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會員中心 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興亡的世界史 飆股女王 蝴蝶朵朵 明日之書 找人聊聊 麥克史東 三國志 這世界很煩 steam
TOP
首頁> 文學館>文學小說>歷史 / 武俠小說> 醉枕江山 第一部.卷五:登基

醉枕江山 第一部.卷五:登基

出版品牌:野人文化

作者:月關

ISBN:9789865723408

出版日期:2014-05-07

定價:NT$  250

優惠價:NT$225

內容簡介 |

刑獄高手狄仁傑駕臨,背負屠村血仇的楊帆,可有一報宿怨之機?

歷史小說霸主 月關 最新力作,繼《錦衣夜行》又一經典

 

 

中國網路架空歷史小說代表作家、Google 搜尋十大中文關鍵字、作品總點擊超過9000萬。

起點中文網首屆(2010)金鍵盤獎年度作家,第二屆(2011)金鍵盤獎年度作家和年度作品雙料冠軍。

起點中文網首頁熱點封面推薦、書友月推薦第一名、連載至今超過八百萬總點擊數,網友評選為:「史詩大作」、「又一經典」。

臺灣100年閱讀習慣調查結果,月關作品為全國公共圖書館借閱率最高Top第三名!

 

春閨懷怨意,忠臣害良民;登基,空前女皇帝!

 

為了報復武則天安排的政治婚姻,太平公主在香閨中裎身寸縷,想納英朗俊逸的楊帆為面首,竟被拒絕,從此懷恨在心;上官婉兒知情後也不得不暗布樁腳,只為保護自己的男人周全。當不得聖寵的皇家千金,對上皇帝面前的紅人待詔,女人的爭寵煙硝自此越演越烈。

 

好不容易找到殺害桃源村民的兇手苗神客,楊帆終於有機會一雪屠村血仇,卻遇到大名鼎鼎的刑獄高手狄仁傑回京,只是這傳聞中精明幹練的狄仁傑,卻騎著灰驢差點喪命,幸好楊帆捨身相救。辦案如神的狄仁傑是否真能看出,這名青年才俊背後的血海殺機?

 

在謀臣的有意搧動之下,全國促請武則天登基的勸進聲浪不斷,最後連大唐天子李旦都識相地禪讓王位。武則天從皇帝旁的小嬪妃,到身著袞冕禮袍坐上龍椅,終於成為中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女皇帝!自此天后權力到手,仇人盡皆授首,但為求地位穩固,武則天卻下令誅殺百千良民……為何,大周帝國的開國第一章已是血跡斑斑?未來,武則天又將面臨什麼風風雨雨呢?

 

 

作者簡介 |

月關

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原是中國東北部某國有銀行二級分支行高級業務主管,現已辭職專事寫作。曾以夢遊居士發表過《成神》、《顛覆笑傲江湖》兩本小說。2006年,於起點中文網以月關之名創作《回到明朝當王爺》,自稱其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取其中二字,簡稱「月關」。

 

從2011年開始連載的《錦衣夜行》,再創月關寫作高峰,於起點中文網所舉辦之金鍵盤獎中,以領先第二名整整一倍的優勢,獲得讀者票選2011年度冠軍作品。月關也連續兩年獲得讀者票選第一、第二名作家。

 

月關與酒徒、阿越並稱大陸三大新歷史小說名筆新秀。作品有《回到明朝當王爺》、《大爭之世》、《一路彩虹》、《步步生蓮》、《狼神》、《錦衣夜行》。

 

書摘 |

第一七三章 夜訪春閨

武三思見天后對自己一系列的作為甚為滿意,心中也不無得意,忽爾又想起一件事來,忙又小心翼翼地道:「姑母,李素節父子在龍門驛被縊死一事在京中引起很大震動,侄兒考慮不宜馬上再對李上金動手,如今李上金全家人皆已被押解進京,現在關在牢裡,你看……」

