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會員中心 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興亡的世界史 飆股女王 蝴蝶朵朵 明日之書 找人聊聊 麥克史東 三國志 這世界很煩 steam
TOP
首頁> 文學館>文學小說>其他地區翻譯文學> 繞頸之物:全球最受矚目的當代非裔英語女作家阿迪契第一本短篇小說集

繞頸之物:全球最受矚目的當代非裔英語女作家阿迪契第一本短篇小說集

The Thing Around Your Neck

出版品牌:木馬文化

作者:奇瑪曼達.恩格茲.阿迪契 Chimamanda Ngozi Adichie

譯者:徐立妍

ISBN:9789863597995

出版日期:2020-06-03

定價:NT$  360

優惠價:79NT$284

促銷優惠 |

我。們 2020女性書展│主題選書單書79折

我。們 2020女性書展│主題選書雙書73折

內容簡介 |

全球最受矚目的當代非裔英語女作家 阿迪契

2015年《時代》雜誌「100位最具影響力的人物」

TED演講超過兩千萬人次觀看

《華盛頓郵報》稱她為「非洲文學之父」阿契貝在21世紀的傳人

 

「阿迪契筆下的角色大多是孤身一人,飄零在陌生的實體或心理環境中……覺得沒人看得見自己、遭人抹消。」——《洛杉磯時報書評》

 

旅居美國的非裔作家阿迪契擅長以「局外人」視角觀看世界:

性別歧視、貧富差距、權力階級、依親移民、美國夢……

描寫現代與傳統、家庭與個人、夢想與現實劇烈衝突的十二則短篇傑作!

 

  《繞頸之物》為阿迪契2009年出版的第一本短篇小說集,其中收錄歐亨利短篇小說獎獲獎作品〈美國大使館〉等12篇故事。她在奈及利亞成長,接著在美國長居,於兩地都有長足觀察,以成熟且深刻的眼光觀察飽受內戰摧殘的奈及利亞,以及對世界無感麻木或錯誤想像的美國社會,並透過故事融合兩個文化,帶來衝擊且無人能及的閱讀體驗。她的故事中沒有膚色偏見,而是以冷靜且洞悉人心的方式帶你走一場紙上導覽,帶領讀者以作者之眼去看那不能及的國度,並發現你不需要有任何既定印象,也不用跨過任何門檻,就能橫越海洋陸地,閱讀另一個世界。

 

收錄「歐亨利短篇小說獎」得獎作品〈美國大使館〉

收錄《紐約客》作品〈一號牢房〉與〈頑固的歷史學家〉

 

「非洲文學之父」奇努阿阿契貝稱之為「天縱之才」

阿迪契得獎紀錄

  • BBC》、《紐約時報》「2013年十大好書」
  • 美國文學界最高榮譽「美國國家書卷獎」小說獎
  • 美國跨領域最高獎項之一「麥克阿瑟天才獎」
  • 《讀者文摘》「年度最佳作者獎」
  • 2018年英國筆會「品特獎PEN Pinter Prize
  • 大英國協圖書獎最佳新人獎、最佳處女作獎
  • 英語寫作女性代表榮譽「柑橘獎」
  • 入選國際IMPAC都柏林文學獎
  • 與碧昂絲以共同作者身分入圍葛萊美獎「年度專輯」  

 

即將出版

奇瑪曼達.恩格茲.阿迪契作品

《我們都該是女性主義者》(短文合輯,收錄點閱人次超越六百萬的Ted演講)

《美國佬》(改編為HBO影集,入選《BBC》、《紐約時報》十大好書、美國國家書卷獎小說獎)

 

導讀 

何曼莊

 

各界推薦

作家張亦絢

作家|胡淑雯

作家|李奕樵

TedxTaipei 創辦人許毓仁

 

阿迪契的文筆超群,成功描寫出複雜的家庭與戀愛關係……她的語言明顯帶有奇努瓦.阿契貝的風格……但是阿迪契青出於藍,或者該說她和阿契貝有一點重要的差別:她很樂觀。她或許是讀著伊妮.布萊敦的兒童冒險故事長大,但是已經看著分崩離析的一切慢慢重聚復原。

——新共和雜誌(The New Republic

 

引人入勝……阿迪契筆下的角色大多是孤身一人,飄零在陌生的實體或心理環境中……覺得沒人看得見自己、遭人抹消。他們不能回家,想要融入美國,如果脖子上圈著像記憶如此險惡的東西會是什麼感覺?或許你還是能想像得到。

——洛杉磯時報書評(Los Angeles Times Book Review

 

集結了力量與巧妙……阿迪契給予了我們一流作家應該做到的:以銳利而動人的觀點探討人類處境的矛盾。

——基督科學箴言報(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阿迪契身為移民作家,也就是所謂的橫槓 美國人,她非常清楚自己在文壇成名後要背負起何種責任……讀完《繞頸之物》這本書,會因為她的自我覺察和不可預測性而歡欣,她知道自己能與人同坐一桌的意義是什麼,而要離開又要付出多少。

——紐約時報書評(The New York Times Book Review

 

發人深省……這些故事的編寫優美、能夠撼動人心而滿足。

——普羅維登斯日報(The Providence Journal

 

如此高明的文章值得全球讀者的讚譽,見解深刻而有力,充滿了似乎要躍然紙上的角色,這本文集絕對是一場文學盛宴。

——圖森市民報(Tucson Citizen

 

這些故事中呈現出鮮明的想像,加上令人眼花撩亂的文筆,證明阿迪契這位作家令人印象深刻的能力及成就……毫無疑問,我們一定要密切注意這位作家,她在未來一定能成就非凡。

——丹佛郵報(The Denver Post

 

才華洋溢……這些故事擲地有聲,出自高明的作家之手,能夠特意激發出移民當中較為少見的面向,例如失去了居所、熟悉的慰藉以及其他人毫無猶豫的接納,還有家鄉無所不在的威權主義所造成的損傷。

