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會員中心 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興亡的世界史 蝴蝶朵朵 明日之書 地味手帖 找人聊聊 咩莉 三國志 辣炒年糕 steam
TOP
首頁> 文學館>文學小說>懸疑 / 推理小說> 魯邦的女兒

魯邦的女兒

ルパンの娘

出版品牌:木馬文化

作者:橫關大

譯者:李漢庭

ISBN:9789863597957

出版日期:2020-04-29

定價:NT$  360

優惠價:79NT$284

促銷優惠 |

新書折扣

內容簡介 |

令人跌破眼鏡的現代版羅密歐與茱麗葉

 

深田恭子、瀨戶康史領銜主演改編日劇

「約會~戀愛究竟是什麼~」、「交響情人夢」、「羅馬浴場」等

知名作品的製作團隊聯手合作

作者簡介 |

橫關大

一九七五年生於靜岡,畢業於武藏大學人文學部。

大學時代即開始發表作品,並以純文學作家為目標,年以〈再見時空膠囊〉獲得江戶川亂步賞出道。

機巧的詭計、自然逗趣的故事情節,堪稱被純文學耽誤的娛樂小說家,作品中時時可見向經典致敬的橋段。

除了同系列的《魯邦的復歸》、《福爾摩斯的女兒》外,還著有《再見英雄》、《偽裝的姊妹》、《K2 池袋署刑事課 神埼・黒木》等作品。

譯者簡介 |

李漢庭

一九七九年生,畢業於國立海洋大學電機系,自學日文小成。二○○三年進入專利事務所從事翻譯工作,二○○六年底開始從事書籍翻譯。領域從電機專利文件乃至於小常識、生活醫學、科技等等的中日對譯,樂於在工作中吸收新知識。目前嘗試將觸角延伸到特殊造型與影像創作,有各方面之作品。往後仍希望能接觸更多領域,增加知識廣度,同時磨練文筆。

目錄 |

第一章  跟刑警結婚的方法

第二章  刑警愛上賊

第三章  不速之賊

第四章  賊兒送上愛

more
書摘 |

第一章  跟刑警結婚的方法

 

我還沒有心理準備,這也難免,畢竟對女人來說,要去見交往對象的父母,可是人生中一大要事,當然需要心理準備。

「怎麼辦?我緊張到有點肚子痛。」

三雲華忿忿地看著走在她身邊的男子──交往中的櫻庭和馬笑著說:

「這沒什麼好緊張的,我只是想跟家人說清楚我正在交往的女孩是怎樣的人,妳不用想太多,保持平常心就好了。」

小華正走在墨田區東向島的住宅區裡,這個地名給人一種老街的感覺,實際上就只是普通的住宅區。

「你父親也是公務員對吧?」

    「嗯,不只我爸,我媽跟我妹都是,然後我爺爺奶奶也當過公務員,我們是個公務員家族。」

和馬說完笑了,笑得好開朗。小華曾聽和馬說他也是公務員,但不清楚是哪方面的公職,聽起來好像是跟法律有關的機構吧。小華與和馬交往,轉眼間已經一年了。

今天是星期五,小華答應下班後要跟和馬見面,先在小華職場附近的咖啡店碰面,簡單吃個簡餐,想不到和馬突然提出要求:「希望妳跟我回家一趟」。小華當下只覺得青天霹靂,魂飛魄散。今天她穿的是牛仔褲配黑襯衫,樸素到不行,髮型也只是隨便綁個馬尾。如果早點提起這件事,她還可以打扮得像樣點,但是轉念一想,自己的衣櫃裡還真的沒有什麼合適的衣服,可以穿去見情人的父母。搭電車前來這裡的途中,小華委婉地對和馬說自己穿得不好看,和馬一笑置之。「我覺得平常的小華就很好啦,一時精心打扮,早晚還是會露出馬腳啦。」

小華覺得胃好痛,腳步也好重。和馬大步邁進,完全沒有顧慮小華的心情。和馬最後停在一戶人家門口,打開鐵製大門,裡面的屋子前門口掛著門牌,上面寫的是「櫻庭」。

    「到了,快進來,別客氣啊。」

和馬說,打開前門。小華小心翼翼地走進門,從和馬背後往屋裡看。門裡的玄關直通走廊,走廊旁邊有座通往二樓的樓梯,看來是狹長的格局。

「我回來了。」和馬對著走廊裡面喊,然後回頭說:「進來吧,我跟家裡說過妳會來,不必那樣膽顫心驚啦。」

「打、打擾了。」

小華用細小的聲音說,走進櫻庭家。鞋櫃上擺了幾個獎座,小華知道和馬從年輕時就練劍道,或許是劍道大賽的獎座吧。小華準備脫鞋的時候,不禁注意到牆上掛的一張照片。咦?這是……

