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關於讀書共和國| 大量團購| 索取圖書目錄| Podcast數位傳聲
會員中心 0 FAQ 線上讀者回函
熱門搜尋關鍵字: 吐派克 艾蜜莉的精靈百科 內在恆定 映畫的料理 多元宇宙 官網獨家
TOP
首頁> 人文社科館>人文科普>社會史地> 南海雋傑 坂本龍馬傳

南海雋傑 坂本龍馬傳

出版品牌:遠足文化

作者:洪維揚

ISBN:9789865082710

出版日期:2023-10-13

定價:NT$  650

優惠價:75NT$488

促銷優惠 |

7月全站優惠|單本75折

7月全站優惠|五本7折

7月全站優惠|三本73折

內容簡介 |

台灣首部非小說的坂本龍馬傳記

 

日本歷史作家洪維揚幕末維新史》之後最新力作

帶領讀者爬梳真切史料,卸除各種穿鑿之說,呈現真正的龍馬一生。

 

在戲劇、小說、動漫等創作的推波助瀾之下,坂本龍馬堪稱日本近代史上最具知名度的人物之一。說起維新,坂本龍馬在台灣也是最常被提及的人物,薩長同盟、龜山社中、大政奉還、船中八策……都是些耳熟能詳的事件。然而也因為龍馬名號太過響亮,經常出現在流行文化之中,真實的龍馬反而因為這些傳述與宣揚,身影逐漸模糊甚而失真。

此外,不少關於龍馬的創作都已有些時日,譬如司馬遼太郎的《龍馬行》發行超過六十年,數十年來關於幕末與龍馬的史料與研究陸續推新,某些關於龍馬傳述許久的說法,亟待讀者重新認識,像是薩長同盟真為龍馬一人所力促而成?船中八策真的存在?

本書作者透過龍馬留下的書信、前人的考證成果,以及最新的研究,寫就這本最貼近真實龍馬的傳記。或許,真實的龍馬少了那些戲劇性增添的色彩,但透過此書親炙這樣一個傳奇人物充滿魅力的人生,依仍教人大為驚嘆並深受吸引。

 

★不同於過往的小說、漫畫、戲劇改編等作品,本書為華文第一本坂本龍馬的非小說傳記,能夠帶領讀者進入龍馬的真實生涯。

 

 

作者簡介 |

洪維揚
六年級大叔,生於彰化縣員林市,畢業於彰化高中、東海大學歷史系、輔仁大學日本文學研究所。高中時沉迷於『信長之野望』系列,自此與日本歷史結下不解之緣。

最初的寫作內容為戰國時代,近六年來將焦點集中在日本從封建時代過渡到近代的幕末.維新上,包括《幕末:日本近代化的黎明前》《戊辰戰爭:還原被隱藏的真相》《御一新:近代日本的光與影》以及本作《南海雋傑坂本龍馬傳》(以上皆遠足文化出版),未來也會致力於此一時期,希冀能讓台人正確認識日本進入近代的過程。

FB粉絲專頁:洪維揚

目錄 |

自序:卸下光環依舊充滿魅力的龍馬

 

前言 坂本家家世簡介(探究坂本家家世及簡介其家系)

坂本家的先祖

本家才谷屋坂本家與分家鄉士坂本家

龍馬」或「竜馬」?

 

上卷 潛龍勿用

 

第一章 土佐篇(一)

誕生

愛哭的童年

母親去世

日根野弁治道場

 

第二章 江戶篇(一)

前往江戶修行劍術

黑船的到來與影響

歸國

 

第三章 土佐篇(二)

河田小龍

父喪

 

第四章 江戶篇(二)

再次前往江戶

修行期滿

 

番外篇(一)

安政御前試合的真偽

 

第五章 土佐篇(三)

井口村永福寺門前事件

土佐勤王黨

坂龍飛騰

脫藩

 

第六章 江戶篇(三)

松平春嶽與勝海舟

赦免脫藩之罪

 

第七章 京都篇(一)

順動丸上的將軍與公卿

 

第八章 越前篇(一)

結識三岡八郎

 

第九章 大坂篇(一)

海軍塾

 

第十章 京都篇(二)

青蓮院宮令旨事件

攘夷派的敗北

 

第十一章 神戶篇(一)

航海術練習生

 

第十二章 京都篇(三)

邂逅阿龍

攘夷派反撲行動

歷史性的會面

海軍操練所關閉

 

下卷 飛龍在天

 

