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在這裡

字裡藏醫:92個漢字教你中醫養生祕訣【十週年暢銷精裝版】

滿500免運費
定價:$400
i 讀價:79$316
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7/04/26
產品編號: 9789863841951

字裡藏醫:92個漢字教你中醫養生祕訣【十週年暢銷精裝版】

作者: 

內容簡介

92個漢字教你中醫養生祕訣
十週年暢銷精裝版
獲中國時報開卷年度好書獎
中國中醫文化傳播第一人
連續七年高踞卓越網中醫類榜首
 

  想減重卻老是失敗?
  先釐清自己是「肥」還是「胖」,自然事半功倍!
  一感冒就總是咳個不停、甚至久咳不癒?
  先搞清楚是「咳」還是「嗽」的問題,才能真正對症下藥!

  作者提出,咳是「肺氣不清」,嗽是「脾濕痰動」,也就是說,咳屬呼吸系統的問題,嗽則屬消化系統的問題。兩者雖有密切關聯,但診斷時還是要明確區分,才能針對病灶調理。

  自小在父母的引導下,作者遍讀中醫典籍與各類藏書,遂在中醫與國學涵養上有了十分深刻的累積,因此體會出若要研究中醫、發皇古意,就必須先從最根本的漢字入手。全書以「字」為線索,旁徵博引,透過字義的解釋,說明實際的中醫養生之道,行文深入淺出,輕鬆易讀,絕對能讓你大長見識。不論是想要藉由中醫調理養生或是欲了解漢字文字學的讀者,都是不可多得的一本絕妙好書!
 
 
【讀者分享】
買了黃帝內經好久,沒辦法讀進去。經同事介紹,在網上看了徐文兵大夫講的黃帝內經,才知道裡面的智慧,就很佩服他。所以在卓越上搜他的書,發現了這本。拿來一看,裡面蘊藏了好多知識,同時對照黃帝內經看,真是感觸良多!推薦!──牛牛
 
該書深入淺出的從中醫及現代生活中常見的一些漢字入手,引經據典,講解漢字並講解中國的思想及其養生之道。該書也同時透露出道家的世界觀、人生觀。值得推薦。──劉兮
 
真正看到內容時,發現真是不錯,作者以「字」為線索,依據中醫傳統經典的思想,以通俗的語言介紹了許多實際的中醫、養生知識,令人大長見識……這不是一本學術性的著作,而是非常大眾化的通俗讀物。比之《思考中醫》、《走近中醫》這種專業性的書,此書風格相似,但內容是實用、大眾化的。──sammy3m

作者簡介

徐文兵
  徐小周,字文兵,厚樸中醫學堂堂主、北京御源堂、平心堂中醫門診部身心醫學專家。1966年出生於山西大同,自幼隨母親學習中醫,並在父親的影響下,閱讀大量古籍,培養出良好的國學基底。1984年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北京中醫學院(後改制北京中醫藥大學)中醫系,在學期間不只學業成績極佳,曾獲中醫系醫史知識競賽第一名,亦活躍於各類學生活動,是徵文比賽及演講比賽的常勝軍。

  畢業後,留在大學的附屬醫院工作時,能力備受肯定,且已流露出對現行中醫教育和醫療模式的疑惑,尤其憂慮中醫發展的逐漸西化,矢志恢復中醫傳統。1997年公派赴美講學,在翻譯的過程中,進一步體會到要讀懂中醫典籍、透徹地了解中醫,就必須從國學漢字下手。

  回國後辭去醫院的工作,創辦北京厚樸中醫學堂,全心從事傳統中醫理論的研究和教學,並以英文主講《中醫學基礎》、《中醫診斷》、《中藥》、《方劑》、《針灸學》、《食療》等課程。歷經十多年的努力,現在學生遍布全世界,且治療的患者上至外國元首,下至平民百姓,持續致力於中醫推廣工作。

名人推薦

朱樺(知名中醫師)、徐富昌(台大中文系教授、中國文字學會理事)、張曉彤(北京崔月犁傳統醫學研究中心主任)、辜振豐(作家)、龍致賢(前北京中醫藥大學校長)__誠摯推薦
賴貴三(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__漢字學專業審訂

目錄

第一輯 從健康談起

 健康/中國人的健康理念源於中醫的氣血理論,也就是氣足有力為「健」,經絡通暢順達為「康」。
 腠理/「腠」是肉眼不可見的表皮間隙,「理」是肉眼可見的表皮紋路。
 皮膚/「皮」是表皮,「膚」是皮下覆蓋的組織,即介於皮肉之間的組織。
 肌肉/「肌」是繃緊、剛硬、出力的肉,「肉」是鬆弛、放鬆、柔軟的肌。
 膏肓/膏戶就是骨髓。「肓」的質地柔軟,在皮下相對較淺。「膏」的質地相對堅硬,位置較深。
 脂肪/「脂」是固體的油。「肪」是肥厚、成塊的硬脂。
 饑餓/「饑」是吃食不足、不夠的意思。「餓」字從我,描述的是一種主觀感覺,也就是想進食的   欲望。
 乾渴/「乾」描述客觀狀態,指人體內缺乏津液。「渴」表示主觀願望,是想喝水的感覺。
 消化/「消」表示的是量變,同一種物質的量減。「化」的意思就是轉化,是質的變化,新的物質的化生。