小華的腦袋一片空白,這張用相框掛起來的大照片,看來是櫻庭家的全家福。和馬先脫了鞋踏進屋,回頭看著小華說:

「怎麼啦?」

「咦?啊,抱歉抱歉。」小華硬是敷衍過去,但終究忍不住想問:「阿和,你說你是公務員對吧?」

「對啊,我是。」

和馬也發現小華很在意那張照片,爽朗地說:

「其實我是警察啦。不好意思,一直沒告訴妳,不過我確實是公務員啊。我想過遲早要跟妳講,只是一直沒抓到時機。妳該不會生氣了吧?」

這不是氣不氣的問題,已經超越生氣的境界,愣到說不出話了。小華一心只想向右轉逃回家,但勉強待了下來。她的心境就好像搭在即將出發的雲霄飛車上,好想見識什麼叫做真正的刺激,其他就聽天由命了。

小華深深吸了一口氣,問和馬:

「但是應該不只你一個吧?你們全家人怎麼都穿制服呢?」

沒錯,櫻庭家的全家福照片裡,所有人的服裝都像是警察制服,而且每個人都對著鏡頭敬禮。每個人的表情都充滿驕傲,敬禮的姿勢更是威風。和馬位於照片正中央,從臉看來,這張照片應該剛拍沒多久。

「嗯,是啊,我們這一家代代出警察,目前全家也都在是警察,不過我爺爺奶奶已經退休了。來,快點進來吧。」

這下真的什麼都無所謂了。小華在心中吶喊打氣,脫了鞋子進屋去。

 

「是喔,小華在圖書館上班啊,難怪看起來有模有樣,氣質很好呢。」

眼前坐了個五十來歲的男子,笑著說。和馬介紹說這位就是他父親,櫻庭典和。這人皮膚黝黑,五官精悍,雙眼炯炯有神,或許是擔任警察的影響,但實際聊起來感覺挺隨和的。

「就是說啊,真想叫我們家阿香跟妳多學學,女孩子就是要有女人味。」

坐在典和旁邊的婦人脫口這麼說,她是典和的妻子美佐子,也就是和馬的母親。美佐子戴眼鏡,給人的感覺有點冷淡,讓小華聯想到保健室阿姨。

 

和馬帶著小華到和室,和馬的父母已經等在裡面,雙方簡單自我介紹之後,一起吃外賣的壽司。和馬一家請小華喝點酒,但小華決定先不喝。

「哎。」小華小聲問坐隔壁的和馬。「阿香是誰?」

「我妹。還沒回來,她總是很晚才回家。」

「你妹妹也是警察嗎?」

「是啊,小華。」典和喝啤酒喝得滿臉通紅,插嘴說道。「阿香也是警察喔,服務單位是杉並警察署交通課。至於我在警視廳的警備部。老媽子是鑑識課的後備職員,結婚前還是正職啦,生小孩之後就轉兼職,現在算後備了。」

小華又小聲問和馬:

「那,阿和你呢?」

「嗯?和馬,你沒跟小華說自己的身分?」典和又插嘴了。「小華啊,和馬他可是警視廳搜查一課的刑警。別怕,搜查一課聽來頭銜大,不過和馬還是菜鳥,妳就跟他好好相處吧。和馬,你以後小心點,謊稱身分可是詐欺喔。」

警視廳搜查一課,小華光聽這個名號就頭痛。

「小華,妳多吃點,別客氣。」

「就是說啊,三雲,快多吃點。」

和馬的父母都勸小華快吃,小華拿起筷子,夾了壽司桶裡的乾瓢捲來吃。原以為警察家族是很嚴肅的,幸好這家人有老街式的隨和。

「啊,還要介紹一個人才行。」

和馬說,起身拉開旁邊的紙門,再拉開紙門後面的落地窗。落地窗剛好在小華背後,小華轉身回頭看,窗外的院子裡有間狗屋,一隻大狗就坐在狗屋前,是隻德國牧羊犬。

「他叫老大(Don),原本是警犬,去年退役後就被我們收養了,老大可是隻很優秀的警犬喔。」

真是有夠純,想不到連家裡養的狗都是警犬。小華湊上前想觀察老大,雙方才對上眼,老大就對著小華狂吠。

「喂,老大,安靜!這可是我的貴客喔。」

和馬說,但老大依舊對小華吠個不停,而且愈吠愈大聲。如果沒有栓鐵鍊,老大可能已經撲向小華了。不會吧?小華心想,難道優秀警犬發揮天性,察覺到我的真面目了?

