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會員中心 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興亡的世界史 李登輝 蝴蝶朵朵 明日之書 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什麼都不教 三國志 這世界很煩 steam
TOP
首頁> 文學館>文學小說>言情小說> 散落星河的記憶:第四部【璀璨】(大結局,上下卷不分售)

散落星河的記憶:第四部【璀璨】(大結局,上下卷不分售)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作者:桐華

ISBN:9789863842866

出版日期:2018-06-21

定價:NT$  600

優惠價:NT$540

內容簡介 |

《步步驚心》《大漠謠》作者、影視製作人 桐華

披著科幻皮的言情,一次新的嘗試。

2017年華語原創小說評選最受歡迎科幻作品NO.1

電視劇火熱籌備中

 

微博話題閱讀超過1.5

 眷戀、深情【璀璨】精彩大結局!

 

對或錯都是我們的選擇。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你的笑顏在我眼裡,你的溫暖在我心裡,以為一心一意,就是一生一世。

 

命運似乎永遠都是好的不靈壞的靈,最終一語成讖,只是一場夢。

在基因決定一切的世界裡,人類和異種注定是兩條平行線。

身為人類的代表阿爾帝國的女皇英仙洛蘭,肩負擊潰異種的任務。

 

然而她心心念念的小角、不知不覺愛上的小角,

卻站在她的對立面,成為異種的代表、奧丁聯邦的執政官。

一邊是自己深愛的女人,一邊是自己生長的家國,

當魚與熊掌不能得兼時,辰砂該如何抉擇?

 

小角愛洛洛,洛洛也愛小角,

這份無法公諸於世、長達半世紀、分分合合的戀情,

能否有情人終成眷屬?

人類和異種,是否有和平璀璨的未來?

 

───────────────────────────────────

即使天各一方、永不相見,

我的靈魂也會永遠跟隨你、守護你、祝福你!

 

何其有幸!

有生之年,竟能重逢!

雖然重逢的你,已不是當初的你……

作者簡介 |

桐華

作家、影視製作人。生於中國西北,畢業於北京大學,現定居香港,被讀者譽為「燃情天后」與「中國古典言情第一人」。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是她從小看慣的景色,嚮往著「小橋流水人家」,工作後索性跑到南方,領略一番芭蕉夜雨、薄暮昏冥。一直覺得人生不管是「大江東去,浪淘盡」,還是「楊柳岸,曉風殘月」,都該體會經歷。喜歡沉浸在各色的文字世界中,從古龍到席絹,從《紅樓夢》到《百年孤寂》,來者不拒。

 著有《步步驚心》(增訂版)、《大漠謠》、《雲中歌》、《長相思》、《曾許諾》、《最美的時光》、《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半暖時光》《那片星空那片海》《散落星河的記憶:第一部【迷失】》、《散落星河的記憶:第二部【竊夢】》《散落星河的記憶:第三部【化蝶】》等,以上皆由野人文化出版。

 影視劇作品:《金玉良緣》《抓住彩虹的男人》《偏偏喜歡你》。

目錄 |

上卷

Chapter 1命運的選擇

這個女人不但決定著阿爾帝國的命運,還有可能決定著人類和異種的命運。

Chapter 2褪色的記憶

不管發生什麼,他都不會拋下她,不會留下她獨自一人。

他想陪著她,一直陪著她,直到她心裡的傷口全部癒合。

Chapter 3為你而戰

我屬你,是你的奴隸,只為你而戰!

Chapter 4身不由己

那個曾經在月下縱酒高歌的他,做夢都想不到,

有朝一日他竟然會坐在奧米尼斯星上,幫助他們的敵人去摧毀無數人用性命和鮮血守護的美景。

Chapter 5並肩作戰

這一別就是浩瀚星空、億萬星辰,也許一輩子都不會再見面,也許再次聽到對方的消息時是對方的死亡訃聞,但是——

我知道,你是我的戰友!星光閃耀處,我們在一起戰鬥!

Chapter 6圓舞

其實,選誰做舞伴都無所謂,因為這是圓舞,總會相遇,也總會分開。

Chapter 7小角愛洛洛

他早已經明白男女之情,清楚地表達出心意,她卻一直沒有回應。

 

Chapter 8一個人的戰鬥

她很清楚,做了這個決定前方就是刀山火海,但她這一路走來何時有過平坦大道?