第二輯 從性命談起

 性命/「命」是口令,是天造地化,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性」是心生,即活著的心,包括情緒、情感、意識、思想、智慧、記憶等等。
 精神/「精」是有形的物質,是化生氣和神的基礎。來自父母的「精」在結合的一瞬間,就誕生了新的生命「神」。
 魂魄/控制無形的能量、資訊、思想、意識、情緒、情感、智慧的神叫做「魂」;控制有形的身體,影響人的知覺、飢渴、需要、冷暖、排泄等諸多本能的神叫做「魄」。
 思想/「思」是自思,也就是考慮自己的事。「想」是相思、他願,也就是考慮自身以外的事情。
 意志/「意」和「志」都是「憶」的結果。「憶」就是思考,憶的結果是「意」,被保存的記憶是「志」。
 安定/「安」有保全、穩定、靜謐的意思。「定」是相對靜止、不變不動的意思。
 寧靜/「寧」從□從心從皿從丁,組合起來表述了一種安居、足食、子歸、心安的狀態。
 驚悸/「驚」是指人的心神受到突然刺激、襲擾以後出現的張惶失措的狀態。「悸」是能感覺到自己快速的心跳的意思。「悸」大多由「驚」而起,嚴重到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跳,甚至失魂落魄的狀態。
 怔忡/「怔」是停頓的意思。「忡」是突然啟動、加快的意思。「怔忡」兩字連用,是心跳忽快忽慢、忽起忽落的意思。
 焦慮/「焦」是火燒火燎般的急躁。「慮」是企盼、期待將來發生的事情。「焦慮」是急切地企盼將來發生的事情。
 煩躁/「煩」是發熱、頭疼的意思。「躁」是手足亂動,不得寧靜的意思。
 悲哀/「悲」是心情、心意因違逆、分離、決裂而痛苦。「哀」是因為心願不能實現滿足而痛苦。
 愧疚/「愧」是心中有鬼,內心有負面、陰暗的精神、情感、情緒。「疚」是心病日久以後產生的自責和罪惡感。
 疑惑/「疑」是不信,確切地說是相信其相反的那一面。「惑」是一種不確定的心態,面對多種選擇而不知所措、猶豫不定。
 憂愁/「憂」是擔心、恐懼將來要發生的事。「愁」是一種無能為力、無可奈何的心態。
 怨恨/「怨」是在所願不得、所欲不遂以後出現的失望、不滿的情緒。「恨」是遭受別人侵犯、傷害以後出現的想報復、反擊的心理情緒。
 疼痛/「疼」是急性發作的、持續時間短的、淺表的、有灼燒感的、開放發散的、尖銳刺激的疼痛。「痛」是慢性的、長久持續的、深入的、冷凝的、憋脹的、鈍挫的疼痛。
 癲狂/「癲」指病入頭腦、行為、語言、思想顛倒、錯亂。「狂」從犬從王,是喪失人性、稱王稱霸之意。癲是陰症,陰寒內盛或者陰血不足,都可以導致癲疾發作。狂是陽症,陽氣亢進和陽氣不足,都可以導致發狂。

