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會員中心 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興亡的世界史 蝴蝶朵朵 機器人 世界大局 2022 辣炒年糕 官網獨家 存股 呷四季
TOP
首頁> 文學館>文學小說>日本文學> 雪與珊瑚

雪與珊瑚

雪と珊瑚と

出版品牌:繆思出版

作者:梨木香步 梨木香歩

譯者:陳姿瑄

ISBN:9789866026874

出版日期:2014-10-22

定價:NT$  350

優惠價:NT$315

內容簡介 |

與食物相關的一切之中,充滿生存的幹勁。

 

珊瑚,一名年僅21歲的單親媽媽,抱著剛滿八個月不久的女兒,生活陷入困境。

 

為了脫離那個只有媽媽、而媽媽也不常回來的「家」,她還沒念完高中就毅然輟學離家獨立。而後與男友同居,懷孕,結婚,離婚,生下女兒雪。在尋找托育服務的時候,偶然間結識完全沒有托育經驗也沒有證照的藪內克拉拉,珊瑚卻決定把女兒托付給她。因為,在克拉拉的身上,在她的家裡,珊瑚感受到活力與溫暖。

珊瑚順利回到之前打工過的麵包店工作,也與另一名店員由岐成為朋友。待她很好的麵包店老闆夫婦卻決定要收掉麵包店移民紐西蘭。這個意外的消息讓珊瑚再度面臨困境。此時,先前與朋友聊天時不經意的一句建議閃現在她心裡:開一家和食物有關的店。她喜歡麵包店老闆手作的麵包,克拉拉親手製作的各式料理也往往能振奮她的心情為她打氣,更關鍵的是麵包店的一位媽媽客人:她的孩子有異位性皮膚炎,對很多食物過敏,雖然逐漸克服,但目前因為還不能吃雞蛋,以至於不能吃想吃的麵包。珊瑚打從心底想要幫助有這類困擾的人們解決飲食問題。

 

只是,她不但手頭拮据,更毫無餐飲從業經驗,她要怎麼開這樣的店?她能完成這份夢想嗎?能夠靠這家飲食店來長久維持自己和雪的生計嗎?

 

 

《家守綺譚》、《西方魔女之死》作者梨木香步,再次淋漓描繪女性自我成長、療傷的歷程,並與手作料理精神結合,淡雅綿長的筆觸,悠悠帶來生活的種種好味道。

 

「克拉拉女士做這道菜給我吃的時候,我明明之前一直忙碌不已、心情暴躁,但是吃了一口堆在白色大盤子中央的這道菜,我心裡就發出一聲驚嘆,覺得全身的細胞好像都平靜下來了。感覺好像可以再次積極面對生活。」

 

 

本書特色

梨木香步在前作中將日本傳統文化種種面向與成人的自我成長與自我療癒做了很深入的結合;在《雪與珊瑚》中,再度發揮手作與日常精神,以手作料理為連結,刻畫年輕單親母親如何從謀生困境的不安中慢慢踏實生命,找到自己的夢想與目標,並逐夢圓滿。

 

======================================

得獎推薦

 

《家守綺譚》獲獎/推薦記錄:

‧2009年中時開卷年度十大好書

‧2009年好書大家讀年度最佳少年兒童書獎

‧2005年本屋大賞 (書店店員票選) 第3位

‧2004年達文西雜誌「BOOK OF THE YEAR」

‧2004年5月達文西雜誌「絕不可錯過,白金之書」

《沼地森林》獲獎/推薦記錄:

‧2006年紫式部文學獎、Sense of Gender獎

 

 

作者簡介 |

梨木香步

日本當代重要兒童與奇幻文學作家之一。

1959年生於鹿兒島縣,曾留學英國,師事兒童文學家蓓蒂.波恩,主攻現代兒童文學。

1994年發表《西方魔女之死》獲日本兒童文學協會新人獎、小學館文學獎;已於2008年改編成電影。

1996年發表《裏庭》獲第一屆兒童文學獎第一名。

2004年發表《家守綺譚》獲2005年本屋大賞第三名;同年改編成NHK-FM廣播劇。

2005年發表《沼地森林》獲Sense of Gender獎、2006年第16回紫式部文學獎。

2010年以《渡鳥的足跡》獲第62回讀賣文學獎随筆・紀行部門獎。

此外還有散文、繪本等創作,產量多元豐富,兼跨兒童與成人領域,並被譽為「觀察事物非常上乘的作家」。

 