——里奇蒙時報派送(Richmond Times-Dispatch

 

書中許多故事透露出從局外人的觀點所看到的美國……阿迪契巧妙挪用了自己母國許多艱困的過去和現況,轉化成精彩而貼近人心的好戲……她的文字與故事見解深刻而發人深省,讓我們更加了解在困境中的人生體驗。

——俄勒岡人報(The Oregonian

 

(阿迪契筆下的)美國人都是叫囂著想融入社會的局外人,而她描寫出的奈及利亞上流階級則是嚷嚷著想脫離歷史的局內人……這些故事是否反映了作家本身的經歷,只有阿迪契知道,不過這些故事毫無疑問是反映了她同胞的生活。

——波士頓全球報(The Boston Globe

 

文筆優美……阿迪契在她相對還算短的作家生涯中吸引了眾多目光……這本書會告訴你為什麼。

——聖地牙哥聯合論壇報(San Diego Union-Tribune

 

(阿迪契)這位作家十分有抱負,也配得上自己的名聲,她的文章清晰、敘事手法簡單而直接……(這些故事)能夠引起強烈共鳴,因為主題具有深度,而作者又能夠理解並展現出筆下的角色。

——費城詢問報(The Philadelphia Inquirer

 

太傑出了……阿迪契體現出一套文學的世界主義,正如她的名字一樣廣闊而圓融:她筆下的故事從美國小說中打造出世界文學……她的文筆能夠如此精煉而如此進行,讓人目炫神迷。

——達拉斯晨報(The Dallas Morning News

 

撼動人心……強而有力……阿迪契這本文集中所呈現出的非洲,不是美國人從電視新聞或報紙頭條而認識的非洲,她的故事所談論的不是內戰、政府腐敗或致命疾病,而更想著眼於描寫傳統與現代之間的衝突、家庭期望與外來的夢想如何影響夫妻和親子間的關係。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

 

要在寥寥數段文字中納入整個世界正是短篇故事作者要面對的挑戰……(阿迪契)證明了自己足以應付這樣的挑戰,文筆兼具壯闊和細膩,建立起豐富的世界……(這些故事)絕對有能力獨當一面,但是一位美國人讀起這些故事所累積的效應就像上了一堂歷史課,還多了一股情感的迫切。

——休士頓紀事報(Houston Chronicle

 

問問大多數美國人他們對奈及利亞了解多少,他們努力半天而勉強說出的答案大概不出生產石油和網路詐騙,而阿迪契知道的還要更多,她描述自己的母國以及來到美國的移民,讓人更加了解這個強大的非洲國家。

——哈特福日報(The Hartford Courant

 

令人難忘……(阿迪契)文筆高明而帶著理解之心……這是小說文壇上最有說服力的一個新聲音。

——時人雜誌(People

 

無論是住在奈及利亞或美國,阿迪契故事中的女人都不好過,不過她們倒是都懂得思考,而這也讓她們的苦難更令人動容,因為在她們的內心深處都明白,若是人生無法依自己意志而活,勢必要付出無可計量的代價。

——芝加哥論壇報(Chicago Tribune

 

這本書讓我們對美國移民的體驗有更新的認識,更有智慧、觀察更加仔細。

——格林威治村之聲(The Village Voice

 

你看到就知道是怎麼回事:憑著高明的文筆揮灑而出的幾篇文章就能召喚出整段人生、具體的時空與世界,就像畢卡索般描寫出人心,而且無須借用態度或觀點式的策略、語言遊戲、後現代裝置……這些故事的色彩與活力絕不平淡,而阿迪契完全展現出自己收放自如的才華。

——Elle雜誌

 

《繞頸之物》書中的故事太過精彩,能夠掐住你的咽喉讓心臟停止。

——浮華世界(Vanity Fair

 

(阿迪契的)故事探索了各種不同的權力糾葛,而通常故事的力道就來自於權力轉移,在那一刻的理解或選擇能夠改變人生。而故事結束後的餘韻讓人能想像這些人往後的人生,讓讀者明白阿迪契是多麼傑出的小說家,而還有許多角色是你想繼續探索的。

——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

 

阿迪契是一位具代表性的作家,特別擅長描繪奈及利亞女性及其家族的生活,無論她們是生活在母國或者接納她們的美國。

——Ms.

作者簡介 |

奇瑪曼達.恩格茲.阿迪契(Chimamanda Ngozi Adichie

1977年生於奈及利亞,在約翰霍普金斯大學與耶魯大學分別取得碩士學位。父母皆有高教育程度,在盛行父權主義的文化中保有開明的想法,也讓阿迪契前往美國完成大學學業,並追尋自己的作家夢。作品翻譯成三十種語言並發表在各種出版品,包括《歐亨利得獎故事2003年》(The O. Henry Prize Stories 2003)、《紐約客》雜誌(The New Yorker)、《格蘭塔》雜誌(Granta)、《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以及《西洋鏡故事》雜誌(Zoetrope)。第一本小說《紫木槿》(Purple Hibiscus)即獲柑橘女性文學獎與不列顛國協作家獎。第二本長篇《半輪黃日》(Half of a Yellow Sun)以奈及利亞內戰為背景,同樣橫掃國際大獎,獲選為時人雜誌以及黑人議題書評(Black Issues Book Review)的年度最佳好書。最新作品《美國佬》(Americanah)(將由木馬出版)獲美國國家書評獎,被紐約時報列為2013年度十大小說,更被HBO相中改編影集,由奧斯卡最佳女配角露琵塔.尼詠歐製作並主演。

