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會員中心 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吳明益 興亡的世界史 尋琴者 蝴蝶朵朵 一群喵 台灣特有種 洪福田 庫德的勇氣 三國志 這世界很煩
TOP
首頁> 人文社科館>人文科普>社會史地> 拉流斗霸:尋找大豹社事件隘勇線與餘族

拉流斗霸:尋找大豹社事件隘勇線與餘族

Llyung Topa

出版品牌:遠足文化

作者:高俊宏

ISBN:9789865080822

出版日期:2020-12-23

定價:NT$  580

優惠價:79NT$458

促銷優惠 |

新書折扣

內容簡介 |

五年來超過兩百次上山搜尋隘勇線的過程中,

他帶著筆記本、GPS、捲尺、攝影機、電池、GoPro,

在山裡從事由線到人、由山到部落的實地踏查。

 

  藝術家高俊宏是行動者、運動者。從2007年開始在廢墟創作,2011年踏入重現廢墟之旅,2014年建構《廢墟影像晶體計畫:十個場景》,2015年完成「群島藝術三面鏡」套書《小說》、《諸眾》、《陀螺》;他繼續行動,帶著一把草刀與一只背包,走進臺灣山林,踏入難以企及的政治地理,2017年完成記錄「臺灣山林戰爭、帝國與影像」的《橫斷記》,2020年完成追尋大豹社事件隘勇線與餘族的《拉流斗霸》。

  「拉流斗霸」(Llyung Topa)是大豹溪流域的泰雅語音,有「大豹共同體」的深刻意涵。這本書記載了一個看似毫無邏輯、卻意外發生了強烈關聯的行動過程:由「線」找「人」。第一部〈前線〉,記載了2016年到2020年之間,他探索北臺灣大豹社事件相關的隘勇線遺址的過程;第二部〈後裔〉,則是關於尋找百年前已「滅亡」的大豹社後裔之路。

  新店三峽的大豹溪流域,過去曾經是泰雅族大豹社聚居地,在理蕃政策下,日本統治者藉由「隘勇線」與現代化的戰爭技術,切割、殲滅山林裡的大豹社,隨後引進「三井合名會社」進行標準的資本主義式經營。事件過後,大豹社遺族遭受與「霧社事件」後賽德克族一樣的命運。

  在清領時期,「隘勇線」一般稱為土牛、土溝、紅線、牛欄……,是一種相對靜態、模糊的「漢番」交界線。到了日治時期,1900至1907年間,日本統治者透過隘勇線逐步推進,摧毀了原居於新北市三峽區大豹溪流域的泰雅族大豹社。在1906年伊能嘉矩的《理蕃誌稿》〈桃園廳大豹社方面隘勇線前進〉一文中,以「滅亡」二字記載了其結局。與大豹社事件相關的隘勇線,主要分布於今天新北市三峽區的大豹溪流域,一直到新店、烏來,乃至於桃園復興區,以及宜蘭大同鄉的山上,包括三角湧隘勇線(1900)、獅子頭山隘勇線(1903)、雞罩山(崙尾寮)隘勇線、加九嶺隘勇線(1904)、白石按山隘勇線、屈尺叭哩沙隘勇線(1905)、大豹方面隘勇線(1906)、插天山隘勇線(1907)等,總長超過一百公里,由隘路、隘寮、壕溝、木柵、掩堡、地雷、電氣網(高壓電網)、醫療所、酒保(福利社)、通訊設施組成,猶如臺灣山裡的萬里長城。

  從2016年到2020年,五年來高俊宏在山裡從事隘勇線的實地踏查,在超過兩百次上山搜尋的過程中,他展開由線到人,由山到部落的尋找過程。探勘期間 他總是帶著筆記本、GPS與捲尺上山,也經常帶著攝影機、電池與GoPro:以GPS定位,以拍照、攝影和手繪的方式記錄。為求詳盡,每一條隘勇線都經歷過多次探,例如三峽的白石按山(鹿窟尖、白雞山系)就進行了十多次搜山。回到平地以後,他再帶著「客觀的」資訊及對山林遺址的印象,探訪附近的地方耆老,並對照相關的歷史圖資、文獻,進一步的比對。每一條隘勇線前後都花費兩、三年的時間,他不斷往返、慢慢思索、反覆驗證。除了踏查「隘勇線」,他也對大豹社遺族進行多次口述訪談,以影像記錄,並著手書寫與思索創作。