只不過在與所有異種為敵後,她還需要與所有人類為敵而已!

Chapter 9送別

命運好像和她開了一個荒謬卻殘酷的玩笑,不管她怎麼選擇,都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至親至愛的人一個個遠離。

Chapter 10善惡同體

對或錯都在人類的選擇。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Chapter 11玫瑰的刺

這一生風風雨雨,她已經被命運這個剪刀手裁剪成一個怪物,從沒奢望過會有人能完全接納她、喜愛她。

如果他願意做她一個人的傻子,她就做他一輩子的怪物。

Chapter 12正面相見

「多年未見,你風采更勝往昔。」彷彿他們只是故友重逢,根本不是生死仇敵。

Chapter 13夕顏朝顏

夢裡有春風拂面,玫瑰盛開;有溫存依偎,交頸細語;有綿綿快樂,也有無盡悲傷。他很想看清楚身邊的人究竟是誰,那張臉卻似近還遠,總是看不分明。

 

下卷

Chapter 14生命之歌

以我的姓氏為你的名。剛剛才明白多麼想一輩子這樣稱呼你,卻已經是此生的最後一聲呼喚。

Chapter 15洛洛愛小角

基因能決定我們身體的好壞,卻不能決定我們靈魂的好壞。

Chapter 16不是演戲

她可以被欺騙,可以被愚弄,可以被打敗,卻絕不可以倒下!

她可以悲傷,可以痛苦,可以哭泣,卻絕不可以軟弱!

Chapter 17恢復記憶

我是最初的你,不是曾經的你,但是現在的你。

你是最終的我,不是過去的我,但是未來的我。

Chapter 18歲月如歌

當風從遠方吹來,你不會知道我又在想你,那些一起走過的時光,想要遺忘,卻總是不能忘記,你的笑顏在我眼裡,你的溫暖在我心裡,以為一心一意,就是一生一世。

Chapter 19誓言猶在

你送了我一場絕世美景,我給你一個你想要的世界!

Chapter 20最高明的謊言

最高明的謊言是真話假說,假話真說,對方心裡有什麼就會信什麼。

Chapter 21世界的秩序

日升為朝、日落為夕。朝朝夕夕,明暗交替、黑白共存,才是世界的秩序。

Chapter 22新希望

星空靜謐美麗、神秘永恆。

無限包容,無限耐心。

只要你給予注視,它就回饋你璀璨,從不會令你失望。

Chapter 23星河璀璨

也許星際中只有生存和死亡,但人類有對和錯,有高貴和卑鄙,正因為我們人類有這些,所以,我們才不僅僅像其他物種一樣只是在星球上生存,我們還仰望星空,追逐星光,跨越星河,創造璀璨的文明。

Chapter 24番外朝夕

朝朝夕夕、夕夕朝朝。

幸好餘生還長,幸好還有機會彌補,幸好還有很多朝夕可以執手相對。

Chapter 25番外我願意

曾經,這裡群星薈萃、光芒璀璨。

如今,風流雲散,星辰隕落,只有他們留下的光芒依舊閃耀在星際,指引著人類前進的方向。

more
書摘 |

林堅送洛蘭回到女皇官邸。

洛蘭下飛車時,林堅也跟著走下飛車。

「明天見。」洛蘭說完就要走。

林堅叫住她,「您就這麼走了?」

洛蘭疑惑地看著他。

林堅走到她面前,「您今天晚上已經接受了我的求婚,我們已經是未婚夫妻。」

洛蘭無奈,像是看著一個要糖吃的小弟弟,「你想怎麼樣?吻別?」她爽快地仰起臉,一副完全配合的樣子。

林堅擁住她,想要吻她的脣,可她的眼睛太過清醒冷靜,似乎超脫於紅塵之外,波瀾不興。最終,他只是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晚安,早點休息。」

「晚安。」

洛蘭說完,頭也不回地走進屋子。

林堅暗暗嘆了口氣。

忽然間,他感覺到什麼,抬頭看向樓上——小角站在玻璃窗旁,身軀筆直如劍,冷冷地盯著他。

只是一個奴隸而已!林堅淡然地收回目光,進了飛車。

 