第十三章 薩摩篇(一)

前往薩摩

 

第十四章 筑前篇(一)

太宰府延壽王院

 

第十五章 下關篇(一)

薩長和解的可能性

 

第十六章 長崎篇(一)

龜山社中

作起生意的武士

 

第十七章 京都篇(四)

伏見寺田屋

 

第十八章 下關篇(二)

保鑣三吉慎藏

 

第十九章 長崎篇(二)

近藤長次郎切腹

 

第二十章 京都篇(五)

訂定薩長同盟

寺田屋遇襲

 

第二十一章 薩摩篇(二)

龍之妻

 

第二十二章 長崎篇(三)

懷爾韋夫號沉沒

 

第二十三章 下關篇(三)

小倉口海戰

 

第二十四章 長崎篇(四)

與後藤象二郎和解

海援隊

伊呂波丸事件

 

番外篇(二)

〈船中八策〉的真偽

 

第二十五章 長崎篇(五)

未解的慶應長崎事件

 

第二十六章 京都篇(六)

大政奉還

 

第二十七章 越前篇(二)

舉用三岡八郎

 

第二十八章 京都篇(七)

新政府綱領八策

慶應三年十一月十五日宵五時半

龍馬暗殺再檢證

權平和龍馬的繼承人――坂本南海男與坂本直

 

坂本龍馬年譜

後記

參考書目

more
書摘 |

自序

 

卸下光環依舊充滿魅力的龍馬

 

說到幕末的人物毫無疑問必有坂本龍馬之名就算獨占鰲頭也不意外。不僅在日本,在台灣、香港、中國等華人圈,龍馬也是廣為人知。之所以如此,當與華人圈普遍憧憬維新回天的成果,希冀藉由對維新回天時期歷史與人物的介紹,讓華人圈的政治實體也能像近代日本一樣,在短時間內步上國力充實之林!

不過讓龍馬在華人圈如雷貫耳更重要的推手應該是小說戲劇動漫等次文化媒介在我這個年紀(六年級前段)主要是司馬遼太郎的鉅著《龍馬行》(竜馬がゆく)或其他未正式取得版權的漫畫(如內文經常引用的《硬漢龍馬》〔お~い竜馬〕),我之後的七年級主要應是二○一○年大河劇『龍馬傳』,《龍馬行》與『龍馬傳』可說是目前三十到五十歲台灣人認識龍馬的主要素材。

然而,《龍馬行》、『龍馬傳』終究屬於大眾娛樂,為了銷售量或收視率可以犧牲若干史實。《龍馬行》就與山岡莊八《德川家康》一樣,雖是膾炙人口的歷史小說,距今畢竟都已超過六十年,陸陸續續出現的新資料已推翻以往認為理所當然的史實,而《龍馬行》與《德川家康》卻無以與時俱進。我撰寫此文的目的不是要譴責歷史小說,而是希望讀者可以辨別歷史小說與史實的差別及其功用,《龍馬行》如此,『龍馬傳』更是如此。

《龍馬行》問世後的六十年來,龍馬的研究(也包含幕末維新史,以及龍馬暗殺的相關研究)取得相當程度的進展,不少學者的著作認為真實的龍馬,與《龍馬行》以及幾乎所有以龍馬為主人公的戲劇、動漫,在以下三方面有所出入:

一、薩長同盟並非龍馬獨力促成。

二、戲劇裡推崇的〈船中八策〉實際上並不存在。

三、大政奉還並非龍馬原創,推動該論也不僅止於龍馬一人。

雖然《龍馬行》等文學創作物歌頌的豐功偉業是出於虛構,但龍馬與同時代的志士(藩士或浪士)相較仍有過之而無不及,像是先後接受薩摩、土佐的出資贊助成立龜山社中及之後改組為海援隊,以《萬國公法》打贏御三家之一紀伊藩的官司訴訟,這種靈活運用所學的知識不是同時期的蘭學者或只知高唱攘夷的志士所能及。

雖然真實的龍馬比創作的小說或戲劇遜色但對我而言龍馬的魅力並不因而有所減損,深信許多喜愛龍馬的讀者亦是如此。龍馬不僅深具魅力,他還是個風趣的人物,這點可從現存龍馬一百四十餘封書信看出。由於龍馬沒有留下著作,現存一百四十餘封書信成為瞭解龍馬性格最直接的史料,透過這些書信的內容與用字,可以看出龍馬詼諧、純真的一面。

關於本書的卷名,最初是接受向我邀稿的出版人S氏的建議命名為青春革命,在寫作期間我反覆思考應該取與龍馬更貼近結合的卷名會更恰當。所謂更貼近的結合,一開始我也毫無頭緒,某日突然靈光乍現,就是與龍馬的名字結合!