「小姑娘,歡迎啊。」

有一位老太太拉開紙門走進和室,身穿日式廚袍,頭上綁著頭帶。和馬對著進房來的老太太說:

「奶奶,能不能管管老大啊?牠這麼激動,我管不住啦。牠平常很少這樣的。」

這位老太太就是和馬的奶奶啊?和馬的奶奶對著院子裡的老大說:

「老大,安靜。」

口氣懾人。老大一聽奶奶的聲音,就好像關了電源一樣乖乖坐好,抬頭看著奶奶,好像在等著下一道命令。

「我是和馬的奶奶,伸枝。」

奶奶回頭對小華鞠躬,小華連忙彎腰大鞠躬。「我叫三雲華,請多多指教。」

「小華。」爸爸典和紅著臉說。「我媽先前是警犬訓練師,而且還是日本史上第一個女性訓練師,年輕時可有名的呢。」

「是、是這樣啊。」

刑警、鑑識、交通課、警犬,還有訓練師,這下不管再來個誰都不會驚嚇了。

「小華,既然見到奶奶了,乾脆把所有人都介紹給妳吧。妳能不能跟我來一下?」

和馬說完後往走廊走去,小華對和室裡的眾人鞠躬道別,連忙跟著和馬上走廊。

「喂,阿和,你等一下啦。」

「這房子很老舊吧?屋齡五十年了。」

看到客廳,這個客廳真的不整潔,但是有濃濃的生活感,顯示一家人確實在這裡生活,絕對不是什麼電視廣告裡漂亮的布景。

「其實我爺爺在家。」和馬爬著狹窄的樓梯說。「只是兩個月之前在外面跌倒,大腿骨骨折了。他老是自誇說從來沒受過傷,這一摔把他給嚇傻,結果就窩在房間裡不出來了。」

「你爺爺幾歲啦?」

小華問。和馬爬完樓梯才回答:

「七十六歲,他還想多活幾年呢。以前是警視廳搜查一課的課長,聽說名氣響亮,號稱小孩看到就不敢哭鬧的魔鬼櫻庭。」

小華不知道搜查一課課長的權力有多大,因為她對警察的知識,僅限於偶爾翻翻的推理小說。不過說到警視廳搜查一課,應該是辦案部門的大紅牌吧。

兩人沿著走廊前進,和馬在盡頭的房門前停下腳步。「爺爺,我要進去嘍。」和馬說,敲敲門,就打開房門,小華也跟著和馬走進房間。

房間中央有張大床,好像是看護床,可以全自動調整高度跟角度。床上躺了一位老先生,穿著藍色睡衣,理著接近光頭的小平頭,只是睡著也一樣挺嚇人的。

「爺爺,你醒著嗎?」

和馬問,床上的老先生還是沒反應,只聽見微微的鼾聲。老先生瘦巴巴,臉上有鬍碴,但散發出一股無形的壓力,連睡姿都顯得相當不凡。小華聯想到兩個字──武士。

「啊,茶沒了。」

床邊有一個小推車,上面放著五百毫升的空寶特瓶,和馬拿起寶特瓶小聲說道:

「爺爺在睡覺,就別吵醒他了,等等我送妳回去。」

和馬說,離開房間,小華也正要跟著離開時,但是突然發現右手手腕被狠狠扣住,忍不住回過頭。

原來是躺在床上的和馬的爺爺抓住了小華的手腕。握力之強,根本不像七十多歲的老人家,只見爺爺手腕上掛著一支老舊的手錶。

「小華,快過來啊。」

和馬在房間外喊,小華連忙甩掉老先生的手,離開房間趕上和馬。小華一邊走下狹窄的樓梯,一邊望向自己的手腕。難道是看錯了?總覺得剛才那位爺爺,好像瞬間張開眼瞪了她一眼呢。

 

 

「真不好意思,今天突然帶妳回家。」

和馬握著方向盤,向副駕駛座上的三雲華道歉。車裡昏暗,看不清楚小華的表情,但是和馬知道她的心情不好。

「嗯,不會啦。」

小華心不在焉地點頭,和馬故意更開朗地說:

「哎呀,不過真的幸好啦。妳看我們家全都是警察,帶妳這樣的女孩回家我還挺擔心的,幸好大家都很歡迎妳。」

「像我這樣的女孩,是怎樣的女孩?」

「就是,沒有當警察的女孩。」

「我是不太懂啦。」

看來心情真的不好,從小華的口氣就聽得出來。但是今天和馬帶小華回家,也有他的用意。

其實最近和馬偷聽到父母交談,得知父母正偷偷安排他去相親,對方當然是名女警。和馬身邊很多人都是跟同事結婚,而且有一半是透過相親,畢竟警察公務繁忙,沒時間交朋友,自然會演變成這樣。

和馬並不是反對相親結婚這種模式,而是他只想跟小華結婚。所以才會突然把小華帶回家見父母,好讓父母踩煞車。

「真的對不起啦。」和馬在紅燈前停車,對小華低頭道歉。「原諒我沒告訴妳我是警察,但是請妳相信我,我真的認真考慮我們兩個的將來啊。」

「我沒有生氣。」

肯定是在生氣吧。和馬在心中吐槽,看來小華真的受傷了。和馬知道隱瞞職業很惡劣,但是確實有幾任女友跟他分手,原因就是警察這個職業。他以為隱瞞會比較妥當,但這次好像失算了。

「綠燈了。」

聽小華一說,和馬連忙發動汽車。和馬瞥了副駕駛座上的小華,她嚴肅地直盯著前方。

和馬大概是在一年半前遇見小華,地點是小華上班的圖書館。和馬經常借書還書,圖書館跑久了就與擔任圖書館員的小華聊起天來。

樸實而沉穩的女孩,這是和馬對小華的第一印象。和馬從來沒有交往過這類型的女孩,反而覺得新鮮。兩人大概從一年前開始交往,和馬覺得小華實在成熟,而且隱約有股堅持,比外表看來更加堅強。這種傳統又堅定的脾氣,以現代女性來說實在罕見。

和馬大概從半年前開始考慮起結婚,但還沒有正式求婚。和馬覺得雙方情投意合,而且透過平時的閒聊,得知對方也有一樣的想法。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

可惜今天帶小華回家,好像是個敗筆。和馬並不認為這樣就完蛋,先等小華的情緒穩定下來,再死命道歉求原諒,最後補上正式的求婚就好。

「謝謝,到這裡就好了。」

聽小華這麼說,和馬把車停在路邊。這裡是月島,車子停在住宅區,附近有一區堆滿了高樓大廈。小華拿起皮包默默下車,和馬對著小華的背影說:

「改天見啦,我再跟妳連絡。」

「嗯。」

小華說完就關上副駕駛座車門,頭也不回地走開,走向一間民宅。小華開了大門後,走進民宅裡去。

小華一個人住,她父親在一家大建商裡上班,所以小華一家人常常搬家,可說是周遊日本全國。小華好像有個大哥,也獨自住在都內某個地方。

和馬躺在椅背上大嘆一口氣,平時小華只要下車,他就會立刻開車離去,但這次心情卻十分沉重。

和馬在駕駛座上,一直隔著車窗緊盯小華進入的透天民宅。

小華屏氣凝神,從二樓窗戶往外看,和馬的車子還停在路邊。平常和馬都是很快就開走,怎麼今天死都不肯離開呢?

該不會——小華有股不好的預感,難道是覺得自己道歉不夠,想要進這間房子來道歉?小華一直說家裡很亂,從未請和馬進過門,不過其實不是亂,而是空無一物,家徒四壁。原來這裡是間空屋,連家具都沒有。

小華耐著性子等下去,總算等到和馬打開車頭燈,開車離去。太好了,小華鬆了口氣,走下樓梯離開大門,坐上停在大門邊的腳踏車,騎上夜路。這間房子登記在她爸名下,但目前沒有人住。

小華騎著腳踏車要回家去。這裡經過都市更新,摩天大樓峰峰相連到天邊,小華的腳踏車就停在其中一座大廈底下。小華把腳踏車停進停車場,在大門的電子自動鎖上輸入密碼,自動大門靜悄悄地打開,小華走了進去。

