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會員中心 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興亡的世界史 激進市場 蝴蝶朵朵 免疫解碼 浪浪別哭 三國志 辣炒年糕 一群喵 steam
TOP
首頁> 文學館>文學小說>言情小說> 那片星空那片海【電視劇照海報版,馮紹峰、郭碧婷領銜主演】(上下卷不分售)

那片星空那片海【電視劇照海報版,馮紹峰、郭碧婷領銜主演】(上下卷不分售)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ISBN:9789863840824

出版日期:2017-02-22

定價:NT$  450

優惠價:79NT$356

促銷優惠 |

|啡讀BOOK,嗜讀成痴|全館79折

內容簡介 |

改編電視劇「那片星空那片海」

原著小說+電視劇照版

 

澎湖、綠島、上海、紐約、首爾、釜山等地取景

馮紹峰、郭碧婷領銜主演

2017年播出,敬請期待!

《步步驚心》《大漠謠》作者、影視製作人 桐華

最新夢幻愛情小說

一個桐華最珍愛的故事,一個星空與海的美麗邂逅!

 

獨家收錄:創作歷程〈繁體中文版後記〉

愛與被愛,奉獻與接受,

面對生死時,究竟該如何抉擇?

星之彼端,海之彼岸,讓彼此相連的

是我倆不離不棄、披荊斬棘般的愛情

從小父母吵架離異,後來跟祖父一起生活,愛情一直都不是沈螺的選擇。

她為了從小疼愛自己的爺爺,毅然辭了北京工作回到海島陪伴爺爺走完最後一程,秉持著靠山山倒,靠自己最好的信念,繼承爺爺的老宅子,經營「海螺小棧」民宿。

爺爺過世後,沈螺撿到了一個陌生男子──像謎團般的吳居藍,改變了平凡的一切。

他,什麼都做,廚藝精湛、會做古琴、寫了一手好字,卻不會使用電器用品……

她,早過了相信「真愛無敵」和「王子公主般幸福愛情」的年齡,卻愛上了他。

愛情讓人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有如世上最不可解的魔法,

能讓自私者無私、怯懦者勇敢、貪婪者善良、狡猾者愚鈍;

也能讓無私者只想獨占溫柔;勇敢者因為有了牽掛而怯懦、多疑……

為了吳居藍,沈螺義無反顧,寧可做撲火的飛蛾。

愛就愛吧!即使痛苦,亦是愛的一部分──

「你真的不能……看著我變老變醜了嗎?」

「對不起!」

(對不起你選擇了愛我嗎?對不起你選擇了讓我活下去嗎?)

「呵……這樣也挺好!你只能記住我最美麗的樣子了!」

 

────那個人,是我眼裡的璀璨星空;那個人,是我心底的無垠大海。────

愛情和人生一模一樣,永遠都是鮮花與荊棘同在。

如果我們的相擁只能隔著荊棘,那麼我願意用力、更用力一點地抱緊他!

──即使荊棘刺穿我的肌膚,刺進我的心臟,只要能距離他近一點、更近一點!──

【人物介紹】

沈螺

「海螺小棧」女主人。從小父母離異,先跟著媽媽,後來跟著爸爸生活,最後被爺爺接回海島扶養長大,喜歡看電視偶像劇,養成自我獨立又有點天真的個性。在知道爺爺癌症末期,毅然辭了工作回家陪伴爺爺最後一段日子。為了和吳居藍相戀而經歷許多艱難的抉擇……

吳居藍

在沈螺爺爺過世後突然出現在沈家門口的男子,後被沈螺收留,因廚藝好成為民宿伙計,為了招攬客人,表演失傳已久的唐朝斫膾廚藝而使民宿聲名大噪。他身世成謎,不會用現代電器,卻寫了一手勘比王羲之的好字,懂醫術、建築,還會做古琴、彈琴、吟詩……但,他不是穿越人士。

周不聞

李大頭,原名李敬,一開始為處理沈家遺囑的律師,其實為了避嫌,後來才跟江易盛一同跟沈螺相認,與江易盛同為沈螺少年時代最好的朋友,少年時曾跟沈螺告白,但來不及知道沈螺的回應後就離開海島。再回來似乎對沈螺別有目的……

江易盛

跟沈螺、周不聞為少年好友,因為家族長期有遺傳性的精神疾病,從小立志當醫生也希望能找到治療的辦法。現在在海島上唯一的醫院當醫生,在知道沈螺被搶之後,幫忙沈螺處理後續的情況。

巫靚靚

本來為江易盛所待的海島醫院來的國外交流醫生,實際上為侍奉Regulus 的女巫後人。後與江易盛相戀。

Violet

巫靚靚的奶奶,Regulus 企業的主事者,侍奉 Regulus的女巫。

作者簡介 |

桐華

作家、影視製作人。生於中國西北,畢業於北京大學,現定居香港,被讀者譽為「燃情天后」與「中國古典言情第一人」。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是她從小看慣的景色,嚮往著「小橋流水人家」,工作後索性跑到南方,領略一番芭蕉夜雨、薄暮昏冥。一直覺得人生不管是「大江東去,浪淘盡」,還是「楊柳岸,曉風殘月」,都該體會經歷。喜歡沉浸在各色的文字世界中,從古龍到席絹,從《紅樓夢》到《百年孤寂》,來者不拒。