一決定結合的方向腦中頓時清楚浮現適合的卷名易經.乾卦的卦爻。

初九──潛龍勿用。

九二──見龍在田,利見大人。

九三──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无咎。

九四──或躍在淵,无咎。

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

上九──亢龍有悔。

用九──見群龍無首,吉。

乾卦卦爻的內容對許多讀者而言並不陌生,字面之意亦不難解,其原因在於除了用九之外,都是金庸大師筆下降龍十八掌的掌名。當然,乾卦卦爻並非為金庸大師的著作量身訂造,而是人生過程的最好寫照。

人的一生不管是求學、就業、從政、經商,或是追求異性都應遵循乾卦卦爻循序漸進,一開始便想飛龍在天只會傷到自己,必須歷經不斷的充實與磨練才能達到人生的極致飛龍在天(故有「九五之尊」的說法)之境。但也因為身處人生的極致,如果再執意往上就顯得追逐權位,此時應急流勇退、亢龍有悔,才能在眾人心中留下最美好的形象。

龍馬在大政奉還之後留下了「要當世界的海援隊」,這可視為從飛龍在天走向亢龍有悔,可惜他沒能立即放下,還堅持前往越前,若能立即放下或許可以免去近江屋的狙擊,當然這只是後見之明。

以下就由身為作者的我引領讀者進入較為真實的龍馬生涯

 

 

內容摘錄

 

誕生

天保六年(一八三五十一月十五日將近黎明,在立有「坂本龍馬誕生地」碑所在地的高知城下本丁筋一丁目,鄉士坂本八平、幸夫婦迎接新生命的誕生。

在此之前,坂本八平與幸已育有四名子女,照理八平的喜悅應該不若前四次。不過這是繼長男權平後,相隔超過二十年再次喜獲麟兒,八平、幸夫婦自不用說,權平與千鶴子、榮、乙女三個妹妹,以及坂本家僕役,無不欣喜若狂。

根據土佐出身的貴族院敕選議員千頭清臣撰述的《坂本龍馬(大正三年博文館刊行),幸在生產當日曾夢到雲龍奔馬進入其胎內,醒來後產下一男。幸將夢中所見告訴八平,八平大感訝異,認為蛟龍昇天化成火焰進入母胎乃祥瑞之象,可見此兒必非常人,定能成就一番事業顯揚家名,遂以幸的夢境內容將其命名龍馬。與千頭清臣的著作約略同時出版的《維新土佐勤王史》也有類似但更為詳盡的記載:

前夜母幸夢見蛟龍吐出神火,感覺炎氣襲胎,驚醒後已經分娩,父八平命名為龍馬。龍馬生時臉上有數點黑子,及長,背上長出細長黑毛,龍馬引以為祕,雖在暑中亦未嘗脫去襯衣,入浴也不與人接觸。

 

千頭清臣的書籍還收錄另一種說法:八平之妻幸愛貓,懷龍馬時仍貓不離身,似乎是獸氣感染到胎兒身上,龍馬一出生背上便長出一欉怪毛。擔憂的八平找來算命師占卜,算命師認為這個孩子大器晚成,將來必有一番成就。八平聽後相當高興,遂將兒子命名為龍馬。

《維新土佐勤王史》與《坂本龍馬》出版時間相當,兩書採用的說法在更早之前坂崎紫瀾的《汗血千里駒》便已有相同的雛形。不過《維新土佐勤王史》與《坂本龍馬》二書將《汗血千里駒》記載繪聲繪影地渲染;通常偉大人物的誕生多少會伴隨祥瑞異相,上述傳聞在之後以龍馬為主人公的傳記、小說、動漫多會收錄,以增添其不凡。

坂本家系譜記載的名字為龍馬直柔(初名直陰,後改直柔),不僅如此,八平、權平之後還加上直足、直方。直柔、直足及直方等見於系譜上的名字稱為「實名」或「名諱」,除了近親長輩外,一般人不會直呼「實名」,而是以龍馬、八平、權平等「通稱」代替「實名」。龍馬、八平、權平以及後人熟知的同時代人物皆以「通稱」稱呼,因此除了特殊情況,本作皆以「通稱」代替「實名」。

龍馬是坂本八平最後的小孩,他與兄長權平差距廿一歲,與兄長尚且如此,與父親八平的差距必定更大。正如前言所述,寬政九年(一七九七)出生的八平其實比妻子幸小一歲,八藏直澄在世時他已入贅坂本家,並與幸於文化十一年(一八一四)生下長男權平,龍馬出生時八平還不到四十歲,他和權平年齡的差距反而還小於權平和龍馬吶!