譯者簡介 |

陳姿瑄

國立臺灣大學日本語文學系畢業,現為專職譯者,目前正勤於耕耘輕小說及推理小說等領域。

聯絡方式:ayckimo@gmail.com

書摘 |

【摘文】

 

 

 珊瑚第一次看到那張小小的廣告單,是在散步途中不經意走進至今從未經過的住宅區街道的時候。

 提供托兒服務。

 那是一間相當常見,或者正確來說是以前常見的鋪有橫式壁板的老舊房屋,外觀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托兒所。環繞屋子的圍牆也是在建造當時隨處可見的古老水泥磚牆,在那之後時過境遷,有一段時期遭到流行嗅覺敏銳的人疏遠,現在卻散發出一種懷舊的味道。在那個到處鑿有孔洞的圍牆裝飾孔對面,深綠色植物若隱若現。從樹葉宛如縮著肩膀的模樣,可以看出草木多麼茂盛。

 珊瑚今年二十一歲。她在二十歲時結婚,一年多後離婚。孩子小雪才剛學會坐。由於必須工作,她曾向公立幼兒園提出入園申請,但似乎時期不對,每個地方都告訴她已經額滿,個人經營的托兒所也以現在無法負荷為由回絕了她。不管怎麼想,她都不覺得輪得到排在眾多嬰兒之間的小雪。她日日因看不見未來的方向而滿心焦躁不安,眼看著原本就不多的存款就要慢慢見底。

 假如只有自己一個人,想必不會不安至此吧。

 高中輟學後,到為了生產而辭職之前,她一直在同一家麵包店工作。輟學是因為家長不再支付學費。在那之後她不再依靠家長,離家過著自食其力的生活。結婚對象與她同齡,同樣沒有固定工作,在兩人一起生活的短暫期間中,也幾乎是靠珊瑚的薪水度日。

 以往珊瑚擁有某種近似自負與堅信的想法,認為無論在什麼時候,只要自己好好努力,大部分事情都能得到解決,而實際上她也確實設法解決了問題,靠自身力量走到現在。然而就在她讓小雪坐在別人送的沉重嬰兒推車上,在迎面吹來的風中散步時,當她回過神,才發現自己正低頭流淚。

 自己正在哭。她隔了一拍才注意到這件事。「哭泣」這個行為過去不曾出現在自己會採取的行動選項之中,也不曾是她採取的行動。在珊瑚至今為止的人生中,沒有什麼事情是哭了就有用的,而且碰到的都是一連串逼迫她必須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的狀況。她根本無暇耗費那種徒勞無功的能量。

 所以發現「啊,自己現在正在哭」時,她受到了一點打擊。淚水順著臉頰流下的感覺,讓她有些事不關己地想,這或許表示自己被逼得多麼緊。當她連眼淚也不擦,只顧著沉浸於感慨之中時,突然注意到前方有路人走過來,慌忙之下彎進了那條路上。

 整整齊齊寫著「提供托兒服務」的那張情報稀少的廣告單混合著隨性與大方,讓人感到似乎營造出了淡淡暖意。對不斷在死板板的「招生定額」、「規定」的擋箭牌前吃了冷冰冰的閉門羹,不知不覺間其實受到深深傷害的珊瑚來說,這行字就像是身體欠缺的營養一樣輕易闖進她的心。

 雖然還年輕,珊瑚心中還是掠過了可能潛藏在那句像是外行人寫下的「提供托兒服務」中的各種危險性;但是在考慮過所有可能性的情況下,她還是心生想看看對方是什麼人的念頭。只要覺得不適合,馬上離開就行了。她下定決心,按下門牌下方的門鈴。門牌上寫著「藪內」。

 按了一次,又準備再按一次而把手指放上門鈴時,玄關深處傳來聲響,霧面玻璃拉門敞開。

 「你好。」

 從中走出的年長女性微笑著側過頭。她覺得似乎會被問到「請問有什麼事」,於是說了聲「不好意思」卻險些哽咽,連忙壓低橫膈膜,慎重發出聲音:

 「我在外面看到廣告單。」

 「啊,這樣啊,請進。」

 女性就像是跟時常碰面的住家附近熟人交談一樣,邀珊瑚進屋。

 

