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會員中心 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吳明益 興亡的世界史 尋琴者 蝴蝶朵朵 一群喵 台灣特有種 洪福田 庫德的勇氣 三國志 這世界很煩
TOP
首頁> 生活館>藝術美學>設計美術> 巨匠的風情:日本名畫散步

巨匠的風情:日本名畫散步

名画読本 日本画編 どう味わうか

出版品牌:遠足文化

作者:赤瀨川原平

譯者:陳令嫻

ISBN:9789865080846

出版日期:2021-02-03

定價:NT$  380

優惠價:79NT$300

促銷優惠 |

新書折扣

2021世界閱讀日限定|全館79折!

內容簡介 |

北齋的眼睛是高性能相機

廣重是尋找「Z軸」的3D畫家

宗達的筆下聽得見杜比音效

 

知名前衛藝術家路上觀察學第一人赤瀨川原平親授

別開蹊徑的日本名畫鑑賞術──

集結11位畫壇巨匠、14幅日本名畫

透過獨特的視角,帶你細細觀察日本畫的獨到之處!

 

葛飾北齋的〈神奈川沖浪裏〉精彩地捕捉了波浪碎裂成浪花的一瞬間,洶湧的浪濤與細碎的波浪在他眼裡,有如相機拍下的照片般細膩寫實,北齋緊緊抓住了海浪奔騰的一瞬間按下快門,而後如實地映現在木板上,遠處的富士山則宛如拘謹客套的旁觀者,限縮在小處,更顯雄偉;歌川廣重的名作〈龜戶梅屋舖〉,藉由梅樹為前景、人物為遠景的遠近法,呈現出獨樹一格的立體感與距離感,就像在平面的畫紙空間加入了三次元的「Z軸」,精巧的構圖令景物歷歷在目、栩栩如生;歌麿的〈姿見七人化粧〉傳神地描繪出女子在鏡中眼波流轉的戲劇張力;雪舟的〈慧可斷臂圖〉出色地讓人貼近畫作的筆觸和意在言外的故事性……

提到日本畫,許多人都認為艱澀難解、門檻很高、不知如何鑑賞,這一點就連日本人也不例外。本書作者、知名前衛藝術家赤瀨川原平過去便曾醉心於西洋藝術,不識日本畫的精妙,直到領略了「陰影」的趣味,才打開了通往日本畫的鑑賞大門。

本書中精選11位日本畫壇巨匠、14幅名聞遐邇的畫作,以嶄新的切入點、深入淺出的解說,剖析畫作的構圖與配色,述說畫作背後的逸聞軼事,生動的譬喻與巧妙的聯想,讓畫家筆下的人物與情境躍然紙上,點亮欣賞日本名畫的門道!

 

本書特色

‧知名前衛藝術家赤瀨川原平別開蹊徑的日本畫鑑賞術。

‧獨家收錄日本文庫版後記。

 

作者簡介 |

赤瀨川原平(1937-2014

日本知名前衛藝術家、作家。

1937年生於橫濱市,武藏野美術學校(現在的武藏野美術大學)肄業。

1960年代以「新達達主義」(Neo Dadaism)的前衛藝術家身分活躍,和好友組成「Hi Red Center」團體,發起「首都圈清掃整理促進運動」等;亦曾因繪製、展示維妙維肖的千圓鈔票的藝術行動而被控偽造貨幣,掀起一場藝術論戰。

後以尾辻克彥的筆名從事文學創作,獲獎無數,1981年更以小說《父親消失了》榮獲芥川獎。此外亦和同好組成「萊卡同盟」,專事攝影;而其所提倡的以觀察都市物件為主的「路上觀察學」更是蔚為風潮,歷久不衰。堪稱在文學和藝術領域皆獨樹一格、獨領風騷的傳奇人物。

已出版中文作品有《路上觀察學入門》(行人出版)、《哎,吃什麼好呢?:空腹少年美食奇想錄》(東美出版)、《千利休:無言的前衛》(時報出版)等。

譯者簡介 |

陳令嫻

輔仁大學日文系學士,東京學藝大學國文系碩士。

聯絡方式:reikan0412@hotmail.com

目錄 |

1 葛飾北齋〈富嶽三十六景 神奈川沖浪裏〉──「藍色」解禁後,發生了什麼事?

