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會員中心 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興亡的世界史 李登輝 蝴蝶朵朵 明日之書 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什麼都不教 三國志 這世界很煩 steam
TOP
首頁> 文學館>文學小說>日本文學> 金閣寺(2018全新譯本)

金閣寺(2018全新譯本)

金閣寺

出版品牌:木馬文化

作者:三島由紀夫

譯者:唐月梅

ISBN:9789863595700

出版日期:2018-07-11

定價:NT$  300

優惠價:NT$270

內容簡介 |

三島由紀夫代表作•近代日本文學傑作

 

唯有擺脫美的束縛,才能解脫,重新贏回自己,獲得真正的美。

 

曾被提名諾貝爾文學獎、譯成十三國文字,公認最具象徵性、最耐人尋的一部傑作;比《潮騷》引起更大轟動,日本文壇譽為三島美學的最高傑作——

金閣寺原名為鹿苑寺,西元1394年由幕府將軍足利義滿建造,因其金碧煇煌的外觀,湖中倒映出的金色樓閣太美,眾人稱之為「金閣」。1950年7月2日,一位僧人自焚並燒毀金閣寺,造成舍利殿被焚燬,這事件震撼全日本,此事件成為了三島由紀夫的小說題材。

溝口是天生口吃、內向的孩子,從小父親就跟他說金閣是美的象徵,他在不斷思念、描繪其美而成長。後來他成為鹿苑寺的徒弟,得以每天看金閣,剛開始時毫無感動,但是戰時危機之下,金閣顯示了悲劇性的美;終戰時金閣又顯示了超然之美;溝口進大學後認識了散發強烈毒意的柏木,因為柏木牽線所以試圖與女人交媾,但是總是浮現夢幻的金閣,而充滿無力感,逐漸感到自己與金閣不相容,金閣之美似乎成為自己的宿敵,與師父之間的關係也惡化,因此決心只有火燒金閣、出奔一途。

在做好縱火的準備後,他又遭無力感侵襲……三島在這部作品中描寫青年僧侶的苦惱,以及對生存的詛咒,最後為擺脫美的觀念的羈絆,縱火焚燒了金閣寺。

作者簡介 |

三島由紀夫

本名平岡公威,1925年1月14日出生於東京,自幼身體孱弱,在祖母的溺愛下成長,東京大學法學部畢業後,任職於日本的大藏省,隔年為了要專心從事寫作的工作而離職。他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作家之一,曾三度獲諾貝爾文學獎提名。他不僅在日本現代文學史上佔有重要位置的小說,並且在戲劇方面展現驚人的才華,寫了許多優秀的劇本,致力於日本古典戲劇能樂和歌舞伎的現代化,在散文隨筆上也有不凡的表現。

1970年完成力作《豐饒之海》四部曲後,於11月25日夥同楯之會前往自衛隊總部挾持總監,發表「檄文」萬言書未果,以切腹的方式自裁。三島一生寫了40部小說,18個劇本與20篇短篇小說,主要著作有《假面的告白》、《金閣寺》、《禁色》、《美德的徘徊》、《近代能樂集》與《愛的饑渴》等。

譯者簡介 |

唐月梅

海南文昌人。1956年畢業於北京大學東方語文學系。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所研究員、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曾任日本早稻田大學客座研究員、橫濱市立大學客座教授。著有《日本現代文學思潮史》、《日本人的美意識》,譯有三島由紀夫的《春雪》、《假面的告白》、《潮騷》、《愛的飢渴》、《金閣寺》、《香煙》,以及井上靖的《射程•黯潮》、《井上靖小說選》,川端康成的《古都》、《舞姬》、《湖》、《我在美麗的日本》,與山崎豐子《浮華世家》等。