 緊鄰門口的脫鞋處除了那位女性穿的拖鞋以外,沒有任何一雙鞋類。這是珊瑚第一次進入這種玄關。珊瑚所知的房屋玄關全都擠滿了鞋子。這個整潔的空間讓她有種一直等待著她一個人,隨時會坦然迎接她的感覺。

 小雪睡得很熟。她解開嬰兒車的安全帶,將手伸到小雪溫暖的兩腋下方抱起來後,馬上把右臂環到臀部下方,以左手支起小巧卻很有重量、差點往後一歪的頭,輕輕按到胸前。

 女性從裡頭拿來三個坐墊。「請進。」她說完馬上進入右邊的房間,珊瑚也進屋跟在後頭。房間裡放著一張簡單的矮桌和兩個坐墊,對面還放著一個坐墊。女性彎腰在兩個並排的坐墊的其中一個鋪上浴巾,接著回頭建議珊瑚:「要不要輕輕把寶寶放下來?」珊瑚點頭,自己的胸口連同孩子一起向前傾,緩緩將她放到浴巾上,自己也維持這個姿勢彎著腰看了好一會的狀況,覺得沒問題後就一點一點直起身,離開孩子身邊。孩子依舊熟睡著。確認過這一點後,她再次面向女性,在無預期之下跟對方交換了一個宛如共犯的微笑。對方稍微放輕聲音問:

 「請問該如何稱呼呢?」

 「我叫山野珊瑚。」

 「咦?」

 珊瑚已經習慣這種疑惑的反應了。

 「珊瑚礁的珊瑚。」

 「寫成片假名嗎?」

 「不,是漢字。」

 「哎呀,真棒的名字。」

 「聽說家母年輕時,在生下我之前,把祖母遺留下來的珊瑚髮簪拿去典當,結果就此成了流當品。所以,她才會為生下來的孩子取名為珊瑚。」

 初次見面的人對這個名字表現出興趣時,珊瑚都會開玩笑似地說起這種充滿昭和時代味道的由來,但這是事實。不過她一直以來都是笑著當成玩笑話講,這次說的時候卻沒笑。而且就連無意說出口的事情,都從珊瑚嘴裡冒了出來。

 「家母並沒有結婚就生下了我。我在這方面的不順利,似乎就是遺傳自家母。我結過婚,不過馬上就離婚了。」

 女性微笑著點頭。這讓珊瑚的心情放鬆下來。

 「這孩子叫做雪。她出生的時候,我看到窗外開始飄雪,於是取了這個名字。那時候我很開心,覺得她就像從天而降的雪一樣。聽起來或許欠缺深思,但我覺得比流當品的名字好多了。」

 「也對,不過珊瑚也很棒。我想令堂肯定是覺得就算失去珊瑚髮簪這個遺物,只要有你就好了。」

 「……是這樣嗎?」

 珊瑚稍微偏過頭,微微垂下眼簾。

 「我並不這麼認為。」

 女性似乎決定不要再深入追問。

 「我的名字是藪內克拉拉。」

 「咦?好特別的名字。」

 「因為我小時候住在外國。」

 「真好。」

 「是嗎?不過由於是少見的名字,回日本後也受過取笑喔。有人會喊『克──拉──拉──』,模仿阿爾卑斯山的少女海蒂這樣叫我。」

 「啊,感覺就是有人會這麼做。」

 「對吧?」

 珊瑚跟克拉拉同時輕笑起來。

 「然後呢?」

 「對喔。」

 珊瑚突然收起笑容。

 「我必須工作賺錢,但是有小雪在就沒辦法工作,所以正在找能托嬰的地方。」

 克拉拉默默點頭。

 「……工作地點決定了嗎?」

 「我想回以前工作的麵包店應徵看看。對方曾經跟我說,等育兒工作告一段落後可以再回去;而且比起從頭開始指導新人,已經全盤熟悉的人應該也比較好……」

 「那麼還得先問問看那家麵包店,確認是否真的能去工作才行。既然是麵包店,一早就要上工吧。時間帶大概是……」

 「麵包店老闆從早上四點就開始工作。我單身的時候是從六點開始上班,大部分六點上班的人上午就會回家,但我會工作到下午。不過現在有小雪在,我想請老闆幫我安排到九點開始上班的那一班。」