她與歌手碧昂絲跨界合作歌曲《完美無瑕》(Flawless),在TED有過兩場知名演說――〈單一故事的危險性〉(The Danger of a Single Story)與〈我們都該是女性主義者〉(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她將後者的演講稿改編成冊,出版後成為新時代年輕女性的啟蒙與覺醒之書,也是瑞典高中生的指定讀物。阿迪契所傳達的故事並非單屬於非洲女性,她要訴說的也並非女性主義者的故事。當你感受到壓迫,喘不過氣乃致窒息,那些便是緊緊纏繞住頸子的事物。她以文字跨越了國界,邀廣大讀者透過她去感受非洲的土地、民族與文化;她宣揚女性主義,以溫柔而堅定的方式。她以故事連結所有人的情感,不只為女性,而為所有位於文化邊陲、無從發言的人發聲。

譯者簡介 |

徐立妍

臺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筆譯組畢業,譯有《一九八四》、《華氏451度》、《人性中的良善天使》等多本作品,持續翻譯中。 

目錄 |

一號牢房

贗品

私密經驗

上週週一

跳跳猴山丘

繞頸之物

美國大使館

顫抖

媒人

明天太遠

頑固的歷史學家

more
書摘 |

[導讀] 既遙遠、又親密的後殖民耳語

何曼莊

奈及利亞共和國是非洲人口第一高、GDP第二高的大國,在這片資源豐富、歷史衝突不斷的土地上,至少有兩百五十個不同的種族,不同族裔、宗教之間的武裝衝突早已是家常便飯,儘管人民死傷不斷,富豪繼續暴富。從英屬殖民地的時期起,權貴階層的生活就已經與英美大城市接軌,例如奈國證券交易所的創辦人Louis Odumegwu Ojukwu是非洲第一位黑人億萬富翁,在英國女王在1956年訪問奈及利亞期間,提供他的私人勞斯萊斯給女王乘坐。

在《繞頸之物》的十二篇小說中,你不會直接看見英國女王乘坐殖民地財閥豪車般的詭異風景,你看到的是當奈及利亞脫離英女王獨立,Ojukwu這樣的人領導國家之後的人間情事,最強烈的衝擊就是民族得到自決,但貧富差距依然殘酷,你可以在〈私密經驗〉第一段就感受到某種複雜難解的心情,在躲避突發的武裝衝突時,兩位信仰與身家背景都不同的女性一起避難,一個女人感嘆自己弄掉了(塑膠串珠)項鍊,而另一位則掉了剛買的柳橙跟包包。

她沒有繼續說那個包包是Burberry的,是她母親最近去倫敦旅遊時買的正貨。

 

奈及利亞第一個共和體制,於1960年建立,那時開始,政府提供獎學金讓優秀國民赴美留學,但是這次共和體制非常短暫,只到1966年開始為期三年的比亞法拉獨立戰爭就結束了。在〈鬼〉一篇中,老教授與一位他以為早就犧牲了的前獨立運動領袖重逢,發現這人不但沒死,還很早就與家人搭著紅十字會的飛機逃到瑞典,心中因此有點看不起這位運用特權逃生的革命分子,但是他自己不也逃到了美國在柏克萊大學教書嗎?

 

……但是我們幾乎不談戰爭,如果談起了也總是帶著一種無法平靜的模糊感,就好像重要的不是我們在空襲期間蜷縮在泥濘的防空洞裡,而在這之前埋葬的焦屍皮膚上還露出一點粉紅的血肉,重要的也不是我們吃過木薯皮,還要看著孩子的肚子因為營養不良而脹大,重要的是我們活下來了……

 

透過高學歷追求社經地位的執著,是資本主義社會通行的成功法則,但奈及利亞人對母國政治狀態的不安全感,進一步強化了這份動機,不是知識分子不想回國,而是就算回去了也只是徒增痛苦,第一次共和只維持六年,接下來在1975年又發生了軍事叛變、然後是1976198319851993年,直到1999年第四共和之後,才算是穩定下來,新興國家常見的貪腐、暴動、特權結構,這些後殖民常見產物,相信讀者都不陌生,但是為什麼實現了民主共和,為什麼來到自由平等的美國,不公不義還是隨處啃噬著我們呢?因為儘管在民主社會裡,每個人的起點也不是平等的。在《上週週一》一篇中,卡瑪拉其實擁有碩士學位,只是礙於還沒拿到綠卡工作許可,暫時只能打工當保母,她的雇主尼爾是個猶太白人:

……尼爾知道她是奈及利亞人時,聽起來很意外。

「妳的英文說得很好啊。」他說,她聽了就覺得惱怒,那種驚訝,認為英文好像應該是他的個人財產一樣。因為如此,雖然托比奇警告過她不要提起自己的教育程度,她還是告訴尼爾自己有碩士學位。

 

這個白人不知道自己有多無知,奈及利亞的官方語言是英語啊!而且,在美國,奈及利亞族群的平均學歷幾乎是全美各族裔最高的,2019年統計顯示二十五歲以上的奈及利亞美國人,有百分之二十九擁有研究所以上的學歷(美國白人則是百分之八),其中有極大比例的醫生、律師、工程師。儘管奈及利亞全國通用的語言就有三種(HausaIgboYoruba),但自共和成立以來,學校便以英語上課,這讓學生準備留美時有了語言優勢(不用考托福呢),許多人即使在奈國已經大學畢業,來美初期為了維持簽證,繼續攻讀研究所,也就「順便」讀到了博士。這麼拼命是為了什麼?一名黑人律師曾說,在美國,身為「移民」、「少數族裔」本身就是一種劣勢,所以只有比白人更努力地逆風而行,精準攻佔高收入職業,晉身上流社會,這樣的策略在亞裔人士之間也很常見。