————·————·————

 

洛蘭走進臥室,還沒來得及叫智腦開燈,一個人突然從黑暗中躥出,把她撲倒在地,壓到她身上。

洛蘭心中一驚,正要拔槍,看到是小角,又放鬆下來。

她推推他,「別鬧了,我很累,想睡覺。」

小角卻更加用力地壓住她,在她臉頰、脖子上嗅來嗅去、蹭來蹭去,似乎急切地尋求著什麼。

洛蘭拍他的頭,「放開我!」

小角不但不聽,反而變本加厲,把她牢牢地抱在懷裡,像是怕她會不翼而飛、消失不見。

洛蘭忙了一天,已經疲憊不堪,小角卻莫名其妙地鬧個不停,她一下子被激怒了,又推又打,連踢帶蹬,想要從小角身下掙脫。

小角想到剛才從窗戶裡看到的一幕,喉嚨裡發出憤怒的嗚鳴。他雙腿纏住洛蘭的腿,阻止她亂踹,一手將洛蘭的兩隻手壓在她的頭頂,幾乎不費吹灰之力就將洛蘭束縛得完全動不了。

洛蘭不明白小角在發什麼瘋:「你究竟想幹什麼?」

小角悲傷憤怒地瞪著洛蘭。

他胸膛裡好像有一把鋒利的刀在一下下扎他的心,又好像有熊熊烈火在焚燒著他的心,他很痛苦、很煎熬,卻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麼。

激烈的情緒像是澎湃的海潮,翻湧在胸膛內,無處可去,越積越多,像是要把他撐破、炸成碎末。最後他昂頭嘶吼,猛地低頭,狠狠一口咬在洛蘭裸露的肩膀上。

洛蘭痛得慘叫。

她不明白,小角的眼睛沒有變紅,身體也沒有任何異變症狀,為什麼會突然獸性大發。

小角重重地嚙咬,像是要把洛蘭嚼碎了,吃進自己身體裡,又像是要把自己揉碎了,融進洛蘭身體裡。

洛蘭拚命掙扎,小角緊纏不放。

兩人激烈的肢體糾纏中,鮮血淋灕。

小角的鼻端、脣齒間,全是洛蘭的味道。

似乎有什麼東西衝破重重迷霧、層層屏障,從心裡直衝到大腦,轟然一聲炸開,幻化成億萬星辰,照亮他的大腦。

小角抬起頭,怔怔地看著洛蘭。

他眼前清晰地浮現出一幅畫面,就像是突然看到另一個時空的自己和洛蘭——

她黑髮披垂,眉目柔和,穿著白色的長裙子,手裡拿著一束捧花,看上去緊張不安,但笑得十分甜美。

他站在她身邊,穿著一襲軍裝,上身是鑲嵌著金色肩章和綬帶的紅色軍服,下身是筆挺的黑色軍褲,一直面無表情、眼神冷漠,像是很不情願和洛蘭站在一起。

洛蘭啪地甩了小角一巴掌。

「你現在沒有異變也要吃人嗎?」

小角回過神來,茫然地看著洛蘭雪白肩膀上血淋淋的傷口。

他咬的?

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好像出現了幻覺,看到一個不像洛蘭的洛蘭和一個不像他的他。

小角抱歉地低下頭,用舌頭溫柔地舔舐她的傷口。

洛蘭狠狠一腳踹開他,「我是人!有藥劑可以噴,不需要野獸的療傷方式!」

 

————·————·————

 

洛蘭起身去找藥。

燈亮的一瞬間,她才看到紫宴單腿站在門口,冷眼看著她和小角,也不知道他究竟在那裡站了多久。

洛蘭一身狼狽,凶巴巴地問:「看什麼看?沒看過人打架嗎?」

紫宴一言不發。

洛蘭走進浴室,對著鏡子查看傷口,發現小角咬得還挺深。

她臉色鐵青地拿出消毒水,把傷口清洗乾淨,拿了一片止血帶貼在傷口上,再把染血的裙子脫下,擦去臉上和身上的血跡,換了件乾淨的家居服。

 

