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會員中心 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興亡的世界史 蝴蝶朵朵 機器人 世界大局 2022 辣炒年糕 官網獨家 存股 呷四季
TOP
首頁> 人文社科館>人文科普>社會史地> 水梯田:貢寮山村的故事

水梯田:貢寮山村的故事

出版品牌:無限出版

作者:人禾基金會團隊

ISBN:9789868925557

出版日期:2013-08-29

定價:NT$  350

優惠價:NT$315

內容簡介 |
厚生、護生、共生,
喚醒山間睡美人,
一起守護田園烏托邦。
看見山、看見水,看見生命
 台灣東北角的貢寮山區,順著潔淨的溪谷看下去,百年前先民砌石成階且悉心維護的水梯田映入眼簾,森林環抱的灌溉水道流水淙淙,四季花草、候鳥留鳥、鼬貛、石虎、臺灣野兔等生物種都在這裡擁有棲身之所;珍貴如食蟹獴這種以溪蟹、魚、蛙為主食的食肉目動物,也經常現身,捕食水梯田中的田螺。村落所需的糧食、水源與生活物資,得到充份的滿足;生物的多樣性、人與自然的長期互動,更形塑出特殊的水梯田文化。    
看見貢寮、梯田、和禾米
 由林務局策劃的「水梯田復耕計畫」,嘗試在貢寮實踐「里山倡議」——透過環境學習與消費支持,維繫環境與人、城鄉之間、世代之間的公平與生活選擇權。結合在地居民、老農,一起友善的利用土地、維護生物的多樣性,在濃郁的鄉情與水梯田生態下生產「和禾米」。曾經荒廢二十年的水梯田,經過除草、翻土整地,引進水後,宛如被喚醒的睡美人,恢復了盎然的生機,各種生命接力似的復甦,水生植物一一冒出頭,水生動物也來了……
看見耕作、守護、在地人
  梯田因為先天環境受限,春耕夏耘秋收冬藏都靠人力親為,卻也因此保留了古老農業的完整面貌。貢寮的住民重新跟著節氣手工孵秧、插秧、挲草、割稻、曬米,生產最純淨的稻米,尊重土地的休養生息,善待其他物種的生存空間;守著田的同時,也守著山、守著生命生生不息。
於是,看見水牛、山芹山藥和艾草,看見田螺鱔魚、北返的雁鴨,看見樹嬸辦桌、看見秋金伯sûn-gû,看見水泉叔、樹伯巡田水……
作者簡介 |
人禾X狸和禾
如同大自然的生態系不會只專心達成一個目標,人禾與狸和禾,也都順應著環境與文化的保存願景,發掘著不專心的各種可能。
   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執行貢寮水梯田生態保育計畫的整體推動。成立於2007年地球日,自期為共生而努力的非營利組織,致力於環 境教育的發展,希望能找更多人瞭解大然提供我們的服務,進而參與環 境保育與人的調適。於是在特別關切的水環境議題當中,和貢寮 水梯田社區及林務局激出水花。
   狸和禾小穀倉,負責「和禾」相 關里山概念產品的研發與代言。誕生於貢寮水梯田保育計畫推動後的第二年,原本以社區報角色參與水梯田文化傳承,越投入就越不務正業,現在成 為穿梭山區田野的農婦和記錄者,也是農戶的好郵差與好幫手。
 這本書的執筆者都曾在跨界的經歷中,領悟到環境與文化不可切割的多元面貌:紋翠、韻如、博聞、嘉云,綜合了濕地、森林、昆蟲、水工、防災、教育、社造、社工、農務等不同領域的學習或實務;而讓影像更充實的,還有在生態紀錄圈耕耘斐然的偉傑、以及鳥類和蜻蜓的專業志工秀麗。
人禾X狸和禾,這個X的心願,期盼有更多人一起。
書摘 |
•秧田半作-孵秧
 