 著有《步步驚心》(增訂版)、《大漠謠》、《雲中歌》、《長相思》、《曾許諾》、《最美的時光》、《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半暖時光》等,以上皆由野人文化出版。

 影視劇作品:《金玉良緣》《抓住彩虹的男人》《偏偏喜歡你》。

書摘 |

Chapter 1 昏倒在院子裡的男人

那是怎樣一雙驚心動魄的眼眸?漆黑中透著靛藍,深邃、平靜、遼闊,像是風平浪靜、繁星滿天時的夏夜大海,整個璀璨的星空都被它吞納,整個宇宙的祕密都藏在其間,讓人忍不住凝望、探究。

清晨,第一縷陽光穿過鹿角樹的樹梢,照到臥室的窗戶,又從窗簾的間隙射到我臉上時,我從夢中驚醒了。

為了貪圖涼快,夜晚沒有關窗,清涼的海風吹得窗簾一起一伏。熟悉的海腥味隨著晨風輕盈地鑽進了我的鼻子,讓我一邊緊閉著眼睛,把頭往枕頭裡縮,努力想多睡一會兒,一邊下意識地想著「賴會床再起來,就又可以吃爺爺熬的海鮮粥了」。念頭剛起,腦海內已浮現出另一幅畫面——我和爸爸、弟弟三人穿著黑衣、戴著白絹,站在船頭,把爺爺的骨灰撒進大海,白色的浪花緊緊地追逐在船後,一波又一波、翻湧不停,很像靈堂內的花圈魂幡。

刹那的惶然後,我清醒地知道了哪個是夢、哪個是現實,雖然我很希望沉浸在爺爺還在的美夢中不醒來,但所謂的現實就是逼得你不得不睜開眼睛去面對。

想到繼母可不熟悉廚房,也絕不會心疼爺爺的那些舊盆、舊碗,我立即睜開眼睛,坐了起來。看了眼桌上的鬧鐘,還不到六點,房子裡靜悄悄,顯然其他人仍在酣睡。

這幾天為爺爺辦喪事,大家都累得夠嗆,爸爸和繼母又是典型的城市人,習慣晚睡晚起,估計今天不睡到九點是不會起來。

我洗漱完,輕手輕腳地下了樓,去廚房先把粥熬上,沒有精神折騰,只是往鍋裡放了一點干貝,也算是海鮮粥吧!

走出廚房,我站在庭院中,不自覺地去四處的茂盛花木中尋找爺爺的身影,以前爺爺早上起床後,第一件事就是照看他的花草。

院牆四周是一年四季花開不斷的龍船花,緋紅的小碎花一團團聚在一起,明豔動人,猶如新娘手裡的繡球;爬纏在青石牆上的九重葛,粉紅的花朵燦若朝陽,一簇簇壓在斑駁的舊石牆上,給涼爽的清晨平添了幾分豔色;客廳窗下的紅雀珊瑚、日日櫻開得如火如荼;書房窗外的龍吐珠和七里香的纍纍白花,堆雲積雪,煞是好看;在廚房的轉角那株至少一百歲的公孫桔綠意盎然,小小的桔仔羞答答地躲在枝葉間。

所有花木都是海島上的常見植物,不是什麼名貴品種,幾乎家家戶戶都會種一點,可爺爺照顧的花木總是長得比別人家好。

這幾日忙忙碌碌,沒有人打理它們,落花、落葉已經在地上堆了一層,顯得有些頹敗。我擦了擦有點酸澀的眼睛,提起掃帚開始打掃庭院。

掃完院子,我打算把門口也掃一下,拉開了院門。電光火石間,只感覺一個黑黢黢的東西向我倒過來,我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地後退閃避,不知道被什麼絆了下,跌坐在地上。

「誰放的東西……」我定睛一看,嘴巴半張著,聲音沒了,倒在院子裡的竟然是一個人。

一個穿著古怪、昏迷不醒的男人,凌亂的頭髮半遮在臉上,看不清他的面目,只感覺皮膚黯淡無光、營養不良的樣子。上半身套著一件海員的黑色制服,這不奇怪,但他裡面什麼都沒穿,像是穿襯杉那樣的貼身穿著秋冬款的雙排扣制服,下半身是一件遊客常穿的、印著椰子樹的花短褲,順著他的腿看下去,赤腳!?