洛蘭走出浴室,看到小角站在屋子正中間,忐忑不安,似乎連手腳都不知該放哪裡。

紫宴依舊淡漠地立在門口,一副冷眼看戲的樣子。

洛蘭盯著小角,覺得自己是自作自受。

明知小角是頭猛獸,卻把他豢養在家裡。他整天無所事事,精力無處發洩,自然會亂咬亂抓。還有紫宴,這種妖孽如果反噬,可不會只在她肩膀上咬一口。

洛蘭坐到沙發上,對紫宴說:「我們需要談一談。」

小角立即坐到她對面,十分配合的樣子。

紫宴依舊靠牆而立,不言不語。

洛蘭對紫宴心平氣和地說:「楚墨已經知道你還活著,正在全星際追殺你。他不可能任由你活著,整個星際能保障你安全的人只有我。」

紫宴淡笑:「妳是建議,我為了不被虎吃,就來投靠妳這隻狼嗎?」

洛蘭靠著沙發,長腿交疊,雙臂搭在沙發背上,笑看著紫宴:「你又不是羊,怕什麼狼呢?」

紫宴譏諷地笑笑,沒有吭聲。

洛蘭說:「我在準備對奧丁聯邦宣戰。」

紫宴漠不關心:「妳不會指望我們幫妳吧?」

「楚墨和左丘白是我們共同的敵人。」

「我們和妳也不是朋友。」

「可以先合作幹掉他們,我們再翻臉。」

「如果我不同意呢?」

洛蘭抬起手,在脖子前劃過,做了個割喉的動作。

紫宴瞇著桃花眼笑,頭微微抬起,指指自己的脖子,示意她隨便割。

 

洛蘭打開個人終端機。

阿晟、封小莞、紅鳩、獵鷹、獨眼蜂……他們的頭像一一出現在螢幕上。

紫宴的目光驟然變得犀利。

洛蘭悠然地說:「阿晟和封小莞在曲雲星上。還有紅鳩他們的走私船,別告訴我你不知道他們在哪裡。」

紫宴逃到啤梨多星肯定不是毫無因由,應該是清楚艾斯號的走私航線,想搭乘他們的飛船前往下一個落腳點,只是沒想到自己會突然發病,被一幫地痞劫走。

「你想怎麼樣?」紫宴眼神森寒。

洛蘭笑吟吟地點擊虛擬螢幕,人像消失,屋子中央出現曲雲星和艾斯號太空飛船。

她彈彈手指,曲雲星轟然炸毀。

她又彈彈手指,艾斯號轟然炸毀。

紫宴眼神陰寒地盯著她。

洛蘭一臉漠然:「我可沒打算自己動手。只要讓楚墨知道他們的存在,即使我不毀滅曲雲星,楚墨也會毀滅;即使我不炸毀艾斯號,楚墨也會炸毀。」

紫宴從不敢低估這個女人的狠毒,但她總能比他估計的更狠毒。

用一個星球和一整艘飛船的人命來威脅他,要麼合作,要麼死,沒有第三種選擇。

紫宴只能妥協,無奈地問:「我已經是殘廢,能幫妳做什麼?」

「表面看紫姍繼承了你的爵位,接管了你的勢力,可你連心都比別人多準備了兩顆,怎麼可能不給自己留後手?」

紫宴一言不發,沒有否認。

洛蘭說:「我需要你的情報。作為回報,我會保障曲雲星和艾斯號的安全,當然,還有你的安全。」

紫宴盯了一眼專注聆聽的小角,說:「好。」

洛蘭很清楚,和紫宴合作無異於與虎謀皮,他隨時有可能把她生吞活剝,但事有輕重緩急,必須要弄清楚奧丁聯邦和楚墨的動向。很多情報,除了同為異種的紫宴,沒有任何一個阿爾帝國的特工能探查到。

「晚安。」洛蘭抬抬手,示意紫宴可以消失。

紫宴看向小角,小角一直目不轉睛地盯著洛蘭,似乎他的世界除了洛蘭,再容不下其他。

紫宴心中難受,黯然地轉身離開。

 

————·————·————

 