第三輯 從疾病談起

 疾病/「疾」從矢,指人中箭,本意是急性病。「病」是加重的疾,或者是合併的疾,即病是急性轉為慢性的疾病,或者是深部的、不容易治療的疾病。
 創傷/「創」指金屬利刃導致的損害,程度深達肌肉。「傷」在表皮,一般可以不用治療。
 瘡瘍/傷在皮膚,出現感染後,傷口比較淺,感染比較薄,稱為「瘍」。「創」在肌肉深處,感染以後脈血瘀積較深,同時伴有紅腫熱痛,稱為「瘡」。
 癰疽/「癰」是皮下、肌肉組織間氣血、膿液匯聚,形成的腫脹隆起。「疽」是癰的演變、惡化、深入,由體表皮膚、肌肉發展到筋膜、骨髓,由六臟漸至五臟。
 咳嗽/「咳」是肺氣上逆,「嗽」是食氣上逆。「咳」屬於呼吸系統的問題,「嗽」屬於消化系統的問題。
 哮喘/「哮」是由於呼氣受阻、擠壓,產生的高頻、尖銳的聲音。「喘」是吸氣節奏加快。
 肥胖/「肥,多肉也。」形容肌肉豐滿,體型大,皮革充盈,並非指脂肪多。「胖,半體肉也。」本意是古代祭祀時奉獻的半扇肉,後引申為寬大。
 癥瘕/「瘕」指邪氣剛剛開始聚集,時聚時散,游走不定的狀態。「癥」含有有徵可循的意思,也就是弄假成真,由瘕而癥。「癥瘕」描述的是疾病從無形的邪氣發展到有形的積聚,並即將質變成癌的階段。
 積聚/「積」是陰寒的能量凝結而成的深入臟的腫瘤結塊,固定不移,痛有定處。「聚」是陽熱的能量凝聚而成的無形邪氣,時聚時散,發有休止,痛無定處。
 疥癬/「疥」像鑽入人體的寄生蟲之形,現代醫學稱之為疥蟲。「癬」直接由苔蘚變化而來,喻指由真菌感染,導致的接觸性傳染病。
 痞滿/「痞」形容上下隔絕不通,出現的陰精不化,陽氣不升,或陽氣上亢,陰寒下凝的否的狀態。
 眩暈/「眩」的本意是眼前發黑,視物不清。「暈」的本意是太陽、月亮周圍的光環,後來泛指環繞運動、波動,作為自我感覺的症狀而言,就是起伏不定、旋轉。

第四輯 從膾炙談起

 膾炙/「膾」是生肉的意思,有的肉比較鮮嫩,適合生吃,但好吃難消化,所以切得愈細愈好。「炙」是肉在火上烤的意思,趁熱吃的話,味道鮮美,也好消化。
 膏粱/「膏」是指白色的固體和半固體的動物油脂、肥肉。「粱」是精米、細糧。膏粱厚味吃多了,會生富貴病。
 糟糠/「糟」是陳年的糧食。「糠」是糧食剩下的外殼或者表皮。無論膏粱還是糟糠,都是飲食偏頗,時間久了,就會以食物的偏性影響人體的平衡,導致疾病。
 毒藥/「毒」的本意是偏,特指藥物的本性、特性、偏性,與「藥」是同意詞。
 性味/「性」是指藥物的寒熱性質,或使人熱,或使人冷。「味」也是以人為本的主觀指標,同樣把紛繁複雜的藥物、食物變得簡單明瞭。
 歸經/「歸」指歸屬,指藥物作用的歸屬。「經」指人體的臟腑經絡。「歸經」指對藥物作用的定位。
 炮炙/「炮」是把食物包裹起來放到火裡烤。「炙」是把肉放在火上,利用火燄頂端直接接觸食物,並且利用其輻射和上炙的熱氣炙烤。

書摘

推薦序1
十年磨一劍,厚積薄發的成果

  中醫的傳承離不開明師的指點和學生的苦修。子曰:「人而無恆,不可以為巫醫。」徐文兵大夫的「中醫啟蒙」系列叢書,凝聚了他數十年追隨名醫名家學習,苦心造詣的實踐體會的心血。不能說大器晚成,也可謂厚積薄發。作為他的老校長,我由衷地為他感到自豪和高興。

  徐文兵大夫受母親魏天梅影響,自幼就對中醫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並在其母親指導下,按照中醫傳統的教育方法,從童蒙時就背誦《藥性歌括》、《湯頭歌訣》、《瀕湖脈學》。同時在父親徐恪先生的影響下,閱讀了大量藏書,培養出良好的寫作習慣和能力。

  一九八四年,文兵以優異的成績考上北京中醫學院中醫系,據負責招生錄取的老師說,志願表上從第一志願的重點大學到第三志願的大專他填的都是中醫。次年,文兵的妹妹文波也考進來,兄妹同校,傳為佳話。在校學習期間,文兵不僅痴迷學業,還利用閒暇跟隨日後成為他師父的裴永清老師伺診抄方,而且積極參與、組織院系學生活動,才華橫溢,嶄露頭角。一九八六年獲得北京中醫學院首屆任應秋獎學金;在《中國青年報》徵文比賽中獲得一等獎、中醫系醫史知識競賽中獲得第一名,並在學院組織的演講比賽中獲獎。

  一九九○年大學畢業,文兵留校,並先後在大學附屬東直門醫院門診辦、院辦工作。一九九二年被醫院選派,參加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組織的管理幹部英語進修班,結業後回醫院籌建和管理醫院的外賓門診。一九九五年被調到大學校長辦公室工作。他少年老成、處事細心周到,滿腔熱忱、矢志恢復中醫傳統,使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一九九六年秋,文兵隨我去參加全國中醫院校校長會議。在南下的列車上,我曾與他促膝長談,試言其志。文兵流露出對現行中醫教育和醫療模式的疑惑,對中醫發展逐漸西化、異化的憂慮,以及對行政管理工作的厭倦,堅定地表示寧願放棄行政升遷機會,也要從事中醫專業,試圖在涉外中醫醫療、教學上闖出一條新路來。余愛其才,嘉其志,一九九七年力主選派他赴美講學。

