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會員中心 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興亡的世界史 李登輝 蝴蝶朵朵 明日之書 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什麼都不教 三國志 這世界很煩 steam
TOP
首頁> 文學館>文學小說>華文創作> 移民官的情人(外省腔三部曲之三)

移民官的情人(外省腔三部曲之三)

出版品牌:木馬文化

作者:藍曉鹿

ISBN:9789863593614

出版日期:2017-01-25

定價:NT$  250

優惠價:79NT$198

促銷優惠 |

|99划算節|全館79折

內容簡介 |

作家

《西夏旅館》駱以軍

《永別書》張亦絢

《染》葉佳怡

《準台北人》陳又津

《逆旅》郝譽翔

台灣國立師範大學退休教授 楊昌年

東吳大學中文系副教授兼系主任 鍾正道

台灣紅樓夢研究學會會長 朱嘉雯

獨立記者、文史工作者 譚端

——感動推薦

 

他是負責搜捕非法移民的警官,

她是假結婚來台、歡場駐唱的大哥的女人。

無論醒著、睡著的時候,他們的人生都屬於別人;

然而他們相愛之後,卻是屬於媒體的醜聞……

 

龍蛇雜處的六條通上,有一間「後朝居酒屋」,黑白兩道通吃的老闆娘阿雪,座上的常客既有賣白粉兼販人口的黑道大哥,也有市警局裡大大小小的警官——其中特別得阿雪青睞的,就屬江滬生了。

在手下的替代役男警員因憂鬱症自戕之後,江滬生回了一趟加拿大,探望十年前便移民過去的妻與子;怎知三雙眼睛竟只能面面相覷,彼此都彷彿成了對方生命裡的陌生人。

回到台灣後,滬生轉調新成立的移民署。為了應付梅姬——這個假結婚來台、賣唱不賣身的越南女子——在拘留所中與另一名女犯大打出手的無聊新聞,調查過程裡,同為天涯淪落人的滬生與梅姬,竟情愫漸生……

當郎情妹意成了被惡意公開的醜聞,唯一明白箇中隱情的阿雪,決定好人做到底,為兩人補上後朝之文——古代日本的舊習,若男子與女子交好之後,第二天彼此送上一篇〈後朝之文〉,就表示雙方是真心的喜歡,前夜的交合不同於一夜苟合。

 

得獎與推薦記錄

或許因為出生成長於中國,後定居台灣,曉鹿看什麼都帶點身為過客的流離,及其延伸造就的奇幻。就連我以為熟悉的台北,也在她的描寫下被揭露出詭譎的灰敗……不過這魔幻跟所謂台灣新鄉土小說中的魔幻又不太相同。台灣的新鄉土小說作者大多在台灣出生成長,即便追溯流離,大多也是父母或祖輩的流離,但曉鹿的流離太切身,太親近,故事中有些經驗類似外省第二代,但面對的幾乎是第三代成長的台灣環境,於是故事更容易直接讓讀者對眼前此刻感到陌生。你知道這是台北,卻又是另一個台北。——《染》葉佳怡

 

小說最常出現的,是一些「被辜負的人」。這說的不只是個人際遇,還是在積非成是的偏見暴力中,逃竄求存的「新生者」側記:新媳婦、新住民;或兩者都是。在藍曉鹿凌厲又溫柔的字裡行間——這是又冷又爆笑的文學八點檔——峰迴路轉的親情爭霸戰底下,是家庭文明的深度病癥。看懂各式女人的苦,洞見不同男人的痛,還有結構層層的錯。人物非僅有愛有恨,也有色有性。在為德不卒的殘忍黑夜裡,小小的良心未泯恰如流星劃過。也許無人見證,然卻已是救贖。堪稱性別與離散書寫的燦爛新頁。——《永別書》張亦絢

 

