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會員中心 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興亡的世界史 蝴蝶朵朵 機器人 世界大局 2022 辣炒年糕 官網獨家 存股 呷四季
TOP
首頁> 文學館>文學小說>華文創作> 徵婚啟事(二十五週年紀念版)

徵婚啟事(二十五週年紀念版)

出版品牌:漫步文化

作者:陳玉慧

ISBN:9789869122009

出版日期:2014-11-19

定價:NT$  300

優惠價:NT$270

內容簡介 |

不管你的條件有多差,總會有個人在愛你;

不管你的條件有多好,也總有個人不愛你。

所以,徵婚啟事仍在進行當中……

 

《徵婚啟事》舞台劇、電影、電視劇原著小說

華文創作中形式最獨特也最常被改編的作品

 

★傳奇暢銷經典 25週年紀念版全新發行,收錄作者新序〈你不需要徵婚〉

★特別收錄陳玉慧與馬家輝、梁文道、謝哲青的精彩對談

 

【照映現代男女寂寞心事的經典小說】

 

這是一名女性與42位男性徵婚的紀錄。

 

25年前,作家陳玉慧在報上刊載一則徵婚啟事,邂逅了107位男人和一名女士,親自演出一場報導式的「無形劇場」,記錄她與其中42名男子徵婚的過程,如虛似實地將整座城市化為她的舞台,撰成這部獨特而又迷人的小說。《徵婚啟事》呈現了一個女人面對婚姻的複雜心緒,窺見並記錄下社會不同階層男性的寂寞。

 

時隔25年,徵婚啟事仍然在進行當中……這個時代有了社群網路,人們栽進新媒體,各自擁有自己的劇場,臉書發文、邂逅、愛戀、失聯;在新興領域飾演令人捉摸不清又與情愛相關的角色。

 

本書寫出了都會人對愛情的渴望,重現一個個孤獨、悲傷、誠實而又惆悵的都市靈魂,以及追婚者異常寂寞的容顏。陳玉慧以敏銳的觀察及略帶疏離和詩意的文筆,改寫一部現代人的愛戀史,也重塑了文學的形式與表現風格。

 

《徵婚啟事》是華文創作中,形式與內容最特別也最常被改編演出的一部作品,25年來這本書始終是一部傳奇,先後多次改編成舞台劇、電影、電視劇,轟動至今。

 

作者簡介 |

陳玉慧

法國國家社會科學研究院文學及歷史系碩士。台灣知名作家,華文創作界的傳奇女性,天生帶有對語言、文字的豐富感受力,與敏銳而細膩的觀察力。她以動人的筆調,寫出銳利眼光底下人與世界的樣貌,刻畫內心與外在種種幽微的交遞。

她精曉多國語言,曾旅歐多年,在巴黎學戲劇表演,到紐約外外百老匯當導演,在國際新聞現場衝鋒陷陣,帶回許多珍貴的第一手新聞。留法時期專攻戲劇,對她後來多元跨界的藝術表現風格有很大的影響。曾獲台灣文學獎長篇小說金典獎、香港浸會大學「紅樓夢獎」決審團獎,及台灣新聞評議會主辦的傑出新聞人員獎等。當過演員和編劇,也導演過許多膾炙人口的大戲。

《徵婚啟事》為其成名之作,以新穎的創作手法引起文壇相當大的迴響,歷經多次改編,轟動一時,影響力歷久不衰。影射台灣百年歷史的長篇小說《海神家族》,獲得多項文學大獎,奠定她的文壇地位。散文集《失火》、《你是否愛過?》、《巴伐利亞的藍光》、《我不喜歡溫柔》、《遇見大師流涙》、《慕尼黑白》、《我的抒情歐洲》等,更以自我內在獨白與旅歐心事而在文壇獨樹一格。舞蹈家林懷民譽為當代最動人的散文家,文學評論家陳芳明稱之為台灣的「世界之窗」,作品被譯成多國語言出版。

書摘 |

〈二十五週年紀念版序〉你不需要徵婚

 

 

廿多年了,我對婚姻的想法都變了。廿多年了,柏林圍牆都倒了,雙子星大樓也夷為天地,重造大樓。廿多年,如果是個嬰兒,如今也都長大成人了,世界變化好大,人事早已全非。我也結婚多年,對婚姻的想法已然變了。但徵婚啟事卻還在進行,歷久不衰。

 

 