 經過了長長的休耕期,看似靜止的水梯田,農民其實還是按著各自的節奏讓農事悄悄進行著。收割後水生植物利用空檔恣意成長,一度成為田裡的主角,中秋前後,阿伯們或是以牛、以機器,甚至以人力整了一次地,水生植物在開花結果後和稻頭一同化作春泥,回饋給土地。接著,貢寮進入了又濕又冷的雨季,在農曆年前後,農家再次整地,一步步的為來年的春耕做準備。
 水梯田農家的秧苗多是自己培育,孵秧苗是準備春耕最重要的工作。立春前,農家開始準備浸種,將自家留存的稻種或農會購得的稻種,水洗挑選後,放入麻布袋,再將麻布袋放入溪水中浸泡,這個步驟的目的在於讓水稻的胚乳吸飽水,流動的水可以讓稻種獲得足夠的氧氣,在寒冷的冬日,溪水的溫度比氣溫高,有助於水稻的發芽。浸泡的時間隨氣溫而定,根據研究,在27℃下一天就可以讓稻種吸得足夠的水份,但是在冬天的貢寮這是不可能的任務,一般都要一星期左右,甚至更久。
 到底要多久?阿伯們憑藉的還是經驗,每天去檢查,如果天氣稍暖,會在白天將稻種拿離水面,晚上再放入水中,一直到稻子發芽。有的阿伯將種子浸泡後,以保溫的方式,靠種子自然產生的溫度催芽,這種方式可以縮短發芽的時間,但是必需更仔細的掌握溫度的變化,因為提早離水,當種子開始發根,就需要適時的澆水,避免因水份不足而影響發芽。總之只要能喚醒沈睡中的種子,水梯田達人們在掌握原則下已各自發展出習慣操作的方法。以盧伯的孵種方法為例:將浸泡三天水的稻種放入米簍,再放在稻草堆中間,如果天冷還需加蓋棉被,這種方法可縮短發芽時間但必需更加注意溫度變化。
 判斷稻種是否孵得好,阿伯們依據的是先長根還是先長芽,如果先長根,表示水份與溫度的條件都適宜,稻種自然比較健康,撒在田裡可以順利著根;如果先長芽,表示在孵苗的過程中,可能因水份太多,或是溫度過高,這樣的秧苗是長不好的。
 發芽的稻種達到八成左右,就可以準備撒種了,撒種前,要先準備好秧田,秧田會選擇避風溫暖的田區,有些農民會將有出泉的田區選為秧田,恆溫的泉水可以保護秧苗不受寒害。秧田是稻苗的嬰兒牀,所以要特別細心的整理,農人一次次的來回整地,細細的將秧田裡的每一根草都撿乾淨,還要把泥打得均勻,施肥時也要特別謹慎,過多的養份會讓秧苗無法承受,曬乾的牛糞是最天然無害的選擇。因為撒種後,就不能再有大動作,細心的老農會留下腳路,做好記號。
 脆弱的秧苗,稍大的雨點都可能讓它受傷,把秧田整理好,選一個天晴的日子,終於可以撒種了。
 撒種,像是一種儀式,來回幾趟後,種子已均勻的佈在秧田裡,接下來的日子,更是要天天巡查,視天候調節水位,隨時注意秧苗的成長和變化,秧苗不只要健康,若秧苗長得參差不齊,將使後續的佈田工作變得事倍功半。水梯田的農家把秧田叫做『ng-chhioh』,意思是『秧蓆』,當ng-chhioh慢慢的變成一塊綠色蓆子,插秧的日子也近了。
 