人都有年輕的時候,夠幸運和不幸的話,也有老的時候──當男孩遇見女孩,問的如果是:「我可以買你嗎?」所謂家族,在這本書是一場殘酷的遊戲,人們張揚地鄙夷異族、女性、弱者、窮人,根本不認為自己哪裡錯了。藍曉鹿從地獄把故事帶了回來,而那地獄不在他方,就是我們自己的家庭。——《少女忽必烈》《準台北人》陳又津

 

理性層面來說,我想寫的不單單是外省人(新移民或老一代的外省人),我想表達的其實是,當生命撥開了表面的包裝,巧克力的膚色還是石雕般的混血白,不管操著湖南的口音還是越南腔的國語,也不管生命的現狀,貴為移民署的官員,還是卑微如拘留中的不法移民,每一個生命的內在其實是共通的。——作者藍曉鹿

作者簡介 |

藍曉鹿

出生於江蘇。生活在台北。

曾任出版社編輯,翻譯。

一四出版第一本非小說創作《拆哪!北京!》,紀錄了在北京大學研讀翻譯碩士時細微有趣的文化觀察。

陸續推出的《外省腔》是小說創作。其實說來小說何嘗不是一種觀察。

觀的本字雚,形擬的是粗大眉毛瞪大眼睛的鳥。

而察字上方是大建物的屋頂,下方是祭,其本意是在大建築內進行祭祀活動,體察神意。

私以為或許這正是書寫的本意:睜大眼睛看周圍的世界,體察其中的深意,從而對人性多一層了解與同情。

書摘 |

一、後朝居酒屋

只要後朝居酒屋的細格木門「吱」地一聲拉開,整條街的人都知道是下午三點了,這家店總是準時得好像六條通上的大笨鐘。

往右推到底,木拉門被一根七吋長的木插銷固定之後,店裡店外就只隔了半截海洋鈷色的棉布帘子,好像舊式女人身上又柔軟又舒適的藍布夾襖,帘子上有一行豆青色的鳥,悠然張開了翅膀,一路由左下往右上飛去。

淺淺的簷廊下,掛著五個紅紙黑字的長橙型燈籠。微風輕起,「後朝居酒屋」幾個字就隨著紙燈籠一起晃蕩著,杵到路人的眼面前來,叫人忍不住想要掀開帘子,一咕嚕鑽進去,點幾樣漬菜、烤物,配上溫熱的清酒。若得了老闆娘阿雪的空,再隔著長條型的櫃台軟語輕聲地聊上兩句,這一派的溫柔富貴,著實是應了那句廣告詞:生命原本就該浪費在美好的事物上。

位於中山北路一段一○五巷的這家居酒屋是同阿雪相好的日本男人開給她的。

那時攏統也還沒見過幾面的,有一天男人在吃飯時說起了古代日本的一個舊習俗:若男子與女子交好之後,第二天彼此送上一篇〈後朝之文〉,就表示雙方是真心的喜歡,前夜的交合不同於一夜苟合。

「夫妻未滿,露水之上的意思嘛。」白而密的上齒把豐厚潤澤的下唇咬得紅中泛白,阿雪半撒嬌地問。

男人在日本已有一位髮妻。據說現在繞著地球跑的跨國生意人都是如此。就像去不同的國家花用不同的幣值,飆不同語言的髒字,吃不同料理的食物,他們最喜歡的自然是入鄉隨俗地幹當地女人。只有當異地的尤物在他們面前躺平了身體,世界對他們來說才真正變成平的。

「像阿雪、這樣的女人,男人看到、是相見恨晚,斷斷不會、認為是露水的。」

日本男人認真地說,並隔上四、五個字就點一下頭,加強語氣,加強節奏。他也不嫌頭昏,點點點地,點了一整晚,終於第一次地把生殖器緩緩推入阿雪緊密結實的體內。他說,感覺起來、好像變成了、一棵樹,生命之根、紮入泥土、這般感受、好奇特、好舒服、好實在。他還說,原來世界、不單是平的、而且還又熱、又擠。