  文兵果然不失其言,在美期間先後順利考取了全美針灸師和中醫師資格,還受到美國針灸協會的嘉獎,被密蘇里州堪薩斯市授予榮譽市民稱號。一九九八年回國後,他毅然辭去公職,創辦了北京厚樸中醫學堂,開始了他企圖恢復傳統中醫教育、醫療模式的追夢之旅。

  經過將近十年的含辛茹苦、孜孜以求,現在他的學生遍布世界各地,可謂桃李滿天下。他潛心研究身心疾病,頗有心得建樹,治療的患者上自外國元首,下至平民百姓。中央電視台、《人民日報》對他的事蹟都有報導,影響日漸深遠。今年他的「中醫啟蒙」系列叢書和英文版中醫教材即將出版,這正是他十年磨一劍,厚積薄發的結果。

  觀夫古今,匹夫莽漢,有勇無謀,敗事有餘。書生犬儒,空談誤國,成事者少。中華民族的復興,中醫事業的振興,需要有理想、有抱負的人,更需要能夠身體力行,為實踐理想而放棄虛名浮利,刻苦鑽研、開拓創新的人。我也希望熱愛中醫藥事業的人透過閱讀「中醫啟蒙」系列,能有所啟迪。
龍致賢
(本文作者為世界中醫藥學會聯合會副主席兼祕書長、前北京中醫藥大學校長)

推薦序2
實踐、認識、再實踐、再認識過程的體現

  我與徐文兵先生一見如故。剛認識時,他就是副教授,但大家都不按世俗常情,只稱他「徐大夫」。相處日久,我才看見「徐大夫」這個「官稱」後面藏的東西:一個是淡泊名利,謙虛好學,一個是堅持實踐,不離臨床。

  體味古今名中醫的成才之路,不外乎兩條,即讀書與看病,只不過不是一般意義上的,而是更高、更深。讀書不僅是通曉古文,精讀熟背經典,更要字斟句酌,反覆領悟其中的思維方法、內在聯繫;看病不僅是望、聞、問、切,辨證處方,更要在看病中再習經典,反覆加深理解。

  徐大夫的這一部小書,正是他實踐──認識──再實踐──再認識過程的體現。這種一文必求其確,一意必析其微的精神,使他在學習、思考、實踐中一層層深悟中醫之道,一步步攀上中醫科學之峰。

  我聽過徐大夫講中醫,不僅邏輯嚴密、層次清晰,而且深入淺出、剖析分明。他的講座沒有不倫不類的摻雜,沒有似是而非的敷衍。記得有一次為二十多個國家駐華使館的友人講什麼是中醫,其風趣生動的語言和儒雅的翩翩風度,給與會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令他們對中醫刮目相看,十分折服。出於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共同愛好,我們常在一起說文談詩,徐大夫思維敏捷,我多能從他的談話中受到啟發。一次談到中文音韻的陰陽平仄,思及古人造字,除了賦其形,還要定其音,平聲屬陽,激越高亢,多用於外向表象之事物,仄聲則反之。徐大夫竟由此聯想到諸多中醫用語,依此解釋「疼」與「痛」,頗有新意。「我勸天公重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中醫事業後繼乏人,已成難挽之定局。似徐大夫這樣,雖已過不惑之年,在中醫隊伍中尚屬青壯,這其中有造詣者,更是鳳毛麟角。希望此書的出版,能激勵更多的中醫後繼者,多學多思,弘揚岐黃醫術,重振中醫雄風。是為序。
張曉彤
(本文作者為北京崔月犁傳統醫學研究中心主任、平心堂中醫門診部主任)

自序

  我是在把中醫的術語翻譯成英文的時候,發現自己不識字的。

  比如「疼痛」,簡單翻譯成pain就行了。那麼單拿出「疼」或「痛」,又該如何翻譯呢?畢竟在古文中,這兩個字經常單獨出現!疼和痛有什麼區別?只好去查字典、翻古書、學訓詁,到頭來反而搞得一頭霧水,敢情有的古人好讀書不求甚解,有的耍起了太極,搞什麼互訓,疼者痛也,痛者疼也!翻譯中碰到類似的詞彙還有很多,不勝枚舉。

  在翻譯中碰到的另外一個問題,就是很多中醫的詞彙、概念找不到恰當的英文對應。比如說「氣」字,現在都譯成energy。可是外國人把石油、能源叫做energy,而中醫把汽油燃燒時的狀態,放射出的光、熱、動力叫做「氣」,這根本就是兩個概念。