洛蘭沉默地瞅著小角,眉頭緊蹙。

小角想到她肩膀上的傷口,又忐忑又難受,把自己的脖子湊到洛蘭面前,「妳也咬我一口吧!」

洛蘭推了他一下,冷著臉說:「咬一口怎麼能解氣?我想把你的心挖出來。」

「可以。」小角開始解衣服扣子。

洛蘭知道他是認真的,急忙拽住他,沒好氣地說:「白痴!我又不吃人,要你的心幹嘛?」

小角茫然地看著洛蘭。

洛蘭展顏一笑,不再刁難他:「我想到個辦法,保證你不會再悶到四處咬人。」

小角訥訥地為自己辯解:「我不會咬別人,我只……只……咬妳。」

洛蘭哭笑不得:「你什麼意思?我應該感激你對我的特殊照顧嗎?」

小角急忙搖頭。

洛蘭疲倦地嘆口氣,站起來拍拍他的頭,「去睡覺吧!明天我會帶你去一個好玩的地方。」

小角沒有受到預想的懲罰,稀裡糊塗回到自己房間。

身為洛蘭的貼身警衛,他的臥室就在洛蘭隔壁,有一個暗門和洛蘭的房間相通。

小角更喜歡打地鋪睡在洛蘭床畔,但洛蘭堅持他必須住自己的房間。小角已經約略明白一些人情世故,只能接受。

他平躺在床上,聽到洛蘭幾乎頭一挨枕頭就沉入睡鄉。

她的呼吸平穩悠長,像是某種安心寧神的樂曲。

小角專注地聆聽著,漸漸地,在洛蘭的呼吸聲中,他也迷迷糊糊睡了過去。

……

恢宏的禮堂內。

香花似海、樂聲悠揚。

他和洛蘭並肩而立,正在宣誓,舉行婚禮。

他一襲軍裝,上身是鑲嵌著金色肩章和綬帶的紅色軍服,下身是黑色軍褲,站得筆挺,眼中滿是不耐煩,一臉冷漠。

洛蘭穿著白色的婚紗,手裡拿著一束新娘捧花,眉目柔和,眼神緊張不安,卻努力地笑著,脣角彎著可愛的弧度。

婚禮十分冷清,賓客只有寥寥幾位,壁壘分明地各站兩側。每個人都嚴肅地板著臉,沒有一絲喜悅,像是對峙的兩方。

自始至終,他面無表情、一言不發,像一座冰山一樣渾身散發著冷氣;洛蘭笑容甜美,透著小心討好,亦步亦趨地跟隨著他,似乎生怕自己做錯什麼,惹來他的厭煩。

儀式剛結束,他就不耐煩地轉身,大步往前走。

洛蘭急急忙忙地去追他,卻因為裙擺太長,被絆了一下,整個人朝地上撲去。

……

太空港。

他穿著軍服,坐在一輛飛車裡。

洛蘭穿著一件小禮裙,急急忙忙地快步走過來,眼中滿是抱歉,臉上滿是討好的笑。

他卻面色冰冷,眼神不悅。

洛蘭走到飛車前,正要上車。

他冷冷地說:「請公主記住,我不會等妳。」

突然間,車門關閉。飛車拔地而起,呼嘯離去。

洛蘭仰起頭,呆呆地看著飛車,眼神中滿是難堪無措,卻依舊微笑著。

…………

飛船裡。

他一襲軍服,肅容端坐在座位上。

監控螢幕上,洛蘭拚了命地朝飛船狂奔過來,一邊跑,一邊大叫「等等我」。

他的聽力非常好,明明聽得一清二楚,但是,依舊毫不留情地下令:「起飛。」

飛船拔地而起。

警衛囁嚅地提醒:「夫人還沒……」

他冷聲糾正:「是公主!」

警衛知道他心裡根本沒有認可洛蘭的夫人身分,不敢再多言。

飛船漸漸遠去,監控螢幕裡的女子變得越來越小。

樓宇環繞中,空蕩蕩的大地上,只有她一個人,佝僂著身子,低垂著頭。

孤零零的身影,滿是無助難過,像是被整個世界都遺棄了。

……

小角猛地睜開眼睛坐起來。

他怔怔發了一會兒呆,跳下床,衝到洛蘭房間,看到她安穩地睡在床上,劇烈的心跳才漸漸平復。

幸好!只是一個噩夢!

