人情,留給新天子,讓他把感激,和忠誠,都留給新天子吧……」郭照流淚,「陛下知道司馬懿是忠於您的,您不需要用這樣的法子,陛下,見一面吧,見一面您才放心啊……」曹丕沉默不語。

郭照轉頭,「施總管!下詔!下詔!八百里加急,接司馬懿回來!」曹丕喘息著抬手,「用密詔!讓汲布帶校事,去接……小心,有人,暗算他……」施淳忍著淚道:「是!」施淳急匆匆出去。

郭照道:「溫縣距離這裡只有兩日路程,他很快就回來了!」曹丕望著郭照,「妳還記得,朕去馬廄找他嗎?妳也在,朕給你們舞劍,唱得那首詩,妳還能唱嗎?」郭照點頭。曹丕說:「給朕,再舞一次劍吧,就用那把劍……」郭照忍淚吩咐宦官:「去把我的劍取來!」

郭照執劍而立,皇后的宮裝絲毫未阻礙她挺拔的身姿,她仿佛一瞬間回到少女時代。劍光流動,是如舞蹈一樣曼妙的動作,郭照唱著:「陽春無不長成。草木群類隨大風起,零落若何翩翩,中心獨立一何煢。四時捨我驅馳,今我隱約欲何為?生居天壤間,忽如飛鳥棲枯枝。我今隱約欲何為?……上有滄浪之天,今我難得久來視。下有蠕蠕之地,今我難得久來履。何不恣意遨遊,從君所喜?帶我寶劍,今爾何為自低昂?……今日樂,不可忘,樂未央。為樂常苦遲,歲月逝,忽若飛。何為自苦,使我心悲。」

曹丕看著,仿佛又看到了少年時的情景:自己仍在舞劍,司馬懿和郭照坐在地上,為他擊掌讚嘆,地上擺著酒肉。郭照還在唱著,舞著,曹丕漸漸陷入了昏迷……

曹丕夢見自己墜入水中,載沉載浮,昔日水性很好的他,此時卻渾身痠痛,只能任由波濤打得自己一陣陣沉溺。陽光在他頭頂如同淩亂的劍光,讓他睜不開眼,他拚命向水面伸手,看到那淩亂的光芒中,是司馬懿向他伸出手來。曹丕艱難地呼喚:「仲達,救我,救我……」然而水湧入他的口鼻,讓他難以呼吸……曹丕已經到了彌留時刻,他痛苦呻吟著:「仲達……」郭照悲痛道:「陛下,司馬懿就快來了,就快來了!」

司馬懿正在釣魚,一隻小烏龜爬到了他腳邊,他看著小龜怔了怔,惆悵笑道:「神龜雖壽,猶有竟時,何況我已過不惑之年,沒膽量和你比壽命嘍……」他拿起小龜,放入水中,小龜滑水遊走了。他的手觸到水面,忽然想起他和曹丕一起游過潁水的情景。他們水中一起抵禦波濤,奮勇前進;他們爬上岸一起朗聲大笑,青山為證。

身後的馬蹄聲讓他回頭,汲布為首的校事向他疾馳而來,司馬懿手中的釣竿落地了。汲布奔過來下馬:「司馬公快上馬!陛下病危!」

宮中,曹叡抱著枕頭,瑟瑟發抖。辟邪抱著他輕聲說:「殿下別怕,別怕,您是皇長子,是皇后的兒子,等陛下駕崩了,您就是皇帝了!」曹叡顫抖,「他會殺了我嗎?他把我娘都殺了,他會不會再殺了我……」門外傳來宦官的聲音,「陛下召見平原王曹叡——!」曹叡的瞳孔中,竟是深深的恐懼。

曹丕到了迴光返照的一刻。他聲音微弱,「不等了……他們,都來了嗎……宣……」門口宦官朗聲道:「宣平原王曹叡,鎮西將軍曹真,鎮南將軍曹休,尚書令陳群覲見——!」曹叡、曹真、曹休、陳群依次入內,每個人都懷著驚懼,不管是敬仰他還是恨他,這個天子都要離去了,每個人都在疑惑:「大魏該怎麼辦?」曹叡、曹真、曹休、陳群跪下,「臣叩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曹丕輕輕一笑,「萬歲……哪有不死之人,不亡之國,不掘之墓……」曹真急忙道:「陛下請保重。」

「有些話,必須說了,阿翁……」施淳展開聖旨,宣道:「立平原王曹叡為皇太子!」

曹叡驚愕地呆住了。曹真、曹休、陳群立刻反應過來,「臣叩見太子殿下。」施淳將聖旨給了曹叡,曹叡一時激動,膝行上前握住曹丕的手,「臣謝陛下,爹爹,爹爹……」曹丕用虛弱的聲音說著:「爹,對不起你,對不起你娘……爹要去了,你要好好地治理國家,愛護百姓,孝順皇后……」曹叡痛哭,「爹爹,兒子記住了……」