我呆呆地瞪了他半晌,終於回過神來,小心翼翼地戳了他一下,「喂!」

沒有反應,但觸手柔軟,因為剛送走爺爺,我對失去生命的身體記憶猶新,立即判斷這個人還是活的。但是他的體溫好低,低得很不正常。我不知道他是生病了,還是我判斷失誤,其實他已經死了。

我屏著一口氣,把手伸到他的鼻子下,感覺到一呼一吸的氣息,鬆了口氣。

大概因為事情太詭異,我的反應也不太正常,確定了我家門口不是「拋屍現場」後,我的第一反應不是思考怎麼辦,而是……詭異地跑到院門口,左右探看了一下,確定、肯定絕對沒有鞋子遺落在門外。

他竟然真的是赤腳哎!

我看看院外那條年代久遠、坑坑窪窪的石頭路,再看看他的腳,黑色的汙痕和暗紅的血痕交雜在一起,看不出究竟哪裡有傷,但能肯定這段路他一定走得很辛苦。

我蹲在他身邊,一邊拿出手機準備打電話,一邊用力搖他,這裡不是大城市,我不可能指望救護車隨叫隨到,何況這條老街,就算救護車能及時趕到,也開不上來,還是得找人幫忙。

電話通了,「江醫生……」我剛打了聲招呼,覺得手被緊緊抓住了。

「不要醫生!」那個昏倒在我家院子裡的男人虛弱地說出這句話後,緩緩睜開了眼睛。

我驚異地抬眼看向他,一陣風過,恰好吹開了他覆在眼上的亂髮,我的視線正正地對上了他的眼眸。

那是怎樣一雙驚心動魄的眼眸?漆黑中透著靛藍,深邃、平靜、遼闊,像是風平浪靜、繁星滿天時的夏夜大海,整個璀璨的星空都被它吞納,整個宇宙的祕密都藏在其間,讓人忍不住凝望、探究。

我呆呆地看著他,他撐著地坐了起來,再次清晰地說:「不要醫生。」

此刻再看去,他的眼睛雖然也算好看,卻沒有剛才攝人心魄,應該只是因為恰到好處的角度,陽光在一刹那施了魔法。

我遲疑著沒有吭聲,他說:「我只是缺水,喝點水就好了。」

他肯定不是本地人,口音很奇怪,我聽得十分費力,但他語氣不卑不亢,令人信服,更重要的是我還有一堆事要處理,對一個陌生人的憐憫終究有限,多一事自然不如少一事。

「江醫生,我沒什麼事,不小心按錯電話,我現在還有事忙,回頭再說!」

我掛了電話,扶他起來。當他站起來的一瞬,我才感覺到他的高大,我有一百七十三,自小性格比較野,一直當著假小子,可他竟然讓我找到了「小鳥依人」的感覺。

我扶著他走到院子的角落,坐在了爺爺平時常坐的籐椅上,「等我一下。」

我走進廚房,給他倒了一杯溫水,想了想,舀了兩勺蜂蜜。

我把蜂蜜水端給他,他先輕輕抿了一口,大概嘗出有異味,警覺地一頓。

我說:「你昏倒在我家門口,如果不是生病,大概就是低血糖,我給你加了一些蜂蜜。」在我解釋的同時,他已經一口氣喝完了水,顯然在我解釋前,他已經辨別出我放的是什麼了。

「你還要嗎?」

他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點了下頭。

我又跑進了廚房,給他倒水。

來來回回,他一連喝了六大杯水,到第七杯時,才慢了下來。

他低垂著眼,握著細長的玻璃杯,除了一開始的那句「不要醫生」,一直沒有說過話,連聲「謝謝」都沒有,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什麼。

藤葉間隙篩落的一縷陽光恰好照到玻璃杯上,映得他的手指白皙潔淨、纖長有力,猶如最優雅的鋼琴家的手,和他傷痕累累、汙跡斑斑的腳,形成了詭異強烈的對比。

理智上,我知道不應該讓一個陌生人待在家裡,但因為一點莫名的觸動和心軟,我又實在狠不下心就這麼趕他走。

我走進廚房,掀開鍋蓋看了看,發現干貝粥已經熬得差不多了。

我盛了一碗粥,配了一碟涼拌海帶芽和兩半鹹鴨蛋,放在託盤裡端給他。

我婉轉地說:「你吃點東西,等力氣恢復了再走吧!」

他沒有說話,盯著面前的碗筷看了一會兒,才拿起筷子,大概因為才從昏迷中醒來,手不穩,筷子握了幾次才握好。

「我還要做家事,你慢慢吃,有事叫我。」我怕站在一旁讓他局促不安,找了個理由離開了。

我走進客廳,把鞋櫃翻了一遍,找出一雙男士舊拖鞋。不像別的鞋子,必須要尺碼合適才能穿,拖鞋是不管腳大一點、小一點都能湊合著穿。

我拎著拖鞋走到院子裡的水龍頭下,把看著挺乾淨的鞋子又沖刷了一遍,立放在太陽下曝曬。

估摸著他還要一會兒才能吃完,我拿起抹布,一邊擦拭院子裡邊邊角角的灰塵,一邊時不時地查看他一眼。

以前爺爺還在時,藤桌、籐椅一般放在主屋的簷下或者庭院正中,乘涼喝茶、賞景休憩,都無比愜意。爺爺臥床不起後,沒有人再有這個閒情逸致,藤桌和籐椅被挪放到了靠著院牆的角落裡,那裡種著兩株龍吐珠和幾棵七里香,都長了十幾年了,七里香有一人多高,攀附而上的龍吐珠藤粗葉茂,恰好把他的身影遮擋住。

