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索取圖書目錄| Podcast數位傳聲
會員中心 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吐派克 艾蜜莉的精靈百科 內在恆定 映畫的料理 多元宇宙 官網獨家
TOP
首頁> 文學館>文學小說>科幻 / 奇幻小說> 魔戒:魔戒同盟

魔戒:魔戒同盟

The Lord of the Rings: THE FELLOWSHIP OF THE RING

出版品牌:雙囍出版

作者:J. R. R. 托爾金 (J. R. R. Tolkien)

譯者:李函

ISBN:9786269793358

出版日期:2024-03-14

定價:NT$  750

優惠價:NT$675

內容簡介 |

九行者 vs. 九戒靈

一場爭奪至尊魔戒的大戰隱隱展開

從魔多出發的黑暗騎士已遠達夏郡

集合巫師、矮人、人類、精靈和哈比人的護戒隊將前往東方

 

 

──仗義直言的巫師甘道夫──

「沒錯,我,灰袍甘道夫。世上有許多為善與為惡的力量,有些比我還強大。我還沒有對抗過某些勢力,但我的時機即將到來。魔窟王與他的黑騎士已經出動。戰爭正蓄勢待發!」

「在場的我們不該只為一段歲月、幾個世紀或世上單單一個紀元著想。即便毫無希望,我們也該為這股威脅找出解決之道。」

 

  中土世界的嶄新篇章

  以英雄之姿返回袋底洞粉碎死亡謠言的比爾博,選定佛羅多成為繼承人後,在121歲的慶生宴會上突然消失,留下錯愕的夏郡親友們。成為袋金斯先生的佛羅多不僅繼承了比爾博的有形資產,也不約而同的在50歲後踏上了冒險之旅。佛羅多一樣得到灰袍巫師甘道夫的指引,還多了三位哈比人隨行,原以為只是離開夏郡避避風頭,沒想到卻開啟了一趟恢宏的旅程。他們將組成最強的隊伍,沿著迷霧山脈南下(那是哈比人沒有到過的中土世界疆域),遭逢遠比史矛格邪惡的暗黑力量……

 

  《哈比人》與《魔戒》分別在一九三七年和一九五四年出版,至今已被翻譯成六十幾種語言,全球估計有上億讀者閱讀過托爾金的奇幻文學作品。膾炙人口之餘,也引發了大眾對書中展現的世界觀進行熱烈的探討研究,以及大眾傳媒的改編與再創作,中土世界的熱潮並未隨著時間消散。

托爾金創造出壯闊的中土世界,光是地名就足以撼動人心,迷霧山脈、幽暗密林、孤山、狂奔河……。托爾金同時也打造出了許多難以忘懷的角色,比爾博、甘道夫、亞拉岡、愛隆、列葛拉斯、索林・橡木盾、金力,無論是哈比人、師、人類、精靈、矮人,各各都鮮明的輪廓,和清晰的性格。它不僅擁有一讀再讀的閱讀樂趣,也具備了高度的敘事技藝。

  將重責大任交付給幾乎不為其他種族所知的「哈比人」,看似悠閒度日與世無爭的他們,既無英勇的戰技;也非不死之軀,卻能憑藉彼此的互助,和永不放棄的精神,不負眾人所託。

  結合了西方文明的神話、史詩、傳說、預言所寫成的《魔戒》,在雄偉的敘事架構下,另有一道平行的敘事線,探討人性的幽微和衝突。面對權力時,如何控制心底蠢蠢欲動的欲望;是否該犧牲大眾的權益來達成個人的成就?托爾金所揭示的是永恆不變的人類象徵,他寫下的系列作品可說是當代的神話。

 

一戒御眾戒,一戒尋眾戒, 一戒領眾戒,束之黑暗中

 

本書特色

遵照托爾金原始概念呈現──譯名;分輯;封面設計。

 《魔戒》經歷影視化渲染後,托爾金的原始概念顯得彌足珍貴,在原汁原味的基礎上,加上現代的設計元素,期待大眾再現代奇幻文學之父「J. R. R. 托爾金」。

全新繁體中文譯本

 身為語言學家、熟悉古英語的托爾金,為讀者們和可能存在的譯者立下了命名指南,音譯或是意譯,都有取決的標準。包含罕用字詞的拼寫方式和可能的來源,也一一交代。新譯本對於書中繁多的物種也加以嚴格區分,哥布林、歐克獸人不再難以分辨。