作者簡介 |

高俊宏

藝術創作、論述者。國立臺南藝術大學創作理論研究所博士,國立臺北藝術大學藝術跨域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1995年起舉辦過多次國內外個展、聯展,並於香港、英國、法國等地駐村。著有《Bubble Love》、《家計畫》、《公路計畫》、2016年非文學類暨年度最佳圖書獎「群島藝術三面鏡」系列(《諸眾:東亞藝術佔領行動》、《小說:台籍日本兵張正光與我》、《陀螺:創作與讓生》)等書。高俊宏這幾年的藝術實踐,從東亞藝術行動者的考察、《廢墟影像晶體計畫》、北台灣衛星城鎮地帶的拍攝作品《博愛》、關於近代台灣山林的《橫斷記》,到《大豹》影像計畫和《拉流斗霸》(Llyung Topa),其作品關注議題圍繞著歷史與諸眾、空間與生命政治。

目錄 |

推薦序 必然是,因為鬼魂的緣故:關於拉流斗霸的政治行動/顧玉玲

推薦序/傅琪貽

推薦序 航向原住民族歷史的彼岸/高金素梅

推薦序/哈勇.酉狩(楊米豐)

作者序   

本書相關的詞彙與原則       

 

第一部:前線      

淺山,三角湧隘勇線(1900)   

大寮地以西:白沙鵠隘勇分遣所       

紫微坑   

大寮地以東:麒麟山周遭   

十六寮   

須永的旅程   

警察化:獅子頭山隘勇線(1900)   

獅山行   

土匪洞、石寮與防蕃碑       

竹坑山(「竹獅段」)   

加九嶺   

二○三高地,白石按山隘勇線(1905)   

失敗的雞罩山(崙尾寮)隘勇線前進       

二坪與烏才頭的戰鬥   

今日鹿窟       

白石按山       

尋找白石按   

滅社,大豹方面隘勇線推進(1906)       

第一次推進:外插角   

第二波進攻:九空方面的隘線前進   

包圍內大豹(有木社)       

蕃屋點點散在:砲擊插角   

有木一百甲的抵抗(熊空山腳的淪陷)   

北一一四線沿路遺址探查   

熊空雜貨店後山的砲台       

熊空山大豹社掩堡考據       

雙方戰術初探       

烽火,插天山隘勇線(1907)   

枕頭山之役   

泰雅族的反攻,或「桃園廳大嵙崁蕃匪騷擾事件」       

佐倉達山的〈登插天山記〉       

重返插天(一):北插福山線     

重返插天(二):枕頭山小烏來線     

霧林,屈尺叭哩沙橫斷線(1905)   

哈盆越嶺               

魂斷中嶺       

終抵中嶺       

分水嶺隘勇分遣所       

 

第二部:後裔      

戰後的遷徙概況   

志繼、佳志   

從泰雅富─志繼─下溪口      

角板山   

基國派   

雲裡的大豹   

部落的女性   

雅幼依.馬信       

志繼黃家       

公墓的落成   

尤敏與酉狩   

稻米、水圳與自力更生之碑       

憂鬱的角板山       

MAMA瓦旦的「叛亂案」 

烏擺       

尋找達下庫   

以父之名       

祖墳之地       

再探大豹社傳統領域   

插角:NG’CAQ   

啊!TOPA     

比東(PITUNG)

樟腦—茶廠—樂園       

「內、外」之再商榷   

意外的探索:有木戰俘營   

後裔之路       

土地返還之路       

重返姻親路   

 

後記       

如果有「田野」,我很難告訴你我所經歷的

more
書摘 |

淺山,三角湧隘勇線(1900

 

  臺北近郊的淺山,總是有一種說不出的混雜感,樹、雜草與淡淡的檳榔花香裡,混雜著好年冬、巴拉刈與有機磷農藥的味道。三峽橫溪一帶的淺山就給人這種感覺。這裡既屬於城市,又屬於自然。北一一○道路上交錯著農用發財車與時髦的重機,山區的產業道路像蜘蛛網一般,通往廢棄的礦坑、墳場、檳榔園與工寮。與世無爭的聚落旁,總會有一片碧螺春茶園。那是過去的三井合名會社的茶場。