李上金是高宗第三子,母妃楊氏,他如果也死了,高宗皇帝的親生兒子裡面除了武則天所出的李旦和李顯,已再無一人。

武則天沉吟了一下,緩緩地道:「李上金謀反罪證確鑿,朕聽說他自知一旦入京絕無幸理,一路上已多次萌發輕生之念?」

武三思會意,忙道:「是!李上金一路多次意圖輕生,幸被押解官兵及時發覺而制止,否則早就死在路上了,在獄裡面也難保不會再有輕生之意。只是……他的六個兒子……」

武則天淡淡地道:「謀反乃十惡不赦之大罪,朕也不能視國紀綱法如無物,死罪可免,活罪難饒,就把他們『流放』顯州吧!至於李上金的妃妾、女兒,與李素節的處置一樣,一律送到掖庭[1]充為宮婢!」

說到這裡,她深深地望了武三思一眼,武三思心領神會,連忙道:「是,侄兒回去馬上安排!」

說著,武三思扶膝而起,關切地道:「夜深了,姑母請歇息吧,侄兒告退!」

武則天道:「慢著,朕還有一件事,就由你去做了吧。」

武三思微微有些詫異,忙道:「姑母請講!」

武則天沉聲道:「此事,就是太平的婚事……」

武三思訝然道:「太平公主要嫁人了嗎?不知姑母看中的是誰家兒郎?」

 

楊帆有了「百騎」的身份,就等於擁有了行走大內的通行證,除了極少的地區只能由同樣隸屬於「元從禁軍」的內衛負責,其它地區可以隨意出入。

所謂元,即是始。元從禁軍,也就是從一開始就追隨天子的親軍近衛,這支軍隊是追隨李淵起兵的第一支軍隊,所以最受信任,擁有極大權力。而「百騎」和「內衛」,又是從元從禁軍中挑選出來的近衛中的近衛,自然權柄更重。

其實,元從禁軍的核心原本只有「百騎」,並無「內衛」。武則天掌握了這支力量以後,一來她是女子之身,近身侍衛需要全天侯貼身保護,盡用男子不甚妥當。二來她要做一些秘密的事情,需要一支比「百騎」更隱秘的力量,這才又發展出了「內衛」。

楊帆有了「百騎」身份,很容易就進入了上官婉兒所住的禪院。上官婉兒的住處距武則天的住處並不遠,為了方便武則天的傳喚,上官婉兒就住在武則天所住禪院的前一進院落裡。太平公主李令月入住龍門之後,也住在這裡。

禪院正堂是會客之所,也是上官婉兒處理政務的地方,左右兩座正房則分別是上官婉兒和太平公主的居處。楊帆來到禪院裡,禪院裡自有一些宮娥內侍時而出入,見他一身侍衛裝束,也不去理會他。

楊帆早已知曉上官婉兒住處,他在院中漫步而行,彷彿巡弋,窺個機會院中無人,倏地便閃到上官婉兒門前,輕輕叩了幾下房門。房中無人應聲,楊帆微微一皺眉,輕輕一推房門開了,楊帆便閃了進去。

房間裡是空的,几上一張瑤琴,案上一卷書籍,窗櫺半開,蟲鳴唧唧。熏香爐裡,一股幽香猶自嫋嫋升起。

這些時日楊帆早知上官婉兒為人,她決不會像那千金公主裎身寸縷的,橫陳榻上候他前來,不過眼見房中沒人,楊帆還是下意識地繞到屏風後面,向裡望了一眼。

梳粧檯前,一張妝鏡,因靠近山邊恐有蚊蠅入帳,所以那榻上帷幔是垂下來的,素白色的帷幔,被燈光映著,帳中被子疊得整整齊齊,房中確是無人。

楊帆納罕不已,上官婉兒約他前來,為何自己不見蹤影呢?楊帆想在房中候她一陣,又擔心她若回來,恐有侍婢跟隨,自己落入他人眼中終是不妥,想了一想,便悄然退了出去。

楊帆閃身出了婉兒房間,在窗外草叢中俯身折下一束野草,雙手很靈巧地動著,很快就編成了一件東西,順著視窗輕輕丟到几案上,輕輕一笑才轉身離去。

此時各處房舍陸續亮起燈火,一些宮娥內侍也都忙完了差使回房歇息去了,禪院中靜寂一片,楊帆抬頭看著高高升起的月亮,正想返回自己的宿處,忽然聽到噫地一聲訝呼,然後就有人喚道:「楊帆?」