 

英國最偉大的100部小說──《魔戒》

英國廣播公司「史上最受讀者歡迎小說」第一名──《魔戒》

作者簡介 |

J. R. R. 托爾金(John Ronald Reuel Tolkien, 1892年1月3日—1973年9月2日)

  英國作家、詩人、語言學家、教授,以《哈比人》、《魔戒》等「傳說故事集」聞名於世,被譽為現代奇幻文學之父。

  托爾金因父親職涯,出生於南非,三歲後回到英格蘭,於今日的伯明罕成長,鄉間的自然風光和人文風景成為托爾金的寫作靈感。素有語言天賦的托爾金,自小學習拉丁語、中世紀英語等多種語言,也為日後鑽研中古時期文學打下根基。托爾金以一等榮譽畢業於牛津大學艾希特學院,一九二〇年時,托爾金成為里茲大學語言教授,任教期間完成了《中古英語辭彙表》。

  一九二五年,托爾金任教於牛津大學彭布羅克學院,在牛津的日子,由C. S. 路易斯發起的「跡象文學社」聚集了熱愛奇幻文學志同道合的牛津寫作者們,每週固定在「老鷹與小孩」酒吧和莫德林學院路易斯的研究室裡聚會。北歐神話和史詩作品是文學社成員討論的核心主題,聚會時也由成員們朗讀自己的作品,托爾金的《哈比人》和《魔戒》部分內容就是在這個時期完成。

  對於八世紀英雄敘事詩《貝奧武夫》的熱愛和獨到見解,也代表了托爾金的文學創作觀:他肯定貝奧武夫與夜魔、噴火龍等怪獸搏鬥,象徵了全體人類的命運。《貝奧武夫》不應只被視為認識古英語的讀本,更不能因內容而忽視了它所具備的高度詩歌藝術價值。托爾金捍衛《貝奧武夫》的價值觀同時也展現在他筆下的「中土世界」。

  經歷兩次世界大戰的托爾金,在戰事中失去了摯友們,日後始終抱持著反戰的態度,於作品中描寫戰爭時,常帶有悲苦的筆調,對受難者也多有關照。

  托爾金去世後,家人整理了大量的手稿和未發表的作品,出版了《精靈寶鑽》、《未完成的故事》、《胡林的子女》,與《魔戒》和《哈比人》一同構築出中土世界,成為影響後世深遠的系列作品。

譯者簡介 |

李函

英國格拉斯哥大學中世紀與文藝復興研究所(Medieval and Renaissance studies);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英文系畢業。目前為專職譯者,現居台灣,希望透過不同的語言與文字,傳達更多故事。譯作有《克蘇魯的呼喚》系列、《克蘇魯事件簿》系列、《調情學》、《碳變》、《沙丘電影設定集》、《阿甘正傳》與《綠燈》等書。

《魔戒》是李函閱讀的第一本「外文書」,當年報載即將改編為電影的消息時,就讀國中的他便深受吸引設法取得原作先睹為快,自此與托爾金的作品形影不離。翻譯托爾金的作品,是曾經的夢想,此刻的功課。遵照托爾金命名指南翻譯「托爾金傳說故事集」,完成了第一階段的任務。

目錄 |

目次

魔戒:魔戒同盟

第一卷

序章

一 關於哈比人

二 關於菸草

三 夏郡風土

四 尋獲魔戒

夏郡紀錄附注

第一章 出乎意料的宴會

第二章 過往暗影

第三章 三人成行

第四章 前往蘑菇的捷徑

第五章 揭穿陰謀

第六章 老林

第七章 在湯姆・巴迪之家

第八章 古墓崗之霧

第九章 躍馬旅店的招牌下

第十章 快步客

第十一章 黑暗中的小刀

第十二章 逃向淺灘

 