 克拉拉好像在自己心中整理珊瑚面對的狀況,緩緩點頭問:

 「小雪開始吃副食品了嗎?」

 「開始了,我也會給她吃煮到軟爛的蔬菜等等,不過大致上是喝母奶。」

 「那麼,或許要麻煩你把母奶裝進母奶用的儲存袋帶過來。我直到最近才知道有這種東西,而且聽說母奶也能冷凍儲存。雖然不知道那會是什麼樣子,不過我覺得有一試的價值。反正不行的話,換成奶粉就好了。」

 「我也聽說過,但是沒看過。不過藥局之類的地方肯定有賣,下次我會帶來。」

 珊瑚的聲音開朗了些。

 「請問是不是還需要帶其他東西過來比較好?像是更換衣物或是玩具……」

 「這方面我會想辦法。畢竟既然要做這種工作,總有一天必須備妥。」

 聽到這句話,珊瑚先是點了點頭,但表情隨即開始蒙上淡淡陰霾。

 「恕我失禮,請問這個工作是您……」

 克拉拉一臉過意不去地望向珊瑚不安的神情。

 「對,這是我第一次做這種工作,不過我從以前就很喜歡小孩。聽說最近很缺乏能托育孩子的地方,我想起以前住家附近有很多人會幫忙照顧小孩,所以起意想試試看。一想到可以讓小孩子玩積木、畫畫、唸書給孩子聽、帶孩子到公園,而這個寂寥的屋子會有小孩跑來跑去,我就覺得開心。如果是一兩個孩子,我想應該顧得來……」

 珊瑚不放心的神情仍未消失。

 「我想應該不會有什麼做不來的事。要是發生什麼光靠我無法處理的問題,我會馬上連絡醫院。」

 克拉拉安撫般地說。這次珊瑚也微笑著點頭。其實她第一印象就對克拉拉產生了信賴,不過這對她而言很少見,讓她有些半信半疑。但是她覺得,讓小雪有個除了自己之外可以信賴的大人很重要。尤其小雪沒有父親,若要跟母親以外的大人建立牢固的關係,比起跟幾十個小孩一起進入幼兒園,或許這樣反而更好。

 「哎呀。」

 聽到克拉拉的聲音,珊瑚順著她的視線望過去,發現小雪已經完全睜開了眼睛。克拉拉瞇起眼說:

 「噯,真可愛。」

 接著她的掌心微微向內彎,輕拍小雪的側腹。看著那個動作,珊瑚覺得自己的心情好像也跟著平靜了下來,然而小雪一看到克拉拉就放聲大哭。面對這陣哭聲,克拉拉不為所動。

 「好宏亮的聲音。」

 她將小雪抱起。小雪身體向後仰,哭得更大聲。克拉拉抱著小雪移動到珊瑚身旁。

 「來,是媽媽喔,不要怕。」

 一將小雪交給珊瑚,她就馬上停止哭泣。這種現實的態度讓兩個人都笑了一下。

 「開始會認人了。」

 「好像是呢,這樣沒問題嗎?」

 她一面確認尿布沒濕,一面不經意這麼一問,但克拉拉用堅毅到讓珊瑚心下一凜的聲音說:

 「不管有沒有問題,為了工作,都一定得把她交給別人照顧吧。」

 確實如她所說。

 「不過我想她很快就會習慣了──一定會的。在那之前請你盡量過來吧,這也是為了解除小雪的警戒心。」

 克拉拉似乎已經打定主意要接下托育工作了。

 「好的,我會這麼做。」

 珊瑚也下定了決心。但是她們還完全沒談到實際層面的問題。

 「然後,呃,請問價格是……」

 「這個嘛。」

 克拉拉的臉頰一紅。

 「如你所知,我也沒有這方面的執照……你拿到薪水之前的這段期間就先當成試用期,可以嗎?」

 「這樣好嗎?」

 「目前這樣就行了。等你開始賺大錢,我會向你索取一大筆費用的。」

 珊瑚笑著說,「好啊,假如真有那麼一天的話」,笑著笑著就滿心感激地放鬆了下來,淚水差點又要湧到眼眶,實在傷腦筋。另一方面,珊瑚心中依然抱有懷疑「哪有這種好事,這是不是什麼陷阱」的慎重想法,心裡也有些混亂。

 