楊帆循聲扭頭,只見兩扇窗戶左右一分,窗內俏生生地立著一個人兒,窗前有燭,燭光映著她的霓裳如雲如霧,婀娜的身姿曲線也因之若隱若現,極盡誘惑,正是太平公主。

楊帆這一回頭,太平公主不禁嫣然道:「果然是你,呵呵,你進房來!」

楊帆沒想到自己竟被她發現,心中暗暗叫苦,無奈何只得硬著頭皮過去,到了門前輕聲道:「公主殿下?」

「進來!」

太平公主懶洋洋地應了一聲,楊帆推門進去,太平公主已將窗子掩上,在几案前慵懶地坐下,微微挑起眸子看著他。

太平公主斜臥在美人榻上,面前的几案上,一一盞精緻的琉璃燈。她這間房子也是禪房改的,不過房中春凳、小几、香爐、立鏡、羅帳、臥榻、紗衾、繡枕…等一應俱全,佈置得異樣華麗舒適,比婉兒房中清幽素雅的風格更有女兒閨閣味道。

太平公主已明顯有了醉意,兩頰一片酡紅,星眸也帶上了幾分朦朧,她拈著一只白玉杯,輕輕湊到唇邊,慢慢呷一口酒,感覺著那醇美甘甜的葡萄酒液順著咽喉流淌到肺腑,向楊帆輕聲問道:「你怎在這禪院裡?」

楊帆緊急之中已經想了一套說詞,便道:「哦,楊帆已然調入『百騎』,今後是天子近衛,少不得要熟悉一下各要害處的地形、佈置,方才到院子裡來走走,正想再去別處轉轉的,不想就遇到了公主。」

「百騎?」

太平公主蛾眉微微一蹙,她當然清楚「百騎」意味著什麼,實際上,就算她是天后的愛女也插手不了元從禁軍的事務。當初她能把楊帆從金吾衛調進宮來做大角手只是一句話的事情,可要是讓她把楊帆調進元從禁軍,那可就十分為難了。

如今楊帆不但成了元從禁軍,而且直接進了「百騎」,這要不是武修宜看中了他,而是旁人有意為之,那這人的力量真比她還要大上幾分,所以太平公主直覺地便認定其中大有文章。

只是她現在已經飲得醉了,頭腦一片迷糊,根本無力去思索此事,她隨意地揮了揮手,好像要揮去心中的煩憂和苦惱似的,說道:「坐下,陪我……喝幾杯。」

楊帆趕緊道:「在下還有公務在身。而且……夜深人靜,在下無論身份地位……,孤男寡女的,在下怎好與公主對坐而飲。」

太平公主格格一笑,嫵媚的大眼睨著他道:「看不出你的膽子這麼小,本宮都不怕,你怕什麼!我叫你坐下你就坐下,還怕我吃了你不成?給我坐下!」

太平公主說著說著,就從美人榻上坐了起來。她穿的一襲輕紗依舊是紅色的,因為酒後燥熱寬去披帛,只著薄如蟬翼的春衫,便有了幾分朦朧而柔和的色彩。輕柔鬆軟的晚裝,絲毫遮不住她的豔色。這一坐起,輕羅衫子貼身垂下,大開胸的衫口露出一片凝脂白玉似的酥胸,緋色鴛鴦戲水的胸圍子露出一小半,在胸前擠出一道深深的誘人溝壑。

楊帆不敢多看,急忙垂頭,卻見那盈盈一握的小蠻腰下,薄紗下一雙頎長渾圓豐滿筆直的大腿竟也繃得曲線畢露,隱隱透出肉色來,那雙秀美的玉足踏在柔軟的地毯上,竟連屐履都沒有穿。

