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會員中心 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興亡的世界史 蝴蝶朵朵 機器人 世界大局 2022 辣炒年糕 官網獨家 存股 呷四季
TOP
首頁> 文學館>文學小說>華文創作> 貓隱書店: 告別有河與河貓(限量簽名版)

貓隱書店: 告別有河與河貓(限量簽名版)

出版品牌:木馬文化

作者:隱匿

ISBN:8667106509657

出版日期:2019-07-03

定價:NT$  380

優惠價:79NT$300

促銷優惠 |

貓修羅│新書延伸書展單書79折

貓修羅│新書延伸書展雙書75折

內容簡介 |

 

隱匿在河與貓旁這些年

 

寫在無法重覆的河面上,在若有似無的波光倒影之間。

玻璃詩的美,在於必須捨棄舊的,才能迎接新的風景。

書店和人生,或許也是如此。唯有貓,是不能捨棄的。

當我為一隻貓命名,我們才擁有了自己的光亮和影子。

——隱匿

 

    經營有河book十一年,隱匿曾為134隻踏足書店的街貓命名;這些貓生活在淡水河畔與書店之間,因此統稱為「河貓」。牠們來來去去,有時決鬥於書店露臺上,有時攤睡於堆疊的書冊之間,以淡水河和觀音山為背景、以玻璃詩和書架為前景,逐漸內化為隱匿存在的一部分;而牠們在書店裡外留下的腳印,就這樣銘印在一群愛貓、愛書人的記憶之中。

 

     本書分成「貓隱」與「書店」兩個主題,收錄隱匿自2006年至今寫貓、寫書店的動人篇章。儘管面臨獨立書店的經營困境與自己罹癌的噩耗,還有一次次失去愛貓的痛苦,她還是以最大的熱情生活,並迫切書寫著河貓的故事,因為她相信,坐落在河畔的書店與貓,已為淡水留下了美好的人文風景。

 

   特別收錄:

  詩人孫維民、作家朱天心、吳明益、有河book店主686的詩文,以及作家盧慧心採訪稿一篇。

  32頁全彩精美河貓照。

作者簡介 |

隱匿

   寫詩、貓奴。

   前淡水有河book書店老闆娘。

   曾獲2016年度詩獎、第五十屆吳濁流文學獎新詩首獎。

   著有詩集:《自由肉體》、《怎麼可能》、《冤獄》、《足夠的理由》、《永無止境的現在》。 

   玻璃詩集:《沒有時間足夠遠》、《兩次的河》。 
   散文:《河貓》、《十年有河》、《貓隱書店》。

目錄 |

目錄 Contents

 

序 被貓隱匿的書店 /隱匿

 

貓隱

貓咪的名字/阿花仔咖哩/苔苔老大/甜粿小舔舔/當貓奴遇見鼠王/從恰北北到深情蓓蓓/辣妹潑潑/從花花到美花/剪刀找貓法/阿醜變漂漂了/樣樣好的漾漾貓/最愛的貓/貓的緣分/巨貓的樣子/那些被留下來的貓/貓咪的表達能力/小金靈變成大蔴吉/貓咪老師和宇宙的奧祕/昏叫粉鳥/貓的禮物/貓天使和貓奴的差別/各種誤診/如夢似貓/貓的額頭/可愛可恨的貓咪小習慣/接下來的人生/貓樣年華/豆比/貓咪女王的缺憾與完美

 

貓即真理

野貓/既徒勞又無聊/寵/物/結紮後的街貓/0.018秒/生/日/貓咪的數學課/分 心/意義是苦的/苟活與貓活/流浪/貓/同樣的原因/事情是這樣的/貓咪的慈善事業/天使的責任/平常的一天/給永遠的金沙/足夠的理由/打掃/是來歷,也是去向。/金沙與我/「這樣就夠了。」/我的光亮和影子/永遠的小夜燈/貓與真理/地圖與星圖/「我們」/洞/花蕊的時間/發生/得到和失去/小白鴿與傻笑花/我們即將抵達/十字架

 