2 葛飾北齋〈富嶽三十六景 凱風快晴〉──日本人向富士山習得的大人物帝王學

3 歌川廣重〈名所江戶百景 龜戶梅屋舖〉──印象派從浮世繪中所學到的

4 歌川廣重〈東海道五拾三次之內 品川〉──透過繪畫體驗江戶的庶民生活

5 喜多川歌麿〈姿見七人化粧〉──美人畫的魅力與刻版師傅的手藝

6 鈴木春信〈緣先物語〉──太平盛世的江戶戀愛故事

7 東洲齋寫樂〈三代目大谷鬼次之奴江戶兵衛〉──好好品嘗美味的「色彩魔法」

8 雪舟〈慧可斷臂圖〉──欣賞繪畫的快感超越「典故」

9 長谷川等伯〈枯木猿猴圖〉──超越時代、充滿魄力的前衛藝術

10 長谷川等伯〈松林圖屏風〉──「縫隙」裡隱藏了什麼?

11 尾形光琳〈紅白梅圖屏風〉──無「設計」不成日本畫

12 俵屋宗達〈風神雷神圖屏風〉──聆聽腦中電動留聲機的樂聲

13 與謝蕪村〈鴉圖〉──何謂文人畫的魅力?

14 圓山應舉〈藤花圖屏風〉──畫筆的冒險程度沒有絕對的數値

後記

參考文獻

more
書摘 |

3

歌川廣重〈名所江戶百景 龜戶梅屋舖〉──印象派從浮世繪中所學到的

 

歌川廣重(一七九七一八五八)

浮世繪畫師歌川廣重生於一七九七年,江戶人,以出色的風景版畫保留了江戶時代晚期的風景。

他起先師事歌川豐廣,繪製美人畫之類的作品,但眞正讓他發揮長才的卻是風景版畫。他的風景版畫始於一八三一年的〈東都名所〉系列。

當時正是葛飾北齋的巓峰期,兩人可說是競爭對手。廣重於一八三三年刊行了最知名的代表作品──〈東海道五拾三次〉系列。

至於描繪江戶各地美景的〈名所江戶百景〉系列,則是他在人生最後階段的創作。

 

梵谷臨摹的〈龜戶梅屋舖〉

我是透過梵谷認識了歌川廣重的這幅畫。

我跟梵谷當然沒有交情,而是在他的畫冊裡第一次看到這幅畫。比起畫裡的梅花庭園,當時我的目光忍不住停留在兩側梵谷寫的拙劣漢字上。

其中一邊的「大黑屋錦木江戶町一丁目」還能勉強辨識,另一邊就看不懂在寫什麼了,只認得出「新吉原□大丁耳屋木」。

梵谷應該是看著不知哪裡的漢字,用油畫的畫筆學著寫下來的。疲軟的筆觸和強調線條粗細的歪曲字跡,叫人不禁把注意力放在他寫字的力道上,十分滑稽。

那時我還不是日本畫迷,而是西洋畫迷,尤其傾心梵谷。突然看到他臨摹浮世繪,實在大吃一驚──咦?梵谷居然會臨摹日本的浮世繪?吃驚的程度大概跟看到奶油放在壽司上差不多。

然而這幅梅園風景圖怎麼看都是梵谷的作品。構圖雖然有些奇妙笨拙,遠方梅樹的畫法卻完全符合他的畫風,最前方的梅花則和他的風格有些出入。當時我雖然還沒看過廣重的原作,仍覺得他臨摹得很勉強。

勉強歸勉強,梅樹的枝幹怎麼看都是日式畫風,莫名地不搭調。

我當時還是十幾歲的少年,並不知道印象派與浮世繪之間的關係,滿心認為西洋畫遠勝日本畫,對於古老的日本畫不屑一顧。

日後在美術書籍上讀到西洋繪畫受到日本的浮世繪影響而衍生印象派時,不禁感到懷疑,認為日本人誇大其詞,內心還浮現了奇妙的想像─奶油跟壽司混在一起怎麼可能會產生印象派呢?