我看不清楚他,但隔著扶疏花影,能確定他一直規規矩矩地坐在那裡,沒有不安分的動作。

我放心了一點,雖然海島的民風淳樸,別說強姦兇殺,就連雞鳴狗盜也很少發生。爺爺一直驕傲地說自己的老家是桃花源,寧可孤身一人住在老宅,也不肯搬去城市和爸爸住,但我在大城市生活久了,憐憫偶爾還會有一點點,戒備卻永遠只多不少。

正在胡思亂想,繼母的說話聲隱約傳來,我立即放下了抹布。

沈楊暉興沖沖地跑出屋子,大呼小叫地說:「沈螺,你怎麼起這麼早?」

沈楊暉是我同父異母的弟弟,典型的獨生子性格,沒什麼壞心眼,但十四歲的少年,正是中二病最厲害時,絕不招人喜歡。

我還沒回答他,爸爸的叫聲從二樓的廁所飄了出來,「沈楊暉,說了多少遍了?叫姊姊!」

沈楊暉做了個鬼臉,滿不在乎地嘀咕:「沈螺都不叫我媽『媽媽』,我幹嘛非要叫她姊姊?是吧,沈螺?」

繼母走了出來,朝我微笑打招呼,「小螺,早安!」

我也扯出微笑,「楊姨,早安!」繼母姓楊,她嫁給我爸爸時,我已經十歲,離婚家庭的孩子都早熟,該懂不該懂的我基本都懂了。從一開始,我就知道她沒打算當我後媽,我寧可被爸爸斥駡,也堅決不叫她媽媽,只叫她楊姨,她欣然接受。

楊姨在沈楊暉背上拍了一下,催促說:「去刷牙洗臉。」又提高了聲音叫:「海生,盯著你兒子刷牙,要不然他又糊弄人。」

我不禁失笑地搖搖頭。這麼多年過去了,我都已經二十五歲,不再是那個十歲的小丫頭,繼母卻還是老樣子,總喜歡時不時地提醒我,在她和爸爸之間,我不是家人,而是個外人,卻忘記了,這裡不是上海那個她和爸爸只有兩間臥室的家,這裡是爺爺的家,是我長大的地方,她才是外人。

————˙————˙————

鄉下人沒有那麼講究,寬敞的廚房也就是飯廳。等爸爸他們漱洗完,我已經擺好早飯。

楊姨客氣地說:「真是麻煩小螺了。」

我淡淡地說:「不用客氣,我已經吃過了,你們隨意。」

爸爸訕訕地想說點什麼,沈楊暉已經端起碗,大口吃起來,他也只好說:「吃吧!」

正在吃早飯,敲門聲響起。

我剛想去開門,沈楊暉已經像一隻兔子般躥出去,打開了院門。爸爸不放心,放下碗筷,緊跟著走了出去,「楊暉,和你說過多少遍,開門前一定要問清楚,認識的人才能開門……」

門外站著一個衣冠楚楚、戴著眼鏡的男子,淺藍色的條紋格襯杉、筆挺的黑西褲,斯文下藏著精明,顯然不是海島本地人,爸爸訓斥沈楊暉的話暫時中斷了。

他疑惑地打量著來人,「您找誰?」

對方帶著職業性的微笑,拿出名片,自我介紹:「我是周不聞律師,受沈老先生委託,來執行他的遺囑,您是沈先生吧?我們前幾天通過電話,約好今天見面。」

爸爸忙熱情地歡迎對方進屋,「對、對!沒想到您這麼早,我還以為您要中午才能到。」從大陸來海島的船每天兩班,一班早上七點半,十一點半到島上,另一班是中午十二點,下午四點到。

周律師微笑著說:「為了安全起見,我搭乘昨天中午的船過來的。」

繼母再顧不上吃飯,著急地走出來,又趕緊穩住,掩飾地對我說:「小螺,一起去聽聽,和你也有關係。」

 

爸爸客氣地請周律師到客廳坐,繼母殷勤地倒了熱茶,我一時間不知道該做什麼,只能沉默地站在門邊。

爸爸和周律師寒暄了幾句,周律師放下了茶杯,爸爸和繼母明白周律師是要進入正文了,都有些緊張。繼母把沈楊暉拉到身邊,緊緊地摟著,似乎這樣就能多一些依仗。

周律師說:「沈老先生的財產很簡單清楚,所以我們的繼承手續也會很簡單清楚。沈老先生的財產有兩部分,一部分是固定財產,就是這棟房子,宅基地面積一共是……」

繼母隨著律師的話,抬眼打量著老房子。房子雖然是老房子,但布局合理、庭院寬敞、草木繁盛,連她這麼挑剔的人都很喜歡,可惜這房子不是在上海,而是在一個交通不便的海島上。雖然這些年,因為遊客,這裡的房子升值了一點,但畢竟不是三亞、青島這些真正的旅遊勝地,遊客只會來看看,絕不會想長居,還是值不了多少錢。