書摘 |

從我小時候,父親常跟我講金閣的故事。

我出生在舞鶴東北一個突出日本海的荒涼海岬。父親的故鄉不是這裡,而是舞鶴東郊的志樂。在眾人的懇求下,父親入僧籍,當了偏僻的海岬寺廟住持,在當地娶了妻子,生下了我。

在成生岬的寺廟附近,沒有合適的中學。不久,我便離開雙親,寄養在父親故鄉的叔父家中,每天走路去東舞鶴中學就讀。

父親的故鄉是陽光充足的地方。不過一年中,十一月、十二月看起來是萬里無雲的晴朗日子,卻一天要下個四、五次陣雨。我變化無常的情緒,可能就是在這種地方長大造成的。

五月黃昏,從學校回到家裡,我經常從叔父家的二樓書齋眺望對面的小山。翠綠的山腰在夕照照射下,恍如在原野中央豎起了一扇金屏風。目睹這景象,我聯想起金閣。

雖然我常在照片上或教科書裡看到現實的金閣,然而在我心中,父親所講的金閣的幻影,遠勝於現實的金閣。父親絕不會說現實的金閣是金光閃閃這類的話。按父親講述,人世間再沒有比金閣更美的東西了。又從金閣這個字面及其音韻,在我心中所描繪出的金閣是無與倫比的。

每次看見陽光在遠處的水田裡閃耀的時候,我覺得是肉眼看不見的金閣的投影。成為福井縣和京都府分水嶺的吉坂山巔,正好坐落在正東的方向。太陽從這山巔附近升起。它與真正的京都是相反方向,然而我透過山谷的晨曦卻看見了金閣高聳雲天。

就這樣,金閣處處皆是,而在現實裡卻看不見。這一點近似這塊土地上的海。舞鶴灣位於志樂村西邊近六公里的地方,海被山遮擋,看不見了。但這塊土地上總是飄蕩著一股海的感覺。偶爾風送來海的氣息。海上一起風暴,海鷗就紛紛逃命,飛落在這一帶的田野上。

 

我體弱,不論跑步還是拉單槓都輸人,再加上天生說話結巴,我就愈加畏首畏尾了。而且大家都知道我是寺廟住持的孩子。頑童們模仿口吃和尚結結巴巴誦經,來取笑我。說書的故事裡說到結巴的捕吏出場的段落,他們就故意念出聲給我聽。

不用說,結巴在我和外界之間造成了阻礙。我很難發好第一個字音,這第一個字音彷彿是打開我內心世界和外界之間的門扉鑰匙,然而這把鑰匙從不曾順利地打開門。一般人藉由自由操縱語言,可以敞開內心世界與外界之間的門扉,使其通風良好,可是我怎麼也辦不到。鑰匙也完全生鏽了。

結巴的人為了發出第一個音而焦灼萬分。他就好像一隻企圖從濃稠的黏鳥膠擺脫出來而拚死掙扎的小鳥,好不容易掙脫出來,卻為時已晚矣。誠然,在我苦苦掙扎的時候,外界的現實似乎也有罷手等待著我的情況。可是等待著我的現實,已經不是新鮮的現實。縱使我費盡工夫好不容易到達了外界,那裡卻又總是瞬間變色,完全錯位了……於是我想:唯有這樣才最適合我,失去新鮮度的現實、散發著半腐臭的現實,總是在我的眼前。

很容易想像出來,這樣的少年抱有兩種相反的權力意志。我喜歡閱讀記述歷史上暴君的書。如果我是結巴、寡言的暴君,那麼家臣就得觀察我的臉色、終日戰戰兢兢地生活吧。我沒有必要用明確而流暢的語言來使我的殘暴正當化。因為只要我寡言就可以使一切殘暴正當化。我總樂於幻想把平日藐視我的老師和同學一個個加以處刑。我還樂於幻想我成為內心世界的國王,成為冷靜觀察的大藝術家。儘管我外表貧弱,精神世界卻比任何人都富有。少年抱有一種難以拂除的自卑感。認為自己是被悄悄挑選出來的,這不也是理所當然的嗎?總覺得世界的某處有我尚未知曉的使命在等待著我。

 

……我想起一個小插曲。

東舞鶴中學是一座明亮的新式校舍,擁有寬敞的操場,被開闊的群山環繞。

五月某一天,現就讀於舞鶴海軍機關學校的一位學生休假回母校來。

他曬得黝黑,從深戴的學生帽帽檐下露出挺秀的鼻梁,從頭到腳展現出少年英雄的氣概。在學弟面前,他暢談紀律嚴格的生活。然而,他在講述這種理應是淒慘的生活時,卻用了彷彿敘說奢侈豪華生活的口吻。一舉手一投足都充滿了自豪和稚嫩,完全懂得自己謙遜的分量。他的制服胸前有折疊的皺褶,挺起胸膛的他彷如迎著風浪前進的船首像。