  再比如說「神」,英文教科書都翻譯成mind。確切地說,mind是中醫「意」的意思,翻譯成思想也不為過。「意」是出生以後後天形成的,跟與生俱來、終生不變的「神」有著本質的不同。把「神」翻譯成spirit、soul可能更合適一些,但也只能是勉強接近,因為中文的「神」還有天神、造物主的意思,翻譯成god更合適。中國哲學講天人合一,也就是天神、人神本為一體,所以用一個宇表述,「人神」也就可以翻譯成mini god。更不用說「魂魄」這些詞,就更無法翻譯了,只能讓外國人作為外來語去接受、去學習。

  更有代表性的是「五臟六腑」的翻譯,簡直就是雞同鴨講。中醫臟象學說講的六臟六腑,指的是活體在心神控制指揮下的系統功能狀態,但外國人理解的是解剖死屍後肉眼可見的局部形體。不把這個問題說清楚,把臟腑名稱對應翻譯過去,只能出笑話。如看不見摸不著的「三焦」怎麼翻譯?

  很多中國人整天叫嚷讓中域的一切和外域接軌。唯獨中醫是個例外,只能讓外國人來和中國古人接軌,而不是我們歪曲古意,削足適履,委曲求全去逢迎別人。這樣做喪失了人格,替祖宗丟人,也就喪失了中醫的精髓。

  造成這種歪批胡翻的根源,也是我們自己對古文的不識、不解。身為中國人,對很多漢字認得、寫得、讀得,可是深究其意,卻發現自己根本不識得。

  腧穴中腎經的原穴叫做「太溪」,我一直搞不明白什麼叫「—條大的小河」,後來查閱繁體字的古書,才知道溪是「谿」的簡化字,而「谿」是山谷的意思,比谷略淺窄。《素問》上說「肉之大會為谷,肉之小會為谿」,說的是在肌肉附近的地方氣象。合谷穴肌肉豐厚隆盛,故曰「谷」。太谿在腳踝內側,肌肉淺薄,故名「谿」。再如,中醫的「醫」,形象地描述了患者中箭以後,用酒消毒、麻醉,用鑷子、剪子手術的搶救過程。而「毉」字則明確指出只有巫才有資格做醫生。

  漢字並不是死文字,幾千年來也在發展變化,但是萬變不離其宗,其根本就是漢字六書: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喪失了這個特性,漢字也就失去了魂魄,中國人也就不會再有天賦的形象和抽象思維。比如今天人們常說「我很窮」,其實他的意思是「我沒錢」,「我很貧」。在古代「窮」是走投無路的意思,比如「山窮水盡」、「窮途末路」。當現代人把「窮」當「貧」並習以為常,閱讀古文就開始鬧笑話,以自己淺薄粗鄙的思想去揣測古人。古人云「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成語有「人窮志短」。有人就把「窮」翻譯或理解成沒錢。再說「貧」字,本是沒有財貨的意思,可是北京人把愛說話、話多的人叫做「貧嘴」。一多一少為何扯在了一起?根源在於「貧」、「賤」兩個字經常連用,慢慢地人們就把賤與貧劃上等號。貧嘴的意思就是賤嘴,白給的,不尊貴。比如「捨」和「得」本來是反義詞,現在人說捨得、不捨得,結果是把反義詞「捨」、「得」合併,成了「捨」的意思。類似的還有「輔佐」。「輔」是支持,「佐」是反對,為人臣既要逢迎,也要諍諫。可是現在反義詞「輔」、「佐」完全變成了支持,慢慢的人們把「佐」也當成了支持。平常人們烹調用佐料,意思就是與食物性味相反的調料。

  一百個成年人裡面有九十個知道中國的英文是China,還有很大一部分人知道china是瓷器的意思。但是有九十個不知道中國為什麼叫「中」,不知道「華」是什麼意思。我做過很多調查,比率基本如此。

  作為中醫大夫,我的工作是恢復、喚醒人的自癒能力。作為中醫老師,我的任務是對外輸出我們的思想和價值觀,對內恢復和喚醒國人的自信和自尊。

  中醫學是中國古人的智慧結晶,其傳承於世,主要靠師徒間的耳提面命、口傳心授。其次,靠形諸文字的經典著作。後輩晚輩若無福緣得到明師的點撥而悟道,那就只能靠讀書來學習、理解、掌握古人的思想。

  本來就有詞不達意一說,以語言文字表達的思想,本身就有很多問題,因為意在言外的東西很多。且不說古人的書簡、文章在傳抄過程中出現錯訛、散佚、顛倒,單是文字本身隨著時間、地域的變化產生演變,就會導致古今字義、詞義很多明顯的不同。這就使我們透過讀書來掌握古人精神智慧變得很艱難。