周律師仔細地把老宅的現狀介紹清楚後,補充道:「雖然房子屬於私人所有,但這房子不是商品房,國家規定不得買賣宅基地,所以這房子如果不自住,也只能出租,不能公開買賣。」

繼母不禁說:「那些靠海的老房子還能租出去改造成民宿,這房子在山上,不靠海,交通也不便利,如果不能賣,租給誰啊?」

周律師禮貌地笑了笑,沒有回答繼母的問題,而是繼續說:「除了這棟房子以外,沈老先生剩下的財產都是現金,因為沈老先生不懂理財,所有現金都是定期存款,共有一百一十萬,分別存在建行和農行。」

爸爸和繼母喜出望外,禁不住笑著對視了一眼,又立即控制住了,沈楊暉卻藏不住心思,高興地嚷嚷了起來,「媽、媽,你說對了,爺爺果然藏了錢!別忘記,你答應我的,還完房貸,剩下的錢買輛車,可以送我上學!」

繼母瞅了我一眼,意有所指地說:「別胡鬧,這些錢還不見得是給你的!雖然你是沈家唯一的孫子,可誰叫你不會討爺爺歡心呢!不過,孫子就是孫子,要是分配得不公,你爸爸可不會答應的。」

繼母用胳膊搥了爸爸一下,爸爸故作威嚴地說:「繼續聽周律師說,爸爸會一碗水端平的。」

我盯著地面,沒有吭聲。並不是我寬容大度、也不是我逆來順受,而是這一刻,想到這都是爺爺生前的安排,恍惚間,我似乎能看到爺爺坐在竹椅上,一字一句細細吩咐律師的樣子。在我的記憶中,爺爺從來沒有煩擾過後輩,把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條,甚至自己的身後事。難言的酸澀湧起,我怕我一開口,就會掉下淚來,只能緊緊地咬著唇,安靜地聆聽。

周律師看沒有人再發表意見了,繼續說道:「根據沈老先生的遺囑,財產分為兩份,一份是一百一十萬的定期存款,一份是媽祖街九十二號的房子,以及房子裡的全部所有物。這兩份財產,一份給孫女沈螺,一份給孫子沈楊暉……」

聽到這裡,一直屏息靜氣的繼母「砰」地一拍桌子,憤怒地嚷了起來:「老頭子太不公平了!把所有錢給了別人,只給楊暉留一套不值錢的老房子,就算是想辦法私下賣掉,撐死了賣個二十來萬。沈海生,我告訴你,這事兒你必須出頭,就算告到法院去,也必須重新分割財產!說到哪裡去,也沒有孫女比孫子拿得多的道理!」

周律師盯著檔,恍若未聞,等繼母的話音落了,他才不急不緩地說:「兩份財產哪份給孫子,哪份給孫女,沈老先生沒有具體分配,而是把選擇權給了沈螺和沈楊暉,由兩人自行選擇。」

繼母愣了一愣,緊張地問:「誰先選?」

周律師說:「沈老先生沒有規定。你們自行協商吧!」周律師說完,閣上了資料夾,端起了茶杯,專心一志地喝起茶來,似乎自己不存在。

繼母目光銳利地盯著我,用手不停地推爸爸,示意他開口。

爸爸終是沒徹底忘記我也是他的孩子,吞吞吐吐地說:「小螺,你看……這誰該先選?」

繼母在沈楊暉耳邊小聲叮嚀,沈楊暉的中二病發作,沒理會媽媽授意的「親情策略」,反倒毫不客氣地說:「沈螺,我要先選!」

我心中早有決斷,平靜地問繼母:「楊姨想讓誰先選?」

繼母只得挑明瞭說:「小螺,你看……你弟弟年紀還小,以後讀書、找工作、結婚娶媳婦,花錢的地方還很多,你都已經大學畢業了,這些年你的生活費、教育費都是爺爺出的,你弟弟可沒花爺爺一分錢……按情按理,你都應該讓你弟弟先選。」