 

愛哭的童年

明和七年三月五日,坂本家第六代當主八郎兵衛直益在分家產時,長男兼助除了分到位在本丁筋一丁目的家宅,根據山本大《坂本竜馬》一書記載,還分到了加治子米百石中的四十石。

到了龍馬生父八平時,據《土佐藩鄉士調查書》之記錄,擁有一百六十一石八斗四升三合的領知(領有並支配,不同於單純領有俸祿),這一百六十多石的領知地遍布在土佐、長岡、吾川三郡,此外還領有知行高十石四斗。儘管鄉士坂本家家格只是下士中的鄉士,然其收入甚至還超過若干上士末席,置身在普遍窮困的土佐下士之中,幾乎無出其右,龍馬便是在如此優渥的環境下度過無憂無慮的童年。

龍馬出生時雖出現雲龍奔馬的奇特現象,但是龍馬的幼年實在平凡無奇到乏善可陳的地步,根據千頭清臣的《坂本龍馬》,幼年時期的龍馬個性懦弱膽怯、反應遲緩,過了十歲還會尿床,有愧於父親命名「龍馬」的期待。

弘化三年(一八四六),十二歲的龍馬在父親八平的安排下,進入了小高坂楠山庄助(根據平尾道雄《龍馬のすべて》)開設的學塾接受教育。即使在江戶時代,十二歲才開始接受教育也算太晚,之所以如此應該與龍馬懦弱膽怯的性格及反應遲緩不無關係。八平原本以為幾年後龍馬有所改善再讓他接受教育,但是幾年下來龍馬並無改善的徵兆,八平只好硬著頭皮讓龍馬接受教育。

小高坂位於現在高知市新屋敷一帶,附近有土讚線圓行寺口站,現在雖劃入高知市,但在龍馬的時代屬於郊外,位於龍馬在本丁筋一丁目的家約正北方一公里多,對十二歲的小孩而言並不算遙遠的距離。

龍馬在僕役的陪伴下,帶著書本與文具前往小高坂楠山庄助的學塾上學去。不過,龍馬還未認識新同學,他尿床的習慣以及總是流著兩道鼻涕的招牌便已先行傳遍整個學塾,因此成為學塾其他學童欺凌的對象,龍馬總是哭著回家。某日,一個姓堀內的少年與其他人爭吵,堀內少年盛怒之下拔出刀來,龍馬隨手拿起手邊文庫箱的蓋子做防禦之狀,周圍的人趁勢抓住堀內少年。當日學塾便將堀內少年退學,八平認為龍馬並非沒有過錯,主動要求學塾將龍馬退學,龍馬到學塾求學的時間差不多歷時一個月左右便終止了。

 

母親去世

就學於小高坂學塾的同年,龍馬家裡發生了重大變故,龍馬生母幸去世了,享年五十一歲。前述提及,龍馬的母親幸比父親八平還大一歲,幸生下龍馬時已近四十歲,以現在的醫學科技這個年紀生育尚有些許風險,在龍馬的時代風險必然更大於現代,能夠平安生下龍馬且母子均安著實不易。

根據《坂本龍馬歷史大事典》製作的龍馬年譜,幸於弘化三年六月十日病逝。不過,依照目前的資料無法判定幸的病逝與龍馬前往學塾受教到退學的過程孰先孰後,幸的病逝日期有墓誌銘佐證較無疑義,龍馬前往學塾受教一事出自千頭清臣的《坂本龍馬》,該書完成於大正三年,千頭清臣的資料來源應該是間接的證據(如父老的口耳相傳或是坂本家的書信)。

假定這兩件事發生在同一年,對龍馬而言,母親的去世顯然比被學塾退學的打擊還要強烈,龍馬此時的年紀及懦弱膽怯的性格,對母親的依賴甚於同齡的小孩,只是此時的龍馬可能無法透過文字或其他方式表現出失去母親的哀慟。史籍或當時人的日記、書信都很少提到幸,是個存在感相當薄弱的女性,從現有的史料看不出她對龍馬影響的程度。僅部分龍馬傳記的作者如武田鐵矢《硬漢龍馬》,構思龍馬受到幸的影響喜歡上海洋,進而在日後成立海援隊。