大廈的大廳很寬廣,簡直就像高級飯店大廳,兩年前才完工,像新屋一樣金碧輝煌。小華搭上電梯,按下五十二樓的按鈕,電梯迅速上升。

這棟摩天大樓高達五十五層,五十樓以上是面積特大的豪宅,價格直逼兩億日圓。小華住的這一戶是四房三廳,有陽台,室內達四十坪以上。

小華走出電梯,在門前又按了四位數密碼,開門進屋。剛住進來時感覺好像投宿飯店,很不舒服,最近總算習慣了。

「我回來啦。」

小華說完,走向客廳,客廳很大,家具以白色系為主,正中央的沙發坐著一個虎背熊腰的男子,穿著睡袍。沙發是瑞典製的高檔貨,男子捧著紅酒杯,摸著躺在腿上的一隻貓,舉止就像個獨裁大老闆。

「爸,這隻貓哪裡來的?」

小華問,爸爸三雲阿尊抬起頭。

「嗯,這隻貓?我在銀座寵物店看到的,看牠挺可愛,就順手帶回來啦。」

「你知道這棟大廈禁止養寵物嗎?」

「當然知道,所以我明天就還回去,別擔心啦。對了,妳要不要喝個葡萄酒?這是我跟隔壁田中家叨擾來的,木桐酒莊(Château Mouton Rothschild)的喔。」

「才不要。」

小華一口回絕,沿著走廊走向自己的房間。途中碰到一名女子從浴室裡出來,女子身穿浴袍,對小華說:

「哎喲,回來啦?是跟男朋友去約會啊?」

小華沒有回話,穿浴袍的女子露出妖豔笑容,正是她的母親三雲悅子。看到媽媽胸口坦蕩蕩實在很不像話,今年都五十一歲了,但要自稱三十幾歲也沒人懷疑,實際上她就常常謊報年齡。

「小華,妳要是整天穿成那樣去約會,男朋友遲早會膩的。下次要約會先告訴我,我之前弄到了十克拉的鑽戒,借妳戴去。」

「才不要。」

我們這一家真的是喔……小華心情沉重,加快腳步走進自己的房間。這房間有四坪大,但是大得很浪費。房裡只有一張床和一張桌,另外有間衣帽間可以放衣服,所以幾乎是空蕩蕩。唯一最顯眼的擺設,就是牆邊書櫃裡滿滿的書了。

小華把皮包丟在桌上,整個人趴上床。這天可真辛苦,突然被找去和馬家倒還好,但是接下來的發展就慘不忍睹。想不到和馬全家人都是警察,而且和馬也是刑警,真是出乎意料。

不對,其實早就有些徵兆了。和馬不太提起自己的工作,小華就知道和馬是個公私分明的人。每次兩個人去吃飯,和馬總是狠狠地瞪那些沒禮貌的客人,現在想起來確實也是警察的特徵。而且和馬從小練劍道,出了社會每星期還會去道場練三次,完全就是警察的特質,小華真恨自己竟然沒看穿。

「小華,妳在吧?」

門外聽到聲音,小華起身,走在木質地板上,開門後,門外有一位老太太,是奶奶三雲阿松。

「吃過飯沒?」

阿松問,小華摸著肚子說:「是有吃一點啦……

還真的挺餓的,在和馬家是吃了點外賣壽司,但是只有吃烏賊和幾個壽司捲而已。

「我就知道,這是晚餐的剩菜啦。」

阿松拿出一個盤子,小華接過來,是用保鮮膜包住的豆皮壽司。

「謝謝奶奶。」

「妳快點吃,洗個澡,明天還要早起吧。」

「嗯,好。」

阿松滿意點頭,轉身離開,但完全聽不到腳步聲,讓人無法察覺她的氣息。不愧是奶奶,每次看了都暗自佩服。

小華撕開保鮮膜,明知用手拿沒教養,還是直接拿豆皮壽司來吃。小華喜歡奶奶做的豆皮壽司,口味清淡,搭紅薑真好吃。小華一口氣吃了四顆豆皮壽司,舔舔手上的甜湯,又躺回床上去了。

這下該怎麼辦才好呢……

小華只能嘆氣。櫻庭一家子全是警察,但自己的三雲家則跟警察是水火不容。因為三雲家的父親阿尊、母親悅子、爺爺巖、奶奶阿松、還有哥哥阿涉,一家子全都是盜賊。

 