我苦笑,我的生活費、教育費都是爺爺出的,是我想這樣嗎?視線掃向爸爸時,爸爸回避了,我也懶得再糾纏,對繼母說:「好的,讓楊暉先選吧!」

一直裝不存在的周律師立即放下茶杯,抬起了頭,詢問沈楊暉,「請問你選擇哪份財產?」

沈楊暉還沒說,繼母已經說:「現金,我們要銀行裡的現金。」

沈楊暉隨著媽媽,一模一樣地重複了一遍:「現金,我們要銀行裡的現金。」

周律師看向我,我說:「我要房子。」

周律師從資料夾裡拿出一疊文件,「這些文件麻煩你們審閱一下,如果沒有問題,請簽名。接下來的相關手續,我的助理會繼續處理。」

等我們看完文件、簽完名,周律師整整衣衫,站了起來,他和我們握手道別:「請節哀順變!」

目送周律師離開後,爸爸關上了院門。

繼母一邊拿著文件上樓,一邊大聲說:「我去收拾行李,我們趕中午十二點半的船離開。要能買到明天早上的機票,下午就能到家了。」

沈楊暉「嗷」一聲歡呼,撒著歡往樓上跑:「回上海了!」

爸爸看到老婆、兒子都是「一刻不想停留」的態度,知道再沒有反對的餘地,只能對我期期艾艾地說:「公司假期就十來天……我、我……必須回去上班了。」

這些年我早已經死心,對他沒有任何過多的奢求,爸爸不是壞人,只不過,有時候懦弱糊塗、沒有原則的善良人會比壞人更讓人心寒。我平靜地說:「嗯,知道了。謝謝爸爸這次及時趕回來。」雖然最後六個月,一直是我陪著爺爺,可爸爸畢竟在爺爺閉眼前趕了回來,也跑前跑後、盡心盡力地操辦了爺爺的喪事。

爸爸擔憂地說:「你這孩子,沒有和我商量,就為了照顧爺爺,把工作給辭了,現在工作不好找,你得趕緊……」

「爸,媽讓你幫我收拾行李。」沈楊暉站在樓梯上大叫。

爸爸不得不說:「我先上去,反正你記住,趕緊找工作,閒得太久,就沒公司願意要你了。」

 

我跟在爸爸的後面上了樓,走進自己的房間,把律師給的文件鎖進抽屜裡。隱隱約約間感覺自己好像遺漏了一件什麼事,可繼母的聲音時不時尖銳地響起,搞得我總是靜不下心來想。

我索性走到窗戶邊去欣賞風景,不管什麼事,都等他們離開了再說吧!

幾條龍吐珠的翠綠藤蔓在窗戶外隨風搖曳,一朵朵花綴在枝頭,有的剛剛綻放,仍是雪白;有的正在怒放,潔白的花萼含著紅色的花冠,猶如白龍吐珠。

我微笑著勾起藤蔓,隨手擺弄著,今年一直沒有工夫修理花木,龍吐珠的藤蔓竟然已經攀援到了我的窗戶邊。突然間,我想起一直隱約忘記的事情是什麼了——那個昏倒在我家院子裡的男人!

我懊惱地用力敲了自己腦門一下,我竟然忘記了家裡還有一個陌生男人!

 

我拽著窗框,從窗戶裡探出身子,向下看去,層層綠葉、累累白花下,那個黑色的身影十分顯眼,一動不動地坐著,好似已經睡著。

我剛想出聲叫他,又想起了繼母正在屋子裡走來走去地收拾東西,沒必要節外生枝。我順手掐下一枝龍吐珠花,用力朝他扔過去。

大概聽到了動靜,他立即抬起頭看向我,眼神凌厲,表情森寒,像是一隻殺機內蘊、蓄勢待發的猛獸,把我嚇了一跳。雖然我用了很大的力氣,可一枝花就是一枝花,不可能變成殺人利器。微風中,白萼紅冠的龍吐珠花飄飄蕩蕩,朝著他飛過去,頗有幾分詩情畫意。他眼睛內的鋒芒散去,微微瞇著眼,靜靜地看著花漸漸飄向他,直到就要落到臉上的一瞬,他才輕輕抬起手,接住了花。

這一刻,香花如雪,他指間拈花,慵懶地靠在籐椅上,隔著絲絲縷縷的藤蔓,半仰頭,看著我,只是一個平凡落魄的男子,沒有絲毫駭人的氣勢。我被嚇得憋在胸口的一口氣終於敢輕輕吐出去,只覺得雙腿發軟,要撐著窗臺才能站穩。

這究竟算什麼破事?一時好心收留了一隻野貓,可我竟然被野貓的眼神給嚇得差點跪了。

我板起了臉,狠狠地瞪著他,想表明誰才是老大,爸爸的聲音從門外傳來,「小螺,我們走了!」

我再顧不上和一隻沒有家教的野貓計較,匆匆轉身,拉開門,跑出了房間。

 

爺爺因為風濕病,樓梯爬多了就膝蓋疼,後來幾年一直住在樓下的大套房,既是書房,也是臥室。我經過時,無意掃了一眼,立即察覺不對勁,再仔細一看,放在博古架上的那面鏡子不見了。

「楊暉,快點!再磨磨蹭蹭,當心買不到票!」繼母已經提著行李箱走到院子裡。

我幾步衝過去,擋在院門前,不讓他們離開。

繼母立即明白我想做什麼了,尖銳地叫起來:「沈螺,你想幹什麼?」

爸爸不解地看我,「小螺?」

我說:「離開前,把爺爺的鏡子留下。」

沈楊暉很衝地說:「鏡子?什麼鏡子?我們幹嘛要帶一面破鏡子回上海?除了礁石和沙子,上海什麼東西不比這裡好?」

我冷笑著說:「的確是面破鏡子,不過就算是破鏡子也是清朝的破鏡子,否則楊姨怎麼看得上眼?」那是當年爺爺的祖母給奶奶的聘禮,據說是爺爺的爺爺置辦的家產,除了一面銅鏡,還有一對銀鐲、一根銀簪,可惜在時間的洪流中,最值錢的兩樣不知道去了哪裡,只留下一面銅鏡。