 
再見榮燦伯
 
 儘管春天的天候仍是陰晴不定,大部分的水梯田農戶都已完成了春耕的工作,但是榮燦伯的田遲遲盼不到主人回來。
 榮燦伯被病魔纒身已有多年,但是靠著堅強的意志,他一樣在山上養牛、耕作水梯田。去年開始的水梯田保育計畫,榮燦伯是最後決定加入的農戶。那時知道他的身體狀況,擔心讓他太勞累,所以一開始並不敢主動邀請。後來,榮燦伯還是決定加入了。
我們很少見到榮燦伯,知道他可能因為不舒服在休養,所以儘量不主動去打擾。然而每回遇到榮燦伯,他總是用宏亮的聲音跟我們打招呼:「來坐啦!」「妳們可以幫我去宜蘭五金行買鐵線嗎?就是有鈎子,可以圍牛那種?」每回聽到他的請託,我們都會很高興,這表示榮燦伯的身體好轉了。八十多歲的老農還不斷的投資在農具的補充,看到這樣的精神,讓我們頓時也有精神了起來!
 「政府應該要讓農民有退休金,這樣年輕人有保障,就會願意回來種田!」「以前母牛生小牛時政府會有補助,但是後來取消了,現在水牛都快要斷種了,政府應該要恢復補助,鼓勵大家養水牛。」「好的農地都拿去蓋房子,以後糧食一定會有問題,這樣不行的啦!」聽著榮燦伯談他對農業政策的見解,農委會真該請他去當顧問呢!
 去年收割前後,榮燦伯的身體狀況讓家人和水梯田伙伴們很擔心。但是收割那天,榮燦伯還是一早就到田裡去巡水;在第一次割友會收割完成後,他又一個人靜靜的走回田裡,拿著柴刀,在田土上劃了一個方形,本來不懂這個動作的含意,看完他做的事才曉得,原來他因為沒有力氣,只好以刀把田土劃開,利用稻桿當提把,將土塊拿去堵出水孔。榮燦伯很慢很慢的完成這個動作,雖然身體的病痛拿走了他的氣力,他仍試著親手去照顧田園。看著一個年邁的老農對土地的深情,這一幕讓在一旁的我們不禁紅了眼眶。
 後來,榮燦伯動了一次大手術,這對八十多歲的老人家來說,不管是身體或意志上都是極大的考驗,但他以過人的堅強意志,度過了難關,身體狀況漸漸好轉。去年底的某日,經過榮燦伯家,正巧遇到榮燦伯背著他的小包包、手上拿了一把柴刀,臉紅通通的,看樣子剛從外頭回來。家人有點抱怨、有點擔心的跟他說:「嘸好把自己弄得太累!」原來他一個人又到山上去巡牛巡了一整天!那天榮燦伯沒有多說,但笑得像個天真的孩子。我們才知道,看不到榮燦伯時,除非他真的因為治療後的疲累在房裡休息,大部分的時間,他還是到山上巡田、巡牛去了,榮燦伯過人的毅力真是了不起啊!
 雖然太過勞累的農事還是需要別人代勞,但是榮燦伯今年春後,還是自己完成了浸種、撒種的春耕準備。撒種那天,榮燦伯把秧蓆準備妥當,在夕陽中以極富禪意的儀式,靜靜的撒下今年的稻種,沒想到這竟成為榮燦伯這一生親手完成的水梯田最後一項農事。
 二月底,我們請水梯田達人阿伯和家人們一起吃飯聊天喝春酒,邀請榮燦伯時,他還以宏亮的聲音回答:「我拜一去化療,身體ㄚ嘸眛爽快,就會去啦!」然而,春酒那天,榮燦伯並沒有出現。三月底,在子姪輩一起幫忙完成水梯田佈田,以及代替榮燦伯完成了對媽祖的承諾後,榮燦伯走了。
 在我們眼裡,一直被病痛折磨的榮燦伯,從來沒有被打倒,就算強忍著身體的不適,他依然努力保有心靈上最大的自由。
 懷念榮燦伯,想起他在水梯田的身影,期盼榮燦伯堅強的意志,能引領著追隨者守護水梯水的決心--田,嘸通放著荒。
 
 
不閉幕的貢寮花博
 
 「阿伯,恁的田埂是我看過最漂亮的!」猶記得第一年的農曆四月,劉昭訓阿伯病癒插秧後的第13天,我們再度走進田裡觀察,忍不住驚呼。
   劉阿伯笑笑:「那叫郝龍斌來咱田裡走走叨好,就免做花博了。」
   是啊,我正欣賞著台灣低海拔濕生環境中最草根、最田野的花卉博覽會,根本就忘了這裡是農業生產體系的一環──水稻田的田埂。
   這片因為阿伯生病而特別晚插秧的田,看起來元氣不錯。田埂[J1] 上也因此躲過了農民總是勤快地除草的慣性。半支蓮、鼠麴草的高峰花期尾聲,紛紛準備結果;重疊著地耳草、水芹菜的開花期,接下來爵床、魚腥草接棒。
 我們因此竟小心翼翼地踩著田埂,就像怕採壞景觀草坪一般。阿伯笑我們的異常動作,還是說:「改天就用牛筋繩【註】打一打。
 「甘一定要打?」阿伯指著田埂側面回答:「這如果蓋到稻子,就一定不行;在田埂頂上的這些袂要緊,留著,田埂顛倒不會崩。」
 
