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索取圖書目錄| Podcast數位傳聲
會員中心 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沙丘 如果歷史是一群喵(13) 黃色小鴨 巫師霍爾 惶然錄 德川家康 官網獨家
TOP
首頁> 人文社科館>人文科普>社會史地> 中美聯合: 美國陸航在二戰中國戰場

中美聯合: 美國陸航在二戰中國戰場

出版品牌:燎原出版

作者:許劍虹

ISBN:9786269762590

出版日期:2023-11-29

定價:NT$  480

優惠價:NT$432

內容簡介 |

以飛虎隊為契機,中華民國與美國在二戰聯手對日作戰

今日兩國的合作延續自80年前的默契

這段重要的歷史,在最新史料的引用下,會有怎樣的解讀?

 

美國陸軍航空部隊的第23戰鬥機大隊,在中國戰場與日本陸軍航空隊的鬥智鬥力,是二戰戰史中少數被人忽略的部分。除了因為這個戰區沒有歐洲與太平洋那般大規模之外,此處的政治角力又似乎比其他地方又多了更多。作者許劍虹認為,不管是「飛虎隊」亦或者是其延續的23大隊,這段歷史都應該屬於認同中華民國的每一個人。這是一個典型的「教科書沒有教」,但你該知道的歷史脈絡。這個脈絡一直延續到今天的美臺關係上。

 

傳奇的「飛虎隊」來華助戰的歷史,可以說是家喻戶曉。作為傭兵的形式參與對日抗戰的這些美國人,在太平洋戰爭開打了之後,就陸續返國參戰或另有規劃,原本的「飛虎隊」也隨之解散。然而,美國戰鬥機飛行員在華的作戰史並未因此而結束,反而更為擴大、茁壯。

 

「飛虎隊」傳奇的指揮官陳納德很快就掌管了在中國戰場的美軍航空作戰部隊,並且成立23大隊,最後還接管新成立的第14航空軍,除了融合中美兩國的作戰能力,同時也將兩國的合作關係推向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如此的關係還延續到21世紀的現在,中華民國與美國的軍事、外交關係,可以說是起源於「中美聯合」的這段歷史。沒有陳納德與「飛虎隊」,就不會有後續美臺關係的發展。

 

作者許劍虹引用了許多的第一手文獻,這些全新未曾發表的史料,將把這段空白的歷史給補上,大幅增添了本書取材的多元性與豐富性。在關心當前的美臺關係,更不能忽視過去兩國關係的源頭,如此才能理解為何今天即使沒有正式邦交關係,華府依然沒有放棄與中華民國的連結。

 

本書特點

  1. 作者長達20年的研究成果,網羅美臺歷史文獻,引用了許多的第一手文獻,多來自於阿拉巴馬州麥斯威爾空軍基地的空軍歷史研究中心、加州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馬里蘭州大學公園市的美國國家檔案館
  2. 不但從戰史的觀點,還有外交及地緣政治的角度來分析美軍與國軍在抗日戰爭中的角色與歷史

 

本書大量收錄自抗戰時期以來,國軍與美軍重要史籍資料,具有高度學術研究價值

郭力升,陸軍退役少將

 

推薦人

田在勱(空軍退役中將)

胡振東(前美國防部長辦公室中台蒙資深主任)

郭力升(陸軍備役少將)

陳炳靖前飛虎隊員)

馮世寬(空軍退役二級上將)

按筆劃序

作者簡介 |

許劍虹
自高中時代開始,便致力於研究陳納德在華協助中華民國空軍組織美籍志願大隊與中美空軍混合團的歷史。
目前在新聞機構工作,業餘時間仍往來於太平洋兩岸,從事國軍與美軍二戰老兵的口述歷史訪問工作,並蒐集相關的史料與文獻,以求能夠不帶任何偏見還原當年兩國合作反抗侵略的歷史真相。

 

目錄 |

戰機塗裝(彩色)

歷史圖片

第14航空軍組織結構

第23戰鬥機大隊組織演進

陳炳靖中校序

郭力升將軍序

自序

 