第二卷

第一章 諸多會面

第二章 愛隆會議

第三章 魔戒南行

第四章 黑暗中的旅程

第五章 卡薩督姆之橋

第六章 洛斯羅瑞安

第七章 格拉翠兒之鏡

第八章 再會羅瑞安

第九章 大河

第十章 護戒隊瓦解

more
書摘 |

【譯後記】

中土世界:已逝而永存的傳說故鄉

◎李函(本書譯者)

 

一九三○年代某個夏日午後,正在家中進行枯燥乏味的批閱試卷工作的牛津大學教授約翰.羅納德.魯埃爾.托爾金(John Ronald Reuel Tolkien)發現了一張空白的試卷。靈機一動的托爾金在試卷紙上持筆寫下一串簡單的句子:「地洞裡住了個哈比人。(”In a hole on the ground there lived a hobbit.”) 」他難以想像的是,這段簡短的句子,不只開啟了日後近一世紀的中土世界傳奇,也催生了使無數讀者醉心的奇幻文學類型。

  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一日,《哈比人》正式上市。儘管首刷只有一千五百本,卻在當時創下了優秀的銷售成績,評價也相當不錯。由於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英國的各項資源因戰火而短缺,導致不斷再刷的《哈比人》經常面臨一書難求的情況。此時的托爾金首度嘗到名利雙收的滋味,艾倫與昂溫出版社(Allen & Unwin)也不斷央求他寫出續作。早在一九一○年代,托爾金就已開始設計屬於自己的「傳說故事集(legendarium)」,其中講述了從世界創生之初到諸神大軍擊敗魔高斯的詳細歷史;涵蓋了不同精靈部族的語言和詩歌;人類先祖們與精靈合作對抗黑暗魔君的傳奇;敘述了精靈王族之間的各種恩怨。起初,這些故事集結成為他所稱的《失落故事之書》。在接下來數十年間,托爾金對「傳說故事集」的內容不斷改寫,逐步釐清整個世界觀中的種族設定、人物關聯描寫與神學。當出版社提出撰寫《哈比人》續集的請求時,托爾金便打算出版計劃多年的神話大作:《精靈寶鑽》。然而,得知《精靈寶鑽》的概念與規模後,出版社斷然否絕了托爾金的提案,認為《哈比人》的續作能得到更多迴響。於是在一九三七年,托爾金開始撰寫《哈比人》的續集。隨著故事的進展,他逐漸將劇情設定在《精靈寶鑽》故事結束數千年後的中土世界,並跳脫了《哈比人》童趣盎然的單純冒險原始設定,融入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場的親身經歷。但耗費多年寫成的巨著,卻讓出版社望之生畏。經過多次交涉後,艾倫與昂溫出版社同意將這本書拆成三冊發行,以便降低成本風險。

  一九五四年七月二十九日,第一部《魔戒同盟》在英國上市;第二部《雙塔叛謀》於同年十一月十一日發行;第三部《王者歸來》則在一九五五年十月二十日問世。

  儘管托爾金於一九七七年逝世,中土世界並未就此劃下句點。二○○四年,由紐西蘭導演彼得.傑克森執導的《魔戒三部曲:王者再臨》獲得了奧斯卡獎十一項提名,並贏得所有提名獎項。電影版本的成功,也使更多先前沒有讀過《魔戒》原著的觀眾首次接觸到托爾金筆下的廣袤世界。在《魔戒》寫作期間大力輔助父親的克里斯多福.托爾金,也在父親過世後整理他的筆記,並出版了托爾金生前未能發行的《精靈寶鑽》(內容也經過克里斯多福審定),以及大幅拓展《精靈寶鑽》、《哈比人》與《魔戒》劇情與設定的《未完成的故事》,和共有十二冊的《中土世界歷史記》,也重新校訂並出版了第一紀元的故事中最為重要的三大故事:《胡林的子女》(二○○七年)、《貝倫與露西安》(二○一七年)和《剛多林的陷落》(二○一八年)。克里斯多福於二○二○年過世,這位除了托爾金以外最了解中土世界的人,費盡畢生之力讓世人一窺他父親生前未能完整發行的作品、筆記與書信。問世七十年後,《魔戒》仍繼續帶來不可磨滅的影響,儘管當今的奇幻小說已衍生出更加多變的類型(喬治.馬丁的《冰與火之歌》著重於描寫宮廷鬥爭與晦暗不明的道德觀;喬.艾伯康比的《第一法則》三部曲與續作《瘋狂紀元》也以反英雄故事見長),中土世界與其中的神話、種族和語言體系,卻顯得更加獨樹一格。