《繞頸之物》的作者奇瑪曼達.恩格茲.阿迪契(Chimamanda Ngozi Adichie)擁有兩個美國名校碩士學位(約翰霍普金斯跟耶魯大學),讓她在美國文學界的取得話語權少了一些阻礙,但是很多女性可能沒有那麼優秀,也沒有同等的教育機會。作者透過女性視角敘事,告訴我們在女性也能獲得高學歷的時代,還有種種事物綑綁著女性,例如傳統婚姻關係:《膺品》中,在美國坐移民監的太太們經常八卦老公們在家鄉的外遇事蹟、《上週週一》裡的丈夫明明已婚,卻用單身身分申請綠卡、《跳跳猴山丘》裡,受女性主義思想啟蒙的齊歐瑪聽到媽媽描述爸爸外遇對象,然後女人們在商店裡大打出手……。也有的丈夫是自由主義新頭腦,批評政府、領導改革,但卻對拖累家人毫無愧意,妻子必須到《美國大使館》外排隊申請難民簽證,聽到別人這樣讚美自己的丈夫:

那兩個編輯就是奈及利亞需要的那種人,冒著生命危險來告訴我們真相,真的很勇敢。」但她心想:「那不是勇氣,只是過度誇大的自私。」

還有一種丈夫,是在美國當醫生、已經十一年沒返鄉、把姓名都改成美國菜市場名的成功僑胞,透過《媒人》尋找奈及利亞新娘,雖然這個老公幾乎是個陌生人,但他很認真的教導太太如何成為美國人……

「我看到妳的照片時很開心,」他咂著嘴唇說,「妳的膚色很淺。我得考慮到小孩的長相,膚色淺的黑人在美國比較容易出頭。」

又或者是單身赴美,在號稱自由、平等的美國,發現黑人女性在職場與社會上,依然處於結構性劣勢的女孩,在她被富裕白人追求時,她很敏銳地捕捉到了:

後來妳告訴他自己為什麼不高興,就算你們兩人這樣經常一起去張家餐館,就算在送上菜單前你們兩人親吻了,那個中國人還是認為妳不可能是他的女朋友,而他微笑不語。他先是一臉無神看著妳,然後道歉,但妳知道他並不明白。

 

我的生活中有一位奈及利亞女人,她是住在對門的鄰居馬穆魯太太,我有時會幫她提菜上樓,她說謝謝你寶貝,如果超過一週沒見我,她就來敲門看我是否安好,順便抱怨說房東想趕她走。這棟樓是租金穩定公寓(Rent Stablished),受到政策保護,她付的還是四十年前搬進來時的行情,我推算房東要是能換別人入住她的公寓,能收到五倍的房租。但是馬穆魯太太能去哪裡呢?她在公立醫院服務四十年直到退休,但不像我聽說過的奈及利亞菁英,她不是醫生或護士。她問我的朋友是否需要幫傭、問我有沒有不穿的球鞋讓她寄回老家,她的妹妹住在紐澤西、她氣川普滿口謊言、對防疫毫無作為,喜歡喝汽水、右邊膝蓋不好,她的名字是尤吉娜。尤吉娜每次都說:「親愛的,Don’t get old. 變老了一點好事也沒有。」她這樣說的時候,我從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我總覺得「美國夢」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政治宣傳,模糊的理論基礎、可隨時變更的法規,甚至也不保證結果——畢竟這不是創投、也不是選舉,只是一個夢。在紐約成為Covid-19新冠病毒的「震央」,封鎖已經兩個月的今天,我坐在看得見布魯克林郡立醫院的窗前,為這部短篇小說集寫導讀,是一個奇妙的巧合,我可以為讀者做的,只是補充後殖民歷史以及美國生活的背景資料,但是那纏繞在頸子上擺脫不掉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呢?我沒有答案。

 


內容摘錄

繞頸之物

妳以為在美國每個人都有車有槍,妳的叔叔、阿姨、表親也都這樣以為。就在妳贏得美國簽證樂透後,他們對妳說:不出一個月妳就會有一輛大汽車,很快就能買大房子,但是不要像那些美國人一樣去買槍。

他們紛紛湧入妳在拉各斯的房間,妳和父親、母親及三個兄弟姊妹一起住在這裡,他們靠在沒油漆的牆壁上,因為椅子不夠坐,他們大聲向妳道別,然後低聲對妳說希望妳寄什麼東西給他們。比起大車子、房子(可能還有槍),他們想要的東西比較小,像是手拿的皮包、鞋子、香水、衣服等等。妳說好啊,沒問題。

妳在美國的叔叔把妳所有家人的名字都寫下來,參加美國簽證樂透,說妳可以先和他住,等到妳生活穩定下來了再離開。他到機場來接妳,買了一支淋上黃芥末醬的大熱狗給妳,妳吃了覺得想吐,認識美國的第一課,他一邊說一邊笑了。他住在緬因州一處小小的白人小鎮,一間三十年屋齡的湖邊小屋,對妳說他工作的公司給他的薪水比平均值還多了好幾千美元,另外加上認股權,因為他們實在很努力要表現出多元雇用的模樣。他們在每份公司宣傳手冊上都會放他的照片,就算和他的單位毫無關係的手冊也一樣。他笑著說工作很好,值得為此住在白人為主的小鎮上,只是他老婆得開一個小時的車才能找到一家能幫黑人做頭髮的美髮沙龍。祕訣就在於了解美國,要知道美國是一個有捨才有得的國家,妳放棄了很多,但也會得到很多。

他教妳怎麼到主街上的加油站應徵收銀員的工作,幫妳註冊社區大學的課程。那裡的女孩都有一雙粗壯的大腿、塗著大紅色指甲油,還擦著仿曬劑,讓她們看起來像是橘色的。她們問妳在哪裡學英文、在非洲老家有沒有真正的房子、來美國前有沒有看過汽車。她們讚嘆地看著妳的頭髮,問妳如果把髮辮拆下來是會翹起來或垂下去?她們想要知道。全部頭髮都會翹起來?怎麼會?為什麼?妳有用梳子嗎?她們問這些問題的時候,妳笑得很緊繃,妳叔叔向妳說過會出現這種情形,半是無知、半是傲慢,他這樣講。又對妳說他搬到這個房子後過了幾個月,鄰居是怎麼說起松鼠慢慢不見了的事。他們聽說非洲人什麼野生動物都吃。