第一章 「歐洲優先」的前提下,在中國牽制住日本

第二章 舉步維艱的成軍過程

第三章 新舊交替之際的作戰

第四章 空中游擊戰

第五章 戰力擴大,改變了打法

第六章 飛虎的最終蛻變——第14航空軍成立

第七章 美日持續拉鋸作戰

第八章 夏季航空作戰

第九章 擊殺中薗盛孝師團長

第十章 越洋發動新竹大空襲

第十一章 前景「似乎」一片看好

第十二章 暴風雨前的寧靜

第十三章 「一號作戰」重創國府威望

第十四章 衡陽失守

第十五章 內憂紛擾影響整體戰區表現

第十六章 毀譽參半的武漢大空襲

第十七章 野馬現身龍華機場

第十八章 總結23大隊的戰績

 

後記

參考資料

more
書摘 |

摘文(節錄)

第二章 舉步維艱的成軍過程

 

太平洋戰爭爆發之初,盟軍面對日軍凌厲的攻勢兵敗如山倒,急需來自戰場上的好消息以提振軍心士氣。陳納德指揮的美籍志願大隊,在昆明與仰光上空一連贏得三場空戰,滿足了同盟國士氣上的需要,也讓馬格魯德將軍產生了讓「飛虎隊」納入美國陸軍指揮架構的想法。

 

羅斯福總統於1941年4月15日批准美國陸軍、海軍以及陸戰隊人員以民間人士身份,與中央飛機製造廠簽約參加中華民國空軍的原因,是因為當時美國尚未對日宣戰,靠美籍志願大隊這個「白手套」能確保美國的中立國地位。珍珠港事件後,伴隨著美國對日本宣戰,此一「白手套」不只不再必要,長此下去還將使中國戰區的補給系統更加複雜。只要「飛虎隊」持續隸屬中華民國空軍,美軍就不能透過自身的後勤體系為美籍志願大隊提供補給,而必須透過針對國軍的外援體系來執行。

馬格魯德在12月31日提出將志願大隊併入美國陸軍航空隊的建議,並向蔣中正毛遂自薦擔任中美聯合空軍總指揮官,試圖讓陳納德歸併美軍後出任由志願大隊改編而成的23大隊的大隊長,然後再讓自己地位凌駕於陳納德之上。

考量到陳納德不只是一名優秀的戰鬥機指揮官,而且還從1937年5月起就抵達中國,對四年來的抗戰局勢有更透徹的了解,蔣中正駁回了馬格魯德的建議,以表達對陳納德的支持。到1942年1月底,陳納德在蔣中正支持下確定自己將隨志願隊一起納入美軍,取得美國陸軍准將軍階並繼續指揮中國戰場上所有盟軍飛行部隊之後,他才勉強同意志願隊的歸併計劃。為了迎接歸併之日的來臨,陸軍航空隊選在1942年3月1日這天於維吉尼亞州蘭利機場成立23大隊,即本作的主角。

由於23大隊的任務,是到中國戰場來收編美籍志願大隊的人員與飛機,所以首任大隊長卡伯森少校的編制,在成立之初只有100名從蘭利機場臨時招募來的軍士官,根本沒有一丁點的戰力可言。沒有飛機也沒有飛行員的23大隊,如被趕鴨子上架般的在3月17日搭上被美國海軍徵用的郵輪巴西號,從南卡羅來納州的查爾斯頓出發展開駛往印度的海上之旅。

一路上他們經過波多黎各的聖胡安、西非自由城、南非開普敦、好望角、伊莉莎白港與莫三比克海峽進入印度洋。5月15日,美國陸軍航空部隊將其麾下的驅逐機大隊通通改名為戰鬥機大隊,所以當第23驅逐機大隊於5月17日抵達印度喀拉蚩時,他們的正式番號已變更為23戰鬥機大隊。他們並非第一支抵達印度的美軍戰鬥機大隊,由桑德爾斯上校指揮的第51戰鬥機大隊早在3月份就進駐喀拉蚩,其麾下擁有三個中隊的P-40E戰鬥機。而23大隊到了5月都還只存在於帳面上,要盡快將有經驗的「飛虎隊」空地勤人員,還有他們的Hawk81A-2以及P-40E戰鬥機收編。如果史迪威沒有選擇陳納德的老對手畢塞爾擔任自己的航空參謀,或許這個任務可以更順利完成才是。

 