書店

我如何成為一個臭臉老闆娘 /永恆的黃槿/ 有用的小事/圈外人/個性商店/不自由女神像/書店的廁所/奶爸/有河醜聞/乘願再來,觀音自在。

 

藍色的夢

甘心過這樣的日子/河況/我將會後悔/歌頌奧客/我們來到這裡/自/由/進入/但願我不要像他們那樣/關於那隻伸出的手/每天的河/藍色的夢/曾經有河/離開河

 

河況

有河  孫維民

有河書店的隱匿  朱天心

我的全景投影屋裡的一景:關於有河  /吳明益

不負如此好風景  686

曾經有河:專訪隱匿  /盧慧心

more
書摘 |

【內文試閱】

  被貓隱匿的書店 /隱匿

 

我和686經營的有河book書店,維持了11年的時間,從2006年到2017年,沒有請店員的我們幾乎哪裡也沒去,每天都待在這家小店裡,賣書、賣飲料、辦活動、餵貓。青春和熱情在與書香無關的雜務中消耗殆盡,甚至就連笑容也所剩無幾,然而,為了一群依賴書店生存的街貓,我咬牙苦撐著,直到最後,終於因病而決定歇業了。

 

過去我的每一份工作都不長久,也算不上有熱情,相較之下,有河真的是傾注我全部心力的工作,我對它的感情之深,是他人無法想像的。尤其是這些年來在露台上遭逢的每一幕動人的風景:那些波光雲影、山色變幻、灑落在河面上的月光,還有每年春天必將觀音山隱藏起來的濃霧,每年夏天必定離開視線,而後在秋天時回返的夕陽落點……以及更重要的,那一群我曾照顧並取名的「河貓」────十一年來竟有134隻之多────這些坐臥於露台地板或矮牆上,以淡水河和觀音山為背景,以玻璃詩和書架為前景的河貓們,毫無疑問已內化為我存在的一部分,且將會跟隨著我,或者我將會跟隨著這些記憶,直到生命的盡頭。

 

歇業後至今一年半,我一邊接受治療,一邊以極為緩慢的速度在書寫著,可以算是一次漫長而艱難的告別吧。而我用了最大的熱情、最迫切書寫的,當然是河貓的故事。起初我構思著要寫一篇數萬字的散文,但一方面又察覺到這樣的架構似乎並不妥貼?正在猶豫中,突然收到瑜雯姊來信,邀請我在聯晚副刊寫專欄,她淡淡地說:「寫什麼都可以喔,就寫貓也無妨。」當下我茅塞頓開,驚覺到:以許多短篇來寫完河貓的故事,這才是正解啊!因此,我以「貓隱書店」為名,寫了半年的專欄,剛剛好把河貓的故事寫完。

 

但這些篇章有些異常地沉重,書寫過程中,我彷彿重新經歷一次又一次失去愛貓的痛苦,我浸泡在淚水之中,割肉飼字,每一個字都像是用命換來的,等到河貓的故事終於全部寫完之後,我真有一種查克拉耗盡、一命嗚呼之感。

 

接著,我開始寫書店的故事。和寫河貓時的迫切完全不同,我不斷推拖著,面對空白的螢幕,逃避的藉口可說是源源不絕、排山倒海而來。我本以為自己在書寫的時刻是絕不逃避的,沒想到寫起書店的故事,我竟無法完成計畫中的篇幅!我不斷問自己:究竟為什麼?後來終於得出了答案,那就像三島對太宰治的批評:「人格缺陷應該在生活中自行解決,不該拿來煩擾文學和藝術。」也就是說,我在有河最大的痛苦來源就是必須與人交接應酬,這讓內向又敏感的我無力招架,且因為各種或大或小的惡意而受苦。然而這些問題,終究只是我的人格缺陷,或者說我的個性就是如此,我生來的配備就是缺少這方面的能力。

 

