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會員中心 購物車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興亡的世界史 漫畫世界歷史 英文寫作 中小學生必讀 跳舞的熊 波克夏大學 注定一戰?
TOP
首頁> 人文社科館>人文科普>社會史地> 殖民之後?:臺灣困境、「中國」霸權與全球化

殖民之後?:臺灣困境、「中國」霸權與全球化

After Colonialism?: Taiwan's Predicament,

出版品牌:衛城出版

作者:阿里夫‧德里克 Arif Dirlik

譯者:馮奕達

ISBN:9789869604840

出版日期:2018-05-23

定價:NT$  360

優惠價:NT$324

內容簡介 |

兼治中國近現代史、後殖民研究、全球化理論

當代重要學者阿里夫.德里克(Arif Dirlik)第一本在臺出版著作

 

    土耳其裔美國學者阿里夫.德里克,二○一六年五月應成大臺文系之邀,來臺發表系列講座。本書主要內容,即為相關的五篇講稿,以及一篇深入專訪,從中不僅可見德里克快人快語的一面,也能看到他學思歷程的幾番轉折:從六○學運狂飆年代的親身參與者,到七○、八○年代的中國共產革命研究者,九○年代轉而投入後殖民與全球化理論,然後據此進一步分析解釋「後革命」時代的中國。

    事實上這位國際知名學者與臺灣頗有淵源,一九六九年曾來臺學習中文,九○年代又多次造訪。但臺灣卻從未出版過他的著作,本書《殖民之後?》是第一本,大致涵蓋了他學術生涯後半場的核心關懷。

    面對一個後殖民與全球化的世界,他思索並追問,殖民真的結束了嗎?全球化終將使世界融為一體?德里克的答案並不樂觀。帝國殖民體制雖然崩潰,隨後的國族建構浪潮,卻往往使用殖民手段壓迫少數、消滅差異。而全球化時代的到來,不但沒有消融隔閡,反倒強化了民族國家之間的競爭與自我意識;況且當資本主義全球化,造就資本可到處流動的跨國企業,深刻影響人們的日常生活,這何嘗不是一種殖民形式?

 

    我們以為殖民已是歷史,但德里克殷殷提醒,殖民處境仍無所不在,在全球化的今日,更徹底的殖民正在發生。

 

    告別革命重返世界貿易體系的當代中國,正是受益於這樣的全球結構,並挾其經濟成就強勢發聲。德里克對此深表憂心。他指出中共以反擊歐美殖民主義和反抗西方文化霸權為由,一方面雄心勃勃展開「中華」民族復興大業,視解決臺灣問題為終結舊殖民體制的遺害(但對於臺灣來說卻是再添一筆殖民歷史);另一方面動輒強調中國文化特殊性,來合理化自身的威權統治。他疾呼知識分子此時更要勇於批判與分辨,不該輕易接受以文化差異為託辭的主張。

    德里克已在二○一七年十二月一日過世,因此本書也是他的最後遺作,一份給臺灣的臨別贈言。他形容臺灣是「殖民主義製造的土地」,而他對殖民主義的戮力探討,特別是殖民主義、民族主義、歷史認同之間糾葛的關係,今時今日尤其值得我們省思。

 

◎本書不僅為當代重要學者德里克(Arif Dirlik)的遺作,也是他在臺出版的第一本著作。

土耳其裔的美國學者德里克,在學術生涯早期就憑藉對中國共產革命史、中國馬克思主義及無政府主義的研究,在歷史學界奠定重要地位。一九九○年代之後,他的學術關懷擴展至後殖民、全球化與新自由主義。因此,德里克的影響力可說是橫跨人文社科學界。他的高知名度,以及他對當代中國的關注,使中國、香港、臺灣都曾多次邀請他來講學,中國、香港也已出版他的多部著作,但臺灣在這方面尚付之闕如,因而本書的出版可視為是正式向臺灣一般讀者引介這位甫於二○一七年底過世的學者之學說。

 

◎儘管本書是德里克在臺講座的講稿集結,並非專書,但由於在內容上有特別針對臺灣聽眾而設計的部分,反而比較適合做為引導臺灣一般讀者認識德里克學說的可親媒介。

書中集結的講稿,是他二○一六年五月應成大臺文系之邀,來臺進行數場公開講座的演說內容。德里克是一位有強烈現實關懷的學者,經常對當代中國民主化的問題發表意見、進行批判(可參考:http://www.inmediahk.net/arif-dirlik,這是他為紀念六四事件二十五週年而寫)。他的在臺演講內容,當然也觸及當前臺灣面對中共政權威迫利誘的困境,但絕不僅止於指出現象,而是從歷史脈絡和社科理論深入頗析中國崛起與全球化的關係,以及殖民遺緒對後殖民時代中、港、臺三地國族意識和歷史認同的種種影響。

 

