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會員中心 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手斧男孩 沙丘 power english 感情百物 網球之王 內在原力 一群喵 冥想正念 這世界很煩
TOP
首頁> 人文社科館>人文科普>社會史地> 中國金融史3000年[上]:從西周封建經濟到唐朝盛世真相

中國金融史3000年[上]:從西周封建經濟到唐朝盛世真相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作者:陳雨露、楊棟

ISBN:9789863840572

出版日期:2015-04-29

定價:NT$  420

優惠價:NT$378

內容簡介 |

 

經濟學家才能發掘的歷史真相

從「錢」的角度解讀中國歷史,

看「金融制度」如何影響國力,催發歷代興亡與迭替。

無論是盛世或亂世,都有金錢的力量在背後驅動!

顛覆傳統政治史觀,從「經濟社會」角度,改變你曾經以為熟悉的歷史。

 

看帝王如何在皇族、官僚、平民間平衡勢力,並支配國家經濟大權?

金融制度如何推動中國歷史,盛世、亂世如何循環?

 

本書是暢銷書《世界金融史3000年》的姊妹作,從金融與經濟切入,深入解讀中國三千年歷史。除了正史、文學作品,作者還從青銅鼎銘文、各朝代貨幣、竹簡等出土文物,甚至從審判卷宗找出史料,你將發現歷史教科書沒告訴你的真相:

 

貨幣改革是為了快速撈錢!朝廷打仗養兵要錢、皇帝揮霍要錢,為什麼歷代皇帝籌錢的第一選擇就是改革貨幣?

該鼓勵商業還是抑制商業?商鞅認為商人很難管理,因此打壓商人地位並課重稅,造成物價上漲六十倍,民怨嚴重;武則天選擇廢除商稅,導致民間創意大爆發,連挑糞都能致富。

‧貿易戰爭其實是政治手段!管仲利用貿易戰爭收拾六國,助齊桓公稱霸;隋煬帝運用國際貿易,分化西域二十一國,使其無力犯亂。

‧漢朝文景之治,是拜呂后所賜!呂后做到了真正的耕者有其田,當時貧富差距僅25:1(2011年台灣96:1);勞動生產力世界第一。

‧曹操的屯田令,是蜀漢敗於曹魏的關鍵因素!曹操蒙受千古罵名,其實他治理有方,分給每個流民100畝土地,北方由大亂變成大治、經濟繁榮;而劉備與諸葛亮卻用兩次貨幣改革,搞垮蜀漢經濟。

‧唐朝貞觀盛世,其實是李世民欺騙史家的謊言!當時黃河水災連年不斷、民戶數僅剩300萬戶,遠低於隋煬帝800萬戶、武則天600多萬戶。

 

無論是「文景之治」、「開元盛世」的海晏河清,還是「五胡亂華」、「五代十國」的渾濁亂世,都有金錢的力量在背後驅動。

在「皇權—封建官僚—小農」框架下分割社會財富,所謂盛世,不過是以國家政策提出保障,給大部分人一個公平賺錢的機會,而皇權和小農最後無論如何變招,都會被霸氣外露的封建官僚逼入絕境。財富不是罪惡,窮人無法致富才是罪惡,這才是強國富民的終極密碼。

 

【中國金融史3000年】全系列共三本

中國金融史3000年[上]:從西周封建經濟到唐朝盛世真相

中國金融史3000年[中]:從史上最富有的兩宋到全球霸主大明帝國

 

[推薦]

南方朔(作家)

沈中華(台大財金系教授)

劉瑞華(清大經濟系系主任)

 

[本書特色]

1.本書是誠品暢銷榜、金石堂強推選書《世界金融史3000年》姊妹作。

  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副總裁朱民、法國前總理Michel Rocard 連袂推薦

2.史料來源廣泛而全面:作者從正史、文學作品乃至青銅鼎銘文、各朝代貨幣、竹簡等出土文物,甚至從審判卷宗找出史料,帶領讀者發現歷史教科書沒說的真相。

3.寫作條理分明而生動:全書以時間為綱,以朝代、人物、事件為目,以金融實務為核心,用生動詼諧的語言,分析歷朝歷代的盛衰密碼。

4.作者見解獨特而深刻:以獨創的金融角度,剖析金融的演變與政治更迭的關係,有助於理解當代經濟課題。

 