過去我常自我反省,責怪自己對奧客充滿敵意,責怪自己無法更加成熟,無法站上更高的位置,看透人際關係的齟齬,以及隱藏在背後的因果……但現在我終於了解了:這並不是我的錯。我曾經歷的這些折磨,事實上只要一句話就能說完了:「我根本不適合開店做生意。」只是這些經歷和悔悟,我自己知道就好了,不需要化為文字,這也像木心說的:「要懺悔,不要懺悔錄。」得到這個結論之後,我鬆了一口氣,決定放自己一條生路,於是書店這個主題的書寫計畫就此結束。

 

儘管如此,我還是相信,有河曾經為淡水小鎮留下了一幅美好的人文風景,尤其是這些年來曾造訪並寫下玻璃詩的詩人,多達200人次,其實是超過河貓總數的。在開書店之初,詩還是極為小眾的文類,有河的銷售排行榜幾乎全是詩集,剛開始還曾被批評是菁英化的選書,然而現在,堂堂進入了詩復興的年代,詩集已成為全臺許多獨立書店的銷售主力,玻璃詩也變得普遍了,不管是書店、校園、咖啡館,甚至是早餐店,都能見到。藉由一片玻璃以及映照其上的風景,詩進入生活,參與了人們的閱讀與用餐時光。

 

然而對我來說,玻璃詩最美的一點即是它的虛幻性和短暫性,建築在流沙之上,在若有似無的反光之中,就像彩虹或者海市蜃樓一般。每當我要擦去上一次的玻璃詩,心裡肯定會捨不得,然而,若戀棧舊有的,就無法前進,這一點,不管是詩還是有河,或者我自己的人生,都是一樣的。

 

因此這本告別之作,分成貓和書店兩個主題,兩主題又分成散文和詩,共四個部分。散文都是新作,可算是有河文化出版的《河貓》加上《十年有河》兩本書的續集,以及完結篇。詩則是我開書店以後至今十二年來的作品,新舊作皆有,按照時間順序排列下來,個人在大環境底下的心境變化,一目了然,幾乎比散文還要詳實與真切。整理完詩作之後我發現:原來我用散文沒能寫出的,終究還是以詩完成了。

 

最後我計算了全書的字數,寫貓和寫書店的篇幅大約是五比一,簡直不成比例!然而,這也就是事實了────貓在我心裡的重量遠勝於一切。

 

但為了彌補這前後不均的缺憾,我還是想出了辦法。我請求孫維民、朱天心和吳明益這三位亦師亦友的作家,將當初有河歇業時寫下的紀念詩文授權與我,他們全都慨然同意了!如此一來,不僅為本書增色許多,更拓寬了視野與高度,我也就不再感到遺憾了。全書最後則以686的文章作結,畢竟他是有河名義上的老闆,這本書終究需要他的觀點,才算完整。

 

 

貓隱

 

貓咪的名字

 

為初見的貓咪命名,是一種建立關係的方式,要說是據為己有的企圖也無不可。表面上像是命名者馴服了被命名者,但其實,極可能是相反的,正因為心有所屬、害怕失去,所以,非得給對方一個名字不可。於是苦苦思索,根據牠的特徵和個性,在喜愛的字詞中挑撿,終於,一個名字,從空無中誕生,一頂金色的頭箍,被放在孫悟空的頭上。

 

從此,命名者和被命名者,都和以往不同了,這是一種許諾,也是互相擁有。《第凡內早餐》裡的奧黛莉.赫本養了一隻橘貓,卻不肯給牠一個名字,因為她堅持雙方都是獨立而自由的,沒有人有資格為對方命名。可是,這只是自欺欺人,當她撫摸貓咪時,仍會柔情地呼喚牠,在片中,這隻沒有名字的貓,象徵了女主角逃避現實、不願面對自我、不敢承擔愛的責任。

 

我在有河book書店十一年,曾為134隻街貓命名,這些貓生活在淡水河畔以及有河書店之間,因此統稱為「河貓」。只要固定來書店吃飯,一段時間以後,我就會為牠取一個名字。此後,牠不一定能留下來,也不一定能和我建立深厚的感情,但是,在我的心裡,每一個名字,都留下了深深淺淺的腳印。

 