◎德里克擅長由宏大的理論來觀照區域性的現象,他在講座中也是透過這樣的方式切入臺灣問題,可讓臺灣讀者擁有一個宏觀的視野,來檢視自身的處境。

 

◎本書最後還收錄了成大臺文系楊芳枝教授對德里克所做的長篇訪談。訪談中,德里克娓娓道來自己由一個理工科學生轉入歷史學領域的心路歷程、他的研究關懷及轉折,也快人快語指出他對當前西方學界向中共勢力低頭的憤怒與不屑,毫不保留地展現真性情,德里克其人其事彷彿躍然紙上。

作者簡介 |

阿里夫德里克(Arif Dirlik,1940—2017

當代著名學者。一九四○年出生於土耳其,一九七三年在美國羅徹斯特大學獲歷史學博士學位,一九六九年在美攻讀歷史學博士期間曾來臺學習一年中文,後又於九○年代又多次造訪臺灣。他在美國杜克大學歷史系任教近三十年,二○○一年轉至奧勒岡大學,二○○六年退休後曾受邀到香港中文大學擔任歷史與文化系客座教授。德里克早期致力於中國近現代史、尤其是中國共產革命史的研究,其博士論文《革命與歷史: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學的起源,一九一九─一九三七》(Revolution and History: Origins of Marxist Historiography in China, 1919-1937)一鳴驚人,奠定他在學界的重要地位。接下來他繼續以《中國共產主義的起源》(The Origins of Chinese Communism)、《中國革命中的無政府主義》(Anarchism in the Chinese Revolution)等著作,描繪中國共產革命的思想史圖景。一九九○年代之後,他的學術興趣轉向後殖民研究與全球化理論,寫成《革命之後》(After the Revolution)、《後殖民氛圍》(The Postcolonial Aura)、《全球現代性》(Global Modernit)等一系列論戰著作,但同時也持續關注、批判在全球資本主義體系中晉升贏家的當代中國。德里克已於二○一七年底過世。

譯者簡介 |

馮奕達

政治大學歷史學系世界史組碩士。專職譯者。譯有《消失在索穆河的士兵》、《世界帝國二千年》、《旅人眼中的亞洲千年史》、《大人的地圖學》、《全球史的再思考》、《帝國與料理》等書,以及若干談二戰戰後殖民地戰犯與日本去帝國化的論文。

目錄 |

導論一 理論迷宮裡的笑聲:阿里夫.德里克與他的(後)革命時代/林易澄(臺灣大學歷史學博士)

導論二 挑戰文化霸權, 挑戰「中國」: 堅持啟蒙精神的德里克/楊芳枝(成功大學臺文系教授)

 

第一章 全球現代性與殖民

第二章 臺灣:殖民主義造就的土地

第三章 生於翻譯:「China」之於「中國」的製造

第四章 文化特洛伊木馬:孔子學院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霸權追尋

第五章 全球現代性的文化與政治困境
第六章 德里克訪談錄/成功大學臺文系教授楊芳枝專訪

more
書摘 |

摘自第二章,〈臺灣:殖民主義製造的土地〉

 

   下面我要討論的內容,是由兩個反思而起,其一與我個人有關,其二可以說與理論有關。個人部分是指我過去四十五年來有過的臺灣經驗。我第一次來臺灣,是在一九六九年時以研究生的身分來學中文──情況不得不然,畢竟對美國學生來說,當時「真正的」中國是去不了的。後來隔了很長一段時間,一九九〇年起我又多次短期造訪臺灣。

 

  在這段間隔期,臺灣歷經許多重大變遷,可是很奇怪,有個非常關鍵的改變我竟一直沒有意識到,直到兩年前一次來臺,某天早上我看著中研院院區的往來人群,才突然發現臺灣民眾(the people)的變化如斯巨大。對於這座島嶼共和國的人民而言,消失在對岸大陸強權的經濟、文化、可能還有政治勢力範圍內,是生活中時時存在的威脅,他們不免憂心忡忡,儘管如此,他們的行為舉止,以及在面對自己是誰、自己為何在這裡等問題的舉止和應對上,卻顯得一派泰然──不妨就用人類學家沙學漢(David Schak)在文章中的描述,稱之為一種溫暖的「公民心」(civility)吧。正是他們的安然自適使我恍然大悟,原來隨著我在一九九○年以後的幾次造訪,這已不知不覺間累積成為我對絕大多數臺灣民眾的看法。跟我二十年前在臺灣待了一年所得到的印象截然不同,當時,像我們這種外國人最有可能碰到的當地人,仍想像自己僅是這座島嶼的過客,很快就會回到他們在大陸上「真正的」家。這種想望也讓他們與家就在這座島上的大多數人始終有隔閡,而後者跟這些來自大陸的征服者在文化上也有明顯的差異。這座島似乎因為缺乏某種安定感而失重,島上的文化彼此格格不入。