爸爸看了眼緊緊拿著箱子的繼母,明白了,他十分尷尬,看看我,又看看老婆,一如往常,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繼母發現藏不住了,也不藏了,盛氣凌人地說:「我是拿了那面舊鏡子,不過又怎麼樣?那是沈家的東西!整套老宅子都給了你,我為楊暉留一份紀念,難道不應該嗎?」

「你別忘了,律師說得清清楚楚,我繼承的是老宅和老宅裡的全部所有物。」我終於明白爺爺為何會在遺囑上強調這句話,還要求爸爸和繼母簽字確認。

楊姨也不和我講理,用力推我,「是,我幫沈家的孫子拿了一面沈家的鏡子,你去告我啊!」

我拉扯她的箱子,她用手緊緊捏住,兩人推擠爭奪起來。她穿著高跟鞋,我穿著平跟鞋,又畢竟比她年輕力氣大,她的箱子被我奪了過來,她重心不穩,摔倒在地上。

繼母立即撒潑哭嚷了起來,「沈海生,你看看你女兒,竟然敢打長輩了!」

爸爸被我凌厲的眼風一掃,什麼都沒敢說,只能賠著小心,去扶繼母,「鏡子是女孩子用的東西,楊暉是個男孩,又用不到,就給小螺吧!」

繼母氣得又哭又罵又打:「放屁!一屋子破爛,就這麼一個值錢的東西,你說給就給!我告訴你,沒門!」

我懶得理他們,把箱子放在地上,蹲下身,打開箱子,開始翻找銅鏡。

 

「啪」一聲,一巴掌重重地打在了我臉上。我被打得有點懵,抬起頭直愣愣地看著沈楊暉。沈楊暉的力氣不比成年人小,那巴掌又下了狠勁,我的左耳朵嗡嗡作響,一時間站都站不起來。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他又用力推開我,把箱子搶了回去,迅速拉上拉鍊,牢牢提在手裡。

我一直提防著繼母和爸爸,卻忘記了還有一個沈楊暉,他們是一家「三口」。十四歲的沈楊暉已經一百七十公分,嘻皮笑臉時還能看到幾分孩子的稚氣,橫眉冷對時,卻已經是不折不扣的男人了,若擱在古代,他都能上陣殺敵了。

沈楊暉惡狠狠地瞪著我說:「你先打了我媽,我才打你的。」

繼母立即站起來,幸災樂禍地說:「打人的人終被人打!」她拉著兒子的胳膊往門外走,「我們走!」

我不甘心地用力拽住箱子,想阻止他們離開。繼母沒客氣地一高跟鞋踢到我胳膊上,鑽心的痛,我一下子鬆開了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走出了院門。

爸爸彎身扶起我,「小螺,別往心裡去,楊暉還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鏡子就給楊暉吧,他是沈家的兒子,你畢竟是個女孩,遲早都要外嫁。」

我忍著疼痛,一聲沒吭。

爸爸清楚我從小就是個硬茬,絕不是個任人欺負的人,他扳著我的肩膀,嚴肅地說:「小螺,我知道你擔心什麼,不是只有你姓沈,你放心,我一定讓楊暉好好保管那面鏡子,絕不會賣掉!」

我和那雙非常像爺爺的眼睛對視了幾秒,緩緩點了下頭。

爸爸如釋重負,還想再說幾句,繼母的吼聲從外面傳來,「沈海生,你要不走,就永遠留在這裡吧!」

爸爸匆忙間把一團東西塞到我手裡,「我走了,你有事給我打電話。」說完,他急急忙忙地去追老婆和兒子。

不一會兒,剛剛還雞飛狗跳的院子徹底安靜了,只有我一個人站在院子裡。

 

等耳朵不再嗡嗡響,我低下頭仔細一看,胳膊上已是紫紅色,再看看手裡的東西,竟然是幾張捲成一團的一百塊錢鈔票。我無奈地笑起來,如果這就是爸爸的父愛,他的父愛也真是太廉價了!

我已經二十五歲,不再是那個弱小的十歲小女孩,我有大學文憑,還有一大棟爺爺留給我的房子,沒有爸爸,我也可以活得很好!但是,不管我的理智如何勸說自己,心裡依舊是空落落、無所憑依的悲傷,甚至比當年更無所適從。

也許因為我知道,當年沒有了爸媽,我還有爺爺,可現在,我失去了爺爺,失去了這世間我唯一的親人。從今往後,這個世界上,我真的只有我自己了!疲憊時,再沒有了依靠;受傷時,再沒有了退路!