 那一天,珊瑚跟小雪從克拉拉家回到家之後,正好在入口碰到住在同一棟公寓的助產士那美。那美也是剛回來。由於許久未見,那美就這樣進了珊瑚家,把買回來的豆大福放在矮桌上,並未多加顧慮正在照顧小雪的珊瑚,自己開始燒水泡茶。珊瑚扼要地把今天發生的事告訴她。

 「不過真沒想到我竟然會哭,真是嚇了一跳。」

 她感概地嘀咕。

 「生孩子的時候必須讓全身敞開放鬆,所以淚腺也會跟著放鬆啊。」

 那美擺出一副什麼都懂的表情點頭,拿著茶壺跟茶杯來到矮桌邊。

 「淚腺?」

 「再加上感情起伏也會變激烈吧。就像在緊急狀況下完成一項重要工作後,還在氣喘吁吁地調勻呼吸一樣。」

 「是嗎?可是已經過半年以上了啊?」

 「所以說……」

 那美本來想繼續說,又支吾起來。珊瑚查覺到她想說的是離婚那件事,但那美似乎改變了想法。

 「那麼,你已經決定把小雪托給那個人照顧了?」

 「對,而且對方也是好人。」

 「小雪喜歡那個人啊?」

 珊瑚搖頭。

 「她一被抱起來就嚎啕大哭。」

 那美嘆氣。

 「這樣不行吧。」

 「因為她會認人。」

 「騙人。」

 那美撐在仰躺著搖晃身體,拿著奶嘴玩的小雪上方。

 「小──雪──」

 說完就把她抱起來。小雪的臉馬上皺成一團,大大吸入一口氣。這是即將大哭的準備。

 「嗚哇,不行。」

 她連忙把小雪塞給珊瑚。小雪發出像是引擎在全速運轉前被關掉般的奇特聲音,放鬆了下來。

 「還真的,竟然連我也不認,我好震驚。小雪,你以為我是誰呀?把你抱出來的可是我喔。」

 「因為最近那美很忙,她很少見到你啊。」

 珊瑚如此安慰。

 由於沒有錢,生小雪的時候她拜託了當時在附近的助產士訓練學校讀書的那美。那美當初──這也是理所當然──顯得畏縮,拒絕了她。「沒人知道生產過程中會發生什麼事。一個判斷錯誤就會釀成大問題。」「可是去醫院或是助產所的話,至少得花三十萬。生產過後我暫時無法工作,挪得出的每一分錢我都想當作生活費。你就當成練習吧。你當作是待在我的房間時,我碰巧開始生產,迫於無奈才這麼做就行了。」珊瑚頑強說服那美,最後那美也不甘不願地答應。她數度叮囑珊瑚:「要是我覺得情況有任何危險,馬上就會請柿坂女士過來。」並鄭重將手機放到這個即將成為產房的四疊半房間的雜物收納櫃上頭。柿坂女士是今年即將七十八歲的資深助產士的名字,就住在附近。但要是把她這個專業人士請過來,最後無論如何都得付錢,所以這是最終手段。

 小雪是個孝順的孩子。她越過所有危險的浪潮,發出精神十足的第一聲啼哭。

 「我應該更慢一點把她抱出來,抱歉,很痛吧?」聽到那美愧疚地這麼說,疲憊的珊瑚用虛弱的聲音感謝她的辛勞:「這不是什麼大問題,謝謝你,真的。」

 

 那是七個多月前的事。現在那美也在助產士國考中合格,進入醫院的婦產科工作。由於是忙起來不分晝夜的職場,她回家後馬上就會倒頭大睡,後來很少像現在這樣到珊瑚的房間玩。「那時候受你幫助了,都還沒酬謝你。」當珊瑚道歉,那美一面哄小雪,一面寬大地點頭:「沒關係啦,我學到了很好的經驗。」珊瑚問:

 「對了,你能幫我顧一下小雪嗎?我要打電話到麵包店。」

 「你明明可以用我的手機啊。」

 對於那美這句話,珊瑚微笑著道謝,但還是起身離開房間。小雪的哭聲馬上在背後響起,不過現在是迫於無奈。

 樓梯旁有粉紅色的公共電話。現在每個人都有手機,會用這台公共電話的就只有珊瑚。她打電話到麵包店。接電話的是老闆娘雅美,珊瑚一打招呼,她的音調就上揚了起來,顯得很懷念。但是當珊瑚從近況報告進入正題,說出自己其實想回歸職場,老闆娘就說:

 「如果你願意來工作,真的就幫大忙了。不過難得你能來,現在其實……」

 她支支吾吾。

 「咦?」

 「我們打算把店收起來,就開到今年年底為止。」

 「咦?兩位不做了嗎?」

 將聽筒貼在耳邊,珊瑚不禁愕然。她突然覺得身邊冷颼颼的。

 「對。我們要搬到紐西蘭。」

 「咦?」

 珊瑚一下子想不出那在哪裡。她倒是知道這是國名。

 「住在那邊的朋友說,那裡是個非常好的地方。一直聽朋友這樣說,我們就產生了這個想法。」

 「這樣啊。」

 「所以只能讓你工作到明年為止,這樣沒關係嗎?」

 她沒想到竟然會遇到這樣的發展,但是這個可能性本來就存在,也就是麵包店關門的可能性。珊瑚在腦海一隅思考,為什麼之前會以為這家麵包店當然會永遠存在呢?

 「就算只有短暫的期間,如果現在能讓我去工作,我會非常感謝。」

 「如果是這樣,我們這邊當然也沒問題。剛好有個打工的人說要辭職。」

 約好從下週開始工作之後,她就掛了電話。她急忙回到公寓走廊。小雪的哭聲變得越來越大。一打開門,只見那美露出好像自己也快哭出來的表情,正在哄小雪。

 「抱歉抱歉。」

 她連忙把小雪抱起來,小雪立即停止哭泣,但仍在哽咽。

 「她真的會認人。」

 那美故意擺出悲傷的表情。

 「麵包店那邊如何?」

 「對方說明年就要關門了。」

 「啊?那怎麼辦?」

 「我先請對方讓我工作到今年底,趁這段時間思考下一步。」

 這樣啊。那美這麼說,朝剩下的豆大福伸出手。

 這是個位在一樓深處的四疊半房間,但不知道為什麼還附有一疊半左右的木頭地板房間──朋友說以前這裡面放有鋼琴,但她不管怎麼想都不覺得那種東西會放在這樣的房間裡──所以實質大小約有六疊。拉開木門所見之處真要說的話可以算是玄關,但右手邊就只是個放著流理台跟一個爐子的空間。爐子下方是鞋櫃。說是廚房或有誇大之嫌,不過一直以來她只靠這裡做出了各種菜餚。共通走廊的另一側盡頭有共用的廁所跟淋浴室,距離公寓路程幾分鐘的地方也有澡堂。決定從高中輟學並離開家裡的時候,她第一次走進不動產仲介公司。仲介公司推薦給她的就是這間房子。無論是從外頭看到的門面還是內部都破破爛爛,但不管怎麼說,房租很便宜,是只要離開高中去工作──也或許根本不用離開高中──就足以租借的金額。雖是個空蕩蕩又寒冷的空間,在她看來卻是個會為她保存容身之處的溫柔地方。

 與後來成為小雪父親的男人相識就是在不久以後,兩人很快就展開近似半同居的生活。那是一個與她同年,與其說是男人更該說還是個少年的人。得知懷了孩子時,珊瑚在心中叫好。她感受到一種振奮,覺得接下來嶄新的人生即將開始。至於所謂的嶄新人生指的是孩子的人生,還是自己的人生,珊瑚並沒有把兩者分開來想,但她認為藉由生產,她總算能跟社會,或是在社會中活下去一事產生確實的聯繫。至今為止,她一直覺得自己活在「真正發生的事情」外側。然而說出自己懷孕時,所有人看起來都比珊瑚自己更加動搖、為難。在那之前顯得對她十分著迷的男人──男人名叫泰司──知道她懷孕時慌亂不已,但珊瑚強硬逼迫泰司說,若不跟她結婚就麻煩了。她不想讓孩子在人生的起點就陷入特殊的立場,感受到自己與其他孩子不一樣的疏離感。泰司懾服於珊瑚的氣勢,口中說著「這樣太奇怪了」,但還是不情不願地與她登記結婚。或許是因為即便抱怨連連,他對珊瑚豁出去的態度還是產生了一些共鳴吧。她對登記很堅持,不過一點也沒有束縛住泰司的意思,也無意強迫他產生「為人父的自覺」。她並沒有想過要依賴外人到那個地步。泰司仍舊是外人。他是個變得跟她相當親近的外人。