他走下了操場兩、三級的大谷石石階,在石階上坐了下來。四五個學弟坐在他的周圍,入迷地聽他說話。五月的花朵、鬱金香、香豌豆、銀蓮花、虞美人等,在斜坡的花圃裡爭妍鬥豔。頭頂上的厚朴盛開了大朵的白花。

講的人和聽的人都像紀念像般文風不動。至於我,則獨自坐在距他們兩公尺遠的操場長凳上。這就是我的禮儀。這是我對五月的花團錦簇,充滿自豪的制服和明朗笑聲的一種禮儀。

卻說這位年輕的英雄,不去注意他的崇拜者,反而注意起我來。在他看來,彷彿唯有我不懾於他的威風,這樣的感覺傷害了他的自尊。他向大家打聽我的名字,然後向初次見面的我招呼道:

「喂,溝口。」

我依然不言語,直勾勾地望著他。他衝著我笑了。笑容裡有著類似權力者的諂媚。

「怎麼不回話呀?你是啞巴嗎?」

「是結、結、結巴。」他的一個崇拜者代替我回答。大家扭著身子笑了。嘲笑原來是這麼耀眼的東西。對我來說,同班同學那種少年期特有的殘酷笑聲,猶如灑滿陽光的草叢般璀璨奪目。

「原來是結巴啊。你不想上海軍學校嗎?結巴嘛,一天就會給你矯正好。」

不知怎的,我竟很快做出了明確的回答。語言流暢與意志無關,瞬間脫口說出:

「不上。我要當和尚。」

大家鴉雀無聲。年輕英雄低下頭,摘了身邊的一根草,啣在嘴裡。

「唔,這樣的話,再過幾年,也許我還會麻煩你的啊。」

那年,太平洋戰爭爆發了。

 

……這時候,我的確產生了一種自覺。那就是張開雙臂等待黑暗世界。不久,五月的花、制服、壞心眼的同學們都將投入我張開的雙臂裡。我擁有自己要在社會底層緊緊拉住、抓住這個世界的自覺……然而,這樣的自覺成為少年的自豪未免太沉重了。

自豪必須是更輕鬆、明朗、更清晰可見、光燦耀眼的。但願它是肉眼看得見的東西。希望它是誰都看得見的、成為我自豪的東西。比如說,他腰間佩帶的短劍,像這樣的東西。

中學生都嚮往的短劍,確實是很美的裝飾。聽說海軍學校的學生偷用這把短劍削過鉛筆。故意拿如此莊嚴象徵的物品用在日常瑣碎生活上,真可說是豪氣啊。

有時,他將脫下的海軍學校制服,還有褲子、緊身白襯衣都掛在白漆柵欄上……這些衣物緊挨花叢,散發出一股年輕人的汗臭。蜜蜂誤將這些閃爍著白光的襯衣當作花兒,飛落在上面歇息。飾有金絲緞的學生帽掛在柵欄上,恍如端正、深深地戴在他的頭上一樣。他接受學弟的挑戰,到操場後面的土俵去比賽相撲了。

脫下來的這些衣物,給人「榮譽墳墓」的印象,五月的花團簇錦,更加強了這種感覺。特別是帽檐上反射著漆黑閃光的學生帽,以及掛在它旁邊的皮帶和短劍,脫離了他的肉體,反而散發出抒情之美,其本身如同回憶般完美……也就是說,看似年輕英雄的遺物般。

我確認了附近無人。摔跤場那邊響起了一片喊聲。我從口袋裡拿出生鏽的鉛筆刀,悄悄走了過去,在美麗的短劍黑劍鞘裡側,深深地劃了兩、三道難看的刀痕……

 

……也許會有人根據上面的記述,立刻斷定我是個有詩人氣質的少年。然而別說詩了,就連筆記之類的,我也不曾寫過。我缺乏一種衝動,即用別的能力來彌補我不如他人的能力,以此達到超群出眾的衝動。換句話說,我作為藝術家,未免太傲慢了。我夢想當暴君或藝術家,然而僅僅停留在想,完全無意實際做點什麼來達成它。