二○一○年大河劇『龍馬傳』設定龍馬冒犯上士,幸代龍馬受責而死去,母親的死讓龍馬痛恨階級制度的不公平,暗自立誓要推翻這一不公平的制度。《硬漢龍馬》與『龍馬傳』雖無確切的史料佐證,然而,母親的死的確影響到之後龍馬的人生,若從這點觀之,《硬漢龍馬》與『龍馬傳』的劇情設定並非毫無道理。

幸病逝這年,龍馬之外八平與幸生下的另四名子女年齡如下:

長男權平,三十三歲,已婚(妻本名川原塚千野)。天保十四年(一八四三)生下長女春猪。

長女千鶴,生於文化十四年(一八一七),三十歲,已婚(夫名高松順藏)。天保十三年生下長男高松太郎,之後跟隨舅舅龍馬加入神戶海軍操練所及龜

山社中。

次女榮,生沒年不詳(一說於弘化二年一八四六去世),此時應已出嫁,夫名柴田作左衛門,與夫離異後自刃。

三女乙女,生於天保三年(一八三二),十五歲,此時未婚。

 

乙女與龍馬是此時八平唯二未嫁娶的子女,為了照顧他們(尤其是令人擔憂的龍馬),八平認真考慮再娶。根據松浦玲教授《坂本龍馬》一書,八平五十歲時再娶,但不清楚松浦教授一書的五十歲是實歲或虛歲,總之八平再娶的時間介於幸病逝後當年到一、兩年內。

八平再娶對象名為北代伊與,生於文化元年(一八○四),小八平七歲。在此之前伊與曾有兩段婚姻,但丈夫都早逝,第二段婚姻生下的兒子也早逝,孑然一身地嫁入坂本家。龍馬的繼母頗有姿色,個性剛強之下有著慈悲的一面,令人意外的是她還是薙刀的名手。

母親病逝後負責龍馬教育的是家中尚未出嫁的乙女。乙女素有「坂本家的仁王」之稱,舉凡劍術(包含薙刀)、馬術、弓術、游泳等武藝無不專精,甚至還精通經書、和歌、繪畫、琴、三味線、一絃琴、舞蹈、淨瑠璃等文藝,卻對當時女性該會的料理、裁縫感到苦手。不過,乙女之所以被稱為「坂本家的仁王」,主因在於壯碩的身材:五尺八寸(約一七五.七公分)的身高與三十貫(一一二.五公斤)的體重,如此龐然身軀與龍馬玩起相撲,龍馬只有被壓在地上大喊投降的分。

精通文武之道的乙女到安政三年(一八五六)龍馬第二次前往江戶劍術修行之前,幾乎把全部心力放在龍馬身上,沒有乙女細心的教導,便不會有之後的龍馬,龍馬自己也說過:

我年幼時,自父母雙亡後,便由姊姊照顧我長大成人,姊姊對我的恩情比父母還大(出自《千里駒後日譚》)。

 

日根野弁治道場

弘化五年(同年二月廿八日改元嘉永,一八四八),十四歲的龍馬進入位在高知城下南側鏡川沿岸的日根野弁治道場修行劍術。日根野弁治的生父是鄉士市川友(勇)次郎信好,身為次男的弁治自幼即在日根野道場修行劍術,資質出眾的他得到當主日根野左右馬的喜愛,二十歲左右得到藩的准許成為日根野家的養子。日根野氏歷代皆為和術小栗流的武術師範,亦兼修柳生流劍術、居合、槍法、騎射、長刀、游泳等武藝。其家格根據平尾道雄《龍馬のすべて》一書為馬廻,但根據山本大《坂本竜馬》則為小姓組,不管何者為是,皆屬於上士,比生家要來得高。

龍馬在日根野弁治道場修行劍術五年多,在這五年多裡,龍馬的變化相當大,幾乎可以用脫胎換骨來形容,不僅一改幼年時愛哭的習性,連尿床的習慣也隨之根除,而且因為修行劍術之故,身體變得結實、高大,龍馬的身高據推測大概在五尺七寸到九寸之間(約一七三至一七九公分之間),可說是在日根野弁治道場修行劍術的五年間定型。