然而我畢竟看過梵谷臨摹浮世繪的畫,因此心想或許眞有這麼一回事吧!

數十年後,我終於擺脫了對西洋藝術的無條件崇拜,還寫起了現在這樣的文章。

當我重新翻閱廣重的畫冊時,目光停留在這幅畫上,心有戚戚焉:

「這眞是一幅好畫……」

廣重描繪的並不是現實的世界,梅園綠色的地面其實是烏托邦的土地。相較於現實世界,烏托邦的地面如夢似幻,只要跨出一步,似乎就能緩緩前進十公尺。

然而畫中的氣息卻十分寫實,四處伸展的梅樹枝枒彷彿碰觸到了我的肩膀與臉頰,傳來撲鼻的梅花芬芳。

一望即知,遠方的人群正在賞梅,沉浸於梅花的香氣中。

或許因為我是日本人,曾經有過類似的體驗。儘管時代已經改變,畫中依舊如實地散發我所體驗過的氛圍。

重新欣賞梵谷的臨摹,雖然我很喜歡他,卻不得不說實在很拙劣。

但這也無可厚非,畢竟他不曾沐浴在那樣的氛圍裡─儘管他必定曾有過類似的經驗。

新綠、季秋、紅葉、孟夏等,每個季節都有獨特的氣氛,地球上四處分布著類似的四季風景。

然而各地的當季景色相似卻不相同。梵谷所畫的梅樹背景中,奶油色的低空處因為顏料而看起來像是一朵朵花,梅花還畫得像盛開的杏花或木蘭。他的畫充斥個人風格是理所當然的,但在觀者眼裡還是會覺得很奇怪。現在重新比較兩幅畫,不消說,當然是廣重遠勝於梵谷。

 

「渲染」的技法引領觀者體驗快感

說起來這畢竟是版畫,稱為原作很奇怪,用「成品」這個詞比較恰當。版畫有許多成品,每幅成品雖然因為印刷技術而多少有些不同,但也不至於像梵谷臨摹的差異那麼大。

顏色與渲染的程度或多或少不同,甚至會因應出版商的要求而大幅改變顏色。但畢竟執行每道工序的師傅都是日本人,每個人以相同的手法進行所有步驟,思考模式也是全日本統一,因此不會出現梵谷那種等級的差異。

挑選自己喜歡的版本,或許正是木刻版畫的樂趣。就拿羊羹來說好了,用機器切割的話當然大小一致,但如果是媽媽用菜刀切的,大小就多少有些不同了,孩子多的家庭還會興奮地期待究竟誰能拿到比較大塊的。不一致的滋味雖然令人不安,卻也會因此感到失望或喜悅,成為一種樂趣。日本人的感受就是如此豐富。

我喜歡浮世繪中──尤其是風景畫裡──渲染的天空。不僅是天空,地面、海洋或河川等水面,甚至像是這幅畫的梅樹樹幹都使用了渲染的技法。嚴格來說,每幅畫的渲染程度都不一樣。就算放寬一點來看,只要比較同一幅畫的幾個版本,就能發現其中巨大的差異。