看著眼前的老宅子,我笑著把手裡的錢扔了出去,粉色的鈔票飄飄蕩蕩還沒落地,我的笑容還在臉上,眼淚卻已潸然而下。

七歲那年,爸媽離婚時,我就知道我的眼淚沒有任何用,從來不願浪費時間哭泣,但此刻,就像水龍頭的閥門被轉開,壓抑的悲傷化作了源源不絕的淚水,落個不停。

原來失去至親,就是,你以為你可以理解,可以接受,可以堅強,但永遠不可能不難過,某個時刻、某個觸動,就會悲從中來。

爺爺、爺爺……

我無聲地哭泣著,幾次用力抹去眼淚,想要微笑。既然不會再有人為我擦去眼淚,不會再有人心疼我的痛苦,那麼只能微笑去面對。但是,每一次努力的微笑都很快就被眼淚擊碎。

我哭得站都站不穩,軟坐在地上,我緊緊地咬著牙,緊緊地抱著自己,想給自己一點力量和安慰,但看著眼前的空屋,想到屋子的主人已經不在了,眼淚就像滂沱的雨,紛紛揚揚,落個不停。

 

我一直哭、一直哭,似乎要哭到地老天荒。

突然,一團龍吐珠花飄到我眼前,像一個努力逗人發笑的頑童,在空中翻了好幾個跟斗,撲進了我的懷裡。

我一下子停止了哭泣,愣愣地看著,竟然是一個用龍吐珠花編的花球,綠藤作骨、鮮花為飾,恰好一掌可握,十分精巧美麗。

我忘記了悲傷,忍不住拿了起來,正要細細觀看,卻想到一個問題:這花球是從哪裡來的呢?

我像是沒上油的機械人,一寸寸僵硬地扭過頭,看向花球飄來的方向。那個男人……他什麼都看到了……被我深深地藏起來的,我最軟弱、最痛苦、最沒有形象的一面……

他靜靜地看著我,沉默不語;我尷尬惱怒下,大腦一片空白,也說不出一句話。

隔著枝葉扶疏、花白如雪的七里香,兩人「無語凝噎」地對視了半晌,我一骨碌站起來,抬起手,想要把花球狠狠砸到他身上,終究是不捨得,一轉身,拿著花球衝進了屋子。

我看了眼鏡子裡狼狽不堪的自己,越發尷尬惱怒,又想砸花球,可剛舉起,看了看,那麼精巧美麗,又放下,寬慰自己,不要用別人的錯誤懲罰自己家的花!

我迅速地用冷水洗了把臉,把早已鬆散的頭髮重新挽好。看看鏡子,覺得自己已經改頭換面、重新做人了,我氣勢洶洶地走出屋子,決定嚴肅處理一下這個昏倒在我家的男人!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0N003079

商品條碼EAN:9789863840824

ISBN:9789863840824

印刷:黑白

頁數:480

裝訂:平裝

你可能感興趣 |

散落星河的記憶:第四部【璀璨】(大結局,上下卷不分售)

《步步驚心》《大漠謠》作者、影視製作人 桐華 披著科幻皮的言情,一次新的嘗試。 2017年華語原創小說評選最受歡迎科幻作品NO.1

散落星河的記憶:第三部【化蝶】(上下卷不分售)

《步步驚心》《大漠謠》作者、影視製作人 桐華 披著科幻皮的言情,一次新的嘗試。 2017年華語原創小說評選最受歡迎科幻作品NO.1

散落星河的記憶:第二部【竊夢】(上下卷不分售)

《步步驚心》《大漠謠》作者、影視製作人 桐華 披著科幻皮的言情,一次新的嘗試。 微博話題閱讀超過1億 《散落星河的記憶》系列第二部【竊夢】

散落星河的記憶:第一部【迷失】(上下卷不分售)

「西元」是古地球時代的紀年,「蘋果」更列為珍稀古生物…… 古地球時代,流行過整容;而星際時代,流行的是修改基因,獲得美貌、力量、健康,甚至壽命。此時代人類平均壽命雖高達300多歲,但也面臨基因穩定性變差、怪病叢生、後代繁衍困難等問題……人類開始透過各種科學研究、通婚,希望藉由「純粹基因」修補「多重改造基因」!

那片星空那片海【電視劇照海報版,馮紹峰、郭碧婷領銜主演】(上下卷不分售)

從小父母吵架離異,後來跟祖父一起生活,愛情一直都不是沈螺的選擇。 她為了從小疼愛自己的爺爺,毅然辭了北京工作回到海島陪伴爺爺走完最後一程,秉持著靠山山倒,靠自己最好的信念,繼承爺爺的老宅子,經營「海螺小棧」民宿。

| 同類型書籍 |
雲中歌(卷四):心繫半生願
散落星河的記憶:第一部【迷失】(上下卷不分售)
地水鸞宮 上卷
長相思(卷三):思一寸,愁千縷
杏向晚(中卷):煙雨杏枝寒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