  約莫在二十世紀末(當時還是國中生的我)讀到一則報導──某部據說在歐美十分知名的大部頭小說即將翻拍成真人版電影,當時還以「西方的西遊記」為號召宣傳。四處打聽,卻完全沒有人聽過《魔戒》。直到問了當年的美籍英文老師,對方才訝異地詢問如何得知此書?當年的羅東根本不可能買到英文書,更別提當時一般大眾根本沒聽說過的托爾金作品了。幸好,英文老師慷慨出借手邊的一九九一年艾倫.李插畫版《魔戒》,《魔戒》因此成了生平所看的第一本英文書。

  首次讀它時,最驚豔的其實並非它複雜的故事設定,而是出乎意料的真實感。現今的讀者與觀眾談到托爾金作品時,大多來自傑克森電影版本的既定印象,進而聯想到的全是輝煌的戰爭場面,或是各式精緻的特效。初次閱讀《魔戒》時,其實對歐美奇幻作品並沒有太大的興趣,但中土世界不只沒有尋常奇幻作品中的施法場面,就連精靈、矮人,甚或巫師等角色,都不會使用任何絢麗的招式。大名鼎鼎的甘道夫,在書中也僅是用手放出光芒,或在墨瑞亞施咒關門與劈斷橋梁而已。這自然與托爾金對「魔法」的概念有關(在〈格拉翠兒之鏡〉中,他曾透過主角之口講述自身對魔法的概念),但對我而言,托爾金筆下的角色因此顯得更有血有肉。即便充滿奇幻種族,但他們表現得仍與我們熟知的人類無異。托爾金所描寫的並非炫目招式,而是影響深遠的無形力量,以及自由意志下的抉擇。巫師們扮演的角色並非尋常的咒術師,而是必須憑藉智慧說服自由人民的諫臣。精靈們的力量,也在於維繫自然與自我應運而生的造物。「第三紀元」是托爾金神話時代的末期,也因此更為貼近我們的現實世界──奇異種族已逐漸化為傳說,凡人也需要仰賴自身的信念來改變命運與世界。

  所有角色都為了自身的存亡與道德平衡而努力,無法透過神奇的道具或法術致勝(或使用魔戒的力量取勝)。「第三紀元」已是神話時代的盡頭,讀者不會在戰爭中看到飛龍烈火,或是施展大法抗敵的魔法師。在描寫不少戰爭場面時,托爾金也經常透過弱小的哈比人視角,來觀察嚴酷戰事的發展。這種大戰中的平凡人角度,也反映出托爾金經歷一戰後的感受。而《魔戒》的故事也並非簡單的正邪對抗,所有角色在其中都在不同階段面對各類誘惑,無論是魔戒本身帶來的擁有慾;迪耐瑟對權力的渴求;格拉翠兒數千年來對建立自身國度的渴望,都使書中角色們不僅僅只是單純的正派或反派。就連托爾金筆下的兩大反派,魔高斯與索倫,在創世之初也分別是宛如天使的維拉與邁雅,並非自始即為罪大惡極的魔王。無論是太初歲月、黑暗年代或人類時代的開端,自由意志始終是左右托爾金筆下角色的驅動力。儘管真人電影版本已盡力拍攝得十分細膩與忠於原著,但托爾金文字中蘊含的詩意與悲愴,卻只能透過原著文字才能傳達──這是電影版本始終無法凌駕於原著之上的一點。大多讀者可能跳過、略讀的附錄部分,除了囊括《魔戒》情節發生前數千年的歷史,也包含了托爾金筆下所有故事的核心:語言學。附錄E與附錄F中對精靈語發音和符文的深度討論,乍看之下和情節毫無關聯,卻是托爾金架構中土世界的真實骨幹。在不同的時空中,艾達族的確存在,擁有自己的曆法、語言與各類方言,甚至是專有的數學進位與神學觀。