我曾經造訪木刻版畫的工房,為師傅專注作業的模樣而感動。其實日本直到現在都還有人在印製浮世繪,這項技術確實地傳承了下來。

我很在意天空的渲染是怎麼印的,結果方法很簡單:在刻版塗上顏料,下半部用濕抹布左右抹一下就可以了。

力道的控制當然需要訓練,但那如夢似幻的空間原來是用抹布擦去顏料這麼單純的手法,令我十分感動。古人想得到這種作法,眞是太厲害了。

每次欣賞天空的渲染時,總覺得自己身處夢境,想化身為小蟲子,飛進那彷彿位於遠方的渲染當中。

以這幅畫來說,我想去的地方在人群後面一點的位置。天空一路渲染到下方,地面也變得模模糊糊,兩者融為一體,彷彿處於無重力狀態。走進那個地帶,可能連時間都會融化。小蟲子在那裡斂起翅膀休息,就會有許多顏色掠過口中,每種顏色好似都嘗得到味道。

畫中對梅樹的渲染也是很出色的點子。類似天空的渲染,卻又發揮了不同的效果。西洋畫的顏色深淺是源自光影,浮世繪則有些不同。

畢竟浮世繪不是徹底忠於原景原物的寫實主義,畫的並不是肉眼所見,而是心眼所見。

因此畫中的梅樹不同於實物。樹的顏色多少有深淺之分,卻不是依照肉眼所見詳實描繪,而是隨興安排,這種作法反而讓人覺得更貼近實物。

梅花或許也對營造氣氛有所貢獻。廣重筆下的梅花有大有小,有含苞待放的蓓蕾,也有盛開的花朵,錯落有致,令人讚嘆。此外有些朝左,有些朝右,有些則朝向後方,如實描繪了開花的情景。

如果是偷懶的人就會簡化成一到兩種固定的畫法,導致梅花的形象變得扁平。廣重卻細心觀察,把梅花實際存在的各種姿態都畫了出來。

我想這是因為他眞心喜歡畫畫吧!眞心喜歡觀察現實世界的景色,思考如何用畫筆重現;眞心喜歡掌握自然的樣貌,尤其是自然的排列、隨意的排列。

於是他在這幅畫中把花朵畫得栩栩如生,梅樹樹幹則僅以深淺不一的單色呈現,觀者的五感反而因此打開。

要是將每一項元素都畫得躍然紙上,觀者反而沒有打開五感的必要。「我手畫我見」儘管寫實,觀者看了卻不見得有同樣的感受。完全忠於原景原物的結果,可能只是描繪出事實。

這幅畫藉由衝擊觀者的單一感官,促進其他感官運作。觀者不是被動看畫,而是受到畫的吸引,主動打開五感觀賞,這是最高明的技巧。

浮世繪呈現的現實──尤其是廣重的風景畫──看了叫人賞心悅目,或許就是源自於此。

這本來就是日本畫的特徵。其實不僅是畫,而是日本人呈現感受時的特徵。藉由描繪部分細節,促使觀者想像整體的模樣。

針灸也是一樣的道理,一個穴道通了,整個人就重獲新生。

正因如此,渲染的效果更令這幅畫栩栩如生。梅樹樹幹的顏色單純以深淺表現,在寫實主義看來實在過於隨意,然而隨興的畫法卻轉換為觀賞的快感,所以浮世繪的渲染才會如此賞心悅目。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6WIK0001

商品條碼EAN:9789865080846

ISBN:9789865080846

印刷:彩色

頁數:220

裝訂:平裝

| 同類型書籍 |
炙熱的星空,孤寂的靈魂——梵谷書信選
一起畫水彩: 學習色彩理論、運用顏色技巧、掌握水彩特性,讓整個世界都變成我們的畫室
手寫英文書法入門聖經(獨創「空筆描字卡」套組)
我的風格畫畫全書:素描‧粉彩‧水彩‧壓克力‧油畫,5大必學媒材╳100個主題練習,零基礎也一畫上手
好作品的潛規則:培養「圖像閱讀力」就能判別好設計、名畫的構造法則,讓欣賞與創作,不再流於「憑感覺」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