楊帆把目光又低了低,有些不知該往哪裡看了。太平公主看見他微窘的神態,先是微微一怔,隨即明白過來,不禁嗤嗤地笑起來。

她被迫答應了阿母要她嫁入武家的要求,同時也反將了母親一軍,非武攸暨不嫁。武家那些人是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在太平公主眼中,武家當真是一群土雞瓦狗,沒有一個成大器的,更沒有一個能被她放在眼中。

她知道,她沒有辦法抗拒強勢的母親,她只能嫁入武家。為了反將母親一軍而要求非武攸暨不嫁,固然是出於小小的報復心理,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她知道這個武攸暨性格懦弱,約束不了她。她不能不聽從母親的擺佈,卻不願再有一個武三思或武承嗣那樣強勢的武家人繼續來擺佈她。

原本武攸暨就是她瞧不起的人,但是如此一來,她嫁的對象更是他親手挑的廢物,太平公主心中的苦悶可想而知。

現在,她終於找到了發洩憤怒,羞辱武家的手段。

 

她,要把自己交給眼前這個男人!

 

 

 

 

 

 

 

第一七四章 楊帆的成人禮

今夜,太平公主拉著上官婉兒陪她吃酒,喝到後來婉兒不勝酒力,記掛著郎君要來,不想在郎君面前露出醉態,便找個藉口溜走了,只剩下她一個人在這喝悶酒。太平公主喝得酩酊大醉,不只心煩,尤覺氣悶,本想推窗呼吸幾口新鮮空氣,不想就遇見了楊帆。

一開始,她只是想要楊帆陪她喝酒,還真沒有什麼其它的旖思綺念,但她穿著一身女兒家閨房中的淺露裝束,楊帆見了不免拘束,這種神態瞧在她的眼中,反而勾起了她異樣的情思。

瞧著楊帆英朗俊逸的面龐,年輕而高挑的身材、陽光而富有朝氣的味道,她的一雙眼睛漸漸像貓一樣瞇起來,站在她眼前的楊帆,彷彿成了一條貓爪下的魚,這名俊俏少年無異是合她胃口的。

時此刻,燈下靜室,孤男寡女,一種異樣的情愫和欲望迅速被她的酒意發酵、釋放、彌漫開來。一種快意讓她還未曾雲雨纏綿,身子就禁不住發起抖來,這種快意不僅僅是一年多來香閨零落、孤枕難眠,更是一種成熟女子對男歡女愛的渴望之外,更深的一層報復快感。
「我,是高貴的大唐公主,妳可以逼我嫁到武家,但是妳休想能約束得了我,我可以是武家的媳婦,但也僅只於此!」太平公主心想。

太平公主的眸子漸漸地亮了起來,她緩緩站起身,一步步走向楊帆,眸波含俏、俏中含水,盪漾著一股媚意。那雙豐滿性感的唇叫人一見就欲一親芳澤,大紅的輕紗睡衣,鬢髮低垂、秀項修長,步態嫋嫋間修長妖豔的體態勾魂攝魄。

楊帆有些不安地退了一步,道:「公主?」

太平公主嫋嫋娜娜地走到他身邊,用那雙濕潤的眸子凝睇著他,忽然張開雙臂,蛇一般纏在他的身上,飽滿結實的胸膛緊緊貼著他的胸口,楊帆大吃一驚,一雙手推也不是,抬也不是,只能被動地垂在那裡。

太平公主柔若無骨地貼著他,把灼熱的唇湊到他的耳邊,隨著一聲嘆息般的呻吟,輕輕昵喃道:「男人要是沒有過女人,就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孩子,小帆,今晚讓姐姐來教你做人吧……」

太平的春衫太薄,她把楊帆一摟,那豐腴柔軟的感覺頓時通過兩人之間的每一個接觸點清晰地傳到楊帆身上。楊帆的身子僵硬,平時聽人說過的男女之事再多,與親自接觸也是兩回事。