命名的過程非常有趣。初見一隻貓,可能因為牠在門口探頭探腦,所以叫牠「探探」,可能因為牠喊聲如雷,就成了「小雷」。花花的小貓出生時,我覺得叫「小花」就可以了,卻遭到同事的恥笑,他說:「全世界的花貓都叫小花,你就不能想點特別的嗎?虧你還是個詩人咧!」當場我大受刺激,發誓非得想出一個前所未有的名字不可!無奈因為太用力想,反而什麼也想不出來,直到有天晚上,「粉粿」這個名字從夢中浮現了,於是,花花的一胎小貓,全都以「粿」為名。

 

有些貓不只一個名字,艾略特著名的《老負鼠的貓經》開篇就寫道:「一隻貓必須有三個名字。」確實如此,詩人並未誇大,我們甚至可以說,越受關愛的貓便擁有越多的名字。

 

比如阿醜,因為常生病改名漂漂,從此就身強體健了。小缺被認養後改名花花、花花被認養後改名美花、背心被認養後改名小紅、咖哩的另一個餵養人叫牠:阿花仔,臭屁仔的另一個餵養人叫牠:大臉黃……又比如甜粿的小名非常多,有小舔舔、油粿、豬頭粿等等,但不知從何時開始,我都叫牠:小豬,只有責罵時才使用本名。

 

事實上,當我為一隻貓咪命名,那也是我給自己的一個緊箍咒,因為我從此以後,不得自由。因為對貓咪的愛情和責任,都必須是到死為止。但也因為有了名字,貓咪和我(特別是我),才能從虛無中慢慢成形,腳踏實地,擁有了自己的光亮和影子。後來我更發現,其實貓咪們也會為我命名,最明確的例子是有一次漾漾困在民宅裡,我清楚聽見牠呼喚我的名字──在每隻貓咪的口中,我有不同的名字:

 

貓老大、旋律、瞇瞇眼、菊花、大牛、阿牛、阿乳、臭屁仔、埃達、節奏、歪哥、Shadow、橘子、PUMA、瞇仔、仔仔、小蝦、小米、烏青、仙草、小虎、可可、潑潑、美花、小可、阿芝、大隻、巧克力、大碗、可可亞、鼻鼻、黏黏、醜醜、小芝、小雙粉粿、碗粿、芋粿、大尾仔、小鬍子、油條、薯條、刷刷、小墨、肉腳、小橘、袖子、醬子、釀子、樣子、運匠、阿哉、襪襪、妙妙、探探、秀秀、斑斑、蓓蓓、同同、妮妮、佐助、鹿丸、大蛇丸、小櫻、鳴人、漾漾、糖糖、蝴蝶、粉鳥、發粿、露露、草草、點點、 寶貝、阿寶、阿彪、呼嚕、咖哩、海苔、紅豆、綠豆、胖虎、小平安、小缺、金沙、年年、項圈、金針、小木耳、瞇兔、蝦蜜、瞇滷、Hazel、甜粿、米糕、短尾、小斌、苔苔、小夜、小星、逗逗桑、豆比、阿葵、五樣、小威、強強、麵麵、團團、憨憨、球球、阿報、背心、阿嚕米、漂漂、燦燦、中中、金睛、元元、小金靈、小雷、小、小亮、小澐、小哲、阿海、繡繡、阿蕊、阿曜、比比、柑仔糖、金派、金賀、小光、夢露

 

 

野貓

 

我喜歡

在那裡呆一下

假裝自己也像那樣

曾經那樣

或即將那樣
 

眼底有光

性格頑強

跑起來像霧

睡起來像豬

 

能飛翔於屋瓦之上

接近過閃電與風

接近過銳利的爪

荒廢的夢境

滿月託付的秘密
 

並且曾在某個黑暗的邊緣

就像一顆即將凝結的露珠那樣

就像一顆即將蒸發的露珠那樣

深深地了解過

一次

盛開的黎明

 

在破碎的血光

與凌亂的毛髮

 

並且對於自己犯下的滔天大罪

從不懺悔

 

*2007/05/28, 寫給出沒於書店露臺上的街貓們。

 

 

打掃

 