作者簡介 |

陳雨露

現任中國人民大學校長,財政金融學院二級教授,美國艾森豪基金高級訪問學者、哥倫比亞大學傅爾布萊特高級訪問學者。中共北京市第十一屆委員會委員。兼任全國青聯副主席、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專家委員、中國國際金融學會副會長,中國金融學會副秘書長、常務理事。榮獲中國首屆教育部全國高校青年教師獎、全國優秀博士學位論文指導教師獎;人事部「新世紀百千萬人才工程」國家級人選。

主要研究領域為開放經濟下的宏觀金融理論與政策,代表著作包括:《世界金融史3000年》(野人文化出版)、《金錢統治》、《人民幣時代》、《中國金融大趨勢》等。學術成果曾獲中國普通高等學校優秀教學成果一等獎(合作)和二等獎、教育部高等學校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優秀成果二等獎、北京市哲學社會科學優秀科研成果一等獎、安子介國際易優秀著作獎等多項國家級、省部級獎項。

 

楊棟

中國人民大學金融博士、管理學博士後研究。中國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獲得者,中國青年發展研究基金獲得者。副研究員,有多年金融從業經驗。

 

書摘 |

作者序

從金錢流向看懂中國歷代興衰史

毋庸置疑,當代學術圈研究的金融學,其實是根源於西方經濟學。西方經濟學的特徵是「科學化」,西方經濟學者希望透過計量工具檢驗經濟資料之間的因果關係,進而推導出一種放諸四海皆準的「科學理論」。當金融界醉心於那些繁雜的金融工程理論時,不知可曾想過,金融學的「科學化」可能會把世界引入一條歧途。畢竟,最先進的人工智慧都還不能模仿最簡單的人類感情,數學模型又怎麼可能閱盡人世繁華?果然,二○○八年的全球金融海嘯中,華爾街金融巨鱷們把貪心隱藏在貌似繁複的金融模型之中,自己賺到盆滿缽滿,卻把風險搭售給全世界的投資者。

凱因斯經濟學(Keynesian economics之所以能流行至今,是因為一九二九年的大危機中,美國政府想花錢刺激經濟、全世界的政府都想對經濟運行有發言權;新古典經濟學(Neoclassical economics等一系列宣導自由主義的經濟學流派,之所以在上世紀末成為主流經濟學,是因為美國政府必須為「新經濟」中的資訊產業,重新打造一個自由競爭的環境,而各國要模仿這種產業,也就必然要創造相同的經濟環境。

說到底,所謂經濟學流派,其觀點一旦落地必定是一國政府信奉的經濟政策,而不是那些字面上的經濟學論文。是美國政客在《美國經濟評論》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中為自己尋找論據,而不是《美國經濟評論》可以左右經濟政策。

很遺憾,西方文明引領世界至今不足到三百年時間,他們的祖先沒有機會反復驗證這些經濟理論。但煌煌華夏數千年往事,有過輝煌的「文景之治」、「開元盛世」,也有過「五胡亂華」、「五代十國」的紛紛亂世,塵封的故紙堆早就把「凱因斯主義」、「貨幣主義」詮釋得淋漓盡致。在這些不可重複的社會試驗中,古人為我們留下了寶貴的金融學文庫,也詮釋了所有經濟學流派的政策建議:《史記》[1]看懂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天下熙熙,皆為利來」[2],《鹽鐵論》[3]通篇都在呐喊「除穢鋤豪,然後百姓均平」[4],《錢神論》[5]則戲謔貨幣為「親之如兄,字曰『孔方』。」……

無論多麼複雜的金融學理論,都應該能以先賢這種平實的語言說明,畢竟金融傳達的是普通人的一顰一笑。出於這種考慮,我們在二○○七年開始試圖將這種想法付諸於實踐,試圖從歷史的視角追尋金融的本質,並形成了《世界金融史3000年》、《中國金融史3000年》兩部書稿。

書稿從最初構思至今,已逾七年有餘,期間我雖然經歷數次工作變動,即使最忙的時候也不曾中斷書稿寫作。然則人事牽纏,直至今日本書上冊方與讀者見面。期間,我和楊棟博士[6]都經歷了無數不眠之夜,討論時間也集中於午夜的電話,搜集史料、考證史實、凝練語言,其中苦寒不足為外人道也。儘管書稿寫作經常要熬到午夜兩三點,周公、漢文帝、曹操、晉武帝、唐玄宗……一干歷史人物卻都先後走入過我的夢境,得緣神交古人也算是我最大的收穫之一吧。

 