妳和叔叔一起大笑,在他的家裡,你覺得就像在自己家,他老婆叫妳nwanne,就是妹妹的意思,而他兩個還在上學的小孩叫妳阿姨。他們會說伊博語,午餐吃木薯泥,就像在家鄉一樣。直到叔叔走進妳睡覺的那個狹小地下室,那裡堆著老舊的箱子和紙箱,他用力把妳拉到他身前,捏著妳的屁股呻吟著。他其實不是妳真正的叔叔,只是妳爸爸的姊妹的丈夫的兄弟,沒有血緣關係。妳把他推開後,他坐在妳床上,這裡畢竟是他家,他微笑著說妳已經二十二歲了,不算孩子,如果妳答應他,他可以幫妳做很多事。聰明的女人常常會這麼做,妳以為家鄉拉各斯那些女人是怎麼拿到高薪工作的?就算是紐約市的女人也一樣。

妳把自己反鎖在廁所,直等到他上樓了才出來。隔天早上妳就離開了,沿著長長的小路迎風一直走,聞到湖裡小魚的氣味。妳看到他開著車經過,他總會載妳到主街去上班,而他沒有按喇叭。妳想著,不知道他會不會告訴他老婆妳為什麼離開,然而妳想起他說的話,美國是一個有捨才有得的國家。

最後妳來到康乃狄克州另一個小鎮,因為這是妳搭上的灰狗巴士最後一站,妳走進一間遮雨棚明亮乾淨的餐廳,說妳願意拿比其他女服務生還少兩元的薪水工作。店經理叫璜,頭髮黑得像墨,微笑時露出一顆金牙,他說他從來沒雇用過奈及利亞員工,但所有移民都很認真工作,他知道,因為他也是過來人。他給妳的時薪比別人少一元,但這是檯面下交易,他不喜歡他們要他付那麼多稅金。

妳沒有錢去上學了,因為妳得付錢租下一間地毯有汙漬的小房間,而且這個康乃狄克小鎮也沒有社區大學,州立大學的學分費又太貴。於是妳去公共圖書館,在學校網站上查到課程大綱的建議書單,找了幾本書來讀。有時候妳坐在自己那張凹凸不平的雙人床床墊上想起家鄉,妳的幾個阿姨叫賣著魚乾和大蕉,哄著客人買東西,如果他們不買就大聲叫罵;妳的叔伯總是喝著本地釀的琴酒,他們的家人和人生都擠在小小的房間裡;妳的朋友在妳離開前曾過來說再見,很高興妳贏得美國簽證樂透,也坦白地說他們很嫉妒;妳的父母週日早上總是牽著手一起走去教堂,住在隔壁房的鄰居總會笑著戲弄他們;妳父親下班時會把他老闆的舊報紙帶回家給妳兄弟讀;妳母親的薪水僅僅足夠支付兄弟的中學學費,那裡的老師只要收到裡頭塞了錢的牛皮信封,就會給出優等的成績。

妳從來就不需要塞錢才能拿到優等,在中學裡從來沒有塞過牛皮信封給老師,但是妳仍然選了長長的牛皮信封,把每個月一半的薪水寄給父母,收件地址是一家半國營的公司,妳母親在那裡當清潔工,妳總是會用璜交給妳的美元紙鈔,因為那些鈔票很平整,不像小費拿到的那樣。月月如此。妳小心翼翼地用白紙將錢包起來,但是沒有寫信,因為實在沒什麼好寫的。

但是過了幾個禮拜妳就想寫信了,因為妳有了可說的故事,妳想要寫出美國人坦白得令人吃驚,他們是多麼急切地想告訴妳他們母親對抗癌症的故事、他們的姑嫂早產,這樣的事應該隱而不說,或者只對家族裡的人說,讓他們祝福妳。妳想要寫出這些人的盤子總是剩下太多食物,再扔下幾張皺皺的紙鈔,像是捐獻了錢以彌補浪費掉的食物。妳想要寫出那個開始大哭的小孩,拉扯著自己的金髮,把菜單掃到桌子底下,而父母並沒有叫她閉嘴,反而好言相勸。這個孩子看起來大概才五歲,之後他們全部起身離開。妳想要寫出那些有錢人,穿著破舊的衣服和爛爛的球鞋,活像是拉各斯駐守在大型複合式住宅區外的夜班警衛。妳想要寫出有錢的美國人都很瘦、貧窮的美國人都很胖,很多人都沒有大房子和汽車,不過妳還是不太確定他們有沒有槍,說不定他們就把槍放在口袋。

妳不只想寫信給妳的父母,還想寫給妳的朋友、表親、叔叔伯伯、阿姨姑姑們,但是妳絕對沒有多餘的錢能買香水、衣服、皮包、鞋子送給他們。畢竟妳的服務生工作賺來的錢還要付房租,所以妳誰也沒寫信。

沒有人知道妳在哪裡,因為妳沒有對別人說。有時妳覺得自己是隱形人,試著穿過房間的牆壁到走廊上,於是妳便一頭撞到牆上,在手臂留下瘀青。有一次,璜問妳是不是被男友打了,他可以處理掉他,然後妳神祕兮兮地笑開。

到了晚上,總有什麼東西圈住了妳的脖子,那東西幾乎就要在妳入眠前掐死妳。

 

 

餐廳裡有很多人都會問妳是什麼時候從牙買加來的,因為他們認為每個有外國口音的黑人都是牙買加人,或者有些人會猜到妳是非洲人,就對妳說他們很喜歡大象,想去參加野外狩獵巡遊。