他吻過上官婉兒的小嘴,也牽過她的小手、抱過她的纖腰,但是從來沒有與一具婀娜誘人的女體做過如此親近的接觸。一時間,楊帆的心跳得擂鼓一般,有種口乾舌燥的感覺。太平公主在他耳邊呢喃地說著,嘴唇滑到他的嘴唇上,輕輕地吻了一下,然後張開雙臂,稍稍退開了一步,向他婉媚含羞地一笑,以一個美得無可挑剔的曼妙姿態輕輕一扯腰間的合歡結。香肩微微一削,那絲質極好、柔滑輕軟的袍子便像一朵輕雲般緩緩飄落下來,一具曼妙香豔的身體呈現在楊帆的面前。

雪白的玉體,肌膚像羊脂白玉般柔潤光滑,粉嫩可人。圓潤的香肩、胸圍子包裹不住的嬌挺誘人的酥胸玉乳乍然呈現,於半掩半露間把一種活色生香的味道送到了他的鼻端。

她還穿著胸圍子和一條滑軟得半透明的褻褲,而這對她玲瓏凹凸的胴體幾乎起不到任何的遮掩作用,反而憑添了無窮的誘惑。

那雪白膩滑的肉體近乎全裸,豐挺的雙峰顫巍巍地呈現在楊帆的鼻端之下,似乎一低頭就能觸及那暖玉溫香。

七年和諧美滿的夫妻生活,已經讓她變成了一枚熟透了的蜜桃!

楊帆緊張地不敢抬頭,可是一低頭,他就看到了那雙修長渾圓的大腿、白玉如霜的天足,和那夾在兩腿間微微凹進一隙的緋色褻褲,這一切通過一種細膩渾圓的線條散發出妖異冶豔的光輝,於燈下獨呈於他的面前,香豔而旖旎。

這感覺,不是任何一名身心正常的男子能夠抗拒的,更何況是楊帆這種血氣方剛的童男子,他何止是口乾舌燥,此時已血脈賁張。

「不可以!我今天來這裡,是來見婉兒的!」

楊帆在心底裡不斷地提醒自己,但是面對這無法抗拒的誘惑,他的意志力越來越薄弱,太平公主凝視著他,一雙盈盈欲流的眼波悄然蒙上了一層瑩潤動人的水霧,那是一種無聲的邀請,世間有幾個男人能抗拒這等尤物的誘惑?

「留下來,陪著我!我想要個男人,我要你……做我的男人!」

寬去衣衫的太平公主重新走過來,輕輕地擁住楊帆,曼妙的胴體通過巧妙的扭動,進一步刺激著他的情欲,她那雙滑膩灼熱的唇從楊帆的鼻尖、嘴唇,一寸寸吻向他的耳垂,輕輕咬了一下,弄得楊帆不能控制的顫了一下。

「你知道嗎,我就要嫁人了,嫁給一個廢物!我不想嫁給他,可是我別無選擇。人人都想利用我,擺佈我,那我就親手挑個廢物出來!廢物也有廢物的好處,不是嗎?呵呵,至少他不能控制我,擺佈我!……呵呵,我要把你弄到我身邊來,讓你陪著我!今晚,你是我的!以後,你也是我的!永遠都是!」

楊帆的意志幾乎已要迷失在這活色生香裡,可是聽到這句話時,卻突然清醒過來,他以莫大的意志抵抗著情欲的誘惑,輕輕推開太平公主,凝視著她道:「公主是想要我做第二個薛懷義嗎?」

太平公主眸波蕩漾,嗤嗤地笑道:「做薛懷義有什麼不好?你看他多威風!他是白馬寺方丈,而你是白馬寺首座,他服侍我的母親,你就服侍我,天作之合。阿母很疼薛懷義,姐姐以後也會很疼你的!」

她一面說,一面用手指輕輕撫過楊帆的鼻子、眉毛……

上官婉兒也曾對他做過同樣的動作,楊帆當時有一種被自己的女人愛慕、欣賞、寵溺著的感覺,那種感覺非常愉悅、非常自豪。可是太平公主的手指輕輕撫過他的面頰時,他卻覺得自己是一隻待價而沽的寵物,或者……是她掌間的一個玩物。