他像尚拜土地的原始族人一樣,崇尚敬拜壓在他身子底下由著他擺布的女人。被這樣供著拜著的來幹,誰還在乎如加持過聖器似的一紙婚書呢!但是阿雪嘴上卻不依不饒,不肯輕易放過他。

「不是露水,只怕是雪水呢。一見了光,阿雪就會化作一灘水,剎那間地表蒸發。」

日本男人也不言語。隔了兩天,就拉了阿雪來看了中山北路一○五巷的這家店面。

「做什麼啦?」

「中意嗎?中意的話、就當送阿雪的、後朝之文吧。」男人說完,瞇起眼睛,仔細研究起門牌上的字來。半餉之後,說到:「若依我爺爺、日制年代、的街道名號,這門牌上該寫:大正町、六條通、一○一號。」

就這樣的,阿雪成了六條通上後朝居酒屋的老闆娘。

 

說到附近的條通之地,去過日本的年輕人,總喜歡在回來後用力拉著阿雪的手臂,聒噪地說,像極了日本的京都。這種時候,總是坐在角落,就著一盤蒜頭黑胡椒毛豆喝悶酒的日式舊文人就會推一推圓框眼鏡,先瞄一眼年輕人,然後深深望進阿雪眼裡:「這話說反了。京都舊稱平安京,乃是仿了古長安城建的。」

究竟是誰仿了誰,阿雪不知道,也不在意。她只知道強拉她手臂、幾慾在雪白的臂膀上壓出硃砂色印子來的年輕人是好意,藉機深望進她眼裡的日式舊文人也是好意,他們都在討好於她。在半截藍布軟帘隔出來的小世界裡,她是至尊女蜂王;她還知道,不管是一條通上的張桑魏將,還是九條通上的上流很美麗鑽石王老五,不管是外來的白人黑人,還是當地的白道黑道,掀開帘子走進來的都是她阿雪的座上客,她都要拿出女蜂王禁臠般的蜂王乳液款酬賓客,還要嚶嚶嗡嗡地圍著他們轉,把他們通通都伺候得服服貼貼條條順順。

有了這番體認,居酒小屋的生意不好也難。

這不是嗎!才用木插銷把拉門固定了,還不及鑽進櫃台裡,第一波客人就上門了。紫藕色的裙裾一揚一轉,阿雪殷情迎將上去。

「怎麼是龍哥?」

「這是什麼話!是不歡迎龍哥呢,還是嫌龍哥來得少?」

「就是天天躲在廚房裡,把海膽當飯吃,也補不出這麼大一顆膽子來。誰不知道,龍哥是我們這附近條條通通裡最大間的龍王廟,下面隨便一個蝦兵蟹將,抬起一隻腳就可以我們這間小居酒屋踩平。是說,照龍哥的美國時間,我們的下午三點,是龍哥的丑時,該是睡意正酣的時辰哩。」

「這話轉得還不賴。不虧龍哥向來疼妳。有什麼新奇好吃的,不用管價錢,只管端了上來。龍王廟裡,別的不敢說,鈔票是如流水啊,日日夜夜嘩啦啦地淌進淌出。」

「那今天主菜就上鹿兒島的明蝦,沒有餵什麼東丸西丸的,保證在別處嘗不到這樣甘甜的蝦肉,沙西米裸呈原味。再來份龍膽石斑燒,味增仙貝湯,蘆筍手捲、山藥手捲各來幾個。這樣,可好?」

「沒螃蟹?」

「中秋還沒到,哪來的螃蟹。若龍哥肯下一道令,叫那些蟹子蟹孫即刻馬上right now就長出膏油來,讓那些母蟹都一隻隻提前發了情長出蟹黃來,阿雪我半點也不猶豫,即刻馬上right now就扒光了衣服,親自下海去撈了兇的猛的發著情的上來,乘牠們張牙舞爪的時候,就丟進蒸籠裡。這個樣子端上來。」阿雪左手緊貼耳朵,右手往右上方伸出去老遠,眼睛也沒停著,順便打量著龍哥一行三人。