  艱難也沒辦法,翻譯英文,那就偷懶不得,確確實實地要求落實詞義,只能從識字、明義、會意、悟道幾個基本步驟去愚公移山。笨人用笨辦法。我基本上是從與中醫有關的似是而非的同義詞和近義詞入手,辨析字義、詞義。我不喜歡腐儒的尋章摘句,羅列資料,毫無主見的訓詁方法,而是為了臨床教學實用,獨立思考、辨析,選擇我認為對的解釋。

  去年,我的專欄題為《咬文嚼字》,在《中國醫藥報》連載。這要感謝金亮小師妹溫柔的督促,使我這個天性懶散的人一週交一次作業,一年下來,集腋成裘,竟有五十篇。由思考落實到文字的過程,又使我靈感突現,明白了很多字的含意。在報紙上發表,限於篇幅,未能盡意。今年我又修改、潤色、翻譯,增加了篇幅,使得文章更通俗易懂。感謝王倩引見了立品圖書,同氣相求,也就有了此書的出版。

  中醫啟蒙由認識漢字開始,中華文明的復興從振興中醫開始。信此言不為過,願就教於有道者!
徐文兵
丁亥年夏至日於北京龍頭公寓
 
內文
健康 經絡氣血停滯經絡不通疼痛麻痺癌瘤

  現在人們都在說「健康」,還衍生出了「不健康」、「亞健康」等詞彙。大多數人模模糊糊知道健康就是好的意思,其他的就不予深究了。其實,仔細分析一下健康的含義,便能理解古人有關身體或心理、精神的理念,也不至於將其只對譯成英語的health或healthy了。

  「健」,从人建聲,建兼義,此為形聲兼義,發音與「建」相同,含義相近。「建」是動詞,是會意字,从廴(音同「引」),有引出的意思;从聿,意為律。《說文》:「建,立朝律也。」後來引申為創造、設立。「建」的背後就是能力和能量,所以凡是用「建」加上其他偏旁組成的字,大多含有有力的意思,比如「腱」是堅韌有力的筋,腱子肉就是繃緊出力的肌肉;「犍」是力大無窮的公牛;「鍵」是金屬製的堅固有力的關轄,固定門或者車軸等等。

  「健」从人从建,含義是有力的。《增修互註禮部韻略》:「健,強有力也。」可以作形容詞,比如杜甫《兵車行》:「縱有健婦把鋤犁,禾生隴畝無東西。」方苞《左忠毅公逸事》:「健卒十人。」魯迅《悼楊銓》:「何期淚灑江南雨,又為斯民哭健兒。」「健」也可以作副詞,含義是有力地,比如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健步如飛、健在、健壯、健美、健碩等。「碩」是塊頭大,「健」是有力量。

  在使動用法中,「健」可以作動詞,含義是「使之健」,也就是使之有力的意思。比如我們常說的健身、健體、健胃等等。很多人胃腸蠕動呆滯緩慢,常常出現宿食不消、心下痞硬、口臭咽痛、噯腐吞酸的症狀,使用消食化積的藥物,或者予以點穴針刺,能夠使胃腸得氣有力,生動活潑起來,所以叫「健胃」。力源於氣,有力者源於有氣。元氣足則神明健,穀氣足則體健。「健」的反義詞應該是「痿」或「廢」,垂頭喪氣、委靡不振一類的。
當然「健」還有擅長的意思,比如健談、健忘。這裡就不是有力量的意思了。

  「健」有個同義詞是「伉」,發音同「抗」。《說文》:「健,伉也。」「伉」有匹敵、抗衡、亢奮、有力的意思。《史記.仲尼弟子列傳》:「子路性鄙,好勇力,志伉直。」意思是說,子路性情粗俗,好鬥逞能,有暴力傾向,志向高亢、執拗。再比如《漢書.宣帝紀》:「選郡國吏三百石伉健習騎射者,皆從軍。」《宋史.列傳》:「選軍中伉健者千人,令仁美領之,屢入敵境,戰有功。」「伉」、「健」同用,意思是堅強有力。想體會「伉健」的感覺,就去看看戰馬出征前不斷咆哮、跳躍、刨蹄的樣子,以及戰士衝鋒前摩拳擦掌、躍躍欲試的樣子。

  「伉健」顛倒過來就是「健伉」,歷史上也有這麼用的。《武經總要》:「義軍之守邊,最為健伉,習知山川道路,每蠻寇至,不計遠近掩殺,官軍守險策應而已。」所以我懷疑今天說的「健康」,其實就是古代的「健伉」,也許是以訛傳訛,發音和字義都有了變化所至。

  「康」的含義是五個方向的道路都通暢。《爾雅.釋宮》云:「一達謂之道路,二達謂之歧旁,三達謂之劇旁,四達謂之衢,五達謂之康,六達謂之莊,七達謂之劇驂,八達謂之崇期,九達謂之逵。」古人命名一路暢通為「道路」,一分為二有分岔叫做「歧」,十字路口通達四個方向叫做「衢」,通達五個方向就叫做「康」,通達六個方向叫做「莊」,通達九個方向叫做「逵」(馗)。人們常說的「康莊大道」就是通達各個方向的道路。所以「康」的含義就是有路子,行得通。