與後世豐富多彩的金融貨幣現象相比,西周的金融表現形式確實非常簡單,但卻最適宜詮釋金融的本質:誠信。到了東周,諸侯各據一方,無論弱國多麼不情願,強國貨幣一定會流進你的地盤,春秋貨幣主要有布幣、刀幣等體系。

貝殼貨幣無約束力,王室分配土地求諸侯效忠        

沒有任何制約力的西周,「王德」是封建統治者最後的底線,這種「王德」對天命的畏懼延續了周王朝近千年的生命,此後,無論春秋五霸如何強盛,都只能挾天子以令諸侯,再強的諸侯都必須獲得王室認可。

在歷史的長鏡頭中,金錢永遠可以代表利益,所謂「民心」不過是給大部分人一個公平賺錢的機會,這才是社會最大的道德;在絢麗多姿的歷史長卷中,金錢又永遠不可能成為主角,它只是財富的符號,對與錯,只在用錢的人。

好了,從西周說起吧。

西周是一個混沌世界,不要說金銀,就是青銅產量也不大。沒有金銀的世界,什麼才是錢呢?

《詩經》[7]有云:「既見君子,錫我百朋」(錫通賜),其中的「朋」指貝殼,與很多國家和民族一樣。●貝殼是中國的第一代貨幣,後來,用青銅鑄成的貝殼也被用作貨幣。●對統治者來說,貝殼遠遠擔負不起駕馭天下的責任,那麼,西周的王朝要以什麼方式統治國家呢?

大部分人對西周的瞭解來自《封神榜》[8],也就是武王伐紂。實際上,周武王姬發統治的時間很短(既克商,兩年,王崩)[9],姬發根本來不及建立統治國家的組織架構。姬發死後,其弟姬旦,也就是周公即位(篡位)。這位孔子常常夢裡神交的先賢,才是西周制度真正的奠基者,從周公開始,解決了如何統治天下的問題。

姬旦選擇了當時最有效、最簡單的統治方式——封建:為確保對國家的統治,姬旦共封七十一國,其中,姬姓五十三國,封國在地方替代周王管理屬國。

封建、封建,封而建之。●周王給下屬或者子弟封地,讓這些人永遠效忠王室。在沒錢的時代,這也是一種交易,我們姑且將之稱為「恩惠換忠誠」。●

封建制度下,無數實力相近的封臣,任何一個都沒有動力背叛周王,更無法對抗整個部族。這種情形頗類似於經濟學中的完全競爭(Perfect Competition假設:無數同質的生產者(邦國太小,而且很多)、在一個資訊充足的市場(封建君主都是親戚,知根知柢)上出售同一種產品(提供簡單的軍事和經濟支援),於是,價格可以在一段短暫時間內達到均衡(穩定的統治)。

這種恩惠能換來對君王的忠誠嗎?答案是不能。

用現代經濟學的觀點解釋,王室對封臣的恩惠存在「邊際效用遞減法則」(The law of diminishing marginal utility:王室封賞愈多,封臣對忠於王室就愈來愈不感興趣。

 

恩惠換不到忠誠,王德可以嗎?

●西周王室真正控制封臣的是周公締造的精神統治,即「王德」——這才是整個西周封建統治的根基。●武王伐紂,在很大程度上靠的就是自己的「王德」和商紂「無德」。一有一無,才使得「牧野之戰」殷商軍隊倒戈相向。

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人不會被統治,一個沒有統治者的世界才真的可怕。重要的是,做為統治者的「王」,有著什麼樣的「德」。

西周初年出土的青銅器銘文中,清楚地告訴了我們周武王、周公信奉的「王德」:敬天、保民。

在這裡,「王」只是一個普通的凡人,「王」之上還有「天」,所有凡人都必須敬畏。天命面前,統治者必須修明德行,如果失德,即使已有天命,亦會被上天所拋棄。這是亙古不變的真理:此前、此中、此後,無論多麼輝煌的文化、多麼驍勇的鐵騎,一旦統治者失德者,帝國最終都將淪喪。

王之貴,貴在有尊嚴、責任、勇氣和自律,歷代周王農耕稼穡必須親力親為;戰場上一馬當先的也不是命運悲慘的奴隸,而是頭頂桂冠的「王」,數代周王都在與異族犬戎的征戰中喋血沙場。

王者必須去競爭,不爭何以為王?