  無論是《哈比人》、《魔戒》或《精靈寶鑽》,托爾金都如同鑄造魔戒的索倫,或打造精靈寶鑽的費諾,將自身生命與靈魂的莫大部分注入了中土世界。《魔戒》提供的並不只是單純的閱讀體驗,而是一場與我們的世界極為相似的生命歷程。儘管最後受到魔戒掌控,但並不代表佛羅多的任務失敗;看似選擇為惡的咕嚕,也因為他的選擇而導致了魔戒的毀滅。無論你是世界上的大、小齒輪,都具有存在的重要性。小人物也許才是救世的英雄,英雄的壯舉也可能在史書中只留下一行描述。這一切終究合乎托爾金在《精靈寶鑽》中所描述的埃努大樂章(Music of Ainur)──至上神為阿爾達世界所安排的命運。一切悲喜、正邪皆有其意義。

  《魔戒》是影響我最深的書。從小開始,托爾金的文字與故事就持續提供我靈感與學習方向,也一路引導我到美國與英國的學生生涯。《魔戒》等托爾金作品和我形影不離,無論到哪總是隨身攜帶,也會按照中土世界的歷史進程反覆閱讀,直到如今,也沒有改變習慣。翻譯《克蘇魯的呼喚》等「克蘇魯神話」作品時,如果因洛夫克拉夫特的文筆和各路邪神而喘不過氣,也得靠擺放一旁的《魔戒》回到中土世界,補充精神能量。大四的托爾金課程內容不深,但能與教授討論托爾金作品已經非常開心(其中一名教授年輕時還曾聆聽托爾金演說)。直到前往蘇格蘭就讀研究所,終於在二○一一年首次前往托爾金位於牛津的墳墓,向教授致謝和致敬。第二次是二○一九年,而下一次前往時,就能告訴他,已經翻譯完成《哈比人》與《魔戒》了。希望他老人家別對成品失望。

  無論是佛羅多、甘道夫或亞拉岡,都無法單靠一己之力達成目標。翻譯《魔戒》的過程,也十分感謝許多人在不同時期的大力支援。堡壘文化、雙囍出版和言外企劃的所有人都在這一年半的翻譯過程裡提供各種協助。沒有他們的耐心與努力,這版《魔戒》很難來到讀者的手中。在構思更貼近托爾金原意的新譯名時,得感謝灰鷹爵士譚光磊的鼎力協助與討論。非常感謝密西根州立大學的Tess Tavormina與Lister Matheson兩位教授,在大學時對托爾金作品,與中世紀文學的討論持續幫助我至今。感謝Robert Canning先生當年出借《魔戒》,我自己的《魔戒》目前已經用到第三代(前兩代都看爛了,必須放回書架上退休)。同時也對《獵魔士》作者安傑.薩普科夫斯基(Andrzej Sapkowski)致謝,非常感謝你當時對托爾金與洛夫克拉夫特的作品討論。還得感謝好朋友鄭元暢多年前協助我踏入翻譯這一行;以及贊助平板電腦的小公寓好友們,感謝你們。

  最後,我必須對托爾金父子致上最高敬意。沒有克里斯多福多年來的努力,我們無緣在他父親辭世後,依然能見到中土世界的廣袤細節。托爾金教授的想像力與心血,不只改變了奇幻文學的面貌,也激勵了無數創作者。即便說當今所有奇幻作品都受到托爾金或多或少的影響,也毫不過分。感謝你,教授!你的中土世界將繼續影響無數世人。

 

試閱

  「甘道夫隨即提起他們如何探索了整座大荒原,甚至南下遠至黯影山脈和魔多周圍的山區。我們在那打聽到他的風聲,也猜他長期居住在當地的黑暗丘陵中,但我們從未尋獲他,最後我也感到絕望。而在失望情緒中,我又想到了一項不需要尋找咕嚕的測試方法,戒指本身可能會揭露它是否就是至尊魔戒。我回想起在白議會上聽到的話語那是薩魯曼說的話,當時我不太在意。我在心底清楚地回想起那段話的內容。