曹丕的目光望向曹真、曹休,「咱們是兄弟,不管曾經,發生過什麼,但朕知道,你們心裡,有魏國,朕指派你們四人,為輔臣,好好輔佐太子……」曹真忍不住詫異:「四人?」施淳展開第二封聖旨,「以曹真、曹休、陳群、司馬懿,為輔弼之臣——!」陳群神色一喜,曹休和曹真卻是大驚。曹真大聲道:「司馬懿?!陛下不可!」施淳冷冷道:「將軍要抗旨?」曹真帶著恨意低頭:「臣不敢!」

曹丕輕輕拉了拉曹叡,曹叡忙湊耳到曹丕唇邊,「看到了吧……他們現在,就開始爭了,讓他們爭,讓他們為了自保,而對你忠誠。這四個人,你得會用,會壓,辛苦你了……」曹叡叩首流淚:「兒子懂了,兒子記住了!」

曹丕輕輕伸手,握住郭照的手,一陣艱難地喘息:「憂來……思君……不敢忘……」郭照伏在曹丕身上痛哭。曹丕轉臉望著殿門口,司馬懿仍然沒有來,然而他眼中一花,似乎看到年輕的司馬懿含笑向他走來。曹丕就對著幻影,輕輕點頭,交付自己的心願:「替我,看看,山河,一統,天下,太平……」風浮床幃,一代天子,慢慢閉上了眼睛。郭照淒厲痛呼:「陛下——!子桓——!子桓你別丟下我,子桓,子桓……」曹真等人也淚流滿面,伏地痛哭。淒清的鐘聲響起。

鐘聲延綿。司馬懿和汲布快馬加鞭,風塵僕僕的回來,他們聽到鐘聲目瞪口呆,城門口的將士們流著淚跪下。司馬懿明白,他還是來遲了,強烈的悲痛讓他坐不住,從馬上緩緩摔下來,他乾脆張開手腳躺在地上。因為兩日馬不停蹄趕路的緣故,司馬懿兩腿之間都被磨出了鮮血,然而他不言不動,任淚水順著眼角緩緩滑落。浩淼的蒼穹,深藍的天幕上綴著幾點繁星,一顆流星倏然劃過。

一顆流星倏然劃過,然而此處已經是蜀國的天空。馬謖震驚:「丞相快看,彗星過紫微!」諸葛亮搖著羽扇走到床邊:「星象不祥啊,彗星犯紫微,主大國之喪,五星聚於西方,此興兵之兆也。」馬謖驚喜,「大國之喪?據報曹丕已經沉屙一月了吧?也許,魏國已喪其君了……」諸葛亮輕輕點頭,「曹丕一死,從此天下戰事將起,十年之內恐無寧日。」馬謖眼睛一亮:「此乃丞相收服中原之時啊!」諸葛亮輕輕點頭,「我有此志,四年了……」馬謖笑道:「魏國連太子都沒有,曹丕一死,必舉國大亂!」諸葛亮搖搖頭,「曹叡雖未封太子,但一定會繼承君位。」

馬謖笑道:「那又怎樣?一個二十三歲的少年,不諳國事的罪人之子,性情乖離養著男寵的紈絝子弟,他做了國君,正是天佑我國!」諸葛亮搖頭,「不可大意,曹丕一定會留下輔臣的。」

天子的巨大棺槨停在殿中。司馬懿叩頭流血,痛哭著,「陛下,陛下!臣來遲了!你為什麼不等我啊……」一身重孝的曹叡去扶司馬懿,「先生……先生保重,陛下有旨,讓先生輔佐朕做一世明主。」司馬懿仍在叩首哭泣,「臣是有罪之身啊……」曹叡道:「父皇說,他是託孤。」曹真曹休都露出憤恨不平之色。司馬懿抬起頭,面上血淚交流,曹叡伸手擦去司馬懿臉上的血,輕輕塗抹在唇上。這分明是在提醒司馬懿和甄宓的約定,司馬懿心中震動,「陛下,一定會成為一統天下的明君!」曹叡吩咐:「給先生拿孝服來!」宦官捧上白色的官服,曹叡一抖,蓋在了司馬懿身上。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0NSM0086

商品條碼EAN:9789863842781

ISBN:9789863842781

印刷:單色

頁數:512

裝訂:平裝

| 同類型書籍 |
錦衣夜行第六部‧卷一:驅狼鬥虎
新宋參 卷三 柱石
新宋貳 卷四 隴西行
盛唐煙雲 卷三 破陣子
一代軍師(卷二)鳳儀傳奇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