所以,那天在昏暗的餐廳燈光裡,妳剛念出了每日特餐的內容,他問妳是從哪個非洲國家來,那時妳回答了奈及利亞,以為他會說他捐過錢給波札那共和國以對抗愛滋,他卻問妳是約魯巴族或伊博族,因為妳看起來不像游牧為生的富拉尼族。妳很吃驚,妳以為他一定是州立大學的人類學教授,他看起來快三十歲,是有點年輕,但誰又說得準呢?妳回答是伊博族,他問了妳的名字,說埃昆娜這個名字很美。還好他沒問這是什麼意思,因為妳實在很不想再聽到有人這樣說:「『父親的財富』?妳是說,妳父親真會把妳賣給丈夫那種感覺嗎?」

他告訴妳,他曾經去過甘納、烏干達和坦尚尼亞,很喜歡烏干達詩人奧考特.庇代克的作品以及奈及利亞作家阿莫斯.圖圖奧拉的小說,讀過很多關於撒哈拉以南非洲國家的資料,包括他們的歷史與複雜關係。妳想讓自己鄙視他,並且在為他上菜時表現出來,因為太過喜歡非洲的白人和不怎麼喜歡非洲的白人都一樣,自以為高人一等。但是他並不像緬因州社區大學裡的柯伯狄克教授那樣以居高臨下的姿態搖搖頭,他們那時正討論到非洲的去殖民化;他也沒有出現柯伯狄克教授那樣的表情,會出現那種表情的人總以為自己比認識的人都強。隔天他來了,坐在一樣的桌號,妳去問他雞肉好吃嗎,他則問妳是不是在拉各斯長大。第三天他又來了,還沒點菜就開始說話,聊著自己去過印度的孟買,如今很想去拉各斯,看看真實的人是如何生活,例如那些住在簡陋棚屋裡的人。他出國時從來不會做那些愚蠢觀光客做的事。他一直講、一直講,妳甚至得提醒他這樣不合餐廳規矩。妳放下水杯時,他輕輕掃過妳的手。第四天,妳看到他來的時候,對璜說妳不想再負責那一桌了。那天晚上妳下班時,他就等在外頭,耳朵裡塞著耳機,問妳願不願意和他出去,因為妳的名字與哈庫納瑪塔塔押韻,而《獅子王》是他唯一喜歡的感性電影。妳不知道《獅子王》是什麼,妳看著他站在明亮的燈光下,注意到他的眼睛是特級初榨橄欖油的顏色,有些青綠的金。妳只喜歡特級初榨橄欖油,那是妳在美國真正喜愛的東西。

他在州立大學念大四,他告訴妳他幾歲,妳問他為什麼還沒畢業。畢竟這裡可是美國,和家鄉不一樣。拉各斯的大學常常關閉,人們的正常學習歷程得多加三年,講師又會一次又一次地罷工抗議,還是拿不到薪水。他說自己休學了幾年去找自己、去旅行,大多數去非洲和亞洲。妳問他最後在哪裡找到自己,他笑了而妳沒有,妳不知道有人可以就這樣選擇不去上學,有人可以主宰自己的人生,因為妳已經習慣了接受人生給予妳的一切,人生說什麼妳就照樣寫什麼。

接下來的四天裡,妳都拒絕和他出去,因為妳對他看著妳的臉的模樣感到不安,落在妳臉上的眼神太強烈、太著迷,使妳向他道別,又讓妳不太想走開。到了第五天晚上,妳下班後發現他沒有站在門外,感到驚慌了,這麼久以來妳第一次祈禱,但接著他出現在妳身後說嗨,這次他甚至還沒開口問,妳就說好,妳願意和他出去,妳擔心他不會再問一次。

隔天他帶妳去張家餐館吃晚餐,妳的幸運餅乾裡有兩條籤紙,兩張都是空白的。

 

 

妳知道妳已放鬆了警戒,因為妳告訴他妳有看餐廳電視上播出的益智問答節目,妳會為各個參加者加油,依照以下順序:有色人種女性、黑人、白種女人,最後才是白人,也就是說妳從來沒有支持過白人。他笑了,告訴妳他已習慣了沒人支持他,他母親是教女性研究的。

妳知道你們的關係已經很緊密,因為妳告訴他妳的父親其實不是在拉各斯當學校老師,而是在建築公司當低階司機。妳又告訴他,那天妳父親開著那輛搖搖晃晃的寶獅五四汽車,載著妳困在拉各斯車陣,那天下著雨,妳的座位都溼了,因為車頂上鏽蝕了一個洞。路上大塞車,拉各斯總是在塞車,要是下了雨更是一團混亂,路面成為泥濘的池塘,車輛會陷在裡面。妳有幾個表親這時會出門去幫忙推車,賺一點錢。妳想著,就是因為雨水、汪洋沼澤,才會讓妳父親那天太晚踩煞車,妳先是聽到碰撞聲,才感覺到妳父親撞到的車是一輛寬敞、國外進口、深綠色的汽車,金色的車頭燈就像花豹的雙眼。妳父親甚至還沒下車就開始哭、開始求饒,他下車趴在路上,惹來不少喇叭。先生對不起、先生對不起,他不斷說道,就算您把我和我全家人都賣了,也買不起您車子的一顆輪胎啊,先生對不起。

坐在後座的大人物並沒有下車,而是他的司機出來查看損害,斜著眼看妳父親匍匐的模樣,彷彿這樣的求饒是某種色情片,他羞於承認自己很喜歡看這種表演。終於他放妳父親離開,揮揮手叫他走,其他車輛的喇叭聲不絕於耳,駕駛紛紛咒罵。妳父親回到車上時,妳不想看他,因為他就像那些在市場附近的泥沼裡打滾的豬。妳父親看起來糟透了,nsi