  「『人類九戒,矮人七戒,和精靈三戒。他說,每顆戒指都擁有獨特寶石。至尊魔戒則不然。它的外型渾圓樸素,看似一枚無足輕重的戒指但它的鑄造者在上頭留下了印記,或許清楚方法的人還能觀察得到。

  「他沒說有哪些印記。現在有誰知道呢自然是鑄造者。至於薩魯曼呢?儘管知識淵博,但學問總有來源。除了索倫的手,在它失蹤前,有誰碰過這枚戒指呢只有伊西鐸而已。

  「有鑑於此,我便放棄追蹤,並快速趕往剛鐸。在昔日,我輩成員在當地都飽受禮遇,但薩魯曼受到最盛情的款待。他經常擔任城主的嘉賓。迪瑟大人並沒有如往昔般迎接我,也不太情願地允許我搜索他寶庫中的卷軸和書籍。

  「『假若如你所說,你只是想檢視古代和城市初期的記錄的話,就去看吧他說。對我而言,未來比過去更為黑暗,而未來也是我的重心。但除非你比曾在此長年研究的薩魯曼還要高明,否則你不會找到任何我不曉得的蛛絲馬跡,因為我熟知與這座城市有關的學識。

  「瑟這麼說。但他的寶庫中依然有許多連當代學者都看不懂的記錄,因為後代子孫已無從理解其中的文字和語言。波羅米爾,我猜在米那斯提力斯依然有分伊西鐸親自製作的卷軸,自從國王的血脈斷絕後,除了薩魯曼和我以外,就沒有人讀過它了。因為伊西鐸並沒有像某些故事版本一樣,在經歷魔多的戰爭後立刻離開。

  「或許有些北方的故事是這樣吧。波羅米爾打岔道,在剛鐸眾所周知,他先去米那斯雅諾住了一陣子,教導他的侄子梅奈迪爾,之後才把南方王國的治理權交給對方。此時他在那栽種了最後一株白樹樹苗,以紀念他的弟弟。

  「但他同時也製作了這分卷軸。甘道夫說,剛鐸似乎沒有人記得這件事。這分卷軸與魔戒有關,伊西鐸在其中寫道

 

權能魔戒將成為北方王國的傳國之寶,但它的記錄將留在剛鐸,伊蘭迪爾的子嗣依然居住於此,以免多年後世人遺忘這些重大事蹟。

 

  「在這些文字後,伊西鐸描述了發現魔戒時的狀況。

 

當我第一次起它時,它燙得如同燒紅的煤炭,我的手也因此燙傷,使我不覺得自己今世能從這種痛苦中解脫。但當我揮筆時,它已經冷卻下來,尺寸也似乎縮小,不過它的美麗與形狀都絲毫未變。表面的字跡剛開始如同赤焰般清晰,現在則已褪色,難以辨識。那是埃瑞瓊的某種精靈字體,因為魔多沒有如此巧妙的文字但我不懂這種語言。由於它汙穢粗俗的發音,我認為那是黑境的語言。我不曉得它的邪惡意涵,但我製作了抄本,以免它完全消失。魔戒或許缺少了索倫手掌的高溫,他的黑掌如同火焰般炙熱,吉爾加拉德也因此喪命。如果再度加熱金戒,或許就能使文字重現。但我不願傷到這東西,在索倫的所有創造物中,這是唯一美麗的物品。它是我的寶貝,但我經歷了極大痛苦才得到它。

 

  「當我閱讀這些文字時,我的任務就結束了。戒指上的文字確實如伊西鐸所猜測,是魔多與邪黑塔僕從所使用的語言。人們也清楚其中的涵義。因為當索倫戴上至尊魔戒那天,三戒的鑄造者凱勒布林柏就察覺了他的意圖,也在遠方聽到對方念出這段文字,索倫的邪惡目的就此曝光。