   不只是田埂,梯田還有階梯狀的駁坎。在劉阿伯與野花野草共享的田間,我們還看到了駁坎石縫間的綠意昂然,形成立體的綠牆,這一點也不輸花博。
 因為不用除草劑,田埂上的這些野花野草,幫忙減緩了雨水的沖刷。只要不影響稻穗生長所需的陽光,不在田畦裡競爭養分,對農人來說反而幫了忙。晚一點割草,留一點餘地,野花開過了,幫過了山野的昆蟲們,至少促成了食物網循環的起點;留一點餘地,也讓植物有機會開花結果、結實,把種源存進土地銀行裡。
 或許其實是我們都忘了,即使是農業生產體系的一環,人在追求收穫的同時,也仍然可以與自然萬物共享這陽光、土地、水。因著這共享,所以田邊有細蟌躲藏,有紅嘴黑鵯覬覦;因著這共享,所以水、養分有健康的循環,而使地力持久。

 [J1]聽說劉伯每年都都很少除草?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0VLF0003

商品條碼EAN:9789868925557

ISBN:9789868925557

印刷:彩色

頁數:260

裝訂:平裝

你可能感興趣 |

最貧困女子:不敢開口求救的無緣地獄(二版)

「去哪裡才能賣肝臟?」日本政府拒絕面對的女性危機──最貧困女子!即使家境不差,但妳我都有可能在一瞬之間跌入地獄的深淵……你能想像日本竟然也是個貧窮大國嗎?到底有多窮?──單身女性中每三個人就有一個人,相當於在臺灣一個月只賺一萬!這真的是日本嗎?那麼臺灣呢?正如現在論誰都可能踩到貧困的地雷,而淪為下流老人、下流中年,什麼狀況都可能是自己明日的寫照!

香港,鬱躁的家邦:本土觀點的香港源流史(增修版)

沒有歷史的國族,就沒有未來。香港人:自己歷史自己寫!香港人在改寫自己的歷史,而且是現在進行式!本書第一版出版於雨傘運動、魚蛋革命之後,是香港人在面對中國政府不願履行「一國兩制」的承諾而發起公民抵抗運動似乎已然失敗的時候。香港人「經濟動物」的特性讓所有外人都以為,現實的香港人肯定會選擇向中共靠攏,更加融入中國。但我們都看錯香港人了。當我們以「今日香港,明日台灣」來警惕自己的時候,我們可曾知道過去的香港又是什麼?

港式臺派:異地家鄉的生活文化漫遊

挖掘流動的世代中,隨時都準備以異鄉為故鄉的你我他,寫給彼此的筆記——當離鄉的兩個香港人,在異地台灣再相會,有了長期旅居的時間醞釀,和文化觀察之眼的沉潛,一場從芭樂開始的閒聊,才終能拉出一連串從語言帶到生活的日常經驗比對,而體悟了種種:有從鴿子籠小套房到寬敞廁所的都市景況、有單人火鍋到中秋烤肉聚會的人際遠近,也有從漂泊到再紮根的身分認同。

甜蜜的世仇:英法愛恨史三百年──從路易十四、邱吉爾到歐盟(上、下冊不分售)

★BBC、華盛頓郵報、泰晤士報、金融時報等各界媒體一致推薦★收錄超過100幅兩國歷史插圖、地圖與表格。是敵,是友?海洋島國與大陸強國的糾葛歷史, 如何形塑彼此,牽動近代歐洲與世界局勢?水火不容下仍暗通款曲,攜手合作時又勾心鬥角!釐清英法關係史的第一本書。拿破崙:「天意授予我地上霸權,卻讓對手主宰波濤。」英國巨鯨與法國大象的對決,從未如此精彩!

光緒十四年(1888)臺灣內山番社地輿全圖所見的新北山區:一段清末開山撫番的歷史追尋

臺灣原住民的歷史是臺灣史最重要的內容之一,現已公開的史料絕大部分是日治時期的調查資料,而清代官方對於臺灣原住民的認識,特別是高山原住民的認識,到底有多少?本書透過130年前清朝光緒《臺灣內山番社地輿全圖》,以及實際田野調查和歷史文獻考證,重建十九世紀新北山區「開山撫番」中的泰雅族舊社與地名演變。近300張地圖和照片彰顯新北山區今昔對比,重現清末至今新北山區的發展史。

| 同類型書籍 |
波斯人:那些已然消逝的文明
反造城市:非典型都市規劃術(增訂版)
遠方之鏡 動盪不安的十四世紀
戰國名家老的危機處理術──面對戰爭、內鬥、財政破產的計謀
看不見的屏障: 決定台灣命運的第七艦隊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