 

  要探究臺灣如何從一種狀態過渡到另一種狀態,最好的方法是透過臺灣人的自我形象──在那段間隔期,臺灣人起而對抗大陸征服者,改變了這座島嶼的歷史走向,推著它朝與征服者想像中大相逕庭的方向發展,而且至今還在持續對抗。今天,「臺灣人」指的不僅是一九四五年以前就住在島上的居民,而是所有住在臺灣的人──這種變化本身就是實體本土對抽象國族所取得的勝利。這倒不是說壁壘分明與焦慮之情已經消失於島上的政局。不過,一九四五年後從大陸來臺的人所經歷的臺灣化過程(Taiwanization),使過去用來區分臺灣人與大陸人的標準大為喪失了有效性。區分的標準如今需要重新界定,這多半關係到對大陸的認同,而不是出生地或籍貫。這段轉變過程的文化與歷史結構普遍在民眾身上留下了印記。我們需要更深入理解的正是這個內在結構,而非僅是其外在形式,以反駁「臺灣是個『華人』社會,理所當然屬於『中國』」這種盛行假設,此一假設向來為審度權勢的國際協議所認可。對島上相當比例的居民而言,本土顯然不只是本土,更是自身國族主張的基礎,這對國際對於「中國」(China)與「中國性」(Chineseness)的理解有深刻的影響。浮現的本土意識開始影響島上的文化,即使對那些因為某種理由仍對大陸懷抱夢想的人來說也是如此。

 

  至於我談這個議題的理論動機則複雜得多。其中涉及殖民主義與歷史認同形成之間的關係,這種關係迄今尚未得到相應的重視。這種說法聽起來可能有點奇怪,畢竟殖民主義與認同之間的關係一向是許多後殖民研究的重心所在。但這類學術研究卻過度執迷於歐洲/美國殖民主義,局限了研究的歷史與理論範圍,使調查重點一方面集中在殖民過程對殖民者的影響,另一方面則專注於殖民地被支配者如何將殖民者的文化挪為己用,做為抵抗的策略,讓殖民者的期望落空。側重這些方向的做法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後殖民批評的反霸權目標,就是要反擊歐美殖民主義的假設,這些假設影響了近代的知識結構,其中也包括被殖民者的知識。但在這種論述過程中,卻看不到殖民者以哪些方式實際上轉變了被殖民者,讓他們走向新的歷史方向,即便他們走的方向並不符合殖民者原先的期待。針對歐洲中心主義進行文化和認識論批判的後殖民理論,其靈感與批評用語,正是大量取之於理論批判對象的知識形態。對抗殖民主義是認同形成的強大來源,但首先我們必須承認,這是以殖民狀態為整件事不可或缺之一環做為前提的。 這正是「揉雜性」(hybridity)這個概念的重要特色,深受後殖民研究看重。

 

  「殖民主義是歷史認同的來源之一」這種看法在國族歷史書寫中不受歡迎。殖民篇章就像國族歷史中失落的黑盒子,其影響最好在恢復國族完整性與歸屬感的過程中抹除(當然,這對類似美國與加拿大的移墾殖民主義[settler colonialism]來說並不適用)。先前受過殖民統治之社會(或是被宰制之社會,如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例子),在進行國族歷史書寫時,會試圖為有矛盾過往的國族建立一個歷史基礎,殖民篇章看起來就像在國族認同的演進上走岔了路,而非國族形成的成分。殖民時期帶來的文化效應就算沒有於法不容,卻被認定是有害的,需要將之抹除,好讓國族意識能夠扎根。

 

  若說這類想法主宰了中國國族歷史書寫中對香港與臺灣的看法,今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尤其熱衷此道,我想這是很公允的說法。當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決定將英國對港統治結束描寫為「回歸」,言下之意即「回家」,就是在暗示香港這一百五十年是身不由己的流放,如今終於靠著加入祖國,重回正確的歷史道路。同一套去歷史化思維也是中國對臺看法的特色:經歷了一世紀的分離──先是受日本殖民體制統治,接著又成了國民黨叛亂的據點──該是臺灣重回祖國的時候了。諷刺的是,國民黨長期堅持「一個中國」的看法,到今天似乎還是這樣。我再補充一點,許多外國人也認為「一個中國」理所當然,其中有不少就是「中國」的學生。(下略)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0LBB0024

商品條碼EAN:9789869604840

ISBN:9789869604840

印刷:單色

頁數:232

裝訂:平裝

| 同類型書籍 |
現代日本的形成:空間與時間穿越的旅程
看見南亞: 從孟加拉、印度,到巴基斯坦,台灣人在亞洲次大陸的發現之旅
照護的邏輯:比賦予病患選擇更重要的事
北港朝天宮迎媽祖
與習近平聊聊台灣和中國(平裝)

加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