競爭又必須有風度,寧可承擔養虎為患的後果,也不能失去品行。與後世「斬草要除根」的理念不一致,周武王滅商之後,桀紂的兒子武庚,被封在商朝國都朝歌為王,國號「」。武王滅商與後來的秦滅六國,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邏輯:秦滅六國,殺盡王子王孫;牧野之戰,紂王眼見兵敗,身著白玉衣,走向了鹿臺[10]自焚。事實上,殷商軍事、經濟實力還都存在,紂王自盡,只是以一種體面的方式承認了自己的失敗。

 

「王德」至上,再強的諸侯都必須獲得王室認可

封建王朝每個皇帝都可以自標有「王德」,但是,我堅信只有西周統治者才真正相信天命悠悠!因為,在那個剛剛逃離蒙昧的年代,所有人都堅信自己的命運被上天掌握,王朝的命運同樣如此。

權力沒有任何制約力的西周,「王德」是封建統治者最後的底線,這種「王德」對天命的畏懼延續了周王朝近千年的生命,此後,無論春秋五霸如何強盛,都只能挾天子以令諸侯,再強的諸侯都必須獲得王室認可。這一點,頗類似於西歐或者日本王位千年一系,絕不能是「皇帝輪流做,明年到我家」的強盜邏輯。

很遺憾,「王德」對人的約束不能用經濟學理論解釋,這一點頗類似於今天的「行為經濟學」(Behavioral Economics——明明知道捐贈對自己不利,還是有人心繫天下。「王德」為一個社會提供了最基本的生存保證,如果每一個人都從心底信服「王德」,就不會有人想打破這個規則,每一個人的生存也就有了最後底線。

凡是試圖打破這個底線的舉動,都是全社會不允許的。

周公之後,西周終於到達「成康之治」的巔峰,四十餘年沒有案件可審理,人們生活在一片和睦之中(民和睦,頌聲興……刑錯四十餘年不用)[11]

《詩經•周頌•清廟之什•執競》中也提到:「丕顯成康,上帝是皇;自彼成康,奄有四方。」

 

[摘文2]

王德只能安內,卻無法攘外

在異族入侵壓力威逼下,西周王室被迫培育了強勢諸侯,一旦諸侯之間力量失去平衡,「王德」便失去了自身的魅力。西周王室失去了財富、失去了王德,也很快會失去江山

西周王朝滅亡之後的兩千多年裡,人們不斷思索:誠如孔子所言,西周是一個政治清明、道德高尚、制度合理的王朝,這個朝代甚至連錢都沒有,為何這樣的王朝也會在歷史長河中湮滅?

答案是外敵。

如果沒有外敵,那麼西周王室很有可能成為千年一系的中華帝王,中華民族的歷史可能完全改寫。遺憾的是,歷史不容假設,周王朝的西部有一個強大的異族——犬戎,這個民族的存在使得西周依靠「王德」維持統治的願望注定要落空。

西周與犬戎的邊界在今日「常武─彬縣」一線,距離西周王畿鎬京[12]只有一百二十公里,而西周王室軍事主力東八師(成周八師)卻駐紮在東都雒邑[13],用來防止商人反叛。更可怕的是,犬戎一次能派出至少數百輛戰車與周人作戰,文明水準、經濟實力與西周根本不相上下。

瞭解西周滅亡的原因絕非易事,因為西周大部分原始史料來自於出土青銅器的銘文,青銅器的作用是用來祭祀祖先,讓古人在祭祀的時候刻上自己的糗事,可能性很小。至於《史記》甚至更晚的一些二手資料,只要稍加分析就知道太不可靠。

《史記》首先將西周滅亡歸咎於周厲王。在《史記》的描述中,周厲王是一個貪婪的人,他驕奢淫逸,還不准別人說他壞話。人們在路上都不敢說話,只能互相對視以表達自己對周厲王的不滿(國人莫敢言,道路以目……防民之口,勝於防川)[14]

真的是這樣嗎?

 

為了強化邊防,壞了穩固的封建基礎

成康之治後,依次有昭、穆、共、懿、孝、夷、厲七代周王,西周衰敗從昭王開始。成康之治,周朝還對犬戎處於攻勢,但到周昭王就完全不同了,周昭王本人死於征伐犬戎的路途上,王畿鎬京的主力軍隊西六師也喪失殆盡;周穆王時期,犬戎已經從被動防守轉為主動進攻。

一旦西周對犬戎從攻勢改為守勢,王室也就難以維持在諸侯中的權威。

為防止犬戎西犯,周穆王開始不斷違背原則,加強對西部諸侯的封賞。「恩惠換忠誠」本來就沒有固定標準,賜予西部諸侯的土地又只能從王室渭河流域土地分割,賞賜的土地愈多,後續賞賜的可能性就愈小、王室自身經濟基礎也就愈差。從青銅銘文來看,周穆王取悅西部諸侯的行為已經超乎西周初年:冊封之禮,祭祀所用牛羊大約是西周初年的十至十五倍;西部諸侯的王妃也遠遠超出禮制上應有的數量。