把你的碗盤洗乾淨,逗貓棒收在櫃子裡。

洗過的毯子上,仍然有你金黃色的毛。

書架角落裡,發現一顆你偷偷吐掉的膠囊。

一整箱為你買的貓咪用品,甚至還沒拆封。

以為你會喜歡吃的魚,丟進了垃圾桶。

 

每當灰塵揚起,深藏在四壁間的你,就會出來走動。

在門口傾聽鄰居的動靜,在窗台上咬嚙一盆小麥草。

擋住我來回走動的腳步,把你的大屁股放在拖把上面。

那本當是甜蜜的,回憶緊追著我……

 

每當我停下來,你用你毛茸茸的額頭,輕輕貼著我的。

那時,我們不用說話,把眼睛也都閉起來。

我們一起回到了,那個最初,也是最深的睡眠裡。

 

我只能想像你現在就是這樣,你睡著了。

而睡覺正是你最愛的。所以,一切都很好。

曾經折磨你的病痛,都留在我這邊吧。

如今,就讓我一個人,慢慢地,把家裡打掃乾淨。

 

*2014/04/08,寫給金沙。

 

 

書店:

乘願再來,觀音自在。

 

我幾乎從不許願,原因不是我毫無所求,而是我體內住著一個愛潑冷水的傢伙,每當心裡浮現任何願望,都會立刻被撲滅。

 

比如當我許願:「希望我經營的書店可以支撐下去。」我馬上聽到潑冷水的聲音傳來:「書店支撐下去對你並不是好事。」而當我許願:「希望可以寫出更好的詩。」那個聲音則冷冷地反問我:「你仔細想想,過去寫過最好的詩都奠基於可怕的噩運和無助的悲泣,難道你要許願讓噩運降臨嗎?」其他的願望就更不用講了,發財後陷入不幸的例子比比皆是;至於「長命百歲」、「茶來伸手飯來張口」這類的願望在我看來,正是一位長年臥病在床、三餐無法自理的老人。

 

於是,我成了一個無法許願的人。可是有一天,當書店已歇業一年多,我再次凝視著霧中隱約浮現的觀音山時,突然,一個念頭如閃電般穿透了我!我震驚地發現:自己可能真的曾經向老天爺許願,要在觀音山前開一家書店。

 

事情要從我國中二年級開始說起。那時我從品學兼優、獎狀可以拿來當壁紙貼的模範生,突然進入叛逆期,大概就是所謂的「中二病」吧?我完全放棄了學業,上課時不是偷看課外讀物,就是在課本上描繪著女人的側臉。我筆下的女人通常眼睛很大、睫毛很長,有一頭飄逸的長髮,有時微笑,有時淚眼汪汪……我不停地畫著,但總是無法表現出心目中最完美的線條。

 

國中畢業,我雖然拿到中部地區試卷國文科最高分,但因為其他科目成績太差,沒考上什麼好學校,後來為了要逃離家庭,索性跑到台北讀高職了。畢業後,到補習班上了一年的課,然而就在聯考前,我逃走了,不願意參加大學聯考。更離譜的是,我莫名地逃到了當時還沒有捷運的淡水,在山坡上租下一間可遠眺觀音山和淡水河的套房,在小鎮上找到門市小姐的工作,日子也就過了下來。

 

當時在門市,有時會聽到客人討論觀音山命名的由來,可卻是眾說紛紜,有人說那是一尊觀音的坐像,有人說在竹圍和關渡的角度看起來,根本像一頭大猩猩……聽著他們的說法,我依舊無法將這些形象和觀音山連結起來,然而,每天下班後坐在窗台上凝視著觀音山,早已是我日常的習慣了。

 

也不知我看著觀音山多久以後,突然在一個夕陽火紅的黃昏裡,觀音山在我眼前,以一種像是動畫片的方式幻化為人形了!這時我才終於發現:原來它的山稜線是如此地像一個女人的側臉!她的輪廓柔美、莊嚴,下巴微微高過鼻頭,長髮向著出海口的方向披散而去,再仔細看,甚至還有眼睫毛呢!噢,原來是高壓電塔。對於這個發現我固然感到驚喜,卻也不無遺憾,因為從此以後,我再也無法以別種眼光看待觀音山了,此後她只能是一張女性的側臉,似有情若無情地仰望著天空,永遠的。