  俗話說:「要想富,先修路。」道路通暢了,物質和能量才可能交換、交流。各個方向的道路通暢了,才有更好的選擇餘地,才能得到最有價值的交流,最終達到平衡。從治國來講也是如此。《漢書.宣帝紀》云「上下和洽,海內康平」,就是說官方和民間交流順暢,百姓之間也有多種管道交流、通商,這樣人心就平衡了。《釋名》:「康,昌也,昌盛也,車步並列並用之,言充盛也。」《諡法》中說:「淵源流通曰康,溫柔好樂曰康,安樂撫民曰康,合民安樂曰康。」

  人的身體想維持正常的運轉也是如此。中醫認為人不僅有肉眼可見的血在血管裡流動,還有一種無形的能量,也就是氣(炁,指元氣),它在體內蓄積、流動,且流動是有規律的,有著各自的節奏、方向、時間。這種能量流動經過的路線稱之為「經絡」,大路為「經」,小徑為「絡」。人的先天之氣,由精化生,蓄積在丹田,流行運動在奇經八脈之中,最重要的任督二脈最終注於腦,營養神明。後天之氣起於中焦,由水穀化生,兼併呼吸之精氣,由肺而起,逐次按時行於十二正經,循環往復,並且散布於三百六十五個小的絡脈之中,覆蓋滲透全身。
 
 
脂肪 臟器下垂閉經髭鬚稀疏、減肥、月經調理、水腫、肥胖、不孕症

  之前介紹過了「膏肓」,這回接著說說「脂肪」。現代的中醫學對此視而不見,幾乎不談了,古人對此則有精確、細緻的論述。

  「脂」,和「油」、「膏」、「肓」含義一樣。只不過長在飛禽身上的,或者長在有犄角動物身上的,古人稱做「脂」;長在沒犄角動物身上的叫做「膏」。《說文》:「戴角者脂,無角者膏。」《大戴禮記.易本命》:「有羽者脂。」比如牛羊的油一般叫「脂」,豬油古人稱為「豚膏」。《周禮.考工記.梓人》:「宗廟之事,脂者、膏者以為牲。」其中脂者代表祭祀用的牛羊,膏者代指豬。比如《素問.五藏生成篇》:「青如翠羽者生,赤如雞冠者生,黃如蟹腹者生,白如豕膏者生,黑如烏羽者生,此五色之見生也。」人身上的油,液體、半固體的叫做「膏」或者「肓」,堅硬的固體被稱做「脂肪」。

  《禮記.內則》:「脂膏以膏之。」疏:「凝者為脂,釋者為膏。」《詩.衛風.碩人》:「膚如凝脂。」還有我們常說的「搜刮民脂民膏」,說的也就是油水。

  「肪」指的是肥厚的脂,一般長在腰部。《文選》李善注引《通俗文》:「脂在腰曰肪。」曹丕《與鍾大理書》:「竊見玉書,稱美玉白如截肪。」其實肪就是老百姓所說的板油,成塊的硬脂。

  脂肪的功能在於儲存能量,保持體溫,固定、包裹臟器,特別是五臟。臟器下垂的病人,如果是六腑或奇恆之腑,比如胃、子宮,單純用補益中氣的方法就能升提矯正;如果是腎臟下垂,那就需要改善脂肪代謝的問題。

  現代人時尚以瘦為美,談脂肪而色變。很多人盲目從眾減肥,是內心自卑怯懦的表現。有的女病人減肥減到骨瘦如柴,上下班坐公車都得帶個墊子,不然直接坐在塑膠座椅上就會痛。沒有脂肪的保護,寒氣直中臟腑,這些人病得更重,死得更快。不過對於女性而言,如果飲食不當,脂肪長得過多的話,也會影響生殖功能,不產卵不排卵,甚至閉經。俗話說「母雞肥了不下蛋」就是這個道理。所以,為女性減肥和調理月經是同時進行的。

  還有一些肥胖的人,有的長了一身的囊肉,有的患了脂肪肝,有的抽一管血能有半管油。這些人無論如何忌口,就是喝冷水也長肉。其實這是注水肉,水腫罷了。這些人三焦的氣化功能衰弱,無法化脂肪為能量。我一般建議他們除了稍微節制飲食以外,還要早早睡覺,盡量在晚上九點入睡,這正是三焦工作的時間,讓後天意識休息,好讓身體集中能量化解脂肪。