 說是結了婚,但他們並沒有舉行婚禮,也沒有通知彼此的父母,所以根本沒有現實感。但是直至離婚為止的那幾個禮拜之間,她還是感到精疲力盡。

 「泰司現在過得怎麼樣?」

 那美一邊倒茶一邊問。她離婚剛好是在那美就職的時期,因此還沒詳細告訴她經過。

 「不知道。」

 她在餵奶的同時冷冰冰地回答。

 「他是個有趣的人。」

 「也許吧。」

 說起來,開始跟那美產生交流的過程也跟泰司有關。珊瑚本身從小就不是積極交友的類型。她常被說個性陰沉,無法融入周遭眾人,顯得格格不入。自己的家庭跟其他孩子的家庭不一樣。懂事後第一次遇到其他小孩的時候開始,她就以直覺明白到這一點。以自己家的狀況,她沒辦法跟其他人對等來往。她年幼的心靈某處早早領悟到這件事,因此一直死心地認定交不到朋友也無可奈何。從高中輟學,開始獨自生活的時候也一樣,在這個大半是老年人獨居的公寓中,無法表現出親切近人舉止的珊瑚依舊有些孤立。泰司開始成天泡在這裡後,她跟其他住戶的距離好像更遠了。珊瑚跟原本住隔壁間的七十多歲年長女性打從一開始就幾乎沒有過交談,但她曾向房東抱怨珊瑚吵得讓人受不了,因而搬到空著的其他房間。從房東口中聽到這件事,珊瑚很過意不去。珊瑚的房間是一樓最深處的房間,所以當前一間變成空房,感覺起來就完全成了孤島。就在此時,有個同年齡層的女性搬進對面的房間,那就是那美。那美來做搬家後的招呼時,是在珊瑚出門打工的時候,因此負責應對的是當時在房裡的泰司。面對人生地不熟的她,個性誠懇的泰司似乎熱心告訴她了許多事,例如超市、銀行、郵局的地點、丟垃圾的方式等等。由於有這層緣分,那美對與他同住的珊瑚也會親切招呼。她是個像向日葵一樣開朗又不會膽怯的女孩,讓珊瑚感到耀眼。跟那美說話時,她不會受到同情,不會被瞧不起,也不會被保持距離。這讓她感到舒適,不知不覺就發展成會到彼此的房間去玩,隨意稱呼對方的交情。但是這份關係變得特別牢固,果然還是在小雪出生之後。

 「你們完全沒有討論過扶養費之類的協議嗎?」

 「沒有,沒討論過。」

 那美嘆氣。

 「珊瑚真的很我行我素,完全無視世人眼光。」

 「無視?」

 珊瑚一副覺得聽到出乎意料的形容一樣,稍微睜圓了眼。

 「是啊。說起來懷孕的時候也一樣,你沒有任何迷惘吧。一般人都會滿臉慘白地陷入煩惱,但珊瑚沒有吧。」

 「沒有呢。」

 珊瑚也承認這一點。

 「也沒有考慮到泰司的心情。」

 「是這樣嗎?」

 「你沒考慮過啊。泰司那時候才剛準備出社會,所以很恐慌。」

 珊瑚說,這倒也是。

 「他一直煩惱順序亂了。」

 她點頭承認。

 「說得像是別人的事一樣。泰司真可憐。」

 那美大搖其頭。

 「他果然很可憐嗎?」珊瑚嘀咕。雖然沒對那美說過,但珊瑚其實一直很為泰司煩惱。她希望「錯亂的順序」不會「擾亂」他的人生,所以也是為了他好才會答應離婚。

 珊瑚沒去過泰司老家,也不曾見過他的父母。有時候她會想像,若知道自己的兒子在他們不知情的時候結婚又離婚,還有個孫子,他們會有什麼樣的心情。剛開始肯定會感到驚訝。接著或許會生氣,宛如變成一道寒冷的冰牆般無視他們兩人。不過也有可能會覺得開心。

 但是泰司堅持他們「個性古板,不可能接受這場婚姻」,所以珊瑚也刻意沒有聯絡他們,一路走到今天。小雪長大以後如果想知道這件事,到時候再來考慮。關於自己母親的事情也一樣。