 

兩年後我離開淡水,到台北上班,一直到大約三十歲時,我再也受不了台北,竟又搬回淡水,雖然只住了一年,但那一年也留下了美好的回憶,我還記得有一天,淡水出海口的晚霞如火山熔岩流淌而下,那時我看見有一抹綠光,掠過了觀音的眼角。

 

接著,到了三十六歲的時候,我終於如願了!這一次,我在觀音山正對面租下一間老房子的二樓,開了一家書店:有河book。我終於能和我不斷描繪的女神像晨昏相對了。我記得也就是從那時開始,我不再描繪女人的側臉,我想那是因為,我已找到了那個始終畫不出來的,最完美的形象。如此過了十一年。

 

然而,究竟該怎麼描述這十一年呢?我的心願成真了,可是生活中充滿了各種艱難的磨練,經濟壓力、面對奧客的壓力、照顧街貓的壓力……第七年時,我因為極度的痛楚終於去醫院檢查,確認罹癌。可我無法割捨依賴書店生存的一群街貓,手術後又回到書店繼續原來的生活;第十一年,癌症復發了,這次我終於下決心關店。好像如果沒有足夠的苦痛,沒有面臨死亡的威脅,我根本不可能離開這群貓。可是,當初和我一起開書店的先生卻很不情願關店,最後我是以一件不可思議的往事,說服了他。

 

在我大約二十八歲的時候,曾被朋友拉去算命,那也是我今生唯一一次算命,儘管大家都說他神準,但我當時並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可是多年後,當我癌症復發在家休息,那位算命師的話突然之間回到了我的腦海,清晰無比,甚至他的表情和我們之間的對話也一一浮現。

 

那時我才二十八歲,雖然始終未放棄閱讀和寫作,也參加了一些寫作班,但作品的質和量都很差,可是算命師卻預測我將來有可能成為作家;接著,他突然皺眉說:「你一定會罹癌,要記得投保癌症險。」我還沒來得及反應,他又好像突然看見了一個畫面,並試圖捕捉:「很大片的藍色空間,對你很不好。」我問他:「很大片的藍色空間是什麼?可我最愛的顏色就是藍色啊!」他顯然也不知道自己捕捉到的畫面該如何解釋,只好避重就輕地說:「一點點的藍沒有關係啦,不要很大片的藍就好。」當然我還是一頭霧水,而且事後馬上就把他的話全部拋諸腦後了。

 

後來,我開的書店的牆面和天花板,都是深藍色的,那個藍還是我非常喜愛、異常執著的藍,因為我認為那是鑲滿了繁星的,宇宙的顏色。為了不要有色差,我找了油漆師傅來調色,並且待在現場監工,確認油漆乾掉之後的顏色仍是正確的。當時那位師傅對我喜愛的藍色非常不以為然,試圖說服我改用較淺的藍色,我拒絕了,兩人幾乎要吵起來,最後他很不情願地撂下狠話:「不要跟別人說這間的油漆是我塗的!」

 

現在想來,不免噓嘆,如果連牆壁的顏色都是命中註定的,那麼所謂的個人意志是否真的存在呢?或者人生中各種艱難的選擇,其實都只是被命運所選擇?但無論如何,現在的我依然不認同算命師說的話,確實我可能因為開書店壓力太大而不快樂,最後便生病了,所以他說藍色空間的書店對我很不好,可是我無法想像,若沒有這段歷程,我的人生該轉往哪個方向呢?就算我想破了頭,也想不出另一種人生,會比開書店更精采有趣。

 

而今,我終於不得不相信,或許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吧?否則我不會不停地描繪著觀音山的側臉,直到我終於來到祂的面前,度過了命定的十一年,並在此寫下了許多詩,為134隻街貓命名。

 