 

————·————·————

 

小角捨不得離開,坐在床畔的地板上,安靜地凝視著洛蘭。

夜深人靜,噩夢的刺激,讓他回想起很多年前,當他還是一隻野獸時的事情。

洛蘭性格冷漠,脾氣乖戾,幾乎出口就傷人。

但也許因為他不會說話,自己從來不用語言表達,也就從來不像人一樣用語言去判斷一個人。

他只用自己的心去感受,透過表象看到本質。

她嘴裡罵著他,手下卻分外溫柔,幫他仔細地拔出扎進背上的金屬刺。

她對阿晟和封小莞冷言冷語,卻不允許任何人欺負他們,會懲治麥克、莉莉,也會為他們出頭去找曲雲星的總理艾米兒。

她會因為他身體疼痛,特意停止實驗,卻絲毫不肯讓他領情,一定要說是因為自己累了。

她會一邊惡狠狠地恐嚇他,一邊不睡覺地調配各種治療傷口的藥劑。

……

因為他智力低下,她做的事情,他都看不懂。

但她的喜怒哀樂,他都明白。

洛蘭看上去非常堅強,可實際上她的心一直沉浸在悲傷中。

他不知道她在悲傷什麼,但他知道,她一定經歷過很多很多不好的事情,就像她背上的恐怖傷疤,她心上一定有更加恐怖的傷疤。

他很心疼她,卻什麼都不會做,但至少,永遠的忠誠、永遠的陪伴他能做到。

小角輕輕握住洛蘭搭在床畔的手。

他一定不會讓夢裡那樣的事情發生。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不會拋下她,不會留下她獨自一人。

他想陪著她,一直陪著她,直到她心裡的傷口全部癒合。

 

洛蘭突然睜開眼睛。

兩人目光相觸,在黑暗中交融。

小角問:「我吵醒了妳?」

「不是,恰好醒了。」洛蘭鼻音很重,聲音十分喑啞,「怎麼不睡覺?」

「我做了個夢。」

「什麼夢?」

小角搖搖頭,不肯說。

洛蘭沒有繼續追問,「我也做了個夢。」她眼神迷蒙,語氣悵然,和白天的犀利截然不同。

「什麼夢?」

「夢到我小時候的事。爸爸的好朋友林榭叔叔結婚,我和哥哥去做花童。婚宴上,爸爸為大家彈奏舞曲時假公濟私,彈奏了他和媽媽的定情曲。爸爸是皇室王子,整天吃喝玩樂,過得很愜意,媽媽是雇傭兵,每天出生入死,活得一絲不苟。兩人的身分性格都天差地別,分分合合好幾次,卻始終放不下對方,最後媽媽為了和爸爸在一起,放棄一切,隱姓埋名地嫁進英仙皇室。」

洛蘭瞇著眼睛,神情怔怔的,似乎還在回想夢境。

小角問:「妳爸爸和媽媽幸福嗎?」

「幸福!雖然認識我爸爸的人想不通風流倜儻的爸爸怎麼會娶了無趣的媽媽,認識我媽媽的人想不通能幹厲害的媽媽怎麼會嫁給沒用的爸爸,可其實,看似天差地別的兩個人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只不過……」洛蘭突然住口,把後面「情深不壽」的話都吞了回去。

「只不過什麼?」

洛蘭微笑著說:「沒什麼。大概晚上去了林榭叔叔的家,舊地重遊,所以夜深忽夢少年事。」

小角雖然不知道下半句是「夢啼妝淚紅欄杆」,卻清楚地感受到她的心情和她臉上的表情截然相反。

洛蘭抽出手,拍拍小角,「去睡覺吧!」

她轉了個身,閉上眼睛,努力再次進入夢鄉。

 

小角默默離開洛蘭的房間。

他在屋子中間怔怔地站了會兒,突然想起什麼,匆匆拉開門,快步走下樓,看到落地玻璃窗前的平台鋼琴。

他坐到鋼琴前,打開琴蓋。

剛變成人不久時,他曾經聽到洛蘭在泉水邊哼過一首歌。

那一刻,她的心情就如陽光下的山澗泉水般輕鬆愉悅。

莫名其妙的直覺,讓小角認定洛蘭在夢裡聽到的曲子就是那首曲子。

他無法讓她重溫夢境裡的快樂,但至少可以讓她重溫夢境裡的歌。

小角雙手搭在琴鍵上,開始彈奏那首曲子。

 