除了一改懦弱膽怯的個性代之以開朗積極,龍馬幼年反應遲緩的情形也有所改善,且因修行劍術而變得專注集中並善於觀察,關於龍馬個性的改變,從以下的例子便可看出。

龍馬在日根野道場除了劍術之外,還修行其他武藝,某日龍馬在大雨中仍一如往常的在鏡川游泳,中途被人在岸上的日根野弁治責備,說他不應在雨天於河中游泳。對此龍馬感到難以理解,認為游泳是鍛鍊體能,不應有晴天才能游泳而雨天就不能的規定。若在龍馬幼年之時,別說是雨天,就算豔陽高照可能也不會想跳進河裡,這則逸話為司馬遼太郎收錄在《龍馬行》的後記。

龍馬修行劍術後立即展現出令人訝異的天賦,前後五年從對劍術一竅不通,到嘉永六年(一八五三)三月取得小栗流和兵法事目錄免許狀,翌年閏七月結束江戶劍術修行返回土佐後,再取得小栗流和兵法十二箇條小栗流和兵法二十五箇條兩項目錄的免許狀。文久元年(一八六一)十月取得小栗流和兵法三箇條目錄,擁有小栗流免許皆傳的資格。

經過五年的劍術修行,放眼望去日根野道場除了日根野弁治之外,再也沒有能與龍馬進行練習的對手,日根野弁治認為十九歲的龍馬應該前往江戶繼續劍術修行,強留在道場或土佐只會窒礙他的發展。出於為龍馬前途的考量,日根野弁治向藩推薦龍馬前往江戶繼續劍術修行。

龍馬在日根野弁治道場劍術修行的五年多期間,土佐藩與江戶都發生影響日後十餘年的變化。

先說土佐藩方面。

嘉永元年,第十三代藩主山內豐熙、第十四代藩主山內豐惇兄弟先後辭世,已隱居數年的第十二代藩主山內豐資眼見豐熙、豐惇兄弟皆無繼承人,本家唯一的繼承人鹿次郎(之後的豐範)只有三歲。若立豐範為藩主,豐資勢必得要擔任後見役(監護人)的角色,才因改革失敗被迫隱居的豐資不願放棄隱居的生活,因此他在分家物色第十五代藩主的人選。

土佐藩成立以來曾有中村與新田兩支藩,到第九代藩主山內豐雍成立分家西邸山內家,第十代藩主山內豐策又相繼成立東邸、南邸、追手三個分家,加上新田支藩(麻布山內家)與西邸共有五家分家(中村支藩已經斷絕),第十五代藩主將從這五家分家中產生。

山內豐資最後選定南邸山內家當主山內豐著長男山內輝衛,為第十五代藩主人選,此時他年僅廿二歲,同年十二月廿七日成為藩主並改名豐信。江戶時代不乏以支藩藩主或分家當主的身分成為本藩藩主(這正是支藩或分家成立的目的)的前例,不過,豐信的情況與這些前例不同,豐信只是鹿次郎成年前的過渡藩主,就算自己再怎麼勵精圖治,只要鹿次郎一成年,還是得拱手讓出藩主之位。因此,豐信雖專精軍學、弓術、馬術、槍術、劍術、居合術等武藝,且都達到取得目錄的程度,但他仍決定當個沉湎於佳釀、美女與漢詩的風流藩主,自號「鯨海醉侯」。

接著再談幕府方面。

幾年前長崎荷蘭商館甲比丹在《荷蘭風說書》向幕府呈報鴉片戰爭的勝負,認為幕府不應繼續固守鎖國政策,而是敞開國門與泰西諸國往來。只是言者諄諄,聽者藐藐,幕府對於《荷蘭風說書》的內容嗤之以鼻。嘉永五年四月,荷蘭商館甲比丹再次提出《荷蘭風說書》,這一次的風說書具體提到一個名為美利堅的國家即將率領艦隊前來。

當龍馬準備踏上前往江戶劍術修行之時,美利堅的艦隊已逐漸逼近日本的國門。

more
詳細資料 |

書籍代號:0WEV0072

商品條碼EAN:9789865082710

ISBN:9789865082710

印刷:黑白

頁數:576

裝訂:平裝

| 同類型書籍 |
理性選民的神話:透視狂人執政世代,最不安的民主真相與幻象(全新校訂版)
修辭的陷阱:為何政治包裝讓民主社會無法正確理解世界?
靖國問題
江戶時代文化 一本通 從商人規範、武士儀節到敦親睦鄰之道
紙上明治村2丁目:重返臺灣經典建築

Loading...