妳告訴他這件事之後,他抿著脣握起妳的手,說他了解妳的感受。妳抽回自己的手,突然覺得惱怒,因為他覺得這個世界是――或者說應該是――充滿了像他這樣的人。妳告訴他沒什麼好了解的,事情就只是這樣。

 

 

他在哈特福的電話黃頁上找到一家非洲商店,開車帶妳去,因為他看起來熟門熟路,還把棕櫚酒的瓶子傾斜過來,看看有多少沉澱物,來自甘納的店主人就問他是不是非洲人,像是白皮膚的肯亞或南非人,他說是,但自己已在美國住了很久。當他發現店主人相信了他的話,就一臉很得意。那天晚上妳用他買的東西做飯,他吃了木薯泥和南非葉燉湯後在妳的廚房水槽裡吐了。不過妳不在意,因為現在妳可以在南非葉燉湯裡加肉一起煮了。

他不吃肉,因為他覺得殺害動物是不對的,他說這樣會讓動物產生恐懼毒素,而人類吃了恐懼毒素就會變得疑神疑鬼。妳在家鄉時如果能夠吃到肉,所能吃到的分量也就是半根指頭那麼大。但是妳沒有告訴他這件事,也沒有告訴他妳母親不管煮什麼都會加達瓦達瓦香料塊,因為咖哩和百里香太貴,而達瓦達瓦裡頭有味精――基本上它就是味精。他說味精會致癌,所以他喜歡張家餐館,因為張家的菜不會加味精。

有一次去張家餐館時,他對服務生說他最近去了上海,會講一點中文,服務生的態度就熱絡起來,告訴他哪種湯最好,然後問他:「您在上海有女朋友了嗎?」他微微一笑,什麼也沒說。

妳沒了胃口,胸膛深處的那塊地方覺得像是堵住了一樣。那天晚上他進入妳的身體時妳沒有呻吟,妳咬住自己的嘴脣,假裝自己沒有高潮,因為妳知道他會擔心。後來妳告訴他自己為什麼不高興,因為就算你們兩人經常一起去張家餐館,就算在送上菜單前你們兩人親吻,那個中國人還是認為妳不可能是他的女朋友,而他微笑不語,先是一臉無神看著妳,再來道歉。但妳知道他並不明白。

 

 

他買禮物給妳,當妳拒絕收下這麼貴的東西,他說他在波士頓的祖父很有錢,可是馬上又說那個老人捐出了很多,所以他的信託基金也不算多。他的禮物讓妳眼花撩亂,有一個拳頭大小的玻璃球,搖一搖就能看見一個穿著粉紅衣服、身材勻稱的小娃娃轉起圈圈;有一顆閃亮亮的石頭,不管表面碰到什麼就會變成那個東西的顏色。另有一條墨西哥手工繪製的昂貴絲巾。最後妳告訴他,語調因帶著諷刺而拉長,說自己這輩子收到的禮物都是實用的,例如那顆石頭,如果可以用來磨利東西就很好用。他發出長久而誇張的笑聲,但妳沒有笑,妳知道他這輩子都可以這樣單純為了送禮而買禮物,不為其他目的,不需任何用處。當他開始買鞋子、衣服和書本給妳,妳叫他別送了,妳什麼禮物都不想要,但他還是買給妳。於是妳把東西留給表親、叔伯、阿姨姑姑,等到妳終於能夠回家看看的那一天,就可以送。只是妳也不知道自己要怎麼才能買得起機票,外加負擔房租。他說他真的很想看看奈及利亞,他可以付兩人的機票,與妳一起去。妳不想讓他幫妳付回家的錢,妳不想讓他去奈及利亞,好讓他在那串國家名單中再添一筆,讓他去盯著窮人家的生活看,而那些人卻永遠無法盯著他的生活看。妳這樣告訴他了,那是個艷陽天,他帶妳去看長島海灣,你們兩人吵了起來。妳走在平靜無波的水邊,音量漸漸變大。他說妳不應該說他自以為是,妳說他不應該說只有孟買那些貧窮的印度人才是真正的印度人,難道,因為他看起來不像他們在哈特福看過的那些肥胖窮人,就表示他不是真正的美國人嗎?他很快走到妳前頭,上身赤裸而蒼白,夾腳拖帶起了一點沙子,不過他又回頭伸出手來牽著妳。你們和好了,做愛,兩人的手梳過對方的頭髮,他的頭髮柔軟而金黃,就像成長中的玉米穗那樣搖擺;而妳的頭髮烏黑有彈性,就像枕頭裡的枕芯。他曬了太多太陽,皮膚變得像成熟的西瓜果肉一樣紅。妳吻了吻他的背,幫他擦上乳液。

圈著妳脖子的那東西,幾乎要在妳入眠前掐死妳的那東西,開始鬆開、放手。

 

 

從人們的反應妳知道你們兩人不正常,討厭鬼的態度更加討厭,而善良的人又更加善良。上了年紀的白人男女會低聲喃喃,瞪著他看。黑人則會朝著妳搖搖頭,黑人女性的眼神充滿同情,因為妳那樣缺乏自尊、自我厭惡而哀嘆著。又或者,有些黑人女性會露出從容而團結的笑,也有些黑人太過努力想原諒妳,於是與他打招呼時顯得太過刻意。有些白人男女說著「多麼賞心悅目的一對」,口氣太過輕快,音量太大,似乎是想印證自己有多麼開明。

但他的父母不一樣。他們幾乎讓妳覺得這樣很正常。他母親告訴妳,除了他的高中舞會舞伴,他從來沒有帶女孩子回家見他們,他僵硬地笑了笑,握住妳的手。桌布遮住了你們交握的手,他捏捏妳,妳也捏捏他,想著不知道他怎麼這麼僵硬,為什麼他那雙特級初榨橄欖油眼睛在和父母說話時會黯淡下來。他的母親問妳有沒有讀過納瓦勒.薩達維的作品,妳說有,他母親十分開心。他的父親問起印度食物跟奈及利亞食物之間有多相似,帳單送來時又開玩笑要妳付帳。妳看著他們,慶幸他們沒有把妳當成異國戰利品,像根象牙一般審視。