洛蘭正在努力入睡,熟悉的樂曲聲傳來。

她徐徐睜開眼睛,屏息靜氣地聆聽,就好像稍不留神就會驚醒一個好不容易才來的美夢。

過一會兒,她輕手輕腳地下床,走出房間,循著樂曲的聲音,走到樓梯口。

居高臨下地望去——

月光如水,穿窗而入。

皎潔的光芒籠罩著窗前的小角。

他坐在鋼琴前,正在專心致志地彈琴。

 

彈奏技法和她幼時聽過的不同,琴曲裡傾訴的感情卻和她幼時感受到的一模一樣。

這首歌的歌詞其實有點悲傷,她不明白為什麼爸媽會用它做定情曲。

爸爸把她抱在膝頭,一邊彈奏,一邊告訴她,體會過悲傷,才會更珍惜幸福啊!

這首歌在爸爸的演繹下總是灑脫又快樂。

這點連葉玠都做不到,畢竟琴為心聲,爸爸是彈奏給自己歷經波折、最終完滿的愛情,葉玠卻是感傷懷念舊日時光。

洛蘭眼眶發酸,幾欲落淚,渾身失力地軟坐在樓梯上。

熟悉的樂曲聲中,她忍不住跟著琴曲低聲哼唱,就像當年媽媽常常做的一樣。

……

是否當最後一朵玫瑰凋零

你才會停止追逐遠方

發現已經錯過最美的花期

是否當最後一片雪花消逝

你才會停止抱怨寒冷

發現已經錯過冬日的美麗

是否只有流著淚離開後

才會想起歲月褪色的記憶

是否只有在永遠失去後

才會想起還沒有好好珍惜

……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0N003123

商品條碼EAN:9789863842866

ISBN:9789863842866

印刷:黑白

頁數:608

裝訂:平裝

你可能感興趣 |

散落星河的記憶:第四部【璀璨】(大結局,上下卷不分售)

《步步驚心》《大漠謠》作者、影視製作人 桐華 披著科幻皮的言情,一次新的嘗試。 2017年華語原創小說評選最受歡迎科幻作品NO.1

散落星河的記憶:第三部【化蝶】(上下卷不分售)

《步步驚心》《大漠謠》作者、影視製作人 桐華 披著科幻皮的言情,一次新的嘗試。 2017年華語原創小說評選最受歡迎科幻作品NO.1

散落星河的記憶:第二部【竊夢】(上下卷不分售)

《步步驚心》《大漠謠》作者、影視製作人 桐華 披著科幻皮的言情,一次新的嘗試。 微博話題閱讀超過1億 《散落星河的記憶》系列第二部【竊夢】

散落星河的記憶:第一部【迷失】(上下卷不分售)

「西元」是古地球時代的紀年,「蘋果」更列為珍稀古生物…… 古地球時代,流行過整容;而星際時代,流行的是修改基因,獲得美貌、力量、健康,甚至壽命。此時代人類平均壽命雖高達300多歲,但也面臨基因穩定性變差、怪病叢生、後代繁衍困難等問題……人類開始透過各種科學研究、通婚,希望藉由「純粹基因」修補「多重改造基因」!

那片星空那片海【電視劇照海報版,馮紹峰、郭碧婷領銜主演】(上下卷不分售)

從小父母吵架離異,後來跟祖父一起生活,愛情一直都不是沈螺的選擇。 她為了從小疼愛自己的爺爺,毅然辭了北京工作回到海島陪伴爺爺走完最後一程,秉持著靠山山倒,靠自己最好的信念,繼承爺爺的老宅子,經營「海螺小棧」民宿。

| 同類型書籍 |
22號人妻
小女花不棄(上卷)花落自飄零
攻妻不備(上):良家公子不靠譜
曾許諾(卷三):天能老,情難絕
小西遊記 終回:咸陽亂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