徵婚啟事確實至今仍在上演,在真實的生活中,在虛擬的空間,在影視和戲劇世界裡。而這一本當年的小說也仍在印行、改編、演出上映。實則,我終於明白,不是「徵婚啟事」,而是婚姻與愛情,才是人類永恆的題目。

 

 

對我個人而言,這一本實驗性質頗高的小說,是我寫作生涯裡最特殊的一本,不但是寫作方式,文本的呈現亦然,這也是我的創作作品被改編成影視及戲劇最多次的一本。

 

 

廿多年來,我還是常常被問到:當初為什麼想到要去徵婚?早說過了,好奇心使然。沒說的背景是,廿幾年前,彼時的我很想結婚,但陰錯陽差和當時的男友沒結成婚,也因此分手,使我有時間回到台北一陣子,並且針對這個議題寫了一本書。

 

 

還記得,徵婚那一年,我住在復興南路一棟頂樓的公寓,那一年冬天頗為潮冷,我常穿風衣出門,那時大家還使用答錄機,甚至使用傳真和BB Call,那一年台北沒有捷運,計程車經常大塞車,約會偶爾因此遲到,大家也習以為常。且彼時星巴克或丹堤咖啡尚未蔓延,要找家像樣適合聊天的咖啡館並不多,所以常在餐館見面。

 

 

那一年的徵婚過程,現在回想起來仍然歷歷在目。其實也不是完全沒有危險性,畢竟人心難測,萬一運氣不好遇見壞人也不是不可能,當時我約會都在公眾場所,書中也提到,有人約晚上在公園見,或要拜訪我的住處,我皆斷然拒絕,只是有二次我上了徵婚者的自用車,我在書中提到,當時已經略略不安,現在仍然覺得不妥。不過,因為徵婚所以也認識一些有趣的人,聽了一些有趣的故事。

 

 

我在書中沒提到的是,我和其中二位徵婚者互動較頻繁,我甚至一度把他們二位當成朋友,後來我告知他們我將出書,他們雖很訝異,但也未加反對,只是要成為常常聯絡的朋友已不可能,隨後我出國定居,沒再往來,他們也都結了婚。我並非與徵婚者完全沒有互動,而只是記錄者的身分而已。

 

 

當年徵婚的行為動機其實並非只是想結婚。除了好奇緣由,已有劇場經驗的我,試圖將文學題材劇場化,徵婚是一個既個人又具群體性的社會儀式和概念,我在徵婚的過程中不但探討了婚姻觀,了解了自身,並且接觸到社會各階層的渴婚男子,對台灣男性及當時的社會有更深認識。

 

 

這廿年來,台灣社會也有了變動,婚姻觀與時並進。現在,愈來愈多人接受及認同不婚的行為,與以前相較,台灣社會對單身不婚人士多了寬容。不過,我們的社會的「好女孩症候群」(The Good Girl Syndrome)仍然存在,仍然有許多女孩認為,結不成婚的人便是失敗者,沒結過婚或失婚的女性就不是好女孩。還有人產生了一種莫名心理和衝動,「不管如何,人生至少要結一次婚,就算離婚都好,以免遭人嘲笑」。

 

 

如今的台灣社會男生宅化愈來愈多,因此所謂「魯蛇」以及甘心做魯蛇的男人愈來愈多,這便相對增加婚姻的困難。如今,仍有為數不少的失婚女性認為,婚姻或愛情若無法維繫,那一定是自己的錯,儘管,變心或有問題的是男性,他們都已經出走,懷抱他人,一些女性仍自認為錯在自己,是自己沒有魅力,無法留住男性。甚至,在自責之餘,乃責怪第三者,認定她們勾引了自己的男人,但是,男人若不同意,外遇怎麼可能發生?

 

 

在我們社會裡,愈多人認同小三,便愈說明婚姻制度的矛盾和不可依賴,愈多人同情小三,愈發顯現婚姻維繫的困難,「沒有不能拆散的婚姻,只有不努力的小三」,這不是荒謬的人性寫照?