我們同樣無法透過青銅銘文評估,王室這種行為造成了多少惡果,不過我們可以進行一些比較。周公或成康時代,王室的賞賜都是成片的土地,這時賞賜被稱為「土」;到了周穆王時期,青銅銘文中只記載王室賞賜小片土地,被稱為「田」。現存出土文物中有一件「大克鼎」,大克鼎記載了厲王前期[15]的一次賞賜,賞賜給諸侯七塊「田」[16],而且都在邊緣地帶。

實際情況可能是,周穆王時代王室實力早就一蹶不振,王室已經拿不出像樣的封土了,周穆王只能提高對西部諸侯的特殊禮遇。在重禮的西周,這既是對其他封臣不公平,也是自己敗壞王德。

於是《詩經˙小雅》記錄下另一個惡果:既然王室帶頭打破規矩,其他人還有什麼不能做呢?君臣無義(亂之又生,君子信讒)、父子不親(天之生我,我辰安在)、夫妻無情(將安將樂,棄予如遺)、兄弟無序(終鮮兄弟,維予與女)、朋友無信(朋友已偈,不婿以黏)……

父子、夫妻、兄弟、朋友,都是人生最應該珍視的情誼,一個人如果連自己的兄弟、朋友,甚至父母、夫妻都不放在眼裡,這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如果每個人都如此,這又是一個什麼樣的社會。

如果一個社會,人們只相信金錢,如何指望君王、諸侯甚至普通人能「明德」、能「保民」?

在異族入侵壓力威逼下,西周王室被迫培育了強勢諸侯,一旦諸侯之間力量失去平衡,「王德」便失去了自身的魅力。

西周王室失去了財富、失去了王德,也很快會失去江山。

 

[摘文3]

窮困的王室,靠「專利」向諸侯徵稅

周厲王推行「專利」,就是任用榮夷公從封王手裡收繳山川林澤,或者占用山川林澤的封王必須定期向王室納稅。「專利」不過是周厲王為挽救日益衰亡的王室,而在諸侯的碗中分一杯羹,如果王室真的建立了一個強有力的王權,最後被趕出京畿的就不是周厲王了。

 

 

司馬遷大罵周厲王,原因在於周厲王推行了「專利」制度。其實,西周銘文與後世典籍始終都沒說清楚,究竟周厲王的「專利」是個什麼東西,只是說他「專山林川澤之利」。周厲王很可能把諸侯的「山林川澤」收歸國有(自己所有),凡是在山上砍柴的、打獵的都要向王室繳納稅收。看起來,周厲王斂財是確定無疑的,所以,司馬遷認為此人是一個暴君。

其實,不是周厲王貪婪,實在是王室太窮了。

周厲王前期,封臣勢力已經超越了王室,多次有封臣擊潰犬戎的紀錄,而王室軍事主力成周八師卻在戰場上屢屢潰敗。現存西周文物中著名的「多友鼎」,反復提到一位叫「武公」的諸侯力挽狂瀾,派出自己的戰車解救被圍困的王師。

周厲王的命令只能下達給武公,武公再指揮部將作戰;勝利後,周厲王的賞賜也只能給武公。也就是說,周厲王自己不可能指揮軍隊擊潰犬戎。

「萬乘之國,弒其君者,必千乘之家!」[17]

所以,周厲王要推行專利。在大罵周厲王之前,讓我們先看看專利究竟盤剝[18]了誰、究竟是誰在山林川澤裡砍柴、打獵。

按《禮記•王制》[19]記載,西周山川林澤本來是公共土地,任何人都可以在其中砍柴、打獵;後來,隨著封王勢力增強,他們封死了普通人進山的道路,把山川林澤視為自己的禁臠。●所謂周厲王推行「專利」,就是任用榮夷公從封王手裡收繳山川林澤,或者占用山川林澤的封王必須定期向王室納稅。●「專利」不過是周厲王為挽救日益衰亡的王室,而在諸侯的碗中分一杯羹,如果王室真的建立了一個強有力的王權,最後被趕出京畿的就不是周厲王了。

 

「妖女禍國」可能是史學家的障眼法?