不被人理解已經成為我唯一可自豪的,所以也不能露出要理解事物的表現之衝動。我覺得命運不賦予我任何能醒人耳目的東西。孤獨愈發膨脹,簡直就像豬那樣。

突然間,我回憶起我們村莊所發生的悲劇事件。實際上這事件與我毫不相關,但不知怎的,總覺得與我有關、我參與了,這種實際的感覺無法消除。

透過這一事件,我一舉面對一切,面對人生、官能、叛逆、憎恨、愛等一切。於是我的記憶樂於否定和無視其中所蘊含著的崇高因素。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0EID4704

商品條碼EAN:9789863595700

ISBN:9789863595700

印刷:單色

頁數:288

裝訂:平裝

你可能感興趣 |

兩個夏天

百萬暢銷繪本作家佐野洋子X日本國民詩人谷川俊太郎,曾是文壇佳偶的兩人,此生唯一一次的限定合作,一九九五年出版,隔年因兩人仳離而瞬間斷版。《兩個夏天》至今仍是日本佐野洋子迷、谷川俊太郎迷口中的傳奇作品,它的登場短暫而絢爛,猶如夏季最後一道煙火從天空墜落,轉瞬消失蹤影,只能在心上留下痕跡。時隔二十五年,木馬文化隆重推出繁體中文版,帶你親眼一窺兩人內心的寂寞頻率。

太宰治寂寞青春物語二部曲(女生徒+葉櫻與魔笛)

不朽的青春旗手太宰治,獻給纖細、脆弱又無畏的迷走青春!日本文豪太宰治寂寞青春物語二部曲!《女生徒》收錄太宰治於一九三八年至一九四八年完成的作品,共十二篇。作品幅度跨越太宰中期及晚期,意象多元:有頹廢內疚的沉痛太宰,也有細膩感性的善良太宰。在《葉櫻與魔笛》中,太宰治並非要創作令人顫慄悚然的怪談,而是直抵人性幽微、既詭譎卻柔美的幽玄物語。

影裏(首刷限量電影書衣版)

要真正了解一個人,就要看向他的影子深處──對戀情、工作都困滯的今野而言,公司內部調動的命令猶如一紙簽證,將他從東京帶到岩手重啟人生。僅管新環境有些難以習慣,好在有個狂野不羈的同事日淺可以放心交談,領他走進美麗深邃的山林中享受釣魚的樂趣,並肩飲酒到天明。只是日淺總是神祕,忽近忽遠,令人捉摸不定⋯⋯大崩壞之下,你有多少勇氣,認識一個人的「真相」?

從此以後:愛與妥協的終極書寫,夏目漱石探索自由本質經典小說(二版)

欲歸不能,欲變無從。最懂得描寫「人性」的國民大作家,潺流百年的自然之愛,於始於終盡是孤寂。《從此以後》是夏目漱石以三角戀情為主題,最受矚目的通姦文學經典。描述明治晚期一個出身富裕的高級知識分子代助,與好友之妻重逢後,不斷陷入該當個「自然」之兒,還是「意志」之人的困惑。最終不得不做出抉擇……樸實字句間,道出眾生走向社會的徬徨,以及對自由的渴望。

彼岸過迄:最懂得描繪「人性明暗」的日本國民大作家,夏目漱石創作生涯最完美的飛躍之作

下筆如浮世,不甘平凡卻終須妥協的人性書寫——夏目漱石經歷修善寺大患,熬過生死之關、並經歷五女雛子夭折後,重啟寫作生涯的第一部長篇作品。首度挑戰以多則短篇故事,集合綴成一則長篇小說;前半部著墨於描繪近代知識分子的自我苦惱與徬徨,後半部逐漸轉為深究精神世界的人性與生死觀;前半部著墨於描繪近代知識分子的自我苦惱與徬徨,後半部逐漸轉為深究精神世界的人性與生死觀,可說是漱石文學生涯重要分水嶺

| 同類型書籍 |
心:夏目漱石探究人性代表作(二版)
春琴抄
女生徒:太宰治最爛漫的青春獨語【溫柔典藏版】
四重奏:坂元裕二腳本書,關於單戀、謊言,還有30多歲的灰階人生
芥川龍之介短篇選粹(全五輯)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