楊帆輕輕地捉住她的手,把它從自己臉上緩緩拿開,沉聲說道:「公主,楊帆堂堂男子不會做人面首!哪怕公主妳貌如天仙,楊帆也不會打折自己的脊樑!」

太平公主微微一怔,隨即恍然,不禁失笑道:「真是個小孩子呢,你吃醋啦?姐姐馬上就做別人的妻子了,是你偷了他的妻子,又不是他搶了你的女人,你……」

「公主,妳很美!」

楊帆心底如潮的欲望漸漸被控制住了,他的眼神漸漸恢復了清明,聲音也堅定起來:「美到只要是個男人都會想得到妳!但我不會,我的女人,只能屬於我,哪怕妳是一位尊貴的公主!否則,我寧可不要!」

太平公主吃驚地看著他,眼中漸漸露出好笑的意味,看著楊帆認真的神情,她終於忍不住笑出聲來:「你這個傻瓜,你想到哪裡去了?你是什麼身份?我堂堂大唐公主,怎麼可能屬於你?

就算我不嫁人,你也不可能成為我的丈夫!你要弄清楚,是我要你,不是你要我!我要你,就是你的福分!沒錯,我喜歡你,不過不是我做你的女人,而是你做我的男人,你不明白這其中的區別?」

楊帆的臉色漸漸陰沉下來,太平公主卻退後兩步,向他婉媚地一笑,冶豔輕佻地勾了勾手指,昵聲道:「來,服侍本宮,今晚,我會讓你像神仙一樣快活,明天,我會給你靠你自己一輩子也爭取不到的榮耀和富貴……」

楊帆輕輕欠了欠身,道:「夜已深了,公主大醉,還請早些安歇,告辭!」

太平公主見他轉身行去,不禁驚怒道:「站住!你去哪裡?」

楊帆沒有站住,他一直走到門邊,伸手拉住門環,這才扭過頭來,正容說道:「我相信如果今晚我留下我會很快活,但我更相信,過了今晚我會一輩子不快活!楊帆不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人物,卻也有我的尊嚴和我做人的規矩!」

房門一開,滿院清光。

 

楊帆出了太平公主所居的禪院,沿著草間小徑向自己住處行去。

夜很靜,風搖曳著樹影,枝葉婆娑著沙沙的聲音。

隨著他腳步聲的及近、漸遠,草叢中的蟲鳴聲也時急時停。

一路走著,楊帆的心情漸漸平緩下來。就算他不是處子之身,想要拒絕正當妙齡、嬌豔嫵媚的大唐公主、洛陽之花李令月的「邀請」,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值得慶倖的事,他禁受住了誘惑。

這一步踏錯,他就會像薛懷義一樣,成為一隻在籠籬裡風光的鷹。他將因此失去自我,只能像薛懷義那樣,在飛揚跋扈中維持自己那點可憐的自尊,其實人人都清楚,他不過是某個權貴女子的胯下玩物。

一個玩物,誰會真的敬你、愛你?喜歡你時,你是她的禁臠,絕不容任何人染指;厭了你時,你就是一隻又破又舊的鞋!

至於婉兒,那就不用說了。以婉兒的性情,必然會決絕而去,以她的驕傲和尊嚴,她會愛一個承歡在別人膝下的玩物?一個面首,他有何面目去追求自己所愛的女人?為了一時的情欲,失去自我、失去尊嚴、失去所愛,這個代價,不值得!

楊帆長長地籲了口氣,心底最後一絲躁動也隨著這一聲長籲平靜下來。

男人要是沒有過女人,就永遠是個長不大的孩子嗎?

能夠抗拒一個女人,尤其是一個絕色妖嬈的女人,只為自己心中那一份原則,這一晚,他似乎成熟的更多。

皎潔的月光下,他的心也像那月光一般清明剔透起來。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0NSM0135

商品條碼EAN:9789865723408

ISBN:9789865723408

印刷:黑白

頁數:256

裝訂:平裝

| 同類型書籍 |
錦衣夜行‧第六部 (5冊套書,完結)
錦衣夜行第六部‧卷一:驅狼鬥虎
曾國藩 卷三 野焚
劍客生涯(三):煙靄之男
醉枕江山第五部.卷一:遷都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