儘管看著觀音山這麼多年,在我眼中,祂的美從未稍減。我永遠記得,書店第六年的時候,有陣子為了生病的貓,我住在店裡,用桌椅隨意搭起一張床。一天夜裡,當編書的工作告一段落,我將所有燈光熄滅之後,沒想到,已然如此熟悉的觀音,竟以一種前所未見的模樣,靜靜地,從燈光和漁火之間,浮出了水面;四周是如此黑暗,無邊無際、永恆的黑暗,唯有觀音發出了一種無法言喻的光,或許可說是一種先於意識和存在的光吧?那瞬間我淚流滿面,彷彿是第一次見到祂,剛剛誕生於淡水河之上的,觀世間音,觀自在菩薩,我心中最完美的形象。

 

然而,我和觀音山的緣分應該到此結束了。當我在河岸邊散步,每一個細節都已太熟悉了,而那些景色在化為詩之後,就被定型了,就像觀音山已被定型一樣,我已經看不到未來的風景。所以,我將離開。

 

在我心裡有個聲音,越來越清晰,儘管我對於人身和繁瑣無謂的日常,總是感到厭倦,有時我甚至能看見那一個,在母親的子宮內哭泣的我,只想要回到渾沌之中,只願意當一個水分子,或者一粒塵土的我,現在卻不得不承認了:這是真的,來到世上一遭,經歷這一切,這正是我曾許下的心願。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1TAN0010-1

商品條碼EAN:8667106509657

ISBN:8667106509657

印刷:部分全彩

頁數:320

裝訂:平裝

你可能感興趣 |

野狗與青空

詩人定義了世界,並擦去邊界,令靈光乍現的詩行遊走於實、虛兩端;文字連綴著意象的跳接,鼓動想像力的奔馳。對現代詩讀者而言,將驚喜《野狗與青空》有如一個清澈、毫無迂迴的謎,既不斷見到謎底,又猜不到謎面……。

貓修羅(限量簽名版)

不瘋貓不成活,理想的貓徒告白。作家楊佳嫻生日當天撿到一隻虎斑貓,取名「晚輩」,後又領養黑白貓,名為「奧都」。養了兩隻高人氣的貓,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貓奪走了,見面了先問候貓,貓甚至改寫了自己的文學工作……本書收錄二十七篇貓散文與兩首貓詩,貓臉映照出來的其實是人臉,所謂的貓事,講得都是人。

貓修羅

不瘋貓不成活,理想的貓徒告白。作家楊佳嫻生日當天撿到一隻虎斑貓,取名「晚輩」,後又領養黑白貓,名為「奧都」。養了兩隻高人氣的貓,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貓奪走了,見面了先問候貓,貓甚至改寫了自己的文學工作……本書收錄二十七篇貓散文與兩首貓詩,貓臉映照出來的其實是人臉,所謂的貓事,講得都是人。

憤世媽媽

生而為母,我很憤怒!母親這條天堂路,只能一路爬過去至死方休。憤世媽媽的真心話與崩潰日常,每篇都中肯到讓媽媽淚流滿面。林蔚昀是作家、譯者,也是兩個兒子的媽媽。林蔚昀說:「面對母職,許多我的情緒不是無力或厭惡,而是憤怒。但是,我們的社會好像不太允許媽媽有憤怒的情緒。」這些情緒光用文字無法抒發,於是她開始畫圖並將作品放在臉書,真實到不行的心聲配上線條簡潔的圖,令媽媽們讀了心有戚戚焉大喊:「都是我的日常與心聲啊!」

就在此時,花睡了(限量簽名版)

本書收入《蘋果日報》副刊的「點根菸」專欄,內容大多探汲藝術之創作與欣賞,還有錘煉己心的一些印記,偶爾會談人間世裡值得記憶、書寫之人,作家蔣勳、林文月、李昂、王浩一、韓良露,藝術家于彭、連建興、吳耿禎、陳念慈⋯⋯等人,透過作者多年的交遊見聞與敏銳細膩觀察,記錄創作者最特殊之處與最珍貴的心意。

| 同類型書籍 |
我的青春、我的FORMOSA Ⅱ惡夢醒來
孩子的我
金烏
移民官的情人(外省腔三部曲之三)
講理(全新修訂典藏版)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