 

 

而審視今天,我們已進入社交網路年代,不但不需刊登徵婚啟事,而且沒有必要刊登。因為個人的部落格、Line、微信、臉書等等,無一不是個人抒發的媒體管道,廣泛說,也是個人的徵友乃至徵婚的園地。當你在臉書上註記單身或交往仍保有空間,或感情狀態一言難盡等,也就是公開自己的交往可能,這正是祖克伯(Mark Zuckerberg)發明臉書的主要動機,可以說,這個年代不但不需要徵婚啟事,且若有人果真在報紙上刊登徵婚啟事,反而有點多此一舉了。

 

 

但婚姻真的這麼重要嗎?沒有結婚以及不能或無緣結婚的人可能覺得很重要,很多人畢生心願可能便是嫁娶,但在結婚多年後,我反而認為,人生不必完全投注在婚姻這件事,更重要的是,明白自已的需要,以及自己喜歡和嚮往的生活方式,如果你能過愉快的婚姻生活固然是最好,倘若不行,至少你過的是自己想過的生活,而不是過一個痛苦不堪的婚姻生活。

 

 

但我對一些渴望婚姻並非結婚不可的人,也有同理心。這是個人的抉擇。畏於未知及未可知,害怕孤單,寧可選擇有伴侶的人生,即便是品質不良的伴侶人生,畢竟無可厚非。我只是想說,這麼多年過去了,我對婚姻或婚姻制度的看法完全不同了。我想說,不是和白馬王子結婚,從此便快樂幸福,不是,真的不是,而且要擁有幸福的婚姻生活,除了緣分還要有點運氣。畢竟幸福的從一而良的婚姻是少數。還有,忍讓或妥協都可能是維繫婚姻的必要條件。

 

 

其實徵婚啟事也是一種生活態度,你不是非要結婚才徵婚,你也不是非要結婚,人生才會幸福。帶著一點往外探究的好奇心,一點往內觀看自己的反省,人生不也很寬闊?

 

 

你不需要徵婚。

 

 

二○一四年十月二十日

 

 

 

 

 

 

 

 

內文摘錄

 

 

〈第一個男人〉

 

 

他的頭髮梳得很整齊並抹了油,臉白而大,除了眼角有魚尾紋外,並未留下太多風霜的痕跡,眼睛雖小但很有神,這使他的整張臉顯得有意思。

 

 

 

 

 

他是第一個男人,第一個來應徵的男人,內科醫生。

 

 

今年五十歲,妻子已去世多年,詢問我一些問題後,約我星期日下午二時見。他說,平常診所很忙,只有週日才有空。他說,碧富邑二樓咖啡廳好了,屆時他會將一份報紙放在桌上,並且坐在靠近入口的地方,以茲識別。

 

 

內科醫生準時坐在咖啡廳,他並非坐在他所說的靠近入口的地方,但桌上果然擺著報紙。他抽555 菸,喝咖啡,穿質料十分高級的暗紅色印花襯衫、藍色領帶,他對我招手微笑,站起身讓我坐下。

 

 

剛才看到一個長頭髮女孩的背影,我想大概是妳,他說。但我並未在電話上告知外型特徵。

 

 

我坐下來,點了番茄汁。一時之間覺得頗尷尬,畢竟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徵婚。他請我抽菸,我注意到他的咖啡杯是空的,問他是不是來了很久?記不得他回答了什麼,隔壁桌來了兩對夫婦和一個小孩,我聽到有人在交談中提到「一見鍾情」這四個字。

 

 

我看著他,他的頭髮梳得很整齊並抹了油,臉白而大,除了眼角有魚尾紋外,並未留下太多風霜的痕跡,眼睛雖小但很有神,這使他的整張臉顯得有意思。

 

 

他不太說話,這大約也是使我感到尷尬的原因,我開口解釋自己徵婚是因為家人逼迫早日結婚等等不得已的苦衷,其實自己並不急著結婚。而在稍後,我意識到自己的解釋,只不過是優越感在作祟罷了。

 

 

他問我徵婚啟事刊登後是不是很多人跟我聯絡?我說不多,而且對象都不理想。妳的啟事寫得不好,用的辭句不對,他分析,這則徵婚啟事不但沒指明徵求男士的年齡,而且容易讓人起誤會。我仍然堅稱啟事不是出自我的筆。一段沉默。

 

 

既然來徵婚,只好硬下頭皮,我尷尬地問:「年齡相差懸殊對你不會造成什麼困擾嗎?」他說他也考慮過這個因素,但認為就算不結婚,做做朋友也無妨。

 

 

我企圖多了解他的想法,便笑著說,我的青春可不容許我再拖延下去呢!他也笑了,但不再答話,似乎是因為無話可說。我還問他,若我和他來往,兒子會反對嗎?他說兒子念研究所,平常在家教班教書,自己賺錢養自己,很獨立,父子兩人互不相涉。