  「我立刻向迪瑟告辭,但當我往北動身時,便接到來自羅瑞安的消息,得知亞拉岡途經該處,他也找到了名叫咕嚕的生物。因此我先去見他,並聽他說自己的經歷。我不敢猜他究竟孤身涉足了哪種致命危機。

  「不需要深究這點。亞拉岡說,如果有人得踏入黑門的視野中,或踏過魔窟谷的毒花,他勢必會遭逢危難。最後,我也感到絕望,並掉頭展開返鄉旅程。但幸運的是,我突然碰上了自己尋覓的目標,柔軟的雙腳在泥池旁留下的足跡。但腳印嶄新,速度也十分敏捷,它沒有伸向魔多,反而遠離該處。我沿著死亡沼澤的邊陲跟隨足跡,隨即發現了他。當黑夜落下時,他躲在混濁的水池旁,正往水中窺探,我就趁機逮住他。他全身沾滿綠色爛泥。恐怕他永遠不會對我產生好感,因為他咬了我,我下手也不留情。除了咬痕外,我從他口中什麼也打聽不到。我覺得這是我旅程中最糟糕的部分,不僅得日夜看守他,還得在他脖子上繫條繩索,逼他走在我前面,也塞住他的嘴,直到他的態度因缺乏飲食而軟化,同時則帶他走向幽暗密林。我終於將他送到那裡,並將他交給精靈,因為我們先前已經安排好了。我也樂於擺脫他,因為他惡臭撲鼻。對我而言,我希望永遠別再見到他了,但甘道夫前來並和他談了很久。

  「對,過程漫長又令人疲倦,甘道夫說,但並非一無所獲。比方說,他口中遺失戒指的故事,和比爾博今天第一次公開說明的事蹟吻合。但這不太重要,因為我已經猜到了。但我當時首度得知,咕嚕的戒指來自靠近金花沼地的大河。我也得知他長期持有戒指,時間長達他這類嬌小種族的好幾世代。戒指的力量將他的壽命延長到超越正常的年限。只有權能魔戒有這種力量。

  「如果那還不足以證明的話,蓋爾多,還有另一項我提過的測試。如果有人敢把金戒放進火中一陣子,就能在你們眼前這枚渾圓樸素的戒指上,看見伊西鐸提到的文字。我已經做過了,也讀到了這些文字

 

Ash nazg durbatuluk, ash nazg gimbatul, ash nazg thrakatuluk, agh burzum-ishi krimpatul.

 

  巫師嗓音中的改變令人震驚。它忽然變得充滿威脅感又強大,如同岩石般冷酷。一股陰影似乎蓋住了高空中的太陽,長廊頓時變得黑暗。所有人都發起抖來,精靈們也摀住耳朵。

  「先前從來沒有人敢在伊姆拉崔說出那種語言,灰袍甘道夫。當陰影消散,眾人也再度恢復呼吸時,愛隆便說。

  「讓我們希望不會有人又在此說出它。甘道夫回答,但我並不請求你原諒我,愛隆大人。如果不想讓那種語言迅速出現在西方世界的各個角落,我們就得放下一切疑慮,相信這東西的確如智者們所宣稱它是魔王用滿心惡意鑄造而成的寶物,其中蘊含了他一大部分的古代力量。當黑暗年代的埃瑞瓊鐵匠們聽到這段話時,就明白自己遭到背叛

 

至尊魔戒御眾戒,至尊魔戒尋眾戒,至尊魔戒領眾戒,束縛眾戒黑暗中。

 

  「聽好了,我的朋友們,我從咕嚕身上打聽到更多消息。他不願開口,說詞也相當模糊,但可以確定的他去了魔多,也在那被迫說出自己所知的一切。因此,魔王知道有人尋獲了至尊魔戒,而多年來它都待在夏郡,既然他的爪牙幾乎為了它而追殺到我們的門前, 他很快就會得知我們握有它。就在我說話的當下,他很可能已經知道了。