失敗的歸併

陳納德與畢塞爾兩人早在對日抗戰爆發以前就積怨已久,兩人30年代在阿拉巴馬州麥斯威爾基地陸軍航空隊戰術學校服務時,就時常針對驅逐機是否應該被淘汰這個議題爭得面紅耳赤。畢塞爾對陳納德撰寫的教範《防衛驅逐機之角色》冷嘲熱諷,指出轟炸機組員完全可以靠「鐵鏈」擊落來襲的驅逐機,不再需要驅逐機護航。最終陳納德因為過度堅持驅逐機研發的重要性,不為阿諾德等主張發展轟炸機優先的陸軍航空隊高層所接受,被迫以上尉軍階提早退役。以畢塞爾為代表的「轟炸機黑手黨」是導致陳納德被逐出美軍主流的元兇,自然不可能得到陳納德真心的原諒與認可。另外一個美軍更失敗的安排,是讓畢塞爾搶在陳納德前一天,即1942年4月21日晉升為准將,讓陳納德深信此舉是為了繼續讓畢塞爾爬到自己頭上。這不僅加深了陳納德對畢塞爾的敵視,也讓陳納德跟著一起痛恨起畢塞爾的頂頭上司史迪威,為日後史迪威與蔣中正的衝突埋下伏筆。

而志願隊的「飛虎」們,在陳納德指導下贏得空戰史上的奇蹟之後,對「老頭子」陳納德佩服得更是五體投地。他們對美軍高層,乃至於整個世界的認知都來自於陳納德,對於過去打壓過自己長官的畢塞爾更是不可能產生什麼好感。讓「飛虎」們更難以忍受的,是畢塞爾完全不顧及他們在緬甸和中國待了近一年後,急於回家休假的感受,還威脅如果他們不接受陸軍的歸併條件,只要一回到美國本土就會被徵為步兵。志願隊隨軍牧師傅保羅指出,當時美軍高層完全沒有提到給「飛虎」們休假或者放假的條件,而是要他們納入陸軍架構後就即刻投入戰鬥,這是導致歸併失敗的最直接原因。願意跟著志願隊一起併入23大隊的「飛虎」只有五名飛行員與34名地勤人員,歸併失敗了。事實上畢塞爾內心對志願隊的表現是認可的,只是他在推動歸併過程表現得官僚又僵硬,外加陳納德對他的既定偏見已經形成多年,才導致這個沒有任何一方得到好處的結果。

即將負責指揮在華美軍飛行部隊的陳納德,也知道自己不可能靠五個老鳥帶領一群菜鳥贏取勝利,於是千拜託萬拜託其他飛行員多停留兩星期為第23大隊傳授經驗。所幸還是有19名飛行員與23名地勤人員買帳,願意多待兩個星期,23大隊才不至於在形成戰力之初就遭遇擁有豐富作戰經驗的日軍輾壓。不過兩個禮拜終歸只是兩個禮拜,陳納德還是必須要靠沒有參加過志願隊的飛行員來維持23大隊的戰力。此刻正好有九名美國陸軍資深飛行員正以向志願隊「討教」的名義來中國飛行,他們當中唯一有實戰經驗的,是參加過西班牙內戰的巴姆勒。巴姆勒在西班牙內戰時駕駛蘇聯製的I-15雙翼機、I-16單翼機支援共和政府作戰,創下擊落五架敵機的作戰紀錄。事實上巴姆勒早在1941年底就與中央飛機製造廠簽約參加了美籍志願大隊,卻因為珍珠港事變的爆發而被迫重返美軍。直到1942年5月,他才如願以償以美軍上尉身份被派往中國,跟著「飛虎隊」一起投入對日空戰。

 