  《素問.異法方宜論篇》:「西方者,金玉之域,沙石之處,天地之所收引也。其民陵居而多風,水土剛強,其民不衣而褐薦,其民華食而脂肥。故邪不能傷其形體,其病生於內,其治宜毒藥。故毒藥者,亦從西方來。」意思是說在中原的西面,也就是寧夏、甘肅、新疆一帶,出產金屬玉石,是天地收引的地方。當地居民依山陵挖窯洞居住,氣候多風沙,水質偏硬,土地多鹽鹼。人們不穿絲綢衣服而裹著毛氈,吃得好,皮下脂肪厚,耐風寒,不容易感染外邪。但是往往腸胃出問題,一般給予口服藥治療。

  《素問.逆調論篇》:「帝曰:人有身寒,湯火不能熱,厚衣不能溫,然不凍慄,是為何病?岐伯曰:是人者,素腎氣勝,以水為事,太陽氣衰,腎脂枯不長,一水不能勝兩火,腎者水也,而生於骨,腎不生,則髓不能滿,故寒甚至骨也。」意思是,黃帝問岐伯說:「有的人身體冰涼,熱水、火烤、穿上厚衣服也暖和不過來,但是這些人也不怕冷,這是什麼病?」岐伯說:「這些人平素腎氣太熱,耗傷了陰液,熬乾了脂肪。最後腎氣不足,骨髓也減少了,外來寒氣侵入骨髓。」這裡的腎脂,就是包裹腎臟的脂肪,也是能夠滋養生成骨髓的膏肓。

  關於人的體形,《靈樞.衛氣失常》還有一段精闢的論述:「黃帝曰:何以度知其肥瘦?伯高曰:人有肥有膏有肉。黃帝曰:別此奈何?伯高曰:膕肉堅,皮滿者,肥。膕肉不堅,皮緩者,膏。皮肉不相離者,肉。」大意是說肌肉堅強、皮膚緊繃的叫做肥人;肌肉萎軟、皮膚鬆弛的叫做膏人;皮肉分不開的叫做肉人。

  「黃帝曰:身之寒溫何如?伯高曰:膏者,其肉淖,而粗理者身寒,細理者身熱。脂者,其肉堅,細理者熱,粗理者寒。」理是皮膚腠理,縫隙,無論皮下脂肪多寡,反正腠理疏鬆的人容易著涼,腠理致密的人容易發熱。

  「黃帝曰:其肥瘦大小奈何?伯高曰:膏者,多氣而皮縱緩,故能縱腹垂腴。肉者,身體容大。脂者,其身收小。」「黃帝曰:三者之氣血多少何如?伯高曰:膏者,多氣,多氣者熱,熱者耐寒。肉者,多血則充形,充形則平。脂者,其血清,氣滑少,故不能大。此別於眾人者也。黃帝曰:眾人奈何?伯高曰:眾人皮肉脂膏,不能相加也,血與氣不能相多,故其形不小不大,各自稱其身,命曰眾人。」「黃帝曰:善。治之奈何?伯高曰:必先別其三形,血之多少,氣之清濁,而後調之,治無失常經。是故膏人縱腹垂腴,肉人者,上下容大,脂人者,雖脂不能大者。」《黃帝內經》中所說的「肥人」,其實就是「脂人」,指的就是體形可能不是很大,但是皮膚緊繃有彈性,肌肉、皮下脂肪堅硬的人。「膏人」就是皮膚鬆弛,肌肉鬆軟,甚至按之會凹陷,有著啤酒肚,臉蛋兒下垂的胖子。「肉人」是體形大,但是上下勻稱,皮膚不緊繃也不鬆弛,也就是皮肉不分離。

  一般說來,「膏人」也就是現在所說的胖子,他們多氣少血,這些人容易生熱,耐寒不耐熱。但是這些人陰血化生不足,往往容易掉髮、失眠。特別是沖任陰血不足的時候,胖女人甚至出現閉經,男人有的也會出現髭鬚稀疏。一般來說,我們透過調理元氣和三焦之氣,化膏肓生陰血,不僅可以治療不孕症,而且也為現代的肥胖症治療開拓了一條新的道路。

  「肉人」,體形碩大勻稱,毛髮濃密,在美國常常可以見到這樣的人。這種人來尋求減肥,其實是在減重、減肉。控制飲食,調理脾的功能,採用放血療法,對這些人是有效的。

  「脂人」一般說來就是短小精幹形的人,拿破崙、鄧小平似的人物,怎麼吃也不胖,也不長個頭,但是血清氣滑,有著勃勃生機。
國內外現在視油脂如惡魔,各種食品都標明自己不含脂肪。人體又不是試管,你灌進去什麼就有什麼。你不餵脂肪,他一樣會合成脂肪。與其擔心攝入脂肪,提高人體臟腑的功能才是更重要的。
 

詳細資料

書籍代號: 
0NFL4073
商品條碼EAN: 
9789863841951
ISBN: 
978-986-384-195-1
圖書分類號(CIP): 
413.21
印刷: 
單色
頁數: 
240
裝訂: 
精裝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