司馬遷提到的第二個西周亡國之君是周幽王,附帶給周幽王編排了一個「烽火戲諸侯」的罪名。

《史記》記載了這樣一個故事:周幽王經常無故點燃烽火,諸侯聞訊而來的時候,卻沒有發現王朝面臨軍事威脅;原來,周幽王有一個妃子叫作褒姒,每當褒姒見到城下疲於奔命的諸侯,就會笑得很開心;後來,犬戎真的對周朝發動進攻,周幽王點燃烽火的時候,再也沒有諸侯趕來勤王[20]

現在,我們分析一下「烽火戲諸侯」故事(大概由於破綻太多,以致正史將此故事列為傳說)。

《史記》之前《國語》[21]和《呂氏春秋》[22]對褒姒的故事都有記載,最初的原型則是《詩經》裡的幾句無關緊要的詩詞。

《國語》的版本最不可信:褒姒是邪神轉世,與紂王的妲己一樣,她來到世間就是為了懲罰西周王朝失德,她在人間的幫手叫做「虢石父」,兩人狼狽為奸敗壞西周政務。至於《呂氏春秋》情節與《國語》類似,只是故事更為簡單,而且提到一句:周幽王為了取悅褒姒,經常親自為她擊鼓(幽王欲褒姒之笑也,因數擊鼓)。

太史公司馬遷很厲害,硬是把《呂氏春秋》裡的「擊鼓」改為「烽火」。

這樣做,不是太史公粗心,而是古代史學家們必須為西周找到一個滅亡的理由。否則,西周又怎麼可能成為頂禮膜拜的典範?

只有展示出「妖女禍國」這樣一個古老的傳說,西周王朝在歷史上的聲望與其恥辱的結局才能調和,史學家才能繼續把西周供奉在神壇之上。●周幽王不是滅亡西周的終極殺手,一個綿延數百年的王朝,不會因為某一個人振興,更不可能因為某一個人衰敗。指責「妖女禍國」,不過是歷代史家標榜自己學說的一種障眼法。●

《竹書紀年》[23]、《國語》和西周末年青銅銘文確實提到很多女人,一群漂亮的女人,她們或依附權貴、或圍繞在諸侯周圍,也許其中有一個人就叫褒姒。對世界來說,年輕漂亮的女人也是一種稀有資源,如果這種稀有資源圍繞在封建統治者的周圍,那麼,對國家就絕非好事。她們叫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漂亮女人以年輕美貌為資本躋身統治階層,而身居高位者從她們那裡獲得了愉悅。

這種愉悅造成怎樣的後果?

放棄了祖先、放棄了「王德」、甚至放棄了天下,一旦這種風氣成為時尚,亂世之相必生(亂匪降自天,生自婦人)[24]

 

周王失去王德,諸侯眾叛親離

現在,我為大家還原這段歷史。

周幽王的王后叫做「申后」,來自西部另一個強勢諸侯——申國。按西周宗法制度,申后的兒子「宜臼」是嫡長子,也是法定的王位繼承人。《竹書紀年》還記載了一個周幽王的王妃,也許就是傳說中的褒姒,她的兒子叫做「伯服」,按宗法制度,伯服不可能成為周王。

我的判斷是,一旦宜臼成為周王,周王室就可能完全落入西部諸侯控制。周幽王不糊塗,他知道這件事的後果。

周幽王時代的銘文還記載有一個權傾天下的諸侯,這個人在周宣王時代就被冊封為「皇父」,當時被加封為「太師尹氏」,當權四十多年,能號令諸侯。周幽王五年,犬戎再度入侵西周王畿鎬京,正是這位皇父率領諸侯擊潰了犬戎。

此時,周幽王卻已經窮得叮噹響,再沒有什麼「恩惠」可換皇父的「忠誠」。

既然賞無可賞,乾脆就罰吧。

西元前七七七年,皇父被周幽王趕出王畿鎬京。之後,周幽王獲得了暫時的勝利,廢黜了來自西部諸侯國的王后,並立褒姒之子伯服為王位繼承人。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0NEV0026

商品條碼EAN:9789863840572

ISBN:9789863840572

印刷:黑白

頁數:384

裝訂:平裝

| 同類型書籍 |
邊緣印度:那些被隱藏的故事和女人
自戀病:從奧客、隨機殺人犯、怪獸病人到暴走老人
從創傷到復原:性侵與家暴倖存者的絕望與重生
殺戮世代:伊戰、美軍與現代戰爭的真實面貌
見築百講:1684-2020 高雄經典建築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