 「小雪也是,世人一般都是會託自己家的媽媽照顧吧。」

 「我母親嗎?我不清楚她在什麼地方,也不知道她過得怎麼樣。」

 珊瑚也朝豆大福伸出手。白粉落到專心吸奶的小雪頰上。「嗚哇,看起來真可口。」她嘀咕,看著自己的孩子白桃般的臉頰入迷了一下。那美也低頭望過來,瞇起眼睛說,還真的。

 「說來說去,珊瑚真的很堅強。我從以前就這麼覺得。」

 她感慨地搖頭。

 「是嗎?」

 珊瑚咬一口豆大福,把剩下的放回去後,用手背輕輕拂去小雪臉頰上的粉末。接著她說:

 「不過我今天哭了。」

 「就算哭了也一樣啊。」

 剛才我也說過,那是淚腺變鬆的關係啦。那美這麼說,之後便默默動口咀嚼。「是嗎?」珊瑚也回應得很曖昧,接著一起默默咀嚼。小雪不知何時閉上眼睛睡著了。

 

 隔天午後,珊瑚帶著小雪繞到克拉拉家。這是因為克拉拉說,為了讓小雪習慣,請她隔天開始不管是散步途中、購物往返的路上都盡可能繞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0MFF0024

商品條碼EAN:9789866026874

ISBN:9789866026874

印刷:黑白

頁數:368

裝訂:平裝

你可能感興趣 |

人間失格又怎樣?Human Lost 手帳日記:【生而為人,我很抱歉】太宰治厭世語錄 × 365天耍廢無極限方眼格筆記本

全臺第一本精選太宰治百句厭世語錄+百幅太宰治表情插圖 (快速翻閱即能體會太宰治動作變化的樂趣)+365天無時效的實用方眼格手帳(A5)=與太宰治一起度過厭世、提不起勁的每一天。書中厭世中又帶著靈動的太宰治漫畫和語錄,讓您每天都能盡情享受書寫的樂趣,是一本極具實用與收藏價值的書,人間失格,又怎樣呢?(托腮)

葉櫻與魔笛:人性幽微的綺麗書寫,日本文豪太宰治最迷離耽美的幽玄物語【典藏紀念版】

不可言喻的心念,是無光的寂寞深淵,日本文豪太宰治最詭譎幽玄的文學世界──在《葉櫻與魔笛》中,太宰治並非要創作令人顫慄悚然的怪談,而是直抵人性幽微、既詭譎卻柔美的幽玄物語。太宰以充滿懸念的寫作手法,刻劃「合理的不合理」、書寫「日常的異常」,成功塑造出神祕淒美、迷離恍惚的氛圍,強力撩撥我們難以對外人道的隱密心緒。

谷崎潤一郎惡女物語三部曲(春琴抄+痴人之愛+瘋癲老人日記)

唯美、悖德、妖嬈……日本文豪谷崎潤一郎奇豔異色的惡女物語三部──I.【沒有我崇拜的高貴女性,我就難以創作。──《春琴抄】II.【悖德的痴狂之愛──《痴人之愛》】III.【為安息於永恆之美,而瘋癲──《瘋癲老人日記》】

斜陽【限量送正式授權電影書衣╳官方授權太宰治110週年冥誕紀念LOGO】:特附(1)人間失格電影書衣雙面大尺寸海報、(2)首度公開太宰治情婦《斜陽日記》&《愛與死手記》創作祕辛、(3)太宰治老家【斜陽館】彩頁特輯

獨家收錄:《斜陽》與「青森縣太宰治故鄉文學之旅」特輯! 《斜陽》與《人間失格》並列太宰治破滅美學的代表作!

人間失格【限量正式授權電影書衣版】:特附(1)電影書衣雙面大尺寸海報、(2)官方授權太宰治110週年生誕紀念LOGO、(3)獨家報導【太宰治的三個女人】彩頁專欄,一次讀懂大文豪的感情與創作祕辛

【限量送120元電影票折價券╳正式授權電影書衣版】 日本文學史上最具影響力的著作!

| 同類型書籍 |
你(穿著木屐)踩過天鵝屍體嗎?(作者序新版)
潮騷(二版)
天人五衰:豐饒之海四部曲四
文章讀本(二版)
羅生門:闇黑人性的極致書寫,芥川龍之介經典小說集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