  眾人沉默地坐了一陣子,直到波羅米爾最後開口。照你們說,這個咕嚕是個小傢伙小歸小,他卻幹出不少壞事。他怎麼了你們讓他遭遇了什麼下場

  「他在牢裡,但僅此而已。亞拉岡說,他受了很多苦。他肯定曾遭受凌虐,對索倫的恐懼也依然深埋內心。不過,我很慶幸幽暗密林戒備森嚴的精靈們仍然看守著他。他的惡意無比濃烈,使如此瘦弱憔悴的他產生極大力量,這點令人難以置信。如果他重獲自由,就還能惹出不少麻煩。我相信他身負某種邪惡使命,因此才獲准離開魔多。

  「唉呀唉呀列葛拉斯說,他俊美的精靈臉孔大為不安,我得說明自己被派來傳達的消息。這些消息並不好,但在這裡我才明白,這件事對在場諸位有多嚴重的意義。人稱咕嚕的史麥戈,已經脫逃了。

  「脫逃亞拉岡叫道,這消息確實不妙。我想,我們都會對這件事感到懊悔。瑟蘭督伊一族怎麼會辜負他人的信任

  「原因並非警備不周,列葛拉斯說,或許是因為善良過了頭。我們擔心囚犯得到別人的幫助,敵人也對我們所知甚詳。在甘道夫的要求下,我們日以繼夜地看守這生物,儘管我們對此感到疲倦。但甘道夫要我們對他的康復抱持希望,我們也不忍心將他關在地下牢房,那可能會喚醒他過往的惡毒心理。

  「你們對我下手更不留情。葛羅音說,眼神中閃過一道凶光,因為他想起了在精靈王宮殿深處遭到囚禁的古老回憶。

  「好啦甘道夫說,請別打岔,我善良的葛羅音。那是令人遺憾的誤會,也早已冰釋前嫌了。如果得提起精靈與矮人間的恩怨,我們乾脆就別開這場會議了。

  葛羅音起身鞠躬,列葛拉斯則繼續發言,天氣晴朗時,我們會帶咕嚕穿過樹林。他喜歡爬一座高聳大樹,這棵樹離其他樹木有段距離。我們經常讓他爬上最高的枝枒,直到他能感受到自由的微風,但我們在樹下安排了守衛。有天他拒絕下來,守衛也不願爬上樹去追他。他學會用手腳夾緊樹枝,因此他們便坐在樹下,直到深夜。

  「在那個沒有月亮與星辰的夏夜,歐克獸人向我們發動奇襲。過了一陣子後,我們成功趕走了們。們數量眾多、聲勢凶猛,翻山越嶺而來的牠們不習慣在樹林中行動。戰鬥結束時,我們發現咕嚕已經不見了,他的守衛們也遭到殺害或擄走。我們認為,這場攻擊顯然是為了營救他所發動,他先前也清楚這件事。我們不曉得那是如何發生的,但咕嚕心地狡猾,魔王的間諜也為數眾多。在巨龍殞落那年被趕跑的妖物,以更多的數量大舉回歸,幽暗密林也再度成為邪惡之地,只有我們的國度除外。

  「我們無法再度抓到咕嚕。我們在許多歐克獸人的足跡中發現他的腳印,腳印一路深入森林,往南方前進。但不久我們就追丟了足跡,也不敢繼續狩獵,因為我們已逼近多爾哥多,該地仍然邪氣逼人,我們不願往那方向走。

  「好吧,好吧,他已經逃了。甘道夫說,我們沒時間再次尋找他。就任他去吧。但他或許會成為他自己和索倫料想不到的角色。現在我要回答蓋爾多的其他問題。薩魯曼呢在這種迫切危機中,他能為我們帶來什麼意見呢我必須完整講述這段故事,因為目前只有愛隆聽過簡要版本,這件事與我們得解決的問題有關。這是魔戒故事目前的最後一章。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2DDE0006

商品條碼EAN:9786269793358

ISBN:9786269793358

印刷:單色

頁數:640

裝訂:平裝

| 同類型書籍 |
源氏物語祕帖─翁(陰陽師外傳)
陰陽師16:蒼猴卷(二版)
夢境闇影
陰陽師15:醉月卷(二版)
女神覺醒 (繼承三部曲1)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