 

 

妻子逝世已有十多年,他一直鰥居。問他日子怎麼過?他說每天在診所工作就到晚上八點多,星期日休假會去爬山、郊外走走、玩玩照相機、打打小牌。又問他是否找過其他的結婚對象?說沒有是騙人啦!他說,有的是朋友介紹,有的是自己在報上刊登廣告,其他則都是在風月場合認識。

 

 

「騙婚的事情也發生過。」一聽他提到騙字,我嚇了一跳,被騙了什麼呢?我問。他說像他這樣的年紀,被騙感情是不可能,而騙一點小錢是無所謂,「裝不知道就算了。」

 

 

曾經有一名女子當教師,對方想結婚;才初次見面,他並沒有結婚的念頭。臨別時女老師向他要了兩千元車資,她說,已經見了面,就應該給錢。

 

 

他認識了一名二十五歲的女孩,是看到他的徵婚啟事來找他,兩個月後向他「借」了三萬給外婆看病。內科醫生說,交往了一段時間,給這些錢也是理所當然。

 

 

還在風月場合結交了一名女子,向他「調」十幾萬說要買房子,將來可以作為愛窩,經過他主動調查,發現並無其事……

 

 

談話至此,我有兩個想法。第一,我似乎也有騙婚的感覺,只不過不是騙錢。第二是:我也可騙他的錢。然而第二個想法稍縱即逝,太荒謬了。太荒謬了。

 

 

我說有事必須離開,並向他道歉,我似乎真的過意不去,他說要送我一程。從碧富邑走出來過信義路時,他刻意想扶我;另一次在車內,收音機裡播著內容生疏乾燥的訪談,他伸手很快地摸我的肩膀,突然說:「妳正面側面都好看。」他開著車,駛向敦化南路,下車時,我說:「再見。」內科醫生從車內探身說:「如果妳不找我的話,大概是妳怕丟了。」到現在,我還不懂那「丟」字是何意?

 

 

我離開的那一刻確定我不會和他結婚。幾天後,他曾再打過電話,很客氣地在答錄機裡詢問我的近況,我沒回電話。

 

 

 

 

 

 

 

 

陳玉慧 vs. 馬家輝〈聽別人的故事,多好玩〉

 

 

 

 

 

時間:二○一一年二月一日

 

 

地點:香港世紀海景酒店

 

 

陳玉慧(以下簡稱陳):我年輕的時候喜歡嘗試,這本書就是當時我的五個構想之一。但做完這本之後我就放棄了,現在想想好後悔,另外那四個構想更有趣呢。

 

 

馬家輝(以下簡稱馬):不如我們就從這本書的緣起、當初你的那五個想法開始吧。

 

 

陳:讓我想一想。第一個就是「徵婚」,第二個就是「床」,第三個困難度很大,「流浪街頭一百天」,不回家。第四個是環遊世界,找一百位各地算命仙幫我算命……第五個我現在忘了,都是行為藝術那一掛的。

 

 

馬:為什麼後來只做了一個?

 

 

陳:我做完「徵婚啟事」之後很轟動,在台灣的《中國時報》上連載,收到很多讀者反應。但是也有兩名作家大力地撻伐,說難道作家沒有想像力了,才要這樣來寫書?我當時有點被嚇到。剛從海外回來,腦子裡有一大堆的想法,才做一個就被人批評,有點害怕。所以就把另外四個丟掉,去做我的本行戲劇了。

 

 

馬:我聽到這個滿驚訝的。我是一九八九年七月離開台灣去美國,算是經歷過一九八○年代的台灣,那是一個從「戒嚴」到「解嚴」的年代。你一定記得當時最流行的廣告是司迪麥口香糖廣告: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所以,一個這樣的寫作藝術的概念表達在文字上面,在一九八九年的台灣,還會受到來自作家的這種攻擊,讓人意外。

 

 

陳:我想我是走得快了一點。現代社會的生活面貌,還真的是難以想像。在我看來,創作者是要想像力,沒錯,但是創意不僅是故事情節的想像,創意也可以是創造新的形式。內容上可以有想像力,形式上也可

 

 

以有想像力。

 

 

馬:這五個想法的來源是什麼?