在青天白日徽之下戰鬥

正當越來越多23大隊的先遣人員抵達昆明,開始跟先前志願隊的人員並肩作戰的方式累積經驗的同時,日本陸軍航空隊仍沒有放棄殲滅「飛虎隊」的努力。駐廣州的日軍第23軍軍飛行隊,從5月19日起便針對桂林、柳州、南雄、贛州與衡陽等華南及華中的機場實施空襲行動,試圖將尚未誕生的CATF扼殺於搖籃之中。6月12日,飛行第54戰隊八架九七式戰鬥機與獨立飛行第84中隊的五架二式複座戰鬥機「屠龍」,掩護五架飛行第90戰隊的九九式雙引擎爆擊機空襲桂林。他們遭到志願隊第1中隊11架P-40的頑強抵抗,其中九九雙輕一架、九七戰一架以及「屠龍」兩架遭到擊落,還有一架「屠龍」在返航途中墜毀。「飛虎隊」方面只有龐德的Hawk81A-2被打到失去動力後迫降,他在國軍幫助下平安返回基地。除來自第1中隊的志願隊飛行員外,還有美國陸軍的麥斯特斯少尉參與作戰。這些被派來中國取經的陸軍飛行員,尚未等到23大隊形成戰力,就迫不及待駕駛漆著青天白日徽的P-40投入實戰。

這場空戰給日本陸軍飛行員帶來極大的震撼,比如第54戰隊第3中隊的中隊長林彌一郎大尉,雖然沒有遭到擊落,他的九七戰卻給打出了34個彈孔。此外,在空戰一週後提出的檢討報告中,54戰隊第3中隊的九七戰飛行員們認為P-40的爬升與俯衝性能極為優秀,並指出若美軍取得高位優勢,向下攻擊位於低位的日軍時,九七戰除非在數量上佔有極大優勢,否則將難以避免陷入苦戰。其次,該中隊飛行員還認為P-40的機槍火力強大、準確度良好;而且美軍飛行員戰技純熟,不可輕侮,P-40間的相互掩護亦相當優良,屢次讓九七戰陷入無法徹底攻擊的境地。至於二式複座戰鬥機的飛行員們,雖然堅稱屠龍的速度略優於P-40,但也不得不承認在運動性的表現上還是P-40較佳。

為了雪恥,54戰隊在10天後的6月22日又派出14架九七戰空襲由志願隊第2中隊駐防的湖南衡陽。負責保衛衡陽的第2中隊副隊長瑞克特,手下只有六架P-40E可供使用,於是他向桂林第1中隊的尼爾提出支援的要求。不過受到惡劣氣候影響,尼爾無法向瑞克特伸出援手,第2中隊只能單獨迎戰。六架升空的P-40E當中,其中一架是由陸軍的飛行員巴姆勒駕駛。經過一番激烈的纏鬥之後,共有四架九七戰機被擊落,其中一架就是巴姆勒的戰果。雖然戰果是漆著青天白日徽的P-40E所取得,6月22日的這場空戰對美國

空軍仍具備劃時代的意義。

為了進一步統合中國與印緬戰場上的美軍,史迪威將軍選在6月22日成立中國-緬甸-印度戰區司令部,簡稱「中緬印戰區」。中緬印戰區的司令部雖然位於重慶,可史迪威卻將戰區的指揮重心放在印度,統領三個戰場空中作戰的美國陸軍第10航空軍司令部則設在新德里,距離志願隊大隊部所在的昆明有2,414公里遠。這意味志願隊歸併美軍後,將會遇到極為複雜的指揮問題,所有任務都要先請示2,414公里外的第10航空軍司令部獲得同意後才能執行,勢必將浪費太多的時間與資源在訊息的傳達上。

此外第10航空軍麾下不只有23大隊這麼一支戰鬥機大隊,印度喀拉蚩機場還有一支51大隊。撇開畢塞爾與陳納德兩人的私人恩怨不談,總部在新德里的第10航空軍勢必還是會從本位主義的角度出發,更照顧51大隊。比如68架從非洲飛到喀拉蚩的P-40E戰鬥機當中,只有25架被分配給23大隊,其他43架全部保留給了51大隊,使陳納德與第10航空軍的關係更是劍拔弩張。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2GMH0026

商品條碼EAN:9786269762590

ISBN:9786269762590

印刷:黑白+部份彩色

頁數:344

裝訂:平裝

| 同類型書籍 |
第三帝國興亡史(4卷套書)
世界大局.地圖全解讀【Vol.5 重磅議題增量版】:從電玩外交到毒品經濟、從鋰礦到天然氣、從海上航運到太空低軌衛星,地緣政治戰全方位開打!
史達林:從革命者到獨裁者
槍炮、船艦與筆墨:戰爭及憲法所催生的現代世界
全員在逃 一部關於美國黑人城市逃亡生活的民族誌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