左手邊的男人額頭上有條三吋長的疤痕,刀疤男從來不離龍哥左右,跟來是自然。右手邊的女子卻是生面孔,不單是初次見面的生,面孔還生嫩生澀,好像雕琢成型尚不多久,還不熟於做出各式的表情。即便龍哥、刀疤男看到阿雪「張牙舞爪」的螃蟹樣,笑開了來,女子的臉上依然淡淡的。

「看看這婆娘的潑樣,以前剛開店的時候,是多好的姑娘。聽了帶一點葷腥的笑話,臉都還會紅的。」

刀疤男清了清嗓子,接道:「就是。端不出螃蟹來,倒成我們龍哥的錯了。我看若那個外省人的江舍來,即便螃蟹腿上沒毛沒肉,肚裡沒黃沒膏,有人也一樣會扒光衣服親自下海去。」

阿雪朝櫃台最右邊的空位望了一眼。什麼也沒說。掀開一處的活動木板,徑自鑽去櫃台裡頭。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0EID0063

商品條碼EAN:9789863593614

ISBN:9789863593614

印刷:

頁數:176

裝訂:平裝

你可能感興趣 |

南迴

《南迴》是年輕詩人由故鄉臺南往返花蓮求學沿途累積的詩作,有臺南院子裡的雞冠花,花蓮宿舍裡的工業風房間,還有翻越中央山脈此起彼落的臭青母。一面懷想原鄉的童年種種,一面憧憬離鄉背井的紛華。

吃飽睡飽,人生不怕

如果有人看輕你,跟你說生活哪有什麼難的,不要相信他們。世界糟糕透頂,我們必須吃飽睡飽,才有力氣打仗!愛吃愛煮愛生活的瞿欣怡(小貓)最溫暖療癒的飲食生活散文——累到不成人形,就為自己燉一鍋湯;不想面對這個世界,先吃一頓安靜的早餐;生活搞得一團亂時,就躲進廚房燉鍋肉吧!

【首刷限量贈品】ATM的憂鬱同名圖文集

不只是貼圖也不單是漫畫,而是一本「由貼圖們組成的漫畫」。

愛的不久時:南特/巴黎回憶錄(2020我行我素版)

張亦絢:「《愛的不久時》是我寫作至今以來,最喜歡的一本書。」——傳奇絕版小說,重回人間。2020我行我素版,情義難再得。寫給痛苦的訣別信,面朝人生的定情物,在變幻莫測的世界中,我們都需要有如護身符般的小說。「單純,然也毫不簡略 ; 低限,同時絕不虛弱——這也是我想以小說,對世界與各位致上的心意。」張亦絢說。

我討厭過的大人們(限量簽名版)

有時討厭往往就是,想得不夠清楚的愛。看張亦絢如何翻轉「討厭」與「恨」,精彩又過癮。金鼎獎最佳專欄寫作獎「我討厭過的大人們」專欄文章集結,另有首次問世「有多恨」多篇。她討厭過鄭清文,西蒙.波娃,《咆哮山莊》裡的希斯克里夫,書法老師……等等大人們,妳/你討厭過誰呢?在「有多恨」中,她談「恨勢利」、「恨母親」、「恨偶像破滅」、「恨採取立場」等諸種恨事,妳/你恨不恨?有多恨?怎麼恨?

| 同類型書籍 |
大考國文特蒐題庫與解析 名師全面精選98年~107年學測+指考國文考題 推出最新閱讀理解題庫+解析 大考趨勢 × 閱讀攻略 × 解題聚焦 ☆隨書另附解答本☆ (兩冊不分售)
抵達夢土通知我
不要溫馴地踱入,那夜憂傷:許悔之詩文選(出道三十週年典藏紀念版)
台北爸爸,紐約媽媽 (紀念珍藏版。兩款書衣首刷限量,隨機出貨)
鮭魚的故鄉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