  如果再加上淺山昔日的原漢鬥爭,血與淚,那麼淺山的空氣,簡直可以讓人聞出一股鹹味了。

  事實上,三峽橫溪谷地一直到過分水崙以東的新店安坑通谷,自清領時期就是典型的漢番交界帶;南邊的山野,長期以來存在著一條隱匿、點狀而幾經更迭的隘勇線。因此,這一帶的地名依然殘留著不少屬於交界地帶的記憶。例如,溪北地區的望族林家,過去稱為「竹圍內的林厝」,第五代林德旺在日殖時期還曾因為擔任過隘勇而獲得勳章。但是,「歷史」總是優勝一方的書寫。橫溪以南的山野,也曾經是泰雅族大豹社的社域。這是一支被認為已經「滅亡」的泰雅族。1915年的日本《番族習慣調查報告》裡這樣記載著:「又在三角湧支流之地域曾構成mng’ciq(大豹蕃)一群,但是已絕滅。」

  大豹社在這個區域的生命活動,從來都是被忽略的,或者被認為是「作亂」,而被歸納在「番(蕃)害」的視野裡。例如,《三峽鎮志》提及,「乾隆初年,泉州人林姓者移住溪南開闢。當時四周山地為『番人』盤踞,時常出擾」。《諸羅縣志》的〈雜記志〉裡記載:「擺接附近,內山野蕃所出沒。」其中的「番人」與「野蕃」,指的應該都是大豹人。

  橫溪是昔日大豹社活動的北界。大豹社的生活空間雖然集中在大豹溪與五寮溪流域,然而獵場與種植地的區域卻廣達三峽的大埔、橫溪與新店的平廣坑。而橫溪可以說是大豹社的北限,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在於,橫溪北岸的成福附近,有一個由一位婦女所主持的交易所,據稱大豹人相當敬重這位漢人婦女,並稱她的住處為ngasal yaya(媽媽的家)。因此,活動(或出草)的範圍很少越過成福以北的內坡山-媽祖山-長壽山稜線。

  儘管處於交界帶,日殖初期橫溪一帶的大豹人與漢人之間的關係並不差,文獻記載:「又有小暗坑、九鬮等地庄民與大稻埕震和街陳有諒等四名商議,擬陳情標購山林,故與大豹社蕃人締結合約,以致該地方之民蕃關係稍趨」。也因此,當時插角大豹社的領袖瓦旦.燮促(Watan Syat)原本想要在橫溪大寮地一帶,在相當接近漢人生活圈的地點,設立第十四個部落,並開始種植經濟作物大菁,預計將獲取的費用,一部分用來支助在獅子頭山一帶游擊的漢人反抗軍,以鞏固雙方的攻守同盟關係。由於那一帶的山崙造型酷似豹子的尾巴,故當時新的聚落預計稱為Ngungu Kli(豹尾)。

  在1904年的雞罩山(崙尾寮)推進隘勇線的規畫裡,日本計畫從大豹溪左岸的瓦厝埔平原出發,經由雞景山(今日的雞罩山)、崙尾寮,接到熊空山、竹坑山方面的隘勇線,從既有的三角湧隘勇線往南壓迫大豹群。由於這條隘勇線等於侵入了大豹群的Ngungu Kli新部落,因此,日本部隊從大寮地集結出發以後,便在崙尾寮一帶招致激烈的反擊,最後大豹群擊退了日本的侵略部隊,並俘虜了山砲一門。

  事實上,早在同治九年(1870)的《淡水廳志》即已記載:橫坑一帶設有暗坑仔隘(隘丁十一名)、橫溪南北隘(隘丁五名)與三角湧十三天隘(隘丁十名)。1900年6到8月,北部泰雅族為了反抗日本的樟腦砍伐,四處襲擊隘寮。應接不暇的戰事,使得當時的第四任臺灣總督兒玉源太郎決定改採「封鎖」政策,嚴禁平地人與泰雅族交易食鹽與鐵器,並在山腰地帶派遣軍隊重點封鎖,增強既有的隘勇線。其中,特別編派了四十人駐紮於三角湧,負責十六寮經十三添到金面山一帶的隘勇線。從這時候開始,三角湧隘勇線登上了臺灣森林殖民史的舞台。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2WXA0062

商品條碼EAN:9789865080822

ISBN:9789865080822

印刷:全彩

頁數:400

裝訂:平裝

你可能感興趣 |
| 同類型書籍 |
曾國藩 卷五 黑雨
漢字與英語的幽秘心靈(兩冊套書):刻在全球兩大語言裡的深邃世界觀
辶反田野:人類學異托邦故事集
黎亞:從醫病衝突到跨文化誤解的傷害
不輸的力量:世界史的成功戰略,23位歷史指標人物引領你攻克名為「人生」的戰鬥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