 

 

陳:我在巴黎是學戲劇的,對波爾的「無形劇場」非常著迷。實際上,我常常在生活裡頭看到很多劇場的東西。

 

 

馬:為什麼這個「無形劇場」會應用在「徵婚啟事」上面來呢?是不是那時候有什麼特別的狀況,讓你想對當時的台灣,特別是男人—因為「徵婚」是針對男人的,雖然你也提到有一個女人跑來了—是不是對當時台灣的愛情婚姻故事感興趣?

 

 

陳:當時想得沒那麼清楚。當時,只是因為很想結婚,所以在創作時有關婚姻的主題便會跳出來,我想這不但是我,也是大家都感興趣的題材。我另外一個題材就是「床」,我的床,是要和男人談我的床,其實就是要談「性」。《徵婚啟事》要談愛情、婚姻。寫完以後才發現,其實當時來徵婚的人並不是主流的人物,主流的人物比較不會來徵婚。但這些因素都非我自己一人能掌握,所以書的內容也非我所能

 

 

主導,我因此覺得這種創作形式非常有趣。

 

 

馬:我不曉得主流的人物會不會徵婚。徵婚的人裡面當然有些非主流的,像這本書裡寫到,有自己說被包養的;也有主流的,像書裡寫到的中年的、前中年的,三十、四十、五十歲的都有,有老婆走掉的,也有老婆死掉的。這些人在社會上,特別是在過去二十年的台灣,我覺得滿主流的。台灣的離婚率,據我的記憶,排在世界上最高的前幾名,離婚率很高,這些人其實滿主流的,有了這樣一個報紙上的「徵婚啟

 

 

事」,在那個年代,就把他們召喚出來,呈現在你眼前。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0RTR0001

商品條碼EAN:9789869122009

ISBN:9789869122009

印刷:

頁數:256

裝訂:平裝

你可能感興趣 |

野狗與青空

詩人定義了世界,並擦去邊界,令靈光乍現的詩行遊走於實、虛兩端;文字連綴著意象的跳接,鼓動想像力的奔馳。對現代詩讀者而言,將驚喜《野狗與青空》有如一個清澈、毫無迂迴的謎,既不斷見到謎底,又猜不到謎面……。

貓修羅(限量簽名版)

不瘋貓不成活,理想的貓徒告白。作家楊佳嫻生日當天撿到一隻虎斑貓,取名「晚輩」,後又領養黑白貓,名為「奧都」。養了兩隻高人氣的貓,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貓奪走了,見面了先問候貓,貓甚至改寫了自己的文學工作……本書收錄二十七篇貓散文與兩首貓詩,貓臉映照出來的其實是人臉,所謂的貓事,講得都是人。

貓修羅

不瘋貓不成活,理想的貓徒告白。作家楊佳嫻生日當天撿到一隻虎斑貓,取名「晚輩」,後又領養黑白貓,名為「奧都」。養了兩隻高人氣的貓,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貓奪走了,見面了先問候貓,貓甚至改寫了自己的文學工作……本書收錄二十七篇貓散文與兩首貓詩,貓臉映照出來的其實是人臉,所謂的貓事,講得都是人。

憤世媽媽

生而為母,我很憤怒!母親這條天堂路,只能一路爬過去至死方休。憤世媽媽的真心話與崩潰日常,每篇都中肯到讓媽媽淚流滿面。林蔚昀是作家、譯者,也是兩個兒子的媽媽。林蔚昀說:「面對母職,許多我的情緒不是無力或厭惡,而是憤怒。但是,我們的社會好像不太允許媽媽有憤怒的情緒。」這些情緒光用文字無法抒發,於是她開始畫圖並將作品放在臉書,真實到不行的心聲配上線條簡潔的圖,令媽媽們讀了心有戚戚焉大喊:「都是我的日常與心聲啊!」

就在此時,花睡了(限量簽名版)

本書收入《蘋果日報》副刊的「點根菸」專欄,內容大多探汲藝術之創作與欣賞,還有錘煉己心的一些印記,偶爾會談人間世裡值得記憶、書寫之人,作家蔣勳、林文月、李昂、王浩一、韓良露,藝術家于彭、連建興、吳耿禎、陳念慈⋯⋯等人,透過作者多年的交遊見聞與敏銳細膩觀察,記錄創作者最特殊之處與最珍貴的心意。

| 同類型書籍 |
自己和不是自己的房間
生之靜物
貓隱書店:告別有河與河貓
漫畫人間條件合輯 (共4冊)
戰鬥媽媽的餐桌與家書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