三雲家代代以竊盜為業,而且傳承至今。父親阿尊專偷美術品,母親悅子專偷珠寶首飾,奶奶阿松是開鎖高手,爺爺巖是傳奇扒手。哥哥阿涉是電腦駭客,興趣是上網偷取情資。阿涉整天都窩在房間裡,即使跟大家同住一戶,也幾乎沒人見到他。

三雲家裡就只有小華有個正當職業,靠勞力換取薪資。其他人的收入不是偷錢,就是偷東西去賣錢。小華總是想,這一群不像話的非法之徒裡面,就只有自己一個最正經了。

那麼小華就沒有偷竊功夫了嗎?其實不然。小華才滿三歲,爺爺巖就精心傳授了扒竊的技巧與竅門,而且爺爺在小華十歲時就認為小華是三雲家裡最天賦異稟的高手,宣稱:「小華可是在我之上的奇才啊!」日本人俗話說三歲魂百年生(三歲的脾氣會跟著自己一輩子),小華到現在還是會不經意扒走別人的錢包跟小東西。小華目前就不敢在電車上沉思,因為她扒竊的本能會尋找獵物,雙手不自覺就摸了出去。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0EGR0044

商品條碼EAN:9789863597957

ISBN:9789863597957

印刷:

頁數:0

裝訂:

你可能感興趣 |

上鎖的房間——馬丁・貝克刑事檔案08

斯德哥爾摩市的瑪莉亞教堂即將敲出三聲鐘響。戴著寬邊帽、墨鏡,一頭金色長髮的「她」,踏進銀行。「把錢放進去!全放進去!」她掏槍命令行員。突然,一名男子撲身欲制伏她,驚慌中,她一槍打在那男人臉上,霎時,鮮血、腦漿噴濺現場。她轉身奪門狂奔,捲款逃逸無蹤。那名扮裝的銀行女搶匪是誰?目擊證人對她的描述莫衷一是,警方偵查陷入死胡同。看似貧困孤僻的獨居老人,怎麼會無故中彈,死在「上鎖的房間」?

壞胚子——馬丁・貝克刑事檔案07

隱身在對街高樓的開槍者是誰?他為何只鎖定警察攻擊?當馬丁・貝克自願上樓去解開一段長達十年的恩怨與心結,他在屋頂迎上的那雙藍眼睛,是否將成為他此生最大的夢魘?通往地獄的路,有時竟由自命良善者所鋪成;自詡正義之士的偏執,往往造成難以挽回的悲劇。高舉正義大旗而恣意妄為的執法者,與為爭取公道、不惜玉石俱焚的行凶者,究竟,誰才是真正的「惡人」?

薩伏大飯店——馬丁・貝克刑事檔案06

中年富商的名氣響徹全瑞典,究竟是誰想取他的性命?是他在商場因利益糾葛與對手結怨,因而埋下殺機?還是席間親信為奪公司經營權,染指富商的年輕嬌妻,因而買凶殺人?富商的背景和財富來源為何?警界高層為何暗地施壓要儘速偵破本案?接獲指示,南下馬爾摩協助當地警方辦案的馬丁・貝克,這回要如何與遠在六百公里外的斯德哥爾摩的柯柏與剛瓦德・拉森合作,串聯線索,釐清謎團的方向?

魯邦的女兒

令人跌破眼鏡的現代版羅密歐與茱麗葉,深田恭子、瀨戶康史領銜主演改編日劇!三雲華初次進到男友櫻庭和馬家,一進客廳見到櫻庭家族的相片頓時眼前一片黑──櫻庭家代代都是警察,甚至連領養的狗兒都是退休警犬(汪!),而她們三雲家個個都是「傑出」的神偷!一日,和馬調查一樁毀容棄屍案時,發現死者極可能是小華的爺爺三雲巖⋯⋯在愛與正義、情人與家人、自我與天職之間,兩人該如何抉擇?

失蹤的消防車——馬丁・貝克刑事檔案05

瑞典,斯德哥爾摩,深夜。就在探員剛瓦德・拉森抵達城中某座公寓附近,準備和在寒風中監視一名毒販的菜鳥警察換班時,十一點零九分,公寓突然爆炸,瞬間陷入火海。拉森立刻衝向公寓營救住戶,在此同時,某個神祕男子也從城中某座電話亭通報火警。然而早已派出的消防車遲遲不來,火場已有數人喪生。

| 同類型書籍 |
上流謀殺
暗處
天真善感的愛人
劊子手偵探3:乞丐之王
東京下町古書店 VOL. 4番外篇:背負天皇密令的華族之女 MY BLUE HEAVEN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