後來他告訴妳他和父母之間有什麼問題:他們會按比例表現出愛,就像切生日蛋糕。說如果當初他同意去念法學院,他們就會給他更大一塊的愛。妳很想同情他,卻只是生氣。

他告訴妳他的父母邀他一起去加拿大一、兩個禮拜,去住他們在魁北克鄉間的夏季小屋,甚至要他帶妳一起去,不過他拒絕了,這讓妳更加生氣。他讓妳看小屋的照片,妳想著為什麼要說那是小屋,因為在妳家鄉那個地方,這麼大間的房子都可以當銀行和教堂了。妳手中的玻璃杯掉下,碎在他公寓的硬木地板上,他問妳怎麼了,妳什麼都沒說,只是覺得很多事情都不對勁。後來在洗澡時妳開始哭泣,看著水刷去了妳的眼淚,妳卻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哭。

 

 

妳終於寫信回家,寫了一封短信給妳父母,塞在平整的美元鈔票之間,並且附上妳的住址。幾天後,就有信差給妳送來了回信,妳知道是母親親自寫的,因為信上的字跡歪歪扭扭,拼字也有不少錯誤。

妳的父親過世了,癱倒在公司車的方向盤上,那已是五個月前發生的了,她寫道。他們用掉一些妳寄去的錢為他辦了一場體面的葬禮,殺了一頭羊來宴客,幫他買了一副好棺材。妳蜷縮在床上,膝蓋緊壓著胸膛,試著回想妳父親去世時妳在做什麼,在這段他已經去世的幾個月中,妳都在做什麼。或許妳父親死去的那天,妳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硬得就像生米,妳卻無法解釋原因,璜向妳開玩笑說要妳去代廚師的班,廚房裡的熱氣應該會讓妳溫暖起來。或許,妳父親死去的那天,妳剛好坐著車到米斯蒂克去玩、到曼徹斯特的劇場看戲,或者在張家餐館吃晚餐。

妳哭泣的時候他抱著妳,摸摸妳的頭髮,主動說要幫妳買機票,和妳一起去見妳的家人。妳說不了,妳必須自己去,他問妳會不會回來,妳提醒他,自己拿了綠卡,如果一年內不回來就會失去這張卡。他說妳知道他的意思,妳會回來嗎?會嗎?

妳轉過身去不發一語,他開車載妳去機場時,妳緊緊抱著他很長、很長一段時間,然後放開手。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0ECL0146

商品條碼EAN:9789863597995

ISBN:9789863597995

印刷:單色

頁數:264

裝訂:平裝

你可能感興趣 |

李智雅姊姊,現在終於能說了

★讀者好評不斷,如看完《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般心碎。 心痛又無能為力的故事,正在你我周遭發生……

繞頸之物:全球最受矚目的當代非裔英語女作家阿迪契第一本短篇小說集

旅居美國的非裔作家阿迪契擅長以「局外人」視角觀看世界:性別歧視、貧富差距、權力階級、依親移民、美國夢……描寫現代與傳統、家庭與個人、夢想與現實劇烈衝突的十二則短篇傑作!她的故事中沒有膚色偏見,而是以冷靜且洞悉人心的方式帶你走一場紙上導覽,帶領讀者以作者之眼去看那不能及的國度,並發現你不需要有任何既定印象,也不用跨過任何門檻,就能橫越海洋陸地,閱讀另一個世界。

破果

她――是老人,也是女人;而在充滿歧視與壓迫的社會中,她,成了殺手。韓國女性小說新流派,以犀利筆鋒,一刀剖開「敬老」二字最醜陋的一面――「老」是什麼?是身邊的人事物都在消失,只有自己還在原地。是被大眾遺忘,是受年輕人歧視,是被世界認為無用。老,是我無法直視的鏡中倒影。因為你是女人,又是老人,自然被剝奪了名字,也被抹除了活在世上的資格――然而,她依舊想抵抗這樣的世界。

先知:公視影集《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朗誦詩篇原典,綻放愛與哲思之美的不朽散文詩集【中英對照.絕美精裝版】

—— 公視最受矚目|魔幻視覺&微科幻|家庭劇集《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金鐘獎導演陳慧翎 ╳ 實力派卡司 & 超夢幻友情客串—— 朗誦紀伯倫詩〈孩子On Children〉宣傳影片,單週40萬點閱率——西方世界一致譽為「小聖經」的崇高生命頌詩。黎巴嫩詩哲紀伯倫綻放愛與哲思之美的不朽散文詩集,深刻啟發披頭四、甘地、羅丹、冰心等中外名家。

戰爭與和平(四冊不分售)

反權威、反偽善、反暴力,惟求真愛!全台唯一完整中譯,毛姆心中最偉大的小說。現代版的《伊利亞德》、近代史詩的巔峰費時六年,五百五十九個角色,如史詩般的信念與生存之戰,堪稱十九世紀最偉大的小說!透過這本小說,我們不僅能與托爾斯泰重新經歷一次多場影響了俄國的重大戰役,如奧斯特利茨大戰、波羅底諾會戰、莫斯科大火、拿破崙潰退等,更能觀察到十九世紀初期俄國社會所經歷的變遷。

| 同類型書籍 |
初戀:屠格涅夫戀愛經典新譯 (修訂版)
項塔蘭(下)(經典暢銷小說.全新修訂版)
苦果
李智雅姊姊,現在終於能說了
讓我們來談談我們的靈魂:十三世紀哲學家